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自閉症,該不該殺了她?

微信號:當時我就震驚了

微信號:zhenjing2012

2016年3月8日,警方接到報案,鎮江一男子張某說自己掐死了親生女兒,在此之前還用鐵錘砸了她的頭三下。

被抓到警車上的他,還不忘問自己的女兒死沒死。

2016年12月2日,江蘇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收到了數封為張某量刑的請求書,上面有200多個簽名,包括他的妻子鄰居同事甚至小區的清潔工,最終張某被判刑12年。

張某是一名中學教師,其妻子徐某在小區開了一個棋牌室,倆人有兩個女兒,大的19歲叫樂樂,小的12歲叫婷婷,而這次被父親親手殺害的正是患有自閉症的大女兒。

樂樂兩歲就被查出患有自閉症,不僅不會說話,就連行為也不受控制。在她九歲的時候,自己在家坐到爐子上,下半身嚴重燒傷,在醫院呆了四十多天,就連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張某卻堅決不同意放棄女兒。

值得慶幸的是,樂樂的生命保住了,可再也不能走路,因此夫妻倆照顧女兒的任務就更重了。妻子有時會對女兒發火,而張某總是耐心的開導妻子照顧女兒,擦屎擦尿毫無怨言。

晚上倆人經常睡不好覺,得守在女兒身邊,怕樂樂又趁人不注意爬到廁所放水玩淹著自己,怕她又抓著自己的大便亂扔,怕她又咬碎手機。

樂樂比其他姑娘要胖些,180多斤,徐某因為常年照顧女兒,手關節勞損,已經無法做家務了。張某還有痛風,嚴重時膝蓋疼得幾乎走不了路,上樓都要拄拐棍。

在鄰居眼中,張某是個任勞任怨,樂觀向上的人;在同事眼中,張某是個疼愛女兒多過愛惜自己的人;在妻子眼中,他則是個細心體貼的丈夫。

就是這樣人人稱讚的張某,早在2006年樂樂被燒傷的時候,張某就有了殺死女兒想法,遲遲未動手的他在等一個時機,等妻子照顧不了了,等自己不行了。

2016年3月2日,張某第一次動手,當他掐住樂樂的脖子,看著女兒漲得通紅的臉,實在是不忍心便放棄了。

過幾天,張某又起了殺心,他想了好幾種辦法,為了不把自己的妻子牽扯進來,趁著早上妻子送小女兒上學的時候,他效仿網上暴力影片,將樂樂殺死。

事發前,張某還給妻子寫了一封信,說自己殺死女兒也很難過,還坦白自己被賭債逼得喘不過氣來,整天精神不振,萬般無奈之下,決定帶樂樂走,只有我們倆走了,你和婷婷才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早在十年前,張某就因賭博欠下近30萬,而後是妻子的叔叔幫忙還上的,張某還發過誓再也不賭了,沒想到這兩年竟又賭了起來。

張某則說,自己遲早都會坐牢的,只是想在此之前博一博,看能不能贏些錢回來留給家人。

在法庭上,公訴方說張某就是為了躲避巨額債務才殺死女兒的,對此張某並沒有否認,但他反復強調殺死女兒是個複雜心理的過程,欠下賭債是次要原因,主要還是女兒的病情、妻子的身體狀況等綜合原因。

「不是親歷者,你都不能理解我的難處。作為一個教師,我願意接受法律制裁,但絕不接受道德譴責。」

事情本身就是個悲劇,天下的事並不是非黑即白,總會有灰色地帶。有人臭罵這件事情裡的父親,說殺人償命天經地義,必須受到法律嚴酷的制裁。

有人說這世界上從來就沒有感同身受這回事,你們不懂照顧一個長期癱在床上的病人的那種沒有盡頭的痛。

但當我翻到下面這條評論的時候,心裡跟著緊了一把。

中國大陸的自閉症兒童數量約為60-180萬人,有學者則認為實際數量可能已達到260-800萬人。自閉症已經成為兒童精神類致殘的重要疾病,隨著發病率的持續升高,已經並將持續給家庭和社會帶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負擔。

現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不是缺錢,而是缺人,中國的社區服務體系還不夠完善,也很少有人專門去做社工。

關於自閉症兒童,我們常常在腦子裡對他們賦予些很羅曼蒂克的幻想,我們稱呼他們為天才、另一個星球的孩子,或者是地球上的星星。

但有位特教老師李老西,曾在他的自選集《自閉症特教老師手記》裡,開篇就寫道:我反對所有將自閉症兒童一切浪漫化理解的行為。他們不是來自外星的孩子,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地球人而且是弱化版的。

作家蔡春豬也說:當你認為自閉症患者都具備某方面的「天才能力」,對大多數不具備「天才能力」的自閉症患者而言就是一種不公平。

對自閉症最早的了解,可能大多數人跟我一樣,都來源於電影《雨人》。但其實他把我們帶進了一個錯誤,即便他們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但絕對不會迅速的說出。

我們中國也有部講自閉症患者的片子,名叫《海洋天堂》,這部片子的原型叫楊韜,他缺乏自理能力,需要家長的終生陪伴和看護。

電影最開始,跟文章開頭說的那個父親如出一轍,父親每天幻想的,都是怎麼帶著兒子一起自殺。

關於與自閉症患者的相處,李多西老師給出了幾點建議:

存在即是某種合理,這世界從來不完美,不論你覺得可怕還是心疼,他們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不是什麼外太空的怪胎,也不是需要格外關照的玻璃花朵。

不是每個自閉症的孩子都會數火柴,他們就比正常孩子特殊了那麼一點兒,就一點兒。

轉PO出去,讓更多人看到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