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這部9.6的劇打滿分,為我不知羞恥的青春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好久不見,因為表妹中了一種來自北歐的毒,已經兩個多月了。

症狀有:單曲循環《5 Fine Frøkner》挪威版《愛情買賣兩百遍;看到21:21會很嗨;把挪威列為「死之前必去地點」。

嗯,毒藥正是最近爆紅的挪威劇。

《羞恥》

Skam

《羞恥》是那種初看不起眼,越看越迷戀的慢熱劇。目前,一共三季,分數逐步走高,第三季,更是飆到9.6

為什麼第三季的評分炸裂,評分人數還明顯比前兩季高出一截,表妹猜,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倆——前兩季還是路人的小天使Isak和「E神」Even,在第三季被欽定成了主角。

而且,兩個這麼帥的男孩子在!一!起!了!

小天使(上)和E神(下)

請別誤會,《羞恥》絕不是那種刻意賣腐的偶像劇,相反,在看劇過程中,你會不自覺地忽略他們的性別,甚至顏值。

《羞恥》的故事「平平無奇」,講挪威首都奧斯陸的一群普通高中生的日常——排隊吃午飯啦,盯著手機等簡訊啦,幾個朋友圍在一起講八卦講廢話啦。

但懂行的人都知道,拍撕逼不難,難的是拍日常,因為日常往往需要你克制住煽情的衝動,而以更難臨摹、復制的細膩,還原出生活原本的質感。

《羞恥》的高級就在於它的敏感。

在表妹眼裡,它就是近一年把初戀拍得最好的劇集,沒有之一。

回想起表妹的初戀,至今最清晰的感受就是,失控——當時的情緒翻江倒海,但一落實到表達,又總口齒不清。

《羞恥》把這種失控演繹得讓人心動又心疼。

愛過的人一定忘不了這三種眼神

第一種,試探。那是剛看上對方的時候,我們偷偷打量他(她),不小心四目相交,彼此迅速躲開;

第二種,挑釁。看上對方有一段日子了,始終猜不透他的心意,於是,我們以「自殘」的方式來懲罰想像中的愛情,吻著別人,眼睛卻遊移在他身上;

第三種,進攻。無數次,有意無意爭取兩人獨處的機會後,終於,壓抑的情感壓抑不住,這時一定是,一個低著頭,淨說些無關緊要的廢話,另一個,則不放過任何空隙死死盯著他。

在這裡,表妹不得不讚兩位主演的演技。飾演小天使的塔利亞(Tarjei)17歲,真·在校高中生;而飾演E神的是95年的「快樂轟母」(Henrik Holm),人家真正身份是咖啡師,演戲只是副業。

但就是這種未經雕刻的純真,反而與劇裡羞澀的感情相得益彰,比如這個冷戰期,急切想求和又放不下自尊的神態。

不知秒我們今天的面癱小鮮肉幾千里。

在《羞恥》裡,你看不到那種急哄哄的告白、熱戀、撕逼,他們的愛情,是潤物細無聲式的洞察力。

就像在采集夏天清晨的露珠。

在小天使剛暗戀E神時,曾找他喜歡的電影來看暗戀過的人都了解,這部電影,是小李子版《羅密歐與朱麗葉》。

《羅密歐與朱麗葉》絕非無意義的設計——這個伏筆多次滲透到《羞恥》劇情裡。

首先,在小天使眼中,E神出場自帶BGM《Talk Show Host》。

和《羅密歐與朱麗葉》裡用的,是同一首。

然後,兩個人的初次接吻,和電影一樣,都是在泳池。

此處的BGM再次來自《羅密歐與朱麗葉》。

不停借用《羅密歐與朱麗》這個著名悲劇,無疑在暗示一件事——

小天使和E神的愛情,可能也是個悲劇。

就這樣,兩個愛情故事,在不同時代遙相呼應。

如果說羅密歐與朱麗葉無法跨越的鴻溝是家族恩怨,那小天使和E神之間也有一道坎——E神的躁鬱症。

我們不常說,愛上一個人就像生病。《羞恥》把這種病推向極致。

片中,E神有兩段台詞讓表妹印象深刻。

一次,E神發病了,他的情緒跌倒谷底,小天使渾然不知,他不小心說出「不想神經病呆在自己身邊」這種話。

E神知道對方說的並不是自己,甚至知道他不可能嫌棄自己的神經病,但他還是做出自以為對的選擇——離開。

越自卑自尊心越強,在E神的價值觀裡,永遠擁有一件東西的唯一方法,就是失去它。

就是失去它

但另一方面,兩人在一起時,更主動的那個也是他。

他曾瘋狂地說要在陽台上向小天使求婚。

說要開著一輛豪華的白色特斯拉,對小天使大喊「薇薇安公主」。

他說——

我爬上陽台之後

我問你

「我救了你之後會發生什麼」

然後你回答

「我也把你救回來」

小天使一臉懵逼,不知道E神究竟在說什麼?

表妹把這一段看了三遍後終於發現,才知道E神在說《風月俏佳人》。

騎士爬上去救出公主後,發生了什麼?

她也救了他

「薇薇安公主」和白色豪車梗,也是出自《風月俏佳人》

也就是說,E神想把《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悲劇,改成《風月俏佳人》的大團圓結局——

我們以為E神在犯病,其實他是用生命在表白啊

這不禁讓表妹想起《七月與安生》最淚奔的那個瞬間——

是安生主動離開七月的,因為她察覺七月的男朋友似乎對她有意思,她不想讓七月傷心,所以她主動離開。

但當火車的笛聲真正響起時,安生又是更不舍的一個,她近乎乞求地對七月說,如果你現在跟我說,你想我讓留下來,我會留下來的。

愛一個人到極致,不就是矛盾的。

我們不想成為對方的枷鎖,但又情不自禁想套牢他(她)。

想起種種,表妹有點寫不下去了。

表妹還想說的是,《羞恥》絕不止在說愛情。

就像豆瓣網友@謙客騷人雷倒夫所說。

在這個真·青春劇裡: 青春不是吸毒墮胎劈腿,是去搜暗戀對象提到的電影看個遍,是在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好朋友的性取向之間小心翼翼的平衡,是第一次哥們分享秘密時的忐忑和被理解後的興奮 ,是和多年不和的媽媽和解後掉的眼淚……

挪威NRK台的頭兒Hakon Moslet也說過類似的話——

大部分的電視劇都低估了年輕人。當你處在15歲到19歲這個階段的時候,你會經歷很多沉重的事情,而與此同時許多奇妙的事情也會發生。

許多人都會說青春的疼痛是盲目的疼痛。青春的愛情是我們對抗成人世界的最後一根稻草。

但在表妹看來,正因為一無所知,我們才一無所懼,正因為一無所有,我們才有勇氣和可能去逆轉生死。

這種極致的感情是如此炙熱,炙熱到我們長大後,回憶起當時疼痛,也是幸運的。

TMD,青春就該不知羞恥。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的,B站

助理編輯:找船票的蘇麗珍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