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不知道,很多香港導演靠抄它起家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這一篇,為了提高你的電影逼格而生。

Sir看電影時有個癖好——愛揪細節。

但凡看到似曾相識的畫面,總忍不住考究一番。

在Sir看來,但凡相似的元素,往往都不是簡單的巧合。

比如很多香港電影裡,都會出現一件長風衣。

吳宇森的《英雄本色》,除了用(假)錢點煙那一幕,Sir還記住了小馬哥那件長風衣。

走起路來,下擺帶風。

《重慶森林》裡的神秘女毒販,一頭金色捲髮、一副和紅唇呼應的紅框墨鏡。

林青霞身上穿的,是一件杏色的束腰長風衣。

裹著窈窕的身材,散著冷漠的性感。

再有杜琪峰的《復仇》裡為親情報仇的費蘭斯。

成天繃著一張臉配一身黑色長風衣,一個落魄的孤膽英雄。

還有……

彭浩翔那部港式Cult片《買兇拍人》,一開場就是市井殺手Bart去執行任務的情景。

夜深人靜,Bart一個人走在街頭,戴一頂稍顯滑稽的禮帽,最顯眼的是那身包得略緊的長風衣。

好像每個人披上長風衣之後,就能感受到那種獨來獨往的離群感。

而且,愛穿長風衣的,都不是什麼善碴——混混、毒販、殺手……

其實,混混、殺手的形象,也不是一出生就這樣子的。

很多好導演都各有師承和影響,比如杜琪峰就很受黑澤明啟發,拍過致敬他的電影《柔道龍虎榜》,而上面提到的彭浩翔,在《買兇拍人》裡也致敬過馬丁·斯科塞斯。

他們戲中的角色,當然也會留下一些經典的印跡。

而提到這件風衣,所有線索都指向同一部電影。

好,坐穩,Sir要開始裝逼了。

這部尤其愛被導演拿來參照的電影就是——

《獨行殺手》

Le samouraï

50年前的經典,法國大師級導演讓-皮埃爾·梅爾維爾的重頭作品。

評分同樣經得起考驗,豆瓣8.4

寬沿禮帽、長風衣,阿蘭·德龍的經典殺手造型,酷到沒朋友。

當年還非常看重外在美的Sir,看了這部電影,也曾暗暗發誓要成為阿蘭·德龍那樣的男中極品。

(你問現在?Sir很慶幸當年發的不是毒誓啊。)

《獨行殺手》是一支孤獨殺手的宿命悲歌。

傑夫是一個獨來獨往的殺手,沒朋友、獨居,陪伴他的只有一只鳥籠裡的小鳥。

這一次,傑夫受雇去幹掉一家俱樂部的老板。

和以往一樣,男人穿戴整齊出門。偷車、套牌、製造好不在場證據,然後到俱樂部乾淨利落地完成任務。

但算計再好也會出意外……殺完人的傑夫,剛出門就撞上俱樂部的女鋼琴師。

留意這裡,女鋼琴師已經完全看到傑夫的樣子

被抓現行,丟飯碗事小,怕是要坐牢甚至償命。

很快警方就鎖定了包括傑夫在內的一堆嫌疑人,他被帶到警察局接受指認。

「人贓並獲」,看來這回只能乖乖認命。

吊詭的是,女鋼琴師居然一口否認傑夫是兇手。

我毫無疑問地確認,那個人肯定不是他

哈?

看來好看的人,運氣總不會太差。

證據不足,警察只好放人。

剛開始Sir也以為,女鋼琴師是垂涎殺手美色所以選擇視而不見,好逐步接近培養感情……

但劇情的走向並沒靠感情線推進。

從警察局出來的傑夫,並沒有擺脫警察的懷疑。

另一邊,金主翻臉不認帳,不但不給錢還想滅口。

兩方夾擊,再加個意圖不明的女生,這匹孤狼成了一頭困獸。

要解困,就必須找出幕後主使。

後面的故事Sir不劇透,想知道的自己去看……

和現在的警匪片一比,論構思,《獨行殺手》算不上最精妙;論懸念,也算不上最出彩。

但它好歹是1967年的電影。半個世紀以來,它一直被致敬,甚至連「電影痞子」昆汀都將它當作「引路火把」,這樣來看,《獨行殺手》必有過人之處。

在Sir看來,它做了兩樣開山鼻祖的事。

第一,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殺手形象。

如果說讓·雷諾的萊昂是「這個殺手不太冷」,那阿蘭·德龍的傑夫則是「這個殺手特別冷」

作為主角,傑夫台詞極少,大部分時間都像患了「失語症」。

難得說一句,也冷冰冰得要死。

戲裡有一段,負責對接的中間人藏在傑夫屋子裡,等著殺他滅口。

被槍指著,生殺大權掌握在別人手裡。但就算被威脅,傑夫也只淡淡幾字——

我從來不和拿槍的人說話

還看都不看對方一眼,身處劣勢,卻能用氣場凍住對方。

(《英雄本色》裡小馬哥那句經典的「我最討厭別人用槍指著我的頭」,正是出自這裡。)

不過,不是暖男不影響他迷倒萬千少女,導演梅爾維爾知道如何表現一個殺手的魅力,僅需兩點即可——

顏好、品味屌。

在這之前,銀幕上的殺手都是些嗜血糙漢。

直到傑夫的出現,我們才知道,殺手也可以優雅,也可以有風度。

出門殺個人,也可以很講究。

穿著剪裁得體的西裝,邊走還不忘撫順後頸的頭髮。

走到門口,對著鏡子套上長風衣,邊穿邊打量自己。

戴上寬沿禮帽還不行,完了得用手壓壓帽沿,末了還來回撫兩遍。

(是不是又讓你想起了《阿飛正傳》裡的梁朝偉?)

全套儀式做足才出門。

殺手的日常,和fashion模特的日常沒區別。

導演梅爾維爾曾經說過:

我不想讓我的英雄有任何時代印記。不想讓電影看起來是在1967年發生

他做到了,這種長風衣,就算放到今天也足夠潮。

明明只是個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壞人,偏偏被導演梅爾維爾塑造成一個風度翩翩的迷人君子,讓大家集體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人質對犯罪者產生同情),顧不上他犯的殺罪,只為這個殺手的命運擔憂。

角色的成功,一半歸導演,另一半要歸給男主角阿蘭·德龍。

這個帥足大半個世紀的男人,顏值有多高不用Sir多說(這一次Sir輸得心服口服)

那些流量小鮮肉,在這張臉面前統統都得欠費停機。

看過電影的網友,被這瘋狂顏值震驚的不在少數。

@浮影人生:那個年代的阿蘭.德龍怎一個帥字了得……尤其他的藍眼睛,看了就讓人無法忘懷。

甚至有網友覺得德龍「帥過頭」了。

@殤潮|Enigma:其實這種需要低調的職業長得太標致不是不利於發展麼。。。。

就連剛才提到的致敬電影《復仇》,也有影迷對阿蘭·德龍念念不忘。

男主氣場不足,如果換成阿蘭·德隆,也許就五星了

迷死人的殺手為電影吸足了粉,但要成為經典,還需要接下來的第二樣。

那就是,梅爾維爾開創的「暴力冷學」

殺人的勾當嘛,槍來槍往一地猩紅最常見,但《獨行殺手》偏不要。

全片就一個字——冷。

畫面冷。沒有鮮艷色彩,大部分場景都只有黑白灰三色。殺手的家是冷灰色,殺人的酒吧到處是金屬裝飾,全都透著一種「事不關己」的冷淡。

明明人很多卻覺得冷冰冰的俱樂部

畫面始終帶著灰藍色調,將人與人的距離進一步拉大。

據說,這種色調是攝影師亨利·迪卡Henri Decae)特地使用微弱的燈光把多餘的色彩濾掉後的效果。

台詞冷。人物對話能省則省郭敬明看到這劇本要哭)

別說形容詞副詞,連句子成分都不完整。

你看,到俱樂部去殺人,下手前只有兩回合對話。

你是誰? 這不重要

你要幹什麼? 來殺你

甚至,連電影的第一句台詞都是在開場10分鐘後才出現。

感情也冷。作為殺手片,沒有血腥,甚至越需要表現殘忍的時候越克制。

抬肘放兩槍,面無表情地送出便當。

未必要倒在血泊裡才叫好看,殺人這件事,越利落反而越酷。

選擇說「冷」故事,其實是因為導演志不在「殺戮」,梅爾維爾想表達的,是殺手傑夫無法逃脫的悲劇宿命。

《獨行殺手》的法文片名「Le Samourai」,正是日語裡「武士」的意思。

向死而生的勇氣和無可逃避的自我毀滅,都是武士的主題。

開場《武士道之書》的摘句,也預告了這是一個獨行者的故事——

沒有比武士更孤獨的,除非是森林裡的老虎

你覺得它是個時髦的殺手故事,其實它在跟你講哲理。

有顏值有內涵,難怪受《獨行殺手》啟發的導演,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你能叫得上名字的,馬丁·斯科塞斯、科波拉、賈木許、北野武、大衛·芬奇、科恩兄弟,都在迷弟俱樂部占一席。

受《獨行殺手》啟發的導演們

頭號迷弟吳宇森,高中時就連看7次《獨行殺手》,稱它是一部「近乎完美的電影」。

《喋血雙雄》裡的發哥,英文名也叫Jeffry;到處放飛的白鴿與《獨行》裡的小鳥;還有殺手跟女鋼琴師的關係也被移植到其中。

簡直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植入的機會啊。

這種影響甚至跳脫了警匪片領域,梅爾維爾的法國同鄉奧利維爾·米加頓,作品裡大多也是獨來獨往的任務者。《玩命快遞3》裡使命必達的弗蘭克、《致命黑蘭》裡的復仇女殺手。

《玩命快遞3》《致命黑蘭》

最近他又出了一部新作,不過主角由一變二。

講的是黑衣人組合夜潛豪宅奪取智慧晶片。

這倆神秘黑衣人,大家其實都熟悉……

這次挑戰「極智任務」的,是「中國版史密斯夫婦」,黃曉明和Angelababy。

夫妻倆的任務幫手,你肯定猜不到。不是什麼高科武器智能手表,而是……

華帝智能燃氣灶華帝智能油煙機

熱能集中的燃氣灶,除了能燒菜還有什麼用途?

能聲控的油煙機,吸油煙以外還有什麼神通?

藏著答案的正片還得等等,不過可以先戳下面這個16秒預告片過把小癮。

| 影片時長:00分16秒 |

覺得影片太短不夠爽的,可以自己做特工,挑戰一回極智任務。

很簡單,戳「閱讀原文」馬上能玩。

當然,日常有了華帝高端智能廚電,下廚肯定更方便、輕鬆!

加點智慧的智能廚電產品,聲控就能操作。

像Sir這樣顧家但又無暇做家務的男人,光動嘴就能搞定的事,怎會錯過?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獨行殺手》的,A站B站都有資源

編輯助理: 滑鼠手愛德華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