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抗爭】湖南衡陽縣一位中學教師發告別書以死明志(附評論)

微信號:順風逆流

微信號:Sfnl1965

各位朋友:我一介普通衡陽縣教師,因五三,五四教師維權被秋後算帳,為抗議這種傷害我的萬惡行徑,現在衡陽縣教育局絕食抗爭!

告別書

湖南省衡陽縣教育局籠罩在黑暗之中!

絕食教師劉聲良,已經有三天不吃不喝了,希望媒體關注!

全體同胞們:

我叫劉聲良,男,1972年出生,1986年從湖南三師畢業分配到衡陽縣工作。現為湖南省衡陽縣井頭鎮大雲中學一名歷史老師。

紮根鄉村教育三十年,桃李滿天下,我很欣慰!

一直以來,我有個理想:做一個最棒的教師。通過三十年的努力,目標越來越近,誰知世事難料,而今我已預感近在眼前的目標已遙不可及!

此時的我萬念俱灰,再無前行的動力!

理想的破滅讓我心如刀割,我詛咒讓我理想破滅的施行者!

突如其來的變故我有必要簡單說明:

2016年五三、五四日,湖南省衡陽縣發生了一件轟動全國的教師維權活動,作為一個被動的參與者,我在此事件中遵守了法規,盡了朋友之情,行了正義之事,卻無辜被抓、被關、被拘留。為了大局、為了學生,我忍辱負重,後來被反復約談、詆毀、威脅,我才依法據理抗爭。原認為有法可依,有理可講的我可以平靜工作,誰知,2016年12月23日衡陽縣教育局竟然強行給我宣布了一個行政警告處分!

在我看來,這一處分決定荒唐無知,可笑無情,可恥無理!

為了抗議這樣一個論法不合有關規定,於情違背常情,說理有悖天理的處分決定,我現來到了衡陽縣教育局靜坐,絕食抗爭!

各位同胞:事情的真相及法理、情理、天理,我已詳細地在我的申辯書中加以表述。

我明白:我的抗爭也許是蒼白無力的,但是,我願用我的行動來喚醒各位的一絲絲公民常識:公民依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是神聖的!每一個公民如都有這種常識感,這個國家、這個社會才會發展,才會有進步!我也知道:這樣的一個結果的得來過程會很艱辛,時間長,阻力大,但是,因為困難,人人只在心裡想而疏於行動,美好的結果永遠也不會出現。我更懂:美好的明天的來臨,免不了犧牲,我願做這樣的一個先行者。

我不強大,也不高明,但我願盡一個人民教師弘揚正氣的責任;

我不高尚,也不偉大,但我願盡一個公民護法的義務;

我不優秀,也不聰明,但我願盡一個有別於動物的自然人的社會使命。

同時我還明白:我的這個行為在你們看來是愚笨的、不理智的、任性的、沒有責任心的……對的,任何事情都是一分為二的。作為一個自然人、一個公民、一個教師,我達不到你們當中很多人的境界,我只能在我的世界裡用我的行為方式來了結這件事。在我來看:看人做事只要客觀對待,整體出發,辯證分析,將會信心十足,力量無窮,所以我堅信最終的勝利必將屬於我!

主管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只張狂的出頭鳥。實際上我非常膽小、順從,更不愛出風頭!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昭示著:你們長期無法無天,不講仁義已經讓我忍無可忍!

親友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不知好歹的冷血動物。實際上我一直義字當先,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在寫一個大字:情!

同事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很不精明的笨蛋。實際上我一直精於算計,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在表明一個道理:抱團才能取暖!

難友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莽夫。實際上我懂靈活變通,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在告誡你們:自強才能自保!

學生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也變為了一個純教書匠。實際上你們的老師沒有變,還是你們求知的點播人,做人的引領者,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是再一次實施對你們的教育:做一個有正義感的、用心學習的學生,將來才是一個真正的人才!

家人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不稱職的丈夫、父親。實際上我一直善良、富於愛心,現在我的行為只不過在囑托你們:沒有正常的社會哪有健全的家庭!同時也在體現我的強大。當你們真正受到威脅時,我定能舍身相護!

社會人士們:也許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迂腐的窮書生。實際上我一直樂觀積極向上,現在我的行為在彰顯一個教師在弘揚社會正氣的能量!

主管們、親友們、同事們、難友們、學生們、家人們、社會各界人士們,為了維權護法,伸張正義,我別無他法,唯有舍命相搏!這樣的做法不求你們理解,只願你們能把我的這份心際記下、保留、傳播,我堅信將來定會沉冤得伸。到那時,你回過頭來看看我的心聲,也許會是一種啟迪。這樣,即使我死,也死得其所!

我愛這個美好的世界,也愛你們!在這最後的時光,請為我祈禱吧!謝謝了!

湖南省衡陽縣井頭鎮大雲中學 劉聲良

2017年1月6日

【順風評論】:做事先做人,「敬畏天地君親師」,「崇尚仁義禮智信」。這些品格和德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體系,是做人的根本,是古人修身、治家、興業、強國的基本要義。韓愈《師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古代官老爺再牛,只要見孔子牌位,必下馬作揖。「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讀書人,在儒教古代中國,是受到尊寵的。讀書人有富有貧,但受人尊重是普及人心的。可是,知識分子曾經在兩個時期巧合地都排在「第九」。最先是元朝,把社會的人分成十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這裡的九儒,就是指知識分子。文革期間,當權者把所謂階級敵人分成九級: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分子、叛徒、特務、走資派、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又排在第九。所以,對於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中國人來說,「臭老九」一詞並不陌生,它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知識分子的代名詞。這頂文革時期發明的「桂冠」,中國知識分子戴了近二十年之久。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 ,大陸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政策 ,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多年,雖然「臭老九」的桂冠被摘掉了,但比起官員(主管)和大款(老板)的地位,依然望塵莫及。嗚呼!古人言:士可殺不可辱!衡陽縣政府為了維穩,將維權教師劉聲良逼到絕食的地步,其心何忍也!依法維權,乃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賦予公民的一種權利!何罪之有焉?!

信公眾號sfnl1965竭誠為您服務。掃一掃下方二維碼,點擊關注。

輕輕一點,讚賞由君!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