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婚姻裡,男人都很軟

微信號:水木文摘

微信號:mweishijie

男人們放棄抵抗吧,你們是惹不起女人這種生物的,她們是這個世界上每個月流血一次還僅存的物種,妥協,是唯一出路!一個大男人能把架吵到大街上去的,說實話,智商真的堪憂。婚姻裡吵架是在所難免的,因為婚姻本身就是一個鎖鏈,一個籠子裡的兩個人怎麼可能不吵架。

作者:毒舌女來源:毒舌女(dushenv1234567)http://url.cn/4325OIy轉載請與作者聯繫授權排版編輯:水木文摘(mweishijie)


摘要:希望男人成為黃磊筆下的第一種男人,在外面是個大男人,在家中是個小男人,把架吵得香噴噴,軟綿綿。

1

我們這裡有個大型超市,超市裡有各色各樣的東西,它的格局非常的好,裡面有個大型的圖書店,進去逛累的人,可以在圖書店休息片刻,還可以看書。

所以每次去的時候,我就列下一個清單,要買的日常用品,交給老公,讓他推著車去購物,我去看書,這樣就成功地浪費了他的時間,節約了我的時間。

星期天,這裡看書的人比較多,家庭主婦一類的在尋找炒菜系列的書,經營管理的人在尋找管理方面的書,作為一個淫棍,我當然是尋找哪個明星睡了哪個明星,哪個經紀人偷了誰的媳婦。我需要刺激,才能穩紮穩打的去生活。

站在我旁邊的一個女的,她在津津有味的看菜譜書。

她的老公四處轉悠,隔一小會,她老公就過來喊她:「走吧,別老頭當兵假積極了,菜譜書,回去網上一搜一大堆,我可沒有功夫跟你在這細嚼慢咽,再說了……」

他老公上前拿起老婆的書,看了看,說:「上次,你按照菜譜書上炒菜,一個菜沒有花費多少錢,一大堆的佐料就花了好幾頓飯錢,而且佐料用了一次,就都發霉了,別老整幺蛾子了」。

她氣不打一處來的說:「我是在給咱閨女找幾個好菜回去炒,你以為我給你炒菜啊。你先去轉轉,我這記幾道菜就好了」。

她老公說:「你上次炒的那個什麼鹵水什麼的,桂皮啊,咖喱啊,山奈啊,都在家發霉著呢。再說了,你炒這麼多菜,孩子也沒有見得拿個高分回來啊,你有功夫多看看教育書」。

她就急了說:「吃好了才有智商,吃好了才能談教育。說到教育,你對孩子有什麼貢獻。我成天在研究吃,讓你等會就怎麼了」。

她老公說:「我一個禮拜就歇這一天,被你這臭婆娘拉來幹這玩意,早知道,我在家睡覺多好」。

2

出去付帳的時候,我們又走到了同一個出口處。收銀員問:有沒有積分卡。女的就轉身問男的:出門的時候,我不是讓你帶了嗎。

男的說:哎呀,我就忘了,下次吧。

女的就說:你能記住什麼,成天就知道上班,吃飯,睡覺。睡覺,睡覺,哪一天睡死過去才好。

男的:積什麼分啊,積了幾年分,我看你也沒有成為富翁啊,人家不積分的也沒有成為窮光蛋啊。

女的說:我是因為嫁給你才富不起來。你瞧瞧人家逛街,夫妻兩都有說有笑,跟你逛個街,就跟參加追悼會一樣。

因為在後面排隊等候的我,看到推車裡,老公給我買了一個情趣內衣,我正在手足舞蹈的興奮著。我左手拿著胸罩套在上衣上面,右手拿著褲衩擱在外裙上面,問老公:你覺得這樣,咱們可以一夜幾次啊。

老公說:只到你滿意為止。

後面排隊的人,都在用看淫棍的眼神看著我們,好吧,我們只好匆匆撤離現場。

當我們提著東西出來的時候,前面一對夫妻已經在大街上就撕逼了起來,兩人針芒相對,各不相讓。

男的在罵: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叨逼叨逼陪你逛街。

女的說:你平時瞎忙什麼,一個月掙個三瓜兩棗回來,讓你陪逛怎麼了。

男的:我掙的不多,你去找賺錢多的啊。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在指著對方的臉罵。

我跟老公說:你看至於嗎,剛才在圖書館兩個人就互相吼叫。男人是說自己沒有睡好,女人是說自己沒有逛好。夫妻兩有什麼事,好在大街上撕逼的,讓人盡撿了笑話去,男人服個軟就行了,跟媳婦服軟並不軟。

兩個人越吵越兇,吃瓜群眾都在圍觀看熱鬧。

3

黃磊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我太太這樣的女人》:

我太太與我相識相戀至今整整20年,這20年,我們幾乎沒有過真正的矛盾與吵鬧,過得算是平淡尋常,波瀾不驚。

我們有了兩個女兒,大女兒9歲半,小女兒20個月,她們姐妹長得不太像,大的像媽媽,小的比較像我,但她們倆也長得有幾分像,因為我和她們的媽媽也越長越像。

20年,我們都長大成熟了不少,不知不覺間,身材發了福,頭頂也染了些霜白,曾經的18歲少女成了38歲的少婦,24歲的青年也步入了44的不惑之年。

我們望著對方的眼神,少了些衝動和遲疑,多了些信賴和篤定。彼此之間最固守的自我也都在時間的浸潤下,柔軟了起來。

我越來越忙碌,她專心守護孩子與家。我們都愛吃辣椒,口味完全一致。我下廚,她點讚,配合默契。我的朋友一定也是她的朋友,如果她不喜歡,我也不喜歡。

在日常的生活中,她幾乎從來不會干擾我的工作,我也不太喜歡要求她,我們從年輕時起,就養成了給對方獨立空間的習慣。

我們一起演了8年的舞台劇,在舞台上我們是分隔四十幾年的情侶,每一次的謝幕散場,我們都紅著眼眶十指緊扣。

我們一起遊歷了許多地方,歐洲美洲,南北半球,從兩個人到三個人,從三個人到四個人,我們一路行走,享受著路途上彼此的陪伴照顧,以及他鄉之美帶來的喜悅和衝動。

我們更多的時間是在家中懶散著,從一開始的一間小屋,到今天的一幢大宅。我們留存了許多的舊物件老東西,每一樣都載著我們從小到大的回憶。

我們為對方改變了許多的習慣,也建立了許多的習慣,其中最大的習慣就是—我們已經習慣了對方。

我一直沒有寫「我太太這樣的女人」,而是喋喋不休地寫「我們」,我成為我們,是因為我遇到了我太太這樣的女人。

坦白地講,她是個尋常的姑娘,沒有特立獨行,也沒有刻意張揚。她很美麗,但沒有奪目嫵媚,也沒有不可方物。

在家務上,她不會做飯,也不善手工,雖然洗碗一流。在工作上,她為了孩子和家庭,幾乎放棄了演藝事業,可是她放棄之前也一直懶散不努力,雖然她天賦極高。

教育孩子方面,她深受左鄰右舍、街頭巷尾的影響,方法多樣,但持續不久,可還是成效顯著。

她從不冷靜,但也極少發怒;她容易前思後想,但又從不計較;她話很少,偶爾發言也基本不在點上,可她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話;她善良單純,一直處於少女狀態,有時候我都擔心大女兒近期內會成長得比她更成熟周全。

她愛玩兒,也很愛享受,但她不抽煙不喝酒不喜歡熱鬧大場面,看到老公女兒和三五好友,她就心滿意足。我遇到了這樣的女人,愛了20年。

我太太這樣的女人,其實不罕見,應該屬於普及型。但在我心中,卻是只此一款,不退不換。

4

幾次娛樂報導,在黃磊越來越成功的今天,他的太太不會洗衣不會做飯,甚至不會教育,但黃磊都一一包容了她。

在天下女人採訪黃磊的時候。

黃磊就說到,婚姻是個技術活,「男人就要在他的思想或者是事業上做一個大男人,別的事別做大男人」。

也因此,他把男人分為了四類,第一名:外面是個大男人,回家是個小男人;第四名的是回家是個大男人,外邊是個小男人;中間還有兩類當然是外邊也是小男人,家裡也是小男人;外邊是大男人,家裡也是大男人。

楊瀾問黃磊,在婚姻生活當中,你們吵架的時候,你怎麼辦?

黃磊說,咱們中國人不像外國人,抱一抱,親一親,萬事大吉,這事就過去了,中國女人不行,我經常表達的方式就是比如她喜歡吃什麼,我給她買回來,放在桌子上,奧,她一看,還算心中有她,這事就過去了。

我們的婚姻基本不吵架,遇到什麼事情,我基本能把她逗樂啊。

5

睿智的男人從來不跟女人去計較。

據說:女人捉奸時智商僅次於愛因斯坦,女人失戀時文筆僅次於莫言,女人發火時的戰鬥力僅次於奧特曼,女人發瘋時其危險性僅次於藏獒!

男人們放棄抵抗吧,你們是惹不起女人這種生物的,她們是這個世界上每個月流血一次還僅存的物種,妥協,是唯一出路!

一個大男人能把架吵到大街上去的,說實話,智商真的堪憂。

婚姻裡吵架是在所難免的,因為婚姻本身就是一個鎖鏈,一個籠子裡的兩個人怎麼可能不吵架。

婚姻本身就是束縛。

鐵鏈的束縛是那麼地明顯、生硬和刺眼,但是還有一種很微妙的束縛,它是紗巾般的,柔軟而纏綿,甚至是香噴噴的。

林語堂寫過一篇,《吵架的藝術》。有的架吵到最後撕破了臉,有的架吵到最後嬉笑了顏。

希望男人成為黃磊筆下的第一種男人,在外面是個大男人,在家中是個小男人,把架吵得香噴噴,軟綿綿。


▶作者毒舌女簡介:

毒舌女,80後,專欄作家,愛好讀書寫作,吐槽歷史,惡搞名人,微信公眾號: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