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9.1的高分片,看得無數宅男熱血噴張

微信號:電影鋪子

微信號:movpuzi

人生在世,可以選擇很多種活法。

有人安逸地在小城裡老婆孩子熱炕頭,也有人獨自在大城市的寒夜裡點著燈。

或安穩營生,或忙碌焦慮,總之,心中有點夢想的熱度,希望生活能走向正軌

而有一種人,偏偏不愛走正軌,他們孜孜不倦地去做一些看起來沒什麼希望的東西。

若說別人追求的是夢想,他們追求的更像是噩夢

有時候,我們稱這種人為「偏執狂

今天,鋪子就來說一個關於這類人種的電影——

《獨立遊戲大電影》

答應我,不要因為看到這個片名就關了頁面,好嗎。。。

鋪子曾經因為這部片名錯過它很長時間。

然而看完之後,第一時間就跑去豆瓣打五星,並且二刷。

有網友表示這是他看過最傑出的的紀錄片之一

也有網友表示要永遠存盤這部電影

目前,本片在豆瓣上的評分是9.1比87%的紀錄片都好

有人說的——

無論是技術宅、電影宅或是其他什麼宅,這種電影總能讓你找到些心理對應。

為什麼呢?因為本片的幾位主角,太像活得越來越封閉的我們。

埃德蒙和湯姆是獨立遊戲製作人。

和獨立電影,獨立音樂一樣,獨立遊戲大多數沒有商業資金的支持,常常僅有1到2人,獨立完成製作。

你可以想像這樣一副畫面:一個形象邋遢的工程師,咬著披薩或三明治,目光呆滯地盯著蒼白的螢幕。

兩人的狀態基本也就這樣了。

都說工程師有三寶,掙得多花得少死得早。

但對於大多數獨立遊戲製作人來說,可能只占了後兩條。

湯姆每天的作息基本是下午4到5點起床,起床之後,他通常會用微波熱一個三明治當早餐,

再來一針胰島素,控制自己的血糖。

然後,一直呆在螢幕前工作到第二天的9,10點。

每天工作17個小時左右,是他的常態。

就像埃德蒙說的,我真的有點擔心,我或者湯米會不會忙著忙著就死了。

作為獨立製作人,他們沒有一個嚴格的deadline,為何如此嚴苛地對待自己?

還是兩個字——生活。

獨自創作的遊戲者或者電影人並不是神仙,沒有大公司的庇護,沒有每月到帳的薪水。

每天都要面對著柴米油鹽,各種開支流水,遊戲宣傳費、律師顧問費都像滾雪球一樣越積越大。

他們必須趕在xbox的促銷前上架他們的遊戲《超級食肉男孩》(Super Meat Boy)否則,以現在的經濟情況,根本無法等到第二年的發售機會。

生存下去,是一個刻不容緩的問題。

於是在一個月之內把遠沒有成型的遊戲做好,成了兩人的噩夢。

整整五次,我完全崩潰了!

埃德蒙對著鏡頭說:我躺進浴缸,放一缸熱水,然後就那麼躺在那裡,直到水變涼。

這是他唯一能放鬆自己的方式。

他甚至有些開玩笑地說,你知道我為什麼蓄這樣一把大鬍子嗎?

因為我想要人們從外觀上,就能看出我已經瘋了。

而湯姆更過上了足不出戶,0社交的生活。

花不了什麼錢,因為根本沒錢。

不敢結交馬子,因為無法請人家吃飯,送不起名貴禮物,也沒有車送人回家。

為了遊戲,他基本上搭上了全部的生活。

湯姆曾對埃德蒙說,我願意遊戲做完後就死去。

至少,遊戲做完了

如此艱辛,於是有網民提議,本片應改名為《愛支撐我們走下去:獨立開發者的人格缺陷大全及其壓力測試臨床表現》。

而電影中的另一個獨立遊戲製作者,菲爾·費斯(Phil Fish),我們叫他魚哥好了。

魚哥說起來,比超級食肉男二人組更悲催。

他製作的《菲斯帽》(FEZ)被人吐槽,這款遊戲會因為兩點被人銘記。

一是,要出來了。

二是,又跳票了。

《菲斯帽》08年的時候,僅僅憑著一版技術展示,就拿了當年的獨立遊戲節的最佳藝術大獎。

一時間,這個不知名的小夥和他的菲斯帽登上了各種遊戲網站。

菲斯帽是一個怎樣的遊戲?

簡單的說,就是一個2D轉3D的升級版超級馬裡奧。

超級馬裡奧是在2D平面上的橫版過關遊戲,而菲斯帽在橫版過關的基礎上,加入了3D情景。

就是說,這個小人是在一個立體的空間裡探險,每一刻,你都只能看見世界的一面,一個轉身之後,空間的構造和結構就變得截然不同。

這就意味著,比起一般的遊戲,魚哥在每個關卡設計的世界數,可能就是一般獨立遊戲的幾倍甚至十幾倍。

這個事兒就攤到有點大了。

何況魚哥之前從來沒有做過獨立遊戲,根本不懂什麼像素繪畫。

這就導致哥的遊戲做的一半時,發現後面明顯精美些,前面的就粗糙一些。

於是推倒重做,然而這一推倒就推了三次。

以至於在獲獎之後的3年,他都還沒有把遊戲做出來。

魚哥

這導致了《菲斯帽》錯過了這幾年所有Xbox的歷史性時刻。

接下來,魚哥的投資人不再資助他,女友決定離開他,他爸爸也診斷出了白血病。

簡直是撒狗血的電視劇情節。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同開發的合夥人也和他撕逼了。

沒有合夥人的簽字,他不可以發表遊戲,甚至不能參與任何遊戲展會。

但是如果不參與展會,菲斯帽》可能真的會慢慢被遊戲玩家遺忘。

於是他決定冒著法律風險,去參加PAX,一個專門面對玩家的展會。

展會前夜,他躺在酒店床上,覺得時間在無限延長。

痛苦、抑鬱、煎熬、憤怒,所有的負面情緒一下子都湧上小哥的心頭。

他去酒吧喝酒,接著又去遊泳池跳水,想讓自己不再為這個爛攤子揪心。

他回憶自己的這幾年生活,完全被菲斯帽》的製作占據,除去菲斯帽》,其他任何事物都讓他感到焦慮。

他最害怕的,便是這個他精心建造出的小世界,並不如大家期待的那麼好。

菲斯帽不過是某些遊戲評論家口中,一個花了幾年時間拉出的一坨臭翔。

在被問道,如果菲斯帽》最終無法完成,你會怎麼辦時。

魚哥脫口而出:

我會自殺,我活不下去,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我也會一直工作到《菲斯帽》完成。

曾經有數據統計,普通人自己開創事業的頭3年,生活質量下降者是百分之百。

在兩年之內創業失敗,關門破產倒掉者占九成,真正能熬過3年的非常少。

魚哥最終做完這款遊戲,花了5年。

這5年裡,他領著社會救濟,過著集中營一樣的生活,把自己鎖在工作室晝夜不停地趕工。

如果說《霸王別姬》中,程蝶衣是代表著一種,為情為戲,了卻卿卿性命的癡人。

那麼,《獨立遊戲大電影》中的這群獨立遊戲人,為了認定的事業,甚至連自己的情感都摒棄了。

有人問,這些獨立遊戲人為什麼不去任天堂、或者動視暴雪、EA等大公司。

起碼,你不會窮困潦倒,如此操勞。

畢竟,只要你技術好,遊戲公司開出的薪酬還是非常誘人的。

對於這點,《時空幻境》(braid)的製作人喬森納·布洛(Jonathan Blow,人稱吹哥)曾說——

遊戲大廠做出來的,都是精心粉飾過的,盡可能擴大受眾面的作品。

而為了擴大受眾面,大廠常常會把作品的棱角打磨掉,而這種精心粉飾的創作方式,往往會磨滅作品的個性。

大廠製作遊戲的宗旨在於迎合玩家,他們希望玩家玩得開心,還希望能有成千上萬的人玩他們的遊戲。

這十幾年,主流的遊戲出現一種趨勢,就是把一切做的更大更真實,以吸引越來越多的玩家。

這導致很多大廠遊戲,沒有個人風格,玩法越來越雷同。

而獨立遊戲,發出堅定的聲音——

我就要遊戲是這個樣子,我需要遊戲有特殊氣質

所以,我們才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作品的誕生。

比如《風之旅人》(journey),茫茫大漠,兜帽小人兒,玩家一步步邁向終點,行動在冷風中逐漸遲緩,直至倒在雪地中。

比如《我的世界》(minecraft),玩家通過樂高一樣的積木,創造房子、城堡甚至屬於自己的天空之城,就像盜夢空間裡的那對璧人一樣。

獨立遊戲人按照自己的意願給遊戲製作,編程,潤色。

這些作品中摻雜了遊戲人自己獨特的世界觀。

甚至有時候,作品都成了他們本人的一部分。

影片中有一段,講的是埃德蒙製作遊戲《蒼穹》(Aether)的故事。

這個遊戲靈感來源是他的小侄女,一個不喜歡和其他孩子玩耍的小孩。

遊戲本身很簡單——

一個孤僻的小孩和一個怪物,他們沒法同地球上的生物交流,只能去外太空需找朋友。

但這些星球上居住著奇怪、悲傷或者神經質的生物。

他們試著去解決他們的問題,也成功了一些,但這些生物沒有變得快樂。

於是他們繼續在太空遊蕩,每次解決了問題,地球都會變小一點,當他們回來時,地球已經小到一碰就碎了,於是他們永遠的迷失在太空中。

而這個故事,本身就是埃德蒙童年經歷的折射。

小時候的埃德蒙不願意和別的小孩玩到一起,他愛打遊戲,愛畫各種猙獰的怪物。

他的老師一度認為他心理有問題,建議他母親帶他去看心理醫生。

他把這些被孤立,被輕視的情節融入到了遊戲中。

讓遊戲成為展現自己世界的一個視角。

而在他和湯姆製作的《超級肉食男孩》中,主角也是一個沒有皮膚的男孩,肉體完全裸露在外,不能受到一點傷害。

而世界卻充滿各種殘暴的鋸齒。

像這種充滿心思的設計還有很多,比如一個博士,卻非常愛豎中指。

《街頭霸王》模仿秀,

……

如此多的細節鋪陳,遊戲變得越來越複雜,需要完成的工作量越來越大。

埃德蒙和湯姆不僅面對的是超長工作時間。

更要面對看上去並不明朗的未來。

畢竟,能成功的獨立遊戲,鳳毛麟角。

他們這種近乎癲狂地投入到不太可能成功的事件中的狀態,讓鋪子想起了《月亮與六便士》中的查爾斯。

他在家中留下一張「晚飯準備好了」的便條後,離開了自己17年的妻子和兩個孩子。

那一年他40歲,住在巴黎最破舊的公寓,身上只有100元。

他被「做畫家」這個噩夢給擊中,一時風馳電掣,再也無法回頭。

5年之後,他貧困交加,在閣樓裡奄奄一息,若不是朋友相助,幾乎一命嗚呼,再後來,流落到小島上,雙目失明,臨死前叫人把自己的巔峰之作付之一炬。

於他人,毫無責任,於社會,毫無益處。

然而,就在無聲無息,毫無裨益的勞作中,這些人超越了常理,超越了悲劇,追上了自己的噩夢。

故事的結尾,食肉男二人組獲得了奇跡般的成功,首日銷量是過去最好的XBLA遊戲銷量的兩倍,10小時內創造的收入超過埃德蒙過去6年收入的總和。

他們投入到了下一步熱銷全球的遊戲《以撒的結合》中去。

魚哥計劃在12年推出《菲斯帽》,事實上他依舊跳票(現在出了)

而《時空幻境》的吹哥,為了新作《見證者》,花費7年,耗盡前作所有的收入。

吹哥

這世界上總有一些人選擇少有人走的曲幽小徑。

可能大多數人看到了地上的便士,而他們卻看到了月亮。

(b站有汁源)

電影鋪子

微信 | movpuzi

電影大餐、生活甜點,葷素搭配,常吃不累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