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寧願敗給歲月,都不願意多一個擁抱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新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李紅

來源:生動生活家(ID: sdshj666)

01

前兩天,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她說自己這兩天正在思考一個問題:「該怎麼疼自己!」

她說,她在很認真地考慮這個問題。

她說這個話題的時候,語氣嚴肅,有些淒惶和悲壯。

這樣說,你可能會覺得她單身或者是離異。

不,她有家庭,有丈夫有孩子,而且她年收入超過百萬,她懂事,樂觀,能幹,大方,有責任心。不但如此,她上照顧老人,下照顧孩子,中間顧著兄妹,外在還需要打點同事和朋友。

真累啊!

但是,沒有人心疼她,除了對她有依靠之外,還會挑她的毛病,即使她的身體亮起了紅燈,但無人關注,大家還覺她很煩,很神經質。

所以,她最近開始有反思。

其實,她最初的反思要更早,大約三年前,她和我最長的一次電話,是在一個冬天的晚上,她一個人,走在寒風料峭的街道上,形影只單,一邊話說,一邊會有偶爾的哭聲,那次電話時間持續了三個小時。

她說,我就聽,盡管,我知道確實沒有必要打那麼長時間的電話,而且,長時間的電話對身體非常不好,但是,我能理解那種入骨的孤獨和淒涼,否則,哪一個女人會徘徊在冬日深夜的街道,而不願意回家呢?

她幾近崩潰,父親如頑童,什麼都依賴她;丈夫自從她變得能賺錢之後,也似乎缺乏了男人氣;至於家人,很難理解她。

人到中年的優秀,變成了一個女人孤膽英雄的修行之路。

幸還是不幸?

在某種程度上,孤獨是一種優秀的表達方式。

如果一個女人年入百萬,那麼,就說明她在思維上,在審美上,在執行力上,都有著和家人完全不同的地方,甚至,相差很多。這樣,你怎麼可能要求家人去理解你呢?

所以,這注定是一場失敗的、沒有結果的祈求。

02

她說自己還是向往從前,回憶從前。

從前,她在單位上班,每個月有固定薪水,那個時候,丈夫還寵著她,而她,也算是一個小女人,偶爾會撒撒嬌。日子過得隨性灑脫。

人生,若沒有大風大浪,沒有屈辱和刺激,這種小日子,過過也罷。

但是,生活中總是有那麼一件事會讓你知道,平庸的人會遭受平庸的痛苦,於是窮則思變,奮起向上。

只是,沒想到結果是這樣。

那麼,是做可以撒嬌的平常小女人,亦或是做難以被人理解的女強人?

這簡直就是生活版的台灣劇《荼蘼》。荼蘼,花開荼蘼,花季結束的意思。

故事是女性視角,探討的不是婚姻或者事業,探討的是人生,是自我。

一個女人,兩種生活方案,要麼是順從傳統價值觀,做一個可以撒撒嬌,但是到了某一個年齡無法撒嬌的賢妻良母,面對著一地雞毛蒜皮;要麼是面對種種挑戰的女強人。

然後,順著這兩種方案,演繹開來,沒有聲嘶力竭,沒有狗血誇張。

娓娓道來,像是流動的生活。

這樣的選擇,真的是讓人悲傷。

而之所以有這樣的悲傷,是因為,那個男人無法給予我們認為最簡單的東西。

03

有人說,女人心海底針。

其實我感受到的是,女人都是明明白白我的心:你疼就可以了,哪來那麼多廢話?

她矯情,你就讓她矯情一次又怎麼了?她使點小性子,你知道她是自己人,讓一步能怎麼樣呢?你每天都在寵愛自己的孩子,但是當孩子大了,飛走了,有了自己的愛人,他無法陪伴你很久,真正願意守護你的,其實還是那個你年輕時候寵愛的人。

男人讓步給女人的所有一切,說實話,在之後漫長的歲月裡,都會被連本加息地奉還,但是,很少有人懂這一點。

我的營養學老師是一位男性,他說:我從來不和自己的太太吵架,甚至大聲說話我都不捨得,無論誰對誰錯,都算是我的錯,我既然把她當成是自己人,幹嘛那麼計較呢?即使我今天承擔了委屈,她以後也會彌補我,因為我知道,她是我的愛人。我篤定,她是我的愛人,因為,只有愛人,才會和我賭氣。

這樣的人,睿智,包容。

因為,他寧願向愛人低頭,他寧願敗給自己的愛人,都不願意敗給歲月。

在歲月和愛人之間,他知道誰是他的親人,他知道誰是有溫度的,他知道,即使歲月可以遙遙無期,但這並不屬於他,屬於他的這幾十年歲月裡,他只願意享受親情,溫暖和愛,無論有多少錯,他擔著。

被這樣的男性情懷滋養出來的女人,是會撒嬌的,而且,無師自通,小女孩的嬌憨可愛仿佛與生俱來。

持續的滋養,可以讓一個女人一輩子都是小女孩,而且會是一個獨立,博學,自信滿滿的小女孩,她會不由自主地綻放:學習,探索,自我做到,然後,好好和你相愛,面對和承擔一切。

04

朋友說,這幾年,她其實慢慢想清楚一個道理,女人是需要愛自己的,要不,誰來愛你呢?

是的,她終於開始審視這件事情了,這個過程孤獨而漫長,像是冬日寒風料峭的夜晚,她一個人在大街上一邊打電話一邊哭泣,她看著自家窗口的燈光,感受不到任何溫暖,只能遙遙地望著。

她沒有給丈夫提離婚。

也許,看起來和往常一樣,但是,只有她知道,其實走過那一段夜路,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這種清醒而自知,如此殘酷又清晰,像是你無法哄睡一個已經覺醒的孩子,一種新的、陌生的、類似於完整而孤獨的自我,會在她的心中悄然發生。每一個沒有在家訴說孤獨的瞬間,都是讓她慢慢變得強大和完整的力量,而那個男人,渾然不覺。

時間一分一秒地溜走,生命一點一滴地消失。在你們彼此折磨的時光裡,沒有贏家,都輸給了歲月。

而人生,僅有一次。

其實,人生完全可以是另一種走向,只需要一個大度的擁抱,不是嗎?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