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一樣可以活得漂亮

微信號:深八影視圈

微信號:realmovie520

是的,深八君知道很多人認為香港樂壇已經糊掉了,不值得關注了。但它仍會不時迸發出一些閃亮而珍貴的瞬間,比如叱吒樂壇頒獎禮上的這一幕。

博主@夜話港樂 在微博上貼出了這一段秒拍(八八註:粵語無字幕),以及他聽寫的文字版。香港著名詞人黃偉文在鄭欣宜上台演唱《女神》前,講了一個故事:原來他為她寫這首歌,是一個籌備20年的「報恩行動」。

20年前還沒有多大名氣的黃偉文,到電視台參加節目,穿越重重關卡後就獨自縮在角落裡。當時已是天皇巨星級主持的沈殿霞,卻繞路到他跟前誇他衣服,聊了幾句。

黃偉文醒悟到她是細心注意到自己的孤獨淒涼,出於善意來送點人間溫暖。於是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償還這個人情。幸運的是,他遇到了沈殿霞的女兒鄭欣宜,把這首歌給了她。如果沒能遇到欣宜,他會設法將這個善意還給世界。

黃偉文還說:恩也不是想還就能還,還得對方有這個水平,而鄭欣宜也沒有辜負他。黃偉文刻意在拉票時間已過後才說這個故事,《女神》純靠實力入選了年度十大,而鄭欣宜更在這個頒獎禮上斬獲三個獎項,與容祖兒戰績打平。

編劇史航說出了深八君心中的感慨:這個荒謬而浮躁的娛樂圈,常常讓人失望。但即使如此,總還是會有些有意義的人和事,值得我們堅持找尋。

有時候一點善意,足以照亮整個世界。但許許多多長相平凡、不符合世俗審美標準的人,平時承受更多的恐怕是滿滿的惡意。

鄭欣宜的故事會告訴你,我們都是在不知所措中降落到人間,成長的過程中難免為了討好他人而迷失自己。當你學會擁抱和接受自己的缺陷,這個世界的眼光也會因你改變。

———我是艱難成長的分割線———

黃偉文為鄭欣宜寫的這一首《女神》,歌詞真的特別棒:

標準的審美觀跟你碰撞,控訴你未符世俗眼光;井底之蛙當它古怪症狀,也有過路人贈你耳光;最痛是原應伴著你那位,話若不改到再無棱角,別再交往。不要低頭,光環會掉下來,你是女神,不要為俗眼收斂色彩~~

MV是鄭欣宜自己導演的,她找來各種年齡和樣貌的女子,給她們一一戴上皇冠,告訴她們:女神不等於膚白貌美大長腿,能夠從自己的缺陷中找到自信和美麗的,都是女神。

深八君聽了這首歌後不禁反省自己:我們是否都曾有過瘋狂吹捧標準顏值和身材,而對不符合這種標準的樣貌,極盡挖苦嘲諷的言行?

鄭欣宜曾經就是這麼一個不符合標準審美觀的小孩。她雖然有一對明星父母,自己卻不但胖,顏值也不算高。

對女兒極其疼愛的沈殿霞也曾坦言,自己雖然胖但是好看,欣宜卻胖得不好看。

16歲時,這個孩子終於下決心把自己改造成世俗標準認可的身材。當她從左邊這樣變成右邊這樣,被全香港奉為勵志榜樣。

鄭欣宜寫的《我的減肥日記》成為那一年暢銷書籍。書中沈殿霞講了女兒哭著從加拿大打電話給她說想減肥,她立刻聯繫香港著名修身公司老板張玉珊,幫女兒從一個肥妹變身成窈窕少女。

沈殿霞帶著鄭欣宜上「康熙來了」時,對女兒減肥成功是滿滿的高興和驕傲。從沈殿霞給女兒減肥書寫的序中,深八君猜測她是為女兒瘦了更健康而高興、也為她有意志力堅持完成這個艱難過程而驕傲。

還有一種可能,她知道這個世界對不好看的胖女孩有多大的惡意。變瘦變美就等於拿到善意世界的通行證,哪個母親不希望女兒的路更好走一點呢?

但事情並不像想像中那樣。鄭欣宜變瘦之後得到了掌聲和鮮花,但飛向她的口水和臭雞蛋也沒有因此減少。她先是因為在電視節目上扮白雪公主被網民炮轟

後來又因為表演中有獻吻吳卓羲的鏡頭,被大批網民打電話到電視台投訴,還挖苦她是「死亡之吻」。

在那之後,鄭欣宜經歷了外婆和母親同一年去世

還曾為感情失敗低微到塵埃。

她的體重浮浮沉沉,一度復胖又減回窈窕體型,但之後又反彈

鄭欣宜在母親去世那年才進入娛樂圈。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包括深八君在內的許多人對她都有這樣的成見:有肥姐的人脈和餘蔭在,這姑娘演個戲什麼的不愁資源,但這顏值可能是紅不起來滴,也就在圈內混混日子吧。

即使她一度將體重減到可以跟徐子珊演雙胞胎

甚至「色誘」黃宗澤,卻仍然沒有什麼存在感。

2011年她拿到樂壇新人獎,但是,香港樂壇糊了呀,有多少人關注呢?

直到2014年6月27日她在Facebook發表復胖宣言:有人堅持看我不起,因為我胖,因為我父母。小時候我好介意,介意到用每一份力量去讓大家可以看得我順眼點。但現在的我,懶得理他們那麼多,我就是我。

我不會浪費心機和精神去「勵志」給別人看,只求活得開心,活得健康,也相信不要要用力去做任何討好別人的事都能夠散發我獨特的魅力。」當時她的臉書不過幾百個關注者,卻收到了十幾萬個LIKE。

港媒依然冷嘲熱諷,幾乎每一篇關於鄭欣宜的報導都會標明她180斤的體重。

不理這個世界怎麼看,那是瘦高美人的專利。胖子敢這麼說,只是嘴硬吧?

沒想到鄭欣宜真的不再CARE別人怎麼看。她不再為了別人眼中的美,讓自己過著長期胃痛失眠的日子。

而人們也開始驚訝地發現,胖,也可以散發出一種獨特的美。

她自己創業開餅店

還唱出許多好聽的歌,開了個人演唱會,下腰劈叉各種高難動作都難不倒這個胖子。

靠自己的實力,拿到了香港各大樂壇頒獎禮許多獎項。

讓鄭欣宜變得閃亮的,除了母親的人緣,更因她獨立面對世界的惡評聲,找到了自己獨特的美。

———我是獨立自強的分割線———

網上關於沈殿霞有不少離奇的傳聞,但從黃偉文還是無名小輩時她給予的溫暖,到鄭欣宜在她教養下形成的性格和志氣,都讓深八君相信她是個很好的人。從她跟鄭少秋相戀的開始,也可以看出一顆善良的心。

沈殿霞說自己原本不喜歡鄭少秋,覺得他太風流。某次受姐妹所托帶封信給他,她以為是情書,後來卻發現他躲在角落哭,這才發現那是分手信。她立刻內疚心起,吩咐小夥伴出去玩都要帶上他,就這樣熟了起來。

兩人同居11年,沈殿霞放下自己的事業陪鄭少秋去台灣發展,卻察覺他有點不對。鄭少秋便說: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們立刻結婚!於是兩人倉促成婚,來不及做婚紗變成了沈殿霞一輩子的遺憾。

婚後鄭少秋開始向她施加壓力,說給她三年時間生孩子,否則不要怪他。

因為是高齡懷孕,沈殿霞吃了不少苦做檢查。接到確診電話說恭喜她孩子很正常,她就知道那是女兒。因為以當時保守的風氣,如果是男嬰對方會先說恭喜你懷了兒子,而鄭少秋也強調過自己想要兒子。

但無論女兒還是兒子都讓沈殿霞高興,因此她給女兒取名為JOYCE(八八註:英文喜悅開心的意思

但生下欣宜不久後,沈殿霞就發現鄭少秋的變心已經無法挽回,更因為小三也懷孕了而急於逼她離婚。還沒坐滿月,她就把眼睛哭到老花了。

與鄭少秋離婚後,她一個人養大欣宜,為女兒不願再嫁,為女兒多傻的事情都肯去做。

曾認沈殿霞為「契媽」的張學友說,鄭欣宜是個有點被寵壞了、但又很懂事的可愛開心小妹妹。

在鄭欣宜的成長過程中,父親是缺席的。沈殿霞的追思會上,鄧光榮當眾指責鄭少秋:欣宜沒老爸嗎?為什麼照顧她的責任全落在世叔伯和阿姨們身上?

沈殿霞從不在鄭欣宜面前說她爸爸的壞話,當女兒問為什麼同學都有爸爸接放學自己卻沒有,她只說你長大後問爸爸。她還跟欣宜說:那個阿姨你還是要叫她阿姨,還是要很尊重她。

從沈殿霞的例子,深八君不禁感慨父母能給孩子留下的最珍貴的東西,不是財富,而是教育。

在鄭欣宜的減肥書中,沈殿霞寫道因為減肥過程艱難,鄭欣宜一度脾氣煩躁甚至踢破房門,她立刻嚴厲教育女兒。當欣宜表示悔悟後,沈殿霞讓她用零花錢來維修好那一道房門。

都知道沈殿霞托了不少朋友照顧欣宜,但這樣的照顧只能幫她打開演藝圈的大門,在這條路上能走多遠、能讓多少人繼續幫你,始終還是要靠個人的情商和能力。

香港樂壇大佬黃柏高對鄭欣宜的形容就是:謙卑有禮,永遠笑臉迎人。

而在沈殿霞重病、自知時日不多時,她對女兒的安排是:三十五歲後才能動用遺產,此前每個月只能提取兩萬港幣。

沈殿霞一生最疼愛欣宜,她的財力也足以讓女兒過上不勞而獲富裕奢華的日子。但她沒有這樣做,而是要求女兒做個有用的人,要工作,不可以懶。

因此母親去世後,鄭欣宜的生活跟人們想像中的富二代相差甚遠,甚至有時窮到兜裡只剩百來塊。這事情經媒體報導後鄭少秋才知道,他還說:為什麼她不找我要零用錢?

鄭欣宜跟父親已無不和,她曾經跟鄭少秋合演節目,演唱會也邀請父親出席觀看。但除了母親獨立自強的教誨,她從小習慣了父親缺席,她也知道,父親有自己的家庭,照顧不了那麼多女兒。

自己創業開餅店時,她也沒有找老爸幫忙捧場。

她說:如果媽媽還在世,我相信她更加想見到我靠自己得到所有東西。

她獨立自強,紮紮實實地靠自己一步步往上攀登。她拒絕依賴他人,但母親曾經的善意之舉,讓念念不忘的受惠者以自己的作品回饋,助她飛得更高。這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缺乏父愛、母親早逝的欣宜已自力更生多年,成長得堅強樂觀、而她備受寵愛的異母妹妹鄭泳恩,卻頻頻因流連夜店登上新聞。

去年又爆出她色誘上司的傳聞時,母親大喊心痛女兒上班壓力大,還要承受不實報導。鄭少秋則聲稱保留法律追究權利。深八君忍不住想,鄭欣宜當年遭受各種輿論攻擊的時候,怎麼不見父親出來為她遮風擋雨呢?

不過世界是公平的。自己面對惡意摸索著長大的歷程,雖然艱苦,卻能讓醜小鴨蛻變成光彩奪目的女神。備受呵護著長大,雖然舒舒服服,卻有可能成為巨嬰的危險。

她曾經為了迎合這個世界的審美標準,忍著胃痛把自己變成別人喜歡的樣子。

現在的她,卻只願討好自己,活出自己獨特的美。

每個人都會經過沒自信的時候。如果像鄭欣宜這樣,無論經歷怎樣的惡言惡語都不再動搖自信,你會變得越來越強大。不管胖還是瘦,年輕或是年長,都一樣可以活得漂亮。

編輯助理:繡萱&劉葉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