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掠奪世界的驚人真相,中國保衛戰已經打響

微信號:九龍軍事

微信號:jiuloog

美國真的是一個可怕的國家,無論是作為戰略對手或者合作夥伴都只是污辱他們智慧的字眼,一般國家根本不具備與他們對抗的層次和條件。

在看正文之前,請先了解以下事實:

1、美聯儲相當於美國的中央銀行,但是他卻是一個私人銀行家和大企業集團的組織,也就是說是純粹的私人組織,不受政府控制。美聯儲所有的高層都是這些集團的首腦,然後美國政府從這些首腦中「任命」主席。

2、美元,每一張都是出自美聯儲,而不是美國政府。

3、美元的流通是由於美國政府向美聯儲「貸款」,而以國債作為抵押。

4、美國人民每年交納的數量最多的稅是個人所得稅,而這些錢直接進入美聯儲的帳戶,作為政府「貸款」的利息。

美國的本質

「只要我能控制一個國家的貨幣發行,我不在乎誰制定法律。」——梅耶,羅切斯爾得(銀行家)

1864年4月14日晚上,一個演員徑直走進林肯總統的包廂,「他平靜地把槍瞄準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間……共開槍8次。」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揚長而去,15日,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掛了。

林肯的光輝事跡已不用多說,他廢除奴隸制度(雖然他自己家也蓄奴)等等,但是,恐怕很少人知道,他所提倡發行的「綠幣」大概是打破美國銀行家發行貨幣的第一次嘗試,為了防止內戰讓美國人民再次被加上一屁股的債,林肯以國家信用為基本發行了「綠幣」,企圖擺脫銀行家對美國的經濟控制,於是他掛了,而綠幣隨即被廢除。

1963年11月22日,約翰·肯尼迪總統在自己的車上連中3槍,當場斃命,兇手李·哈維·奧斯瓦爾德,一個在海軍陸戰隊射擊成績評價僅僅為及格的退役士兵,用一支義大利產卡爾卡諾M91/38手動步槍在5點6秒的時間內連續打出3發子彈,從完全不可能的角度做掉了肯尼迪。

接著,他在48小時後被另一個人做了,然後在隨後3年之內,18名證人先後以不同的方式掛掉,而相關證據和文件不是被封存就是被「意外銷毀」……

對於約翰·肯尼迪總統的貢獻,大多數人恐怕並不了解其簽署的總統令11110號,發行白銀券,以美國的白銀儲備為基礎,以白銀券來結束銀行家們操縱的美元體系,當然,他顯然沒有意識到誰才是真正的老大,於是也掛了。而總統令11110號和白銀券之後也被廢除。

翻開美國歷史,在美國歷史上先後有7位總統在任上掛了,還沒計算死掉的參議員,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

於是翻開美國金融史我們就不難發現,這些掛掉的總統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準備在貨幣上做點文章。當然,也包括一些沒有掛掉的。

1835年1月30日,美國第7任總統安德魯·傑克遜在國會山參加一位議員的葬禮,一個英國的油漆匠昂首闊步走到總統面前兩米的地方,從容的拿出手槍開火,但是不幸的是子彈炸膛,沒能射出,於是他從口袋裡拿出第2把手槍,再次開槍,結果卻是啞彈,依然沒能射出。

周圍的人「驚呆了」,都在等兇手拿出第3把槍,軍人出身的安德魯總統拿起手杖自衛,和兇手打在一起後,周圍的人才上去「制服」兇手,接下來的審判中,該兇手被判有「精神病」,逃脫了法律的嚴懲。此後,每當刺殺總統失敗,刺客就變成了「精神病」而沒有得到任何審判,比如裡根被刺。

天知道美國怎麼那麼多瘋子,天知道怎麼只有美國的瘋子可以完成無數恐怖組織費盡心機都無法完成的任務——刺殺總統。只是人們知道一點,安德魯·傑克遜總統企圖建立獨立的美國財政體系,徹底擺脫銀行家的經濟控制,他死後墓志銘上只有一句話,「我殺死了銀行。」

於是,美國總統英勇地和金融銀行巨鱷進行了200年的殊死搏鬥,傷亡率超過了諾曼底第一線的美國士兵,但是始終無法把貨幣發行權奪回來,所謂的自由和民主,沒有了貨幣的支持也就成了一紙空文。

今天,美國人民欠下的國債中在外國購買的國債不足2點5萬億美元,不要為這個數字驚訝,因為它並不大,美國人民欠美聯儲的債務為44萬億美元,而這筆債務只會越積越多,永遠沒有還清的那天。

由於經濟完全被這些銀行家的資本控制,所以他們讓誰上台就讓誰上台,想讓誰擔任什麼職務就可以讓誰擔任什麼職務,美國的政治、外交、軍事、經濟完全被控制,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影子政府」,但是他畢竟不是一個政府,他是一個龐大的贏利性組織,所有的目的都是獲得更多的利潤。

再讓我們翻開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政府高層的人員名單,看看他們的履歷:

有「美國中情局之父」之稱的艾倫·杜勒斯:

1916-1926,擔任外交工作。

1926-1943,進入美國壟斷水果公司——聯合水果公司。

1943-1953,擔任瑞士情報站負責人。

1953年擔任中情報局局長。

此人最大的功勞莫過於在上任1年後,危地馬拉政府總統和聯合水果公司在土地和財產上產生糾紛,於是中情局策劃了危地馬拉政變,這位民選總統被中情局推翻了,只是為了聯合水果公司的利益。

著名的布什父子,這父子天生跟伊拉克過不去,老子打完了兒子繼續打。

先說說老布什,我們省略掉那些過場直接看精彩的地方:

二戰結束後退伍,進入耶魯大學攻讀經濟學,1948年獲經濟學學士學位。畢業後到德克薩斯州經營石油業。

1951年與人創辦布什-奧弗比石油開發公司。

1953年至1959年是紮帕塔石油公司的創辦人和董事。

1956年至1964年是休斯敦紮帕塔近海石油公司總經理。

……

1976年至1977年任中央情報局局長。還是達拉斯、倫敦、休斯敦等地第一國際銀行和一些公司的董事,也是哈特基金會會長。

接著看小布什:

1975年獲得了MBA學位,畢業後布什開始從事德州的石油產業。

1978年競選議員失敗後繼續經營石油產業,成為了好幾家企業的合夥人或總裁,包括了他自行創立的布什能源公司。

發現了什麼沒有?在美國無論是當中央情報局長還是總統,他們的履歷上必然有在經濟界濃厚的一筆,他們的政策也大多跟經濟上的履歷掛鉤,他們最共同的地方就是為了經濟集團的利益不惜不斷的顛覆別人的國家,甚至發動戰爭武裝侵略。

當然沖鋒在第一線,並且最後吃下這個惡果來承受受害國仇恨的則是那些美國平民——誰叫你欠人家那麼多錢呢,充當炮灰也是應該的。

美國的經濟集團控制了整個國家,經濟集團的唯一目的就是聚斂財富,而資本主義的手段就是掠奪,不斷的掠奪。而美國的政府不過是他們的傀儡,人民不過是可以肆意驅使和犧牲的廉價低值易耗品。只要有利益,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美國和美國人民。

美國對世界的經濟掠奪

很多美國人奇怪,我們本身心地善良,喜歡幫助別人,同時還「熱心援助」其他國家,為什麼我們還被全世界人民所憎恨?其實,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正是他們充當了金融集團的打手角色才被世界所厭惡。

同建立巨大的殖民地國家不同,美國的幕後是銀行金融經濟王朝統治,所以他們的手段也有別於一般的老牌殖民帝國,尤其是在21世紀的今天,他們斂財的手段可謂與時俱進,日新月異。

尤其是面對尋求發展的第三世界國家,美國人張開了他們的血盆大口。當然不會再是單一的戰艦大炮,他們有個好聽的名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接下來就像星際大戰三部曲一樣完美無缺:

1、派遣「經濟刺客」,這些經濟刺客無論是哪個街頭招募來的,履歷上一律都是美國名牌大學經濟學的教授專家,這些人打著「幫助經濟規劃」的旗號,讓這些國家的政府聽信他們的花言巧語,相信自己國家需要建設大量的項目,接著他再遊說該國主要決策者從美聯儲、世界銀行等他們控制的組織裡大量貸款,去建造那些可能用的上或者根本用不上的大型建築,並且許諾可以給這些決策者巨額的賄賂和回扣。

最有意思的例子,當他們計劃給印尼政府貸款修建大型水電站的時候,所有的工程師都質疑印尼在未來100年裡是否需要用到這麼大功率的水電站,也反對其對環境的破壞,於是為了說服印尼政府他們找來「經濟學家」預測印尼未來經濟發展的速度,其中預測只有8%的被炒了,預測每年達到19%的提升了,於是他們得到「結論」——由於印尼發展速度過快,電力需求也會越來越高所以這樣的大水電站是必要的。

2、對方一旦同意貸款,則要求他們用貸款的錢聘請「美國公司」(實際是他們旗下的相關公司)來承接這些工程。實際上只是把自己的錢從左口袋裡拿出,經別人的手放回右口袋。

3、工程完工,皆大歡喜,當然,那個國家需要把幾十年國民收入統統用來還債務,包括巨額的利息。如果你還不起,那對不起了,你所抵押的大型國企、銀行,甚至土地都會被他們一點不剩地拿走。

完美的空手套白狼,當然,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那些死心塌地就是不貸款,或者拒絕償還高額利息的政府。他們有手段讓這些當權者下台:

1、以CIA為主體,支持反對派,發動顏`色`革`命,強行將不聽擺布的主管者趕下台,接著再由CIA秘密支持的那些洋奴來找他們貸款,出賣國家利益。

2、當行動1失敗後,派殺手直接幹掉該國主管者,敲山震虎,給他的繼任者提個醒。

3、當行動2失敗後,那麼所有的媒體突然發現該國主管者犯有「種族屠殺」、「壓迫民主」等等一系列反人類罪行,然後「正義」的美國大兵會把這個國家先炸平,然後上去活捉該國總統,抓回去關起來或幹掉,扶植一個言聽計從的傀儡政府。

於是第三世界國家從西方殖民者手中剛剛獨立,就接著被「經濟殖民」背上了需要償還幾十年甚至百年的巨額債務,為此,他們必須拿出本應用於國內發展教育、醫療、經濟、軍事的錢來償還這些債務,當他們償還不上的時候,只有拿自己抵押的東西來送給這些美國銀行家,包括當地銀行,企業,土地等。

為什麼戰火後一片瓦礫的中國在封鎖中能夠迅速崛起,而同樣沒有經受戰火的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無論怎麼發展卻始終無法擺脫貧困,你可以看看他們全國上下努力創造的財富都到了誰的腰包裡,他們的經濟被誰操縱著,他們可以看見無數大型的工程在建造,但是富了的永遠是那少數人,大多數人依然貧困。

2003年,泰國總理他信莊嚴的站在泰國國旗下,此時,他們已經提前還完了欠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120億美元,同時為了償還這些錢主動讓泰株貶值造成的損失還無法估量。他宣誓絕對不會再向這些國際銀行家們要一分「援助」,甚至鼓勵泰國企業拒絕償還他們欠這些銀行家的債務,2006年,泰國政變,他信被推翻。

當然這只是手段之一,還有就是眾所周知的經濟泡沫,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日本,日本的金融市場被大量外資推到頂點,外匯儲備龐大,然後先操縱日元升值,導致其外匯縮水,接著發現依然無法撼動日本金融市場的時候,他們要求日本政府在金融市場上開通「任沽」、「做空」、「股指期貨」等業務(之前日本根本沒此項業務),接著將自己的證券在最高位拋出,全部做空(就是預計指數會大跌,跌的話就大賺)直接把日本金融市場砸到最底端,讓日本經濟崩潰後大量從最底端收購股票包括日本支柱產業,從而可以永久的在日本玩這種「剪羊毛」的遊戲。

當然,他們在韓國遭受了失敗,盡管我不喜歡韓國人,但是當韓國的經濟和大企業即將被他們全面收購,而韓國的貨幣被同時貶得一文不值的時候,每一個韓國人從自己的家裡拿出所有的金銀首飾,全部上繳政府,用黃金償還債務……

當然,以上這種方法,最關鍵的前提就是你要掠奪的對象的制度符合你的要求,假如你的金融制度還不符合,那麼他們的說客又會來推銷「美國完美的經濟制度」,當然,或許人們忘記了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的時候,他們實行的也是這種制度,只不過那次受害的是美國人,發財的依然是銀行家們,甚至羅斯福新政,以「藍鷹」計劃,打著重恢復金融信心的口號幫助這些大銀行家徹底壟斷了美國的銀行金融領域,將所有的中小型銀行一網打盡。

美國人喜歡獨裁者,假如這個獨裁者是可以找他們貸款然後拿國民利益去償還的話,無論他是喜歡種族滅絕還是吃人肉,他都會被美國的媒體稱為「民主國家的典範」。

當然美國人更喜歡民主制度,因為國家權利的分散,僵化的法律體系,為了上台不擇手段甚至私下裡可以向任何人搖尾乞憐的政黨,以及為了保護本黨派的利益不惜犧牲國家利益的特性,都方便美國龐大的金融帝國進行實際上的控制。

美國人也反對獨裁,因為不管獨裁者如何,作為國家的統治者,他有可能為了本國國家利益,拒絕美國的「援助」和好意(獨裁和愛國是兩個概念),於是這位獨裁者鐵定要死在美國人的手裡,無論是刺客還是美國大兵的坦克。

美國人也反對民主,因為有的民主選舉出來的政府,可以排除一切黨派的概念,全心為國家利益而努力,於是也就注定了這樣的「民主」是不可能長久的,不是被「更民主」的人推翻就是沒山姆大叔的陸戰隊做掉。

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精神分裂的結果呢?看看美國媒體背後用金錢支持的他們的集團就明白了,即使他們向戈陪爾發誓「我們的新聞是自由的。」

「在美國,究竟還有沒有人是清白無辜的?我們國家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靠剝削發展中國家來維持我們美好的生活——當然,獲得最多好處的是處於社會經濟體制金字塔最頂端的人……這些國家不得不讓美國公司肆意開采他們的自然資源,也不得不忍痛把國內的教育,醫療和其他社會建設計劃放在一邊,而是首先償還我們的債務,但是實際上,我們已經從建設工程中回籠了大部分資金,盡管計算貸款的公式上並沒有算上這些錢,難道‘大部分美國人不知道’的借口就意味著我們是無罪的嗎?也許有人會說‘不知情’,也許因為有人故意誤導,總之有很多借口,但是你能說你是無辜的嗎?」——約翰,帕金斯(做出印尼發展速度將達到19%的「經濟學家」)

金融帝國的目的和最大威脅

建立一個世界政府,世界新秩序,這恐怕是國際金融集團,銀行集團的最終目的,當然你不要指望這是一個可以團結世界人民的政府,他依然是一個方便銀行家可以隨意掠奪任何國家任何地區財富進自己口袋的,他不是政治性的,只是經濟性的,因為金融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斂財。

而在他們的體系裡,實際上只有兩種人,一是他們這些極少數精英的有錢人作為世界的主人,而廣大的普通人只能為他們做奴隸,不斷的為他們提供財富,他們要打破一切人類固有的道德,信仰,以金錢來作為世界唯一的標準,當然,他們用自己的「基地」美國給人們展示了好的一面,讓人們產生對那個體系的向往,但是正如美國的約翰,帕金斯在《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中》所說的:

「我懷疑,地球上有限的資源能否讓世界人民都過上美國人那樣富裕的生活,實際上,在美國境內也有千千萬萬的居民生活在貧困中。另外,我不十分清楚其他國家的人是否真心想要過上和我們一樣的生活。美國國內關於暴力,經濟衰退,濫用毒品,離婚和犯罪的數據也說明了:盡管我們是歷史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是我們也許是最不快樂的國家之一。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強迫別人模仿自己?」

但是他們有一個純天然的敵人,當卡爾·馬克思揭露出這些「資本主義本性」的時候,他已經在歷史上寫下了濃重的一筆。

沒有什麼比銀行家們和金融家們更加害怕這種理論,國家控制經濟,國家控制金融,防止銀行業和金融業左右國家,世界金融帝國的夢想在瞬間崩塌。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當共產主義理論出現的時候,世界對他的恐慌遠大於君主立憲制的復辟。所有企圖嘗試這種制度的國家都遭到了一切手段的打擊,或許在今天這些理論已經被大部分普通人所淡忘,即使是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們,但是在大洋彼岸,有那麼一群人卻沒有忘記,而且決心付出行動。小編推薦一個微信訂閱號:愛看軍事。

當索羅斯代表金融集團製造亞洲經濟危機的時候,我們記住了他,但是或許大家並不知道,他直接參與了解體蘇聯的行動,因為他早期的頭銜是「慈善家」,專門在東歐和前蘇聯發表關於「極端個人自由主義」、「經濟自由主義」的演說,得到了美國國會和當地傻X們的讚賞。

索羅斯

「在合法性和人道主義者的面紗背後,人們總可以看到一幫‘億萬富翁’的‘慈善家’,以及他們所資助的各種組織,比如,開放社會協會,福特基金會,美國和平協會,國家民主捐助基金,大赦國際,世界危機組織等……在這些組織的配合下,不僅可以塑造而且可以製造新聞,公共議程和公眾觀點,以控制世界和資源,推動美國製造的完美世界統一的理想。」——吉列斯·埃馬瑞(美國評論家)

也趕上蘇聯的運氣不好,遇上一個大腦剛被門夾過的主管人,在野心家葉利欽的輔助下,把這個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給拆了。於是銀行家們歡呼雀躍的同時,還沒忘記去侵吞前蘇聯龐大的資產,於是一群「經濟專家」蜂擁前往俄羅斯,瞬間讓蘇聯遺留的龐大資產轉移到那些國際銀行家買辦的手裡。

前蘇聯已經解體20多年了,很多人說前蘇聯自殺後「自由民主」了,無限向往,但是可惜,有些數據有人是不敢說的,在那些虛頭八腦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民主自由」後面,俄羅斯人的收入少了、壽命減短了,而前蘇聯時期最被人痛恨的腐敗不但沒有絲毫減輕,反而成幾何級數增長,俄羅斯在2007年全世界清廉國家排名為127位。

俄羅斯的貧富差距不斷拉大,富人每年都更加富有,而窮人更窮。不過不得不說,世界經濟集團在前蘇聯利用對手的低能和白癡打了一個大勝仗,於是他們把目光再次轉向中國,中國才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國家……

最後的陣地——中國

世界經濟集團對中國的掠奪,從清朝時就開始了,在中國軍閥混戰的時候,西方經濟集團以軍火為貸款,讓各派軍閥必須以國家利益為抵押換取軍火,當北伐戰爭開始後,他們又毫不猶豫的命令各國軍隊直接干涉北伐,製造了南京慘案,直到蔣介石背叛革命,向外國承諾,我的政府可以繼承北洋軍閥以來所有的外債,這才讓西方國家開始放棄他們支持的軍閥全力支持蔣介石,而這筆外債有多少呢?折合國幣達744447593.98元,從1927年至1933年,對有確實擔保的外債,清償本息達二億四千九百餘萬銀元,截止至1934年6月,已承認並歸入整理的達十億五千六百萬銀元。

遇上這樣一個冤大頭,西方的銀行家們終於眉開眼笑了,當然,債務是永遠還不完的,老蔣的四大家族一面借債務,一面用國家利益來還,直到1949年借債額共達3068000000銀元,這些債務加上償還的利息,相信中國人民別想翻身了……

毛主席有句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是真理。面對一個如此強大的中國,他們不敢把軍隊派過來送死,在核武器存在的今天,貿然的戰爭是毀滅性的,他們在尋找一個戰爭以外的方法,改革開放給了他們這個機會,有機會讓外資進入中國,也有機會合法的雇傭中國的「買辦」來幫助他們進行活動,但是他們卻很不高興,為什麼?

因為在中國始終有一個中國共產黨站在他們上面,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防止他們對中國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掠奪,無論你如何鑽法律的空子,無論你如何花言巧語,也無法隨心所裕的行動,當然,他們可以用大把的鈔票收買一些官員,但是無法收買整個黨,更無法用錢來控制住整個國家,即使投入再多的錢,中國的支柱產業,鋼鐵,軍工,資源等都被牢牢的控制在國家手裡。

更為惱火的是中國的外援,中國對非洲兄弟國家的援助沒有絲毫的貸款性質,是純粹意義上的幫助,這不但讓非洲國家的兄弟和中國走得更近,而且讓他們找到了一種新的選擇,不用靠找西方國家貸款,然後償還幾十年一百年的外債,也可以開發國內資源,然後進行貿易促進經濟增長。

天吶!這是對非洲人民「民主」的踐踏,是對他們「自由」的褻瀆,於是西方新殖民者們怒不可憤,長此以往,他們找誰貸款去啊?於是他們突然發現了一個還在進行內戰的國家蘇丹,這個國家有石油資源,但是卻缺乏開采的能力,於是中國人去援助建造了石油設施,幫助蘇丹政府開采石油,然後和蘇丹進行合法貿易,這是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啊。

但是中國徹底粉碎了他們的夢想,於是憤怒的他們哭天喊地的大叫「蘇丹人道主義危機」,中國是「幕後幫兇」,當然潛台詞是你們怎麼能「搶我們未來百年的錢呢?」不過不要緊,反正媒體都掌握在他們手上,他們怎麼說美國人就怎麼信,連奴隸主都能成為「自由鬥士」還有什麼是不能繼續編造和篡改的,所以說美國人喜歡當炮灰怨不得別人,誰讓他們自己頭腦簡單呢。

於是他們會用上一切可能用到的手段來瓦解這個可以威脅他們斂財的國家,那些在前蘇聯用過的和沒用過的手段,那些可能奏效和不太可能奏效的手段全部用上,他們可以在美國國內扶植那些大腦有病的瘋子甚至恐怖分子,用所有的媒體不遺餘力的來打擊中國,把中國描寫成一個「邪惡帝國」,甚至不惜用冷戰的手段來對全世界進行「社會主義威脅」的反復宣傳,以達到醜化孤立中國的目的。

當然,他們時刻也不會忘記對中國的「民主」教育,收買一些敗類和天真者,讓他們全力以赴的進行宣傳,指望這種「愚公移山」的行動或許會在哪天能夠取得成效,讓他們可以像在前蘇聯那樣解決社會主義問題的同時再大撈一把,只可惜他們忘記了,中國是喜馬拉雅山,高度是每年在增加的……

中國其實已經在進行一場保衛中國的戰爭,只是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而已,而我們的對手並不是那些「美國人」,而是他們背後的那個龐大的資本集團!

覺得文章不錯,歡迎新朋友關注「九龍軍事」查看更多精彩好文。長按下圖,點擊「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關注!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