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薦讀】世上最無力的那句話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曾經,我以為世上最無力的話便是那句無比悲涼的——「我們回不去了」。

  想那《半生緣》裡的曼禎和世鈞,曾愛得那麼深入骨髓,卻終因命運的陰差陽錯,各安天涯。日子過得真快,尤其對於中年以後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瞬間的事。可是對於年輕人,三年五載便可稱一生一世。

  世鈞和曼楨從認識到分手,不過幾年的工夫,這幾年裡面卻經過這麼許多事情,彷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樂都經歷到了。他多年之後回想起來,曼禎很多地方也還是很懷念。他記得她有這麼個脾氣,一樣東西,一旦屬於她了,她總是越看越好,以為它是這世上最好的——他知道,因為他曾經是屬於她的。

  可最令人心碎的,莫過於他們多年後的會面,曼禎哭著說:「世鈞,我們回不去了。」此生只能擦肩,再無相逢。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夢。住在心裡的那個人,藏在淚中。

  這可能是一段感情不得不走到盡頭才會說出的話,現在所得到的並非是我期望,但失去的真的永遠無法重來。沒有什麼過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時間有一天真的變成了一條河,橫亙著兩個人,源頭是伊始,歲月增加了它的深度,不敢隨意踩進,唯恐沉溺其中,不得醒世。

  後來,我走過很多路,讀過一些書,愛過幾個人,有那麼一瞬間,我發現,世間最無力的那句話,不是「對不起我再也愛不起你」,也不是那句「我們回不去了」,而是那句滿心歡喜的——「待一切平復」。

  這是個美好幻想的開始,後面一般跟著個最虔誠真切的願望,說出口的瞬間,彼此心生蕩漾,讓人不禁迷了雙眼,看不到人世滄桑。

  曾以為我們有的是時間,日光盡頭,都不夠久。可最令人無奈的,便是那些明明親口說好卻永遠都兌現不了的諾言。

  還記得那部令人魂牽夢繞的《仙劍》麼?平靜祥和的小鎮,流淌著一段傳奇。那時,李逍遙曾玩世不恭地對靈兒說過,「待一切平復後,我帶你吃遍天下美食,賞盡人間美景。」

  那時,年少的自己過不去太多關口,總是一招被擊敗,伴著血染的螢幕和悲壯的背景音樂。螢幕上顯示出「勝敗乃兵家常事,大俠重新來過吧。」可是人生沒有倒退鍵,也沒機會重頭來過。故事的最後,靈兒已死,曾經的美好希冀終究變為蒼白。「待一切平復」,開啟了一段纏繞過後的剝離,最終人海茫茫,再也不見。

  待一切平復後,我帶你塞上騎馬牧羊,逍遙一生,這是峰與阿朱間的承諾。那時的雁門關外,阿朱倚樹而立,身穿淡紅衣衫,嘴邊微笑,她低聲道:「你馳馬打獵,我便放牛牧羊。」從此千里茫茫若夢,雙眸粲粲似星。只可惜塞上牛羊空許約,阿朱如花笑靨在小鏡湖畔慢慢凋零,金陵一夢不返。

  後來,公主殿前,侍婢問他:「你一生最快樂的是什麼地方?」他答:「當是和一個姑娘在塞外放馬牧羊。」侍婢又問:「你一生最愛的女子是何人?」他答:「我一生最愛的女子,已經不在塵世,她的名字,叫阿朱。」雁門關外,喬峰婆娑花樹樹幹,今已亭亭如蓋也,終熱淚盈眶,無法釋懷。

  待一切平復,我便與你江湖終老,逍遙一生。這是一種江湖上常有的盟誓,因為很多幸福根本來不及去完成。血雨腥風迷離了月色,刀光劍影黯淡了眸光,「阿朱雖是阿朱,四海之內,千秋萬載,只有一個阿朱。」可她一逝去,情深未變卻寒盟。於是他內心空蕩,一生寂寥。

  待一切平復,等我工作解決,我便用一生照顧你。後來,為了更好的工作,他卻飛去了另一個不曾熟悉的城市,寧願一切從頭再來,也沒有伴你左右。

  待一切平復,待桃花滿地,我便來娶你。後來芳草依然萋萋,泉水依舊叮咚,桃花開了又敗,走獸去了又來,故鄉已變異鄉,可他依舊音信杳杳,不知去向。

  待一切平復,等我們畢業,等我們買房,等我們攢夠一定的錢,這些條件的背後,也都是心底的無能為力。可是,這終究是一種祈願。許願的雙方,看不到命運背後那雙翻雲覆雨的手,也不會那麼早明白,如果承諾得太遙遠,會不易兌現。

  明年的某個時候,你想著今天要是行動了該有多好。哪知「回頭皆幻景,對面是何人」。

  所以,別再等了,如果承諾太美太遙遠,或許只是因為你們太年輕。那些心裡面的美好幻想,其實只是殘酷真相。我們只能向前走,只因世間的美好都必然要經過時光的磨礪與選擇的艱辛。

  請趕緊用最好的時光,去做好一件事,愛對一個人,守住一顆心。哪有那麼多「待一切平復」,你得到的許是僥幸,你失去的才是人生。我們有時需要的,只是眼下珍貴的塵世幸福。

  願我們永遠都有能力愛自己,有餘力愛別人,也願這些會讓我們無力的話,最終變為我們最有力的奮鬥理由。


來源:抹茶與晴天的生活意見(ID:LifeBook2)|作者:紫健,簡書簽約作者。微博@上官抹茶小栗子

本期編輯:田豐、蔣波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