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大片!看得我腎上腺激素飆升

微信號:電影雜誌

微信號:dianyingzazhi8

2017年的最受觀眾期待的第一部大片《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終於在內地上映了。

為什麼說它最受期待?

那還要從去年12月份上映說起,電影在登陸北美院線後票房成績一路飆升,

不僅連續三周登頂票房冠軍寶座,在上映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全球票房已經累計突破4.4億美金。

票房創下新高,口碑也點燃整個低迷的電影市場。

爛番茄85%新鮮指數

IMDB 8.1

豆瓣評分也達到了7.6

一句話,這部電影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新年必看爆款。

更別說主演裡還加入了兩大華人巨星,甄子丹姜文

算起來中國演員在好萊塢大片裡露臉的機會並不多,就算有多半也是制片方為考慮中國市場強加的龍套角色。

那《俠盜一號》裡他們還是鏡頭一閃而過的醬油角色嗎?

看兩位演員是怎麼回應的。

關鍵詞,不是打醬油的

看過全片的影sir告訴你們,不僅不是打醬油的,而且在整個電影劇情上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可謂是強強搭配,幹活不累。

先是甄子丹,他在電影裡飾演的是一位盲僧。

瞧著身手,是不是有種葉問「一個打十個」的即視感。

姜文在片中雖然沒有甄子丹那麼敏捷,但戰鬥力不容小覷,

一把大槍走天下。

關鍵時刻那可是拯救主角們於水火之中。

在劇情方面,本片並不是去年那部在國內爭議極大的《星戰7:原力覺醒》的續集,

而是在《星戰3》和《星戰4》中間插敘了一段《外傳》。

片中人物也沒有出現在後面的星戰系列裡,在情節上也較為獨立。

因此有人稱其為「沒有星戰基礎也能看得懂的星戰片」。

1977年上映的《星戰4:新希望》開始前,字幕打出了一段話。

反抗軍的間諜竊取了帝國的終極武器「死星」的設計圖。

沒錯,就這麼一句話已經完美概括了《俠盜一號》的劇情。

換句話說,整部電影就是從這短短十幾個字下展開的。

琴·厄索是科學家蓋倫·厄索的女兒,一家三口住在遠離是非之地的星球上。

而此時帝國已經統治了整個銀河系。

為了鞏固統治,他們需要一位科學家來製造一個強大的終端武器,死星

為此,他們綁走了琴的父親,並殘忍殺害了她的母親。

長大後的琴順理成章地被義軍收編,成為了反抗帝國同盟的一員。

為了救出父親,偷出死星設計圖,她糾結了一幫義軍戰士組成一支小組,共同執行這次特別任務。

在《俠盜一號》裡,由於背景被設定在了帝國統治混亂,戰爭頻發的時期,

因此在不少星球都處於一種極不穩定的焦慮狀態。

在這種環境下主角們也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超級英雄,反而更像是一群市井之徒。

電影開頭男主卡西安·安多為了逃生可以毫無猶豫地殺掉受傷的同伴,

在義軍和帝國混戰時,他也可以沒有原則地向義軍開火射擊。

除了甄子丹和姜文飾演的神殿守護者,小組成員裡還藏著一個貪生怕死的叛變飛行員。

這樣一支矛盾重重,看上去時時刻刻都要解散的團隊竟然完成了這場自殺式的偉大壯舉。

他們分工明確,在面對帝國攻擊時能夠迅速整合。

即使遭遇重創,例如女主在親眼目睹父親被殺之後也能以大局為重,回歸團隊。

這才是我們期望看到的「自殺小隊」好嗎!

演員菲麗希緹·瓊斯這兩年的表現可謂是非常搶眼,

既能接像《萬物理論》裡的小清新,也能掌控像是《但丁密碼》這類商業電影裡的女反派。

戲路之廣真是令人稱嘆。

這也是除了《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後第二次由女性來擔任第一主角的星戰片。

不得不說迪士尼在選人上還是很有眼光的,看票房和口碑就知道觀眾已經認同了琴,這位女性角色的主管能力。

嚴格來說這不是星戰,但處處有星戰的影子。

電影大部分鏡頭採用的是實景拍攝,雖然和當今攝影潮流不同,但卻保持了星戰一貫的傳統。

誰能想到帝國軍隊摧毀世界的秘密基地不是在美國洛杉磯的攝影棚裡,

而是度假勝地馬爾地夫

既然是偷取死星計劃,那建造死星的總監也是相當重要的角色,

但其扮演者彼得·庫欣早已在1994年去世,電影採用了CGI技術動態捕捉的方式神還原了他當年的總監風采。

在片中這樣的死而復生不止出現了一次。

電影最後一幕,大家拼盡全力將死星的設計圖交到了萊婭公主手中。

其扮演者凱麗·費雪也在去年12月28日永遠了離開了我們。

所以這一幕同樣也是由CGI技術合成。

但對於星戰鐵粉來說,僅是3秒的轉身就絕對能觸動他們的淚腺。

導演雷斯·愛德華茲在籌備之初時,曾在盧卡斯影業的檔案庫中發現了當年《星際大戰》拍了但未放進電影裡的素材帶,

他通過工業光魔的幫助,對這些膠片進行了數字修復,並將一部分用在了《俠盜一號》裡。

另外劇透一下,這也是一部不可能有續集的電影。

至於為什麼你們去電影院看過之後就全明白了。

全新的故事,另類的英雄。

既能讓新人稱讚,又能讓老粉懷念。

新年第一大片,《俠盜一號》當之無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