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神啊,天底下這麼完美的男人竟然在印度!

微信號:視覺志

微信號:QQ_shijuezhi

中國第一視覺雜誌 最受歡迎圖文公號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視覺志

【是他告訴我們,什麼叫一個演員的良心。】

這個人,你或許叫不出名字;但這張臉,你一定熟悉。

看過電影《三傻大鬧寶萊塢》的人會心一笑:這不是那誰嗎?那個「傻子」蘭徹。

《三傻大鬧寶萊塢》

他叫阿米爾·汗。

在中國,這個名字還不為眾人所知;但在印度,阿米爾·汗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寶萊塢殿堂級影帝、國民男神、印度「吳彥祖」、國寶級演員、老戲骨……

這張米叔神似憨豆先生

知乎上,有這樣一個問題:

怎麼評價印度男演員阿米爾·汗

一條評論是這樣的:一個人使得印度電影前進30年 。@樊世東

另一條則是:真希望他是中國的。@蘇陽

他到底牛氣在哪?

咱們慢慢細說。

這張又莫名像你們老公吳彥祖有沒有!

首先,這是一位好演員。

你看過這樣的電影嗎:放映結束,全體觀眾自發起立鼓掌致敬。而且這樣的場景上演了N次。

這就是阿米爾·汗主演的新片《Dangal》。中文譯名《摔跤吧!爸爸》

豆瓣評分高達9.4,(秒殺了幾乎所有國產片)IMDB評分9.2,躍居印度電影第一。

電影裡,阿米爾·汗飾演一位錯失金牌、遺憾退役的國家摔跤手。

為了完成這個夙願,沒有兒子的他,奮力打破印度對女性不公平的桎梏和嚴重偏見,把自己的女兒培養成了優秀的摔跤手。

汗水與淚水齊飛。

劇裡的角色不輕鬆;劇外,阿米爾·汗同樣在拼命。

「父親」這個角色經歷了19歲、29歲和55歲三個年齡段:稚嫩的少年、健壯的青年和肥胖的中年,容貌與身材,跨度相當大,而三個年齡段,都由阿米爾·汗一個人出演。

本來,染個頭髮、貼個假脂肪,觀眾也不好苛責什麼。但阿米爾·汗偏偏拒絕這種「假」。

他非要實打實地來:

「只有成為一個胖子,才能真正體會胖子的感受。」

為了演好55歲身體發福的「父親」,阿米爾·汗徹底放鬆,每天都在狂吃許多高熱量、高脂肪的食物。

「布朗尼、巧克力、蛋糕等等,這些幾乎每天都吃。」

拍電影《未知死亡》時,他還是一身健壯、8塊腹肌的標準型男。

而刻意增重到97公斤之後,他儼然變成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辛苦練出來的好身材全被毀掉。

不只是外表,連身體機能都在變差。

曾經那麼活力四射的人,如今卻連做一些簡單的動作都困難。

別說練習摔跤,彎腰穿襪子這樣的小事,都讓他停下粗喘一陣子。

「增重之後我無法快速移動,呼吸也開始困難,走路、坐下、站起來的方式全變了樣。

但也正是這樣的「自討苦吃」,阿米爾·汗才能把一個胖子的動作細節做到最大程度的真實。

沒有人要求他這樣做,他卻覺得非做不可。

對於「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有人心裡毫無底線,有人卻把準繩設得很高。

這還不算什麼,更苦的在後面。

中年部分拍完,他要繼續拍青年,一個摔跤手最健壯有力的時候。(雖然拍攝的順序可以換,但米叔要求先胖後瘦,他也怕自己沒有動力減肥~)

之後,為了練成29歲摔跤手黃金時期的體型,阿米爾·汗又用了僅僅五個月時間,在健身房揮汗如雨,爆減50斤,重現了完美腹肌。

前後對比圖

中間數次掙扎,數次想放棄,都被他咬緊牙關挺了過來。

一個人痛苦地以頭抵牆,雙拳握緊,和自己反復對抗。

然後一遍遍說服自己,站起來,像個男人。

50多歲的人(是的,看不出來米叔的真實年齡吧),一旦決心下定,比20多歲的年輕人還癲狂。

最開始,由於體重過重,他在健身房使用跑步機和杠鈴時都顯得特別吃力。

三個月後,不再需要教練的幫助,肌肉漸漸顯形。

五個月後,他不僅減掉了50斤贅肉,練出了八塊腹肌的魔鬼身材,還學會了標準的摔跤技巧,成了一名合格的摔跤手。

真正的演員,是把戲當人生來過的。一步一跬,不敢有半點馬虎,也未曾有絲毫懈怠。

先暴增28公斤,體脂高達37%,接著又花了5個月爆減50斤,體脂鍛煉到只有9.6%。

這樣突然的暴肥暴瘦,對身體的傷害有多大,阿米爾·汗當然知道。

但為了喜歡的角色,他心甘情願。

就像電影裡的一句台詞:獎牌不會長在樹上,得努力爭取,得下功夫,得有激情。

而好的口碑,也從來不是靠炒作、顏值、緋聞,而是靠「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獲得的。

這樣的勤奮和赤誠,阿米爾·汗有過很多。

拍《未知死亡》時,人們都驚詫於他近50歲還有這樣一身健康的肌肉,卻不知道這是他經過高強度訓練後的完美身材。

拍《幻影車神》,他演一個雜技演員。當時已經49歲,卻還是經歷了長達兩年的魔鬼訓練,終於塑造了9%的體脂。

而那部《我的個神啊》(力薦!真的會笑出眼淚),他演一個傻兮兮的外星人。

為了突出外星人對人類世界的懵懂和好奇,他專門設計了自己的肢體動作:

滾圓的大眼睛,支棱起來的招風耳,兩臂貼身瘋狂奔跑。

這個形象可以寫進教科書。

這張照片下面有一條評論:保持這個眼神,米叔一定很累吧。

看到成片,阿米爾·汗自己跟著傻樂。

完全忘了之前的辛苦:

眼睛一直瞪著,不停地克服眨眼,時間一長,兩眼酸脹難忍。

支棱起的大耳朵,是用膠水把道具黏在耳背上固定住的。每天卸妝的時候,會把皮膚直接扯下來。

為了讓形象更立體,他還專門給角色設計了嚼檳郎。

一場電影拍下來,他嚼了數以萬計的檳郎,吃到最後,舌頭都變得不利索……

還有那部最熟悉的《三傻大鬧寶萊塢》。

你一定想不到,在拍這部電影時,米叔已經44歲,但演起學生來,還是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這背後,有多少心思和琢磨,我們不得而知。但他精湛的演技,卻說明了一切。

也唯有這樣的付出,才配得上驕傲的成績吧:

拍《印度往事》時,所有人都不看好這部長達3小時42分鐘的運動電影。

「但我喜歡,就是想演」。

之後,《印度往事》成了當年最火的寶萊塢影片,提名奧斯卡,《時代周刊》還將其列入史上最佳的25部運動題材電影。

《印度往事》劇照

拍《巴薩提的顏色》,之前這個題材被翻拍過5次,次次失敗。接下這部電影,家人都以為他瘋了。

然而《巴薩提的顏色》再次奇跡般成功,成了當年票房最高的電影, IIFA(國際藝術電影學會)和 Filmfare(印度最有權威電影獎)的最佳影片獎。

《巴薩提的顏色》

這個世上會有奇跡出現嗎?

奇跡不過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

在這樣一個「演員=明星」的圈子,在這樣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還有人一個猛子紮進戲裡,心無旁騖、不惜付出,已屬難得。

可是啊,阿米爾·汗比任何一個演員都走得更遠。

「演員」之外,他做的事,才是真正讓人肅然起敬的原因。

豆瓣上,一檔叫《真相訪談》的印度節目,評分意外高。

不同於任何脫口秀、真人秀,它指向印度這個國家最嚴肅、最根本的問題:頻發的強姦事件、女嬰墮胎現象、醫療制度的腐敗、官員的貪污、警察的不作為……

《時代周刊》把這個節目稱為「印度的良心」。

而這個節目,是阿米爾·汗構思、編導、主持的。

人們不解:一個演員,犯得著操國家總理的心嗎?

阿米爾·汗是這樣回答的:

一方面,印度在崛起,蒸蒸日上,作為一個印度人,我感到高興和自豪。但是,在社會中還有很多令人心酸的事實,我們卻對此熟視無睹。這些苦難,讓我深感不安和哀傷。有時我會想,幹嘛要去思考這些與我無關的事情呢?我的生活幸福美滿,別人的苦難與我何幹呢?

但是它確有幹系。

因為我也是這個社會中的一份子。一連串的事情把你我和社會的每一個人都聯繫在一起,一呼一吸中,體會心中的共鳴。

這是他說在節目開頭的話,這也是他的初衷。

一直以來,他的夢想都很簡單,也很「傻氣」:

用電影裡的故事去影響社會,以及別人的人生。

《我的個神啊》裡,他質疑宗教的盲目造神;

《自殺現場直播》裡,他抨擊媒體傳播的真實性;

《三傻》裡,他對抗充滿頑疾的教育制度;

《芭薩提的顏色》,他大膽討論國家體制;

而這部《摔跤吧!爸爸》,更是借「父親」之口,對深受歧視的印度女性說:

「不是男人選她們,我要她們選男人。」

如果說,認真演戲只是一個演員的本分,那麼,懷有讓這個世界變好的熱望和努力,才是一個演員真正的良心。

在電影界泡了近30年,作品眾多,榮譽無數。

但談起自己半生最大的成就時,阿米爾·汗卻說,是這部《真相訪談》。

五年的製作時間,嚴謹的社會學研究方法,前期大量的採訪、抽樣、調查、統計。

「我不責難任何人,不中傷任何人,也不制約任何人。現在讓我們一起踏上旅程,一起去尋找、去發現、去學習、去分享,一起去揭開這些難題的謎底。」

他說:「我想去治愈大眾」。

讓人們從蒙昧中睜開眼來,就像葉子從痛苦的蜷縮中用力舒展。

因為說真話,他得罪過一些權勢:遭到多次死亡威脅;汽車被迫換上了防彈玻璃;甚至有人叫囂讓他滾出印度。

但也因為說真話,他被請到國會講演,並最終推動了保護兒童法案的通過。

節目裡,說到動情處,這個男人會淚流滿面。沒有人懷疑裡面有作秀的成分,因為它直指人心。

「功成名就了,生活也很美滿,那些苦難你裝沒看見,好像也沒什麼;你不去做這些,也沒人會說什麼,大家還是會喜歡你,看你的電影。可是不行啊,要去做這些。」

不做的話,心裡會不安。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一個老舊過時的詞,形容阿米爾·汗最恰當。過時,是因為在如今這個利己主義橫行的時代,已經沒有人可以配得上它。

那就是「德藝雙馨」。

勤懇做事,善良為人。用自己作為公眾人物的影響力,把光照向陰暗角落。

他那種勇氣和擔當,極少在其他「明星」身上看到過。

多麼希望這樣的演員,是中國的。

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視覺志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