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9.7的國產良心片,讓我觸目驚心的真實故事

微信號:電影扒客

微信號:dianyingbake

每天推薦一部好電影

回復“上車”你一部特別的電影

自從上個月開始,扒叔就不斷收到空氣污染預警的簡訊

環境問題每天都如影隨形的牽扯著每個人的生活

同時也讓扒叔想起一部前一陣看過的短片

豆瓣評分9.5,看過這部短片的人70%以上都給了五星

而這只是短片版本,正片長達81分鐘,在imdb上高達9.7分

不僅拿下了阿姆斯特丹紀錄片電影節單元大獎

導演王久良也因本片被大量媒體和觀眾熟知

與目前大家能看到的26分鐘短片不同,81分鐘電影版的更為震撼

有人特地為此去詢問了導演王久良,怎麼才能看到正片

導演希望電影版可以在國內院線公映,為這件事也在奔走

如果運氣好的話電影順利放映,扒叔會自掏腰包第一時間請大家去看

但也有可能,因為電影版中的內容太過「敏感」,與觀眾無緣

因為片子裡講述的,是極為觸目驚心的真做到象。

《塑膠王國》

海報封面上的小女孩,是故事的主人公——依姐

她的家鄉在四川彝族自治州,11個貧困縣之中的一個

四年前她的父親答應要供她上學,無奈學費湊不出,一家人來到沿海城市,做起「塑膠生意」——

把廢舊的塑膠制品分揀、粉碎、造粒,做成原料再進行重復利用

盡管沒讀過書,但也能憑借經驗也能分清什麼是聚酯、聚乙烯、聚丙烯

「塑膠生意」這一行並不好幹,生活環境惡劣,環境污染大,他們自己心裡明鏡似的

其實俺也不願意幹,這個東西又臟又有污染,俺自己也知道對俺自己也不好,俺為了生存沒有辦法

無法被加工的廢舊塑膠就地燒掉,嗆人的有毒氣體毫無遮攔的飄向天空,人聞了生病,莊家也跟著遭殃

加工廢舊塑膠的過程中會污染水源,附近河流都漂浮著白色的泡沫,飲用只能買附近村民兜售的山泉水。

在影片拍攝時,依姐已經12歲了,之前父親承諾供她上學,也遲遲沒落實,在這些垃圾堆裡一呆就是四年。

而她似乎也已經「適應」了這裡的生活

水源被污染,洗澡洗頭就用被污染的臟水,節省購買山泉水的開支。

四周散發著垃圾的惡臭,妹妹的臉上也落上蒼蠅,小女孩似乎已經習慣了,大眼睛連眨都不眨一下。

無知無畏的小男孩,把水灌在針筒裡喝的津津有味,但沒人清楚這些醫療垃圾裡之前裝過什麼藥品。

醫用塑膠手套對他們來說是「怪獸」,吹起氣來就可以玩一下午,而這些醫用手套之前的用途他們不知道。

即使是分揀垃圾,但這活兒也有成本

每割一斤塑膠就能掙1毛錢,刨去生活費,兩口子一個月下來,能存2000多。

在美國,一噸未經分揀的廢舊塑膠是9美元,就連把這些廢物運輸到港口裝船的費用都不夠,是在倒貼錢。

因為玻璃和金屬類的垃圾不便於運輸,那些質量較輕、污染較大、難以處理的塑膠則被打包裝箱,運往中國。

國外的人力成本高,垃圾處理的成本比直接買新的還要昂貴,於是這些垃圾全部運往了中國

許多人靠這行賺錢,價格也越抬越高,中國的買主能出別人兩倍以上的價錢

許多國家都樂得這些污染環境的塑膠有人處理

如果把垃圾免費給我們,就屬於非法傾倒,是違法的。

於是全世界的廢舊塑膠都以低價銷往了中國,中國不僅僅是世界工廠,還是世界的垃圾場。

在依姐的家裡,就能看到世界各地的垃圾廢品

美國的報紙、法國的礦泉水瓶、德國的玩具、日本的包裝袋、英國的海報、澳洲的腐爛發霉的牛奶盒…

依姐的童年就在這樣的垃圾堆中度過,對世界的認識也是從廢品開始

在來到塑膠加工廠後,依姐的父母每天忙於分揀塑膠垃圾,而在這裡還降下家中第五個孩子,照顧小妹妹的責任就落在了依姐身上

依姐的弟弟在辨認廢舊塑膠上的德國國旗。

有毒的氣體、被污染的水和糧食,正一點點侵蝕著他們

年紀稍大一些來這裡奮鬥小夥子面對鏡頭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身體應該是壞了,但不查身體了。

死也沒關係,沒錢沒辦法啊。

有一次,依姐在污染的河溝裡撈十公分長的死魚,母親拿去把魚炸出來,分給導演王久良一碗。

兩家大人孩子在昏黃的白熾燈下大快朵頤

這段在阿姆斯特丹放映時,引來疑問:「你有沒有告訴他們:這魚不能吃?」

導演王久良說:「如果孩子撈魚,我會制止。但他們父親跟著,母親做的魚。我不能說‘這魚可能有毒’——你說‘有毒’或‘污染’,他們認為你看不起他們。我當時說,這魚可能不乾淨。他們說沒事,洗乾淨就可以了,還讓我吃。其實我也吃了。」

而這些話,也是導演足夠和他們熟絡後才敢說

一開始拍攝紀錄片時,王久良找到一位工人,工人說:你拍我可以,拍一次兩百塊。王久良前後還花了兩萬塊買廢舊塑膠,買最便宜的,借挑貨之機進入工廠,「雖然不能拍,起碼看到了工作狀態。」終於有家小廠允許王久良入內,後來被發現,所有素材作廢。

在產下第五個孩子十來天後 ,依姐的母親就已經繼續分揀垃圾的工作,趁著工作間隙,她坐在垃圾堆旁給嬰兒哺乳

直到後來拍攝時,王久良讓對方抄了自己的身份證號,在小作坊附近租住了一年半。全天候蹲守,以備有突發情況時第一時間趕到,片中這些觸目驚心的生活場景,就是這樣拍到的。

依姐用廢舊塑膠殼和包裝上剪下來的人物,給自己做了一台「電腦」

這不是王久良第一次製作關於環境問題的紀錄片

他的上一部作品《垃圾圍城》就走訪調查了北京周邊的幾百座垃圾場

在北京四五百個垃圾場硬生生轉了兩年,用樸素與真實的影像記錄了這一切

去拍片的時候,人家說:你們再來,我把你推坑裡埋了。

他在Google地圖上用黃色標示出垃圾場的位置。於是有了下面這幅「垃圾圍城」的壯觀畫面

在拍攝這些東西時,他也想過,該怎麼改變

片中有一幕撿到一個出貨單,上面的信息很有意思:衣服產地中國寧波,到達德國杜塞爾多夫,公司H&M。中國的衣服裝在這個塑膠袋中運到德國,當地店員補貨後順手把包裝和出貨單扔掉,然後這垃圾又通過輪船運回中國。就是這樣一個循環。

在塑膠王國一片拍攝結束後,導演王久良和制片方給了依姐和家人資助,讓他們回到了故鄉

依姐爸爸在家裡攢了幾千個啤酒瓶,希望用來代替磚頭、節省開支,將來為依姐和弟弟們蓋起新房

依姐已經回到四川,也上了學。王久良說,對於輟學這個總體現象個人也許無能為力,但一個不能上學的十歲小女孩就在我們眼前,無論如何不能不管。所以在電影拍攝結束後,幫助小女孩回到她的家鄉去上學。

清早,依姐和同學走上30分鐘去往鄉上的小學

希望下一代能在藍天下成長的請點zan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