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殺後,港劇再沒有比它更大膽的作品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又到了毒飯點播時間。

前段日子,說完港劇《致命復活》,毒飯@Jasmine 賈留言,敢不敢寫第一部被封殺的TVB劇集。

嗯,胃口大,會點菜,《天與地》確實是部好劇。

既然是好劇,Sir肯定敢說,來——

《天與地》

不敢說《天與地》是TVB歷史最命運多舛的劇集,那至少也是其中之一。

據媒體披露,該劇其實是無線2009重頭劇,原定主角是張家輝、林保怡、陳豪,鄧萃雯、佘詩曼、邵美琪等一線花旦也位列其中。

但從開拍到播出,《天與地》可謂波折重重,主角更換、演員猝逝、劇情突變……隨後,兩年前拍竣後,播出檔期卻一拖再拖,「冰封」兩年。

2011年正式首播,一直不溫不火,臨大結局,內地各大影片網站更一夜之間悉數下架。

《天與地》成為近20年首部在內地遭禁的港劇。

禁播原因,坊間猜測的版本眾多:故事重口、題材敏感,甚至劇中出現反社會海報、影射某事件……(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搜網友猜測)

官方至今沒給出解釋,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該劇在豆瓣今天仍找不到條目,反而在IMDb,被少數破牆網友打出9.0

更諷刺的是,2012年TVB台慶頒獎禮,《天與地》以全年倒數第二的收視率,爆冷摘獲當年「最佳劇集

而在獲得最佳劇集後,TVB立馬張羅午夜檔重播,結果一雪前恥,拿到那個時段最高收視,平均5點。因此——

《天與地》也成為TVB首播與重播間隔時間最短的電視劇。

片尾曲《年少無知》更在2012年香港商業電台「年度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拿下「我最喜愛的歌曲及「樂壇最熱選歌曲(當年同台競獎的還有所長陳奕迅)

著著實實上演了一出逆襲神話。

戳一下,你的心跳都會變得不一樣——

但,別看它大起大落的遭遇,實在「港劇」,但具體到劇本身,卻很不港劇

在我們印象中,港劇是簡單易懂的高娛樂產品,它的情節喧囂,但主題保守;它的人物整天吵吵鬧鬧,但總有著是非分明的道德判斷。簡單說,它是世俗文化的補充,盡力避免沉重,教化,更不負責傳播新思想。

簡而言之,平庸的精彩

而《天與地》不僅不合群,還相當另類。

故事剛開頭,就給觀眾擺出一圈問號。

女主,電台節目主持人葉梓恩(佘詩曼 飾)。她外出收聲時遭遇大火封山。

消息一出,搜救現場陸續出現了5個跟她有關的男人。

一女五男的狗血虐戀?

太天真。

其中2個在現場最著急、還吵起來的,是葉梓恩的丈夫和……情人。(這關係,想不吵都難)

另外3個在外場默不作聲圍觀的,則是本劇的主人公:葉梓恩的朋友們。

別看他們現在風格天差地別,年輕時的他們都是一類人,留非主流髮型,輟學玩音樂,是同一個樂隊的好基友。

既然是好基友,為什麼除了四方臉,另外倆人相見表情都是大寫的冷漠?

蹊蹺的不止這一處,仔細看「回憶片段」,當年的樂隊成員,明明有四人。

嗯,少的那個人,是女主葉梓恩當時的男朋友許家明。

那,家明去哪了?

直到第二集,《天與地》才揭開了一部分謎底,家明死在18年前。

兇手就是第一集在場冷漠好基友——18年前,大雪封山,他們為了自救,把家明……吃了。

生食好友,朋友反目,秘密被發現,得知真相後女主舉起復仇之刃……

又天真了。

如果劇情這麼走,《天與地》不就是又一部「復仇追兇港劇」——要知道,這可是戚其義的劇啊。

戚其義,曾經的TVB金牌監制人,履歷輝煌。從商戰到宮鬥,題材大膽,風格多變。

《天地男兒》《創世紀》《金枝欲孽》

這次,戚其義換了個玩法,用這把復仇的刀,剖開兇手的人生。

用他自己的話,「很多人看殺人是看兇手怎樣殺人,而《天與地》這部戲要展現的卻是兇手殺人後的心理活動

這個諱莫如深的秘密成了3人的心結,對於生吃好友這件事,他們各自花了18年的時間去消化。

三個原本一樣的人,活出了截然不同的三種人生。

始作俑者,也是當時最先提出「吃人」的鼓佬(林保怡 飾)下山後,成為工會一員,沖在為工人維權的第一線,他動不動就用絕食抗議。

如果我現在停止絕食行動

我相信任何結果都不會有

他開破車,吃素食,化身「正義」,用自苦贖罪。

「從犯」吉他手黑仔(陳豪 飾),則晉升金融公司的管事,唯利是圖,成為一個連感情都能出賣的「人渣」。

咖啡因可令人頭腦清醒

酒精卻會令人靈魂麻木

我們金融業者,兩樣都需要

顯然,他以變得更壞更惡,對抗墮落的罪名。

三人裡最幸運的,是當時發高燒,失憶了的四方臉振軒(黃德斌 飾)

這18年來,妻嬌子乖,家庭幸福。

但……命運並不打算放過他,他的眼睛將在10—15年間因為遺傳原因,永久性失明。

故事剛開頭那次尷尬的「相遇」,就是「家明事件」後的18年來,三人第一次碰面。

再一次地,他們的人生重新洗牌,而左右他們接下來腳步的,則是這些年來為了遺忘過去做出的堅持與潰敗。

乍看劇名,《天與地》,包天包地,真大。但一旦把劇擼完,你會發現它,它的切口很比起天與地,他更想講天地之間的人,這些人在每一個關口的選擇。

選擇的背後,它不是鐵口直斷地對「正VS邪」大作文章。

在這部劇中,你可能不會愛上一個人,也不會歸罪一個人。

因為每個人身上都有不能克服的「人性」。

鼓仔最突出。

年輕的他,曾在酒吧偷了三千塊錢,但在小夥伴們面前,他篤定地睜眼說瞎話。

—別以為我一定相信你,但你回答說沒偷,我就信你沒偷

—我沒偷

當他站在賭場前,卻把偷來的錢,給了路邊的老婆婆。

後期黑化的他精於算計,連喜歡自己的姑娘為他自殺,也表現得無動於衷。

他們個個冥頑不靈

個個鑽牛角尖,關我什麼事

但當一個人在辦公室,看著姑娘發給自己的簡訊,他又忍不住嚎啕大哭。

所以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呢?《天與地》拍出了一種TVB劇上罕見的曖昧感,這種曖昧來自於對人性深刻理解後的不確定,也直指每個人都是孤島的本質。

承認吧,一個人真的很難做到完全理解另一個人。

它拍出了惡的強悍和作惡的脆弱,也拍出了善的溫柔和為善的堅強。

顯然,如此多義、複雜的解釋,對大部分求高效刺激的港劇師奶觀眾,太累了。

不僅故事冒犯觀眾,拍攝手法上,《天與地》也一反常規

主線採用過去和現在故事線交叉敘述的破格方式;人物群戲,以膩歪代替撕逼;對話也摒棄了你一句我一句的推進故事,多處以音樂抒情留白。

甚至鏡頭語言,也做出電影化的考究。

像「吃人肉」這種戲劇衝突,被編劇處理成了寓意豐富的大口吃肉。

注意陳豪的表情,顯然麻木多過享受

《天與地》好在好在這份大膽,但它當年輸,也輸在這份大膽。

相對原本就氣喘籲籲的都市中底層來說,我們需要的,是能提供泡沫幻想的愛情劇,是意淫人生扭轉的梟雄劇,甚至是能讓當下就哈哈哈的輕喜劇。

唯獨不需要一部如此尖銳的劇來提醒我們,生活的不堪和混亂。

毫無疑問,佘詩曼飾演的葉梓恩,在劇中,是一個理想的符號。她許多話顯然是監制和編劇在借口言志。

比如何謂主流,何謂邊緣。

當所有人都說我們的城市被邊緣化之後,

我們會覺得沮喪、失望、悲哀。

但我們從來都沒去想所謂的邊緣化,

是因為我們依附在一個主流的價值觀裡面。

為何我們不能有自己的一套價值觀?

為何我們不能有自己一套關於生存意義的解釋方法?

比如什麼是和諧。

和諧不是一百個人說同一番話

和諧是一百個人

有一百句不同的一番話之餘,而又互相尊重

同樣意思的話,監制戚其義和周旭明就曾表達過——

有觀眾覺得電視劇不需要深度,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電視劇應該要多元化,要有娛樂的、有深度的,也要有符合師奶口味的,不能夠獨沽一味

幾乎每一個影視劇創作者都會面臨這樣的選擇,是迎合觀眾還是誠實地面對自己。

迎合觀眾,勢必會讓創作陷入一次次重復,而誠實地面對自己,則需背負巨大的利益風險(不僅是收視)。

而作為觀眾,我們也該反思,是不是一邊抱怨華語劇沒深度,一邊又以沉默的投票,「封殺」試圖突圍的另類。

如果有下一部《天與地》,希望這次的褒獎不會來得太遲。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

想追的,可百度關鍵詞「天與地 電影巴士」獲取汁源。

編輯助理:莫妮卡住了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