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檀:​新年第一戰人民幣空頭雪崩 全球第二戰將從貨幣貶值過渡到降稅競賽

微信號:葉檀財經

微信號:tancaijing

文/葉檀 財經女俠 | 毒舌善心

1月4日、5日,人民幣瘋狂上升。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最多上漲逾1000點,已強勢收復6.79關口,刷新2016年11月以來新高。截至收盤,在岸人民幣上漲650點,創近一年最大漲幅。1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創一個月高點。

此時出擊,恰逢關鍵節點。

美聯儲紀要顯示官員們對加息的態度並不強硬,人民幣對應的貨幣籃子新添了11種貨幣,從今年1月1號起,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貨幣籃子增加11種貨幣,貨幣數量由13種變為24種,各金融機構模型測試,正處於蒙圈狀態,再加上人民幣短期拆借成型大幅上升。

有形之手介入,離岸人民幣短期利率企,隔夜拆借利率上漲40%,令人想起去年年初的利率,而聖誕期間香港離岸人民幣隔夜拆借利率一度達到38.34%的年度高點,離岸人民幣融資利率居高不下,使空頭風險大增。一旦空頭止損,就會發生連鎖反映,導致多米諾骨牌倒塌。

截止1月5日12點,離岸人民幣在香港隔夜交易價創下年度最大漲幅後轉跌,但仍徘徊在近一個月高點。

這是2017年的首次貨幣戰爭,是對空頭的一個下馬威,未來人民幣走勢並不會一帆風順,相信空頭還會卷土重來,這就要進入實體與政策方面的博弈,貨幣博弈是沖刺賽,實體經濟的博弈是馬拉松。

新年伊始,川普獲得了又一個勝利。

1月3日,福特汽車表示將取消在墨西哥斥資16億美元建廠的計劃,並將投資7億美元在美國密歇根州的工廠,在密歇根州FlatRock的工廠會製造新的電動、混合動力和自動駕駛車輛。福特CEOMarkFields表示,取消新墨西哥工廠的決定是希望在中小車型銷量下降的背景下,更充分的利用現有設施的產能,預計福特將在FlatRock增加700個工作崗位。

看來川普的電話起到了作用,接下來要看看蘋果與微軟的態度了。福特不會僅僅因為威脅而回歸,應該是衡量了成本、稅收等各種問題而做出的選擇。

川普上台,意味著美國的另一種經濟策略將大行其道,代表著新金融與新實業政策的落地,與裡根、克林頓時期有些微相似之處,但又帶有鮮明的川普印跡。

上世紀70、80、90年代以後,美國每次擺脫經濟與貨幣危機的方法是找到替罪奍,同時牢牢抓住全球鑄幣稅,以及逼其他國家匯率浮動,而2008年之後,沒有一個擁有大規模外儲的國家,無論是中國還是日本,願意順從美國的意志行動。

所以,在美國金融危機好轉、經濟數據復蘇後,另一種手段被推出,加息、減稅、讓製造業回流的組合拳。

美聯儲加息是為什麼?

一是因為流動性充裕沒必要維持在低位,美聯儲加息之後,美國金融市場沒有明顯異動,從2016年27日到29日,美國的票據貼現利率、聯邦基金利率、存貸款利率都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一年期以上國債利率略有上升。可見,美聯儲宣布加息之後,沒有影響美國市場的流動性,投資者手中持有的美國債券可以保持抵押市場運行,VIX恐慌指數也沒有上升。這麼說吧,美聯儲加息後,美國市場非常祥和,美國股市還暴漲了。二是抑制資產泡沫,以免房地產等資產尾大不掉。三是與其他國家形成利差,讓全球資金進入美國,發展實體經濟,加息的成本通過減稅、放鬆監管來解決

美國加息倒是對中國形成了擠壓,不僅收緊了購匯實際門檻,還加劇了流動性緊張,從2017年開門後的兩個交易日3日、4日的國債回購利率來看,都在上升。

貨幣那麼多,居然動不動還來個流動性緊張,可見杠桿比我們想像的高,大眾對市場也更加敏感。絕大多數美國人對金融、投資不感興趣,把資金放在401K等帳戶中一動不動,對美元有上百年來養成的樂觀,國內剛好相反,痛苦記憶太多,一有風吹草動就換美元買黃金,行為模式與幾十年前沒有太多區別,惟一不同的是現在黃金的功能沒有那麼強了。

加息,又要發展經濟,長期降稅鼓勵創新,重建高端製造業鏈條是不二法門。

在美國降稅之前,其他國家已經擼起袖子開幹了。《華爾街日報》列出了美國、法國、日本、德國、加拿大以及愛爾蘭等幾個國家企業稅率的調整情況,自從2000年以來,除美國外,其他國家的稅率整體呈下行趨勢。

英國還是美國的老師。近幾年來,英國公司稅稅率已小幅調低,預計接下來會每年降低1個百分點、到2020年觸及17%,這個水平會高於愛爾蘭的12.5%,但遠低於其他多數大型經濟體。2016年11月28日,英國首相「梅姨」正式準許了前保守黨政府所作的允許進一步下調公司稅的承諾,以此來提高對企業的吸引力。

川普做法紮眼,這是他獲勝的不二法門。根據媒體披露的計劃,美國可能將本土企業所得稅從35%降到15%,據機構Urban-BrookingsTaxPolicyCenter的測算,未來12年,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將累計帶來6.2萬億美元的稅收減免。根據非盈利組織TaxFoundation的可能,特朗普的稅改計劃可使美國納稅人平均少繳1818美元,未來十年至少可增加2500萬個工作機會。現在已經有專門的宏觀團隊進行測算,成本與財政的窟窿都在測算範圍之內。

如果企業不回流,川普祭出的是高稅收,以及邊境牆。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國土安全部會議紀要顯示,特朗普過渡政府上月5日的會議上要求國土安全部對「可用於邊牆和障礙建設的資產」進行評估。根據會議紀要,應川普特朗普過渡政府要求,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部門已在美國-墨西哥邊境沿線查驗超過400英里,以建設新的圍牆,同樣查驗的還有美國-加拿大邊境。會議紀要還顯示,過渡政府詢問了國土安全部擴大移民拘留的能力和一項空中監控計劃,把移民的工作轉移到本國公民手裡。

在墨西哥的邊境牆是川普的心理牆,按照他的炫耀性格,一定會建一段以顯示自己建功立業的決心。

這並不意味著川普的製造業回歸政策一定會取得成功上世紀90年代讓流失到日本的汽車製造業返回美國沒有取得成功,歐巴馬讓蘋果製造回歸的意圖也沒有取得成功,這次,美國也未必能取得全盤的成功,就像當初喬布斯在世時所說的一樣,「這些工作已經回不來了」——但新的時代已經來了,我們必須認清楚這一點

寬鬆的貨幣政策退出舞台後,全球減稅是大勢所趨,從歐洲到美國都會減稅,這對於高稅收國家是個嚴峻的挑戰,曹德旺先生雖然沒有從理論上說清這一點,他以實際感受向國人表示,什麼是企業家眼中的成本與收益,很可惜,能夠理解這一點的了了無幾。而稅務部門的研究人員還在寫文章說,中國的稅率並不高。高不高,企業與個人會做出自己的判斷

加入我們

聰明人在一起說人話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