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霧霾大國日本,何以成為亞洲環境最好的國家

微信號:大家

微信號:ipress

文 | 俞天任

那是2014年5月,筆者和幾位朋友相約在韓國首爾相聚。

筆者是從神戶飛過去的,下了飛機之後皺了皺眉:「首爾的空氣怎麼一股硫磺味?」。

韓國朋友指著半小時前從北京飛來的朋友對我說:「可是這哥們一下飛機就說‘首爾真好,連空氣都是甜的’」。

北京的朋友則瞪大了眼睛:「日本空氣有那麼好?」

日本的空氣真的還可以,到過日本的朋友都知道日本很乾淨很整潔,環境很好,當然空氣也很好。當然和澳大利亞紐西蘭相比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在環境方面,說日本在亞洲國家中位居前列絕算不言過其實。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的,曾經的日本是舉世聞名的公害國家。事實上現在中文的「公害」一詞就來自日文,準確地說這個詞是1959年在日本出現的,筆者小時候看電影,在正片前放映的《新聞簡報》中就看過不少地上污水橫流,天空霧霾籠罩的鏡頭。

戰後日本復興經濟,把出口從戰前的以纖維為主流的輕工業產品轉化到了重化學工業上來,這樣在全國各地造成了嚴重的環境污染。「水俁病」、「痛痛病」等公害病成了日本環境污染的代名詞。

進入六十年代之後,整治環境污染成了全體日本人的共識。在經過了二三十年的努力之後基本上使得可見的環境污染在日本已經不存在了。當然這種「不存在」只是說「人為原因的大規模環境污染」不再存在,並不是說沒有了新的環境污染,最大規模的當算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引起海嘯,造成福島第二核電站事故引起的核泄漏。現在日本社會對於環境問題的目光比起當年要嚴厲的多,因為日本人已經得到了環境破壞的慘重教訓。到現在甚至連五六十年代環境污染的處理都還沒有最後結束,後果還在繼續發酵,並沒有完全成為過去式。

如果把出現「公害」這個詞的1959年,作為日本社會開始認識到了公害的年份的話,日本社會進步到現在也是走過了很長的一段路。有名的「四大公害病訴訟」,水俁病、新瀉水俁病、四日市哮喘和痛痛病這四大訴訟中,「四日市哮喘病訴訟」牽涉到的受害者最少,結案也最早,但就是這個案子也是一波三折,從這個案子中也可以看到不少東西。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四日市

現在的四日市,仍有眾多石化企業

四大公害病之一的所謂「四日市哮喘病」,是指在三重縣四日市市中部和南部的鹽浜地區,大量化工工廠帶來的空氣污染造成居民中出現大量哮喘病例,嬰兒死亡率增加,甚至有人不堪哮喘病的折磨而自殺的污染事例。

水俁病的病因是有機汞化合物中毒,痛痛病的病因是鎘中毒,都明確地確定了,但實際上四日市哮喘病的病因並沒有明確確定過。教科書上「因亞硫酸化合物引起」的記載其實並沒有有力的旁證,這是因為四日市哮喘病的成因十分複雜,牽涉到的企業非常多,無法準確定位,到後來是採用政治方法解決,為了方便就採用了「亞硫酸化合物」這種說法。

四日市的鹽浜地區戰前有個日本海軍的燃料工廠,太平洋戰爭中被美軍炸為了平地,戰後賣給了昭和殼牌集團和三菱集團,慢慢的這兩個集團的化工企業和其他的化工企業就在這一帶紮了堆。

戰前四日市的產業主要是纖維產業。1957年開始參與四日市市政、1959年開始當選市長的平田佐矩,就出身於當地的豪門平田家,原來是「平田紡織」的社長。但他擔任市長之後,更熱心的是招商引資,吸引更多的化工企業過來。結果是四日市1966年的工業產值比1956年增加了5倍,1970年四日市在石化工業的就業人數比1960年增加了20倍。

水俁病和痛痛病一旦確定了原因,就可以找到排出有毒廢液的責任人。但四日市的污染是空氣污染,無法確定誰是責任人,所有的企業都不肯承擔責任,都把責任向別的企業推。

一般來說,日本各級政府在公害問題上基本上還能夠保持中立,這是因為當時日本除了「專賣公社」(現在的JT公司)之外,沒有從事製造業的國有企業。而「專賣公社」也就是生產香煙,基本上不造成大的污染。這樣在出了問題之後,自己不做買賣的政府因為不是利益有關方,就不會有意偏袒誰。

所以在1959年左右四日市哮喘病剛剛發現的時候,平田市長還能夠盡力去解決,甚至花私財收購漁民捕獲的不能食用的水產品,以彌補漁民的損失。但是隨著平田市長在1965年突然去世,當地另一豪門九鬼產業集團的入贅女婿九鬼喜久男當選市長之後,事情就反轉了。

九鬼產業集團中就有化工企業,九鬼市長自己就是利益相關方。而且九鬼喜久男又是一個異常激進的工業主義者,他不是要擴大重化學工業的比重,而是根本就要取消第一產業的農業和漁業。他的口頭禪是:「為了日本發展的工業化政策,化工廠是必要的,有一點公害也無所謂。」他上台之後,鹽浜小學的校歌歌詞就改成了「海港之畔林立著驕傲的工廠,那是守衛和平的日本的希望之光,鹽浜小學的我們來建設明天的日本」。

如果有哪位學生「逃出四日市」轉學到別地方去,全校學生會列起隊來唱著這首校歌「歡送叛徒」。

1966年,四日市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向當時的日本首相佐藤榮作寫了一封信,說學校裡雖然有了空氣淨化器。但是因為公害不能開窗,教室裡實在太熱了,能不能給我們一台空調。佐藤首相讀了這封信以後都哭了,把九鬼市長喊去了解情況。但是九鬼市長的回答居然是:「小孩說的話不必當真,四日市根本就沒有公害。」

中部電力的循環水不經冷卻就直接排入大海,這也是一種污染,熱污染。四日市的漁民在多次抗議無人理睬之後準備去堵上排水口,結果被中部電力報警,警察以「暴動」的名義出動了120名警察鎮壓,這是戰後日本唯一的一次以鎮壓暴動的名義出動警察。

當時以鹽浜地區為中心的四日市有20萬居民。其中3%左右、大約5千多人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病狀,其中最後被認定為公害患者的有2216人,其中44%是9歲以下的兒童。到2008年為止,死於哮喘病的病人有946人,要知道太平洋戰爭時死於美軍空襲的也就只有808人。

1967年公布了這樣一組統計數字:鹽浜地區的嬰兒死亡率是3.61%,四日市是2.56%,日本全國平均為1.81%。而在1957年之前,不管是鹽浜地區還是四日市,嬰兒死亡率都在全國平均以下。

這麼明顯的數據,四日市的公害問題已經十分明顯。這樣,1967年9月1日,住在四日市內的9位公害病患者以石原產業、中部電力、昭和四日市石油、三菱油化、三菱化成和三菱孟山都化成這六家第一批在四日市設廠的企業為對手,開始了公害訴訟。這次訴訟並沒有起訴四日市市政府和三重縣政府。

有些怒不可遏的公害受害者和僧侶,甚至組成了「公害企業主咒殺祈禱僧團」,作法來詛咒那些造成公害的老板們。

四日市的「公害企業主咒殺祈禱僧團」

但九鬼市長在三重縣和四日市行政當局已經承認公害、並採取行動救濟受害者的時候,仍然拒絕承認公害的存在:「醬房裡總有醬味,化工廠區有點氣味怎麼啦?」「四日市就是化工城市,不喜歡的人走就是了」,十分強硬。這個九鬼市長當時在日本全國絕對有名,「公害市長」。

而且在自民黨內部,支持九鬼喜久男的力量還十分強大。1972年九鬼喜久男在自民黨的支持下參選三重縣知事職位,參選的口號居然是切斷對公害受害者的經濟補助。這種政治姿勢激起了民憤,雖然九鬼得到了自民黨的全面支持,還有九鬼財閥強有力的金錢後援,但在反公害的選民面前還是敗了下來。

三重縣的反對公害運動一直就是一場政治對抗,在受害者一側站著以社會黨為首的在野黨,而在企業及後來自願加入的四日市市政府這一邊站著的是執政的自民黨。這一場訴訟也是一場政治上的較量。在野黨勢力在從1955年到2011年這半個世紀中,一直在三重縣占據著優勢,縣知事的位置一直掌握在在野黨手裡,這在全日本也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四大公害訴訟中,四日市哮喘訴訟最早結束,而且結束得比較圓滿的根本原因。

1972年,四日市哮喘受害者獲得勝訴

另一方面也還有另外的幾個數字:

2013年三重縣的人均GDP在日本排名第五,僅次於東京都、愛知縣、靜岡縣、滋賀縣和櫪木縣之後,而四日市和周圍的人均GDP僅次於東京都和愛知縣。東京都是世界上經濟規模最大的城市,愛知縣和靜岡縣都以汽車工業為中心,滋賀縣和櫪木縣有不少大企業的工廠,而三重縣靠的就是當年對化學工業招商引資,以及在四日市訴訟中以及之後保護援助這些肇事化工企業而在企業界贏得的名聲。

大家都知道日本有個「經濟停滯20年」的說法,但是在2000年到2010年這十年中,三重縣的GDP平均增長率居然是7%。這十年中,日本的人均所得增加的只有三重縣、愛知縣、靜岡縣、神奈川縣、東京都和鹿兒島縣六個地方。鹿兒島是因為成功地招來了佳能,而三重縣是招來了夏普,在龜山建起了液晶彩電工廠。日本國內對三重縣的經濟,有一種「中華人民共和國型發展方法」的說法,就是招商引資和修建高速公路等基本建設齊頭並進發展製造業。實際上這是三重縣一直在用的發展模式,中國倒是改革開放之後才這麼乾的。

當年四日市招商化工企業成功的時候,有一個町裡建過一塊「招商紀念碑」。後來公害起來了,有人要把碑拆掉。但有一位老人站出來反對拆碑,他說:「紀念碑是我們町的魂,不能拆掉我們的魂。因為不能讓這樣的悲劇再次出現,所以我們有責任告訴大家。如果我們不能留下這塊紀念碑,留下我們的魂,我們就對不起我們的祖先。

一時的成功並不等於永遠的成功,一時的失敗也不等於永遠的失敗,重要的是要記住教訓。

【作者簡介】

俞天任 | 騰訊·大家專欄作者。

【精華推薦】

日資大規模撤離中國?真相在這裡

同樣當皇帝,日本天皇英國女皇大不同

日本高考生怎麼選擇大學

·END·

大家思想流經之地微信ID:ipress

洞見 · 價值 · 美感

※本微信號內容均為騰訊《大家》獨家稿件,未經授權轉載將追究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