打臉梅姨,真相:川普從未嘲笑殘疾記者

微信號:丁辰靈

微信號:ding_chenling

我是一個特朗普的支持者!但我更支持的是公平正義和良知。當今天好萊塢金球獎上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梅姨以一篇刷爆朋友圈的雞湯演講痛斥特朗普嘲笑殘疾記者時,我震驚了。我關注的焦點暫且還不在是否好萊塢演員是否應該評論政治,或者梅姨完全沒搞清楚特朗普反對的是非法移民,而不是擁有合法移民身份的外國人。最重要的真相是,川普從來沒有嘲笑過殘疾記者。

美國的主流媒體從來不會告訴你真相,而中國的吃瓜媒體和吃瓜群眾只會毫無分辨力的人云亦云。讓靈哥告訴你真相是什麼!

一切都開始於 20151121日,在一次競選集會中,特朗普說他曾經想起來他看到過關於911恐怖襲擊後一群阿拉伯美國人在新澤西的一個樓頂上慶祝的報導,慶祝時間是在雙塔倒下沒多久。他在集會第二天跟ABC欄目「This Week」的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lous的採訪中說道:

「在新澤西的的另外一邊有很多人歡呼,而那個區域是很多阿拉伯人居住地。他們在世貿中心倒下後歡呼。我知道這可能政治上不夠正確談論這些,但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他們在歡呼,這能告訴你一些事情」

特朗普想表達的很清楚,阿拉伯穆斯林人在美國即使拿了美國身份也對美國不忠心。用中國老祖宗的一句古話叫: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但在信奉自由民主,講究大愛的虛偽左派媒體看來這當然是大逆不道的,自由派的一把手歐巴馬甚至都不願意用極端穆斯林分子這樣的稱呼,生怕得罪穆斯林。主持人Stephanopolous和和幾乎所有的左派媒體立刻否認了911後有這樣的新聞報導。而華盛頓郵報甚至裝模作樣寫了一篇文章要校對特朗普的言論是否屬實,最後做了所謂的詳盡調查後,說特朗普的言論沒有任何事實支持,完全錯誤,屬於他自己胡編亂造。

結果很快華盛頓郵報就自己被自己打臉了!特朗普找出了2001918日的華盛頓郵報,其中他們自己的記者 Serge kovaleski,也就是梅姨演講所說的特朗普嘲笑殘疾的記者寫了一篇文章:

「In Jersey Citywithin hoursof two jetliners’ plowing into the World Trade Center, law enforcement authoritiesdetained and questioned a number of people who were allegedly seen celebratingthe attacks and holding tailgate-style parties on rooftops while they watchedthe devastation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 」

靈哥翻譯下:在澤西城,就在兩架飛機撞向世貿中心的幾小時內,執法機關扣留並質詢了若干被指控被看見慶祝美國被攻擊還在屋頂上舉辦了一個車尾派對的人,他們一邊慶祝一邊觀看河那邊發生的災難。

特朗普的記憶力是驚人的,十四年前的報導,他能記憶的幾乎一絲不差。我們把他接受this week採訪的言論跟記者14年前報導比較,特朗普並沒有直接指責是阿拉伯人在慶祝,他說有人在慶祝,而那個區域是阿拉伯居住區。比較一下,你會知道他時過14年,他行詞很嚴謹,而不是信口開河。

這可讓主流媒體非常尷尬了,最重要的是華盛頓郵報剛剛寫了文章做了事實調查否認特朗普,結果怎麼會把這篇自己家記者在918寫的文章給漏掉了呢?

而且不僅是報紙媒體,有人找出來電視台CBS911後也報導了FBI發現8個人在露台慶祝雙塔倒掉的案件。

巨大的尷尬,這時候媒體就很絕望想把大眾注意力轉移開,於是華盛頓郵報就去找當初寫這個文章的記者控制損失,Kovaleski結果就在採訪中果然不如所料信誓旦旦說不記得2001的事情了。

我從來不記得任何人說過有幾百上千的人在慶祝Kovaleski在採訪的時候說道,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這肯定不是事實。

不久,特朗普就在South Carolina州的集會上把這一切前後因果指出來,然後就諷刺的說這個記者在壓力之下居然會改換說辭。然後就誇張的上身發抖,手部亂晃。(見後文的影片)

不久之後,媒體就發布了靜止的照片展示了Kovaleski右手永久性的處於彎曲性的狀態,並表面他是個殘疾人。然後媒體不再去解釋為什麼這個記者自己給自己打臉,否認自己14年前寫的報導,為了轉移注意力,把特朗普亂晃身體手臂的動作中的一個截圖給截下來,和Kovaleski的圖片放在一起對比,造成用戶覺得特朗普在嘲笑殘疾人的感覺,然後媒體大肆開始攻擊特朗普對殘疾人惡意滿滿。所以這張截屏拼接的照片很快就引爆了社交媒體,很多用戶普遍認為特朗普品行惡劣,嘲笑殘疾人,簡直就是魔鬼。

這就是梅姨演講中所說的她所謂的有權力的人嘲笑弱勢群體的這個梗的由來。

當用戶去看特朗普模仿Kovaleski誇張的上身發抖,雙手亂晃的影片時候,天然會認為特朗普是知道Kovaleski是殘疾的,所以他故意模仿嘲笑他。而且他的殘疾應該就好像特朗普誇張模仿的那樣屬於大腦性麻痹(Celebral Palsy)!大腦性麻痹這種病症狀就是無法控制手部運動,表現的很弱智一樣。

這讓媒體正中下懷,特朗普故意模仿一個大腦性麻痹的殘疾人無法控制手部運動,這樣的一個壞人怎麼能當總統。

但媒體從來沒有放出過對Serge Kovaleski的真實影片專訪!

  • 20161025日在佛州Sanford集會時,特朗普諷刺民主黨主席Donna Brazile時,誇張的雙手進行了抖動!

  • (有多個影片騰訊無法上傳,請大家關注我微信公眾號:丁辰靈,我晚點想其他辦法下載完然後上傳發出。)

    所以事實很清楚,特朗普是個大嘴巴,而且喜歡用很誇張動作表情,但他根本沒有嘲笑那個記者。記者Kovaleski聲稱認識特朗普,他知道他殘疾。特朗普說他根本不認識他,後來Kovaleski80年代的時候曾經在一個活動中見到過特朗普。特朗普後來在集會中諷刺說80年代的事情,我不記得了。想想特朗普每天見那麼多人,要記住一個三十多年前一個酒會認識的人,然後30多年後把他記起來然後想起來他是殘疾,還要故意模仿他殘疾。

    這是為什麼特朗普多次澄清:我根本就沒有嘲笑過那個殘疾記者。在這一次梅姨又進行了誹謗式攻擊後,特朗普在推特再次澄清,我再說第一百遍,我沒有嘲笑那個記者。

    但有什麼用呢?在過去半年中,特朗普就被左派媒體扭曲和歪曲成一個憎恨殘疾人的壞人和小醜。左派媒體完全罔顧事實。

    總之在左派媒體的宣傳中,特朗普是一個憎恨殘疾人,憎恨穆斯林,憎恨同性戀,憎恨女性,憎恨外國人的卑鄙無恥人品底下的小人。就這麼個小人,居然還被無腦的美國人選為美國總統,然後今天一個好萊塢的演員罔顧事實,大義凜然又雞湯了一把。到底是美國廣大民眾無知,還是自己無知呢?

    我簡直是無語了,這是一個怎樣扭曲的世界!這讓我想起了指鹿為馬的秦朝,也讓我想起中國曾經的文革時代。口誅筆伐,積毀銷骨,這就是今天所謂自由民主美國,所謂新聞獨立的美國?

    真實特朗普是如何對待殘疾人的?

    特朗普給殘疾人相關基金會捐獻數目以百萬美金計,其中包括近期籌資六百萬美金給受傷的老兵,其中100萬是他自己私人的錢。除此之外,Liz Crokin,跟蹤了特朗普幾十年的一位記者回憶:

    1988年,一個商業航線拒絕讓Andrew Ten搭飛機。這是一個病的很重的猶太人小孩得了一種罕見的怪病,需要到紐約醫院就醫,但他的生命支持系統極其複雜和脆弱。所以商業航線怕擔責任,他的父母聯繫了特朗普,特朗普立刻派他的私人飛機把孩子從洛杉磯飛到紐約就醫。

    2000年的時候,一個小女孩叫Megan得了脆骨病,特朗普在電視上看到了這個女孩,非常被她樂觀精神打動,他聯繫了電視台找到父母並且讚助了孩子的治療費用。

    寫道這裡,真相如何,我想大家已經很清楚了!在過去24小時我的朋友圈,很多我熟悉的朋友,我尊敬的前輩都在瘋轉梅姨的演講,並大家讚許!我知道,每個人都在選擇價值觀的站隊,同情弱小,反對強權,這是多麼高大上的價值觀!但也許沒有意識到的是,你的價值觀正在被潛移默化的大眾娛樂媒體所篡改和毒害而不知。

    如果我們有追尋真相的願望和獨立自主判斷的決心,又如何會失去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

    丁辰靈

    微信號:

    ding_chenling

    簡介:網紅商學院創辦人,紅榜創辦人!天使投資人,投資企業互聯網公司imo,手遊公司天上友嘉等,峰瑞資本投資人。國內知名互聯網電商專家,DCCI評選的科技自媒體30人之一。致力於研究互聯網思維,傳統企業互聯網轉型,社會化行銷等,是強生,中青旅,聯想等知名企業的互聯網顧問和培訓師。

    搜集一夜素材翻譯撰寫求打賞!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