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不得這麼好的劇被打低分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為慶祝英國著名偵探小說家,阿加莎·克裡斯蒂誕辰125周年。

2015年,BBC將她的著名作品《無人生還》,以「三集片」形式搬上螢幕。

結果,掌聲一片。

播出當晚接近600萬的收看人數,稱霸聖誕檔。

IMDb8.0,超越1945年的老版電影7.6分)

這次成功,讓BBC決定趁熱打鐵。

宣布將翻拍阿加莎·克裡斯蒂的另外7部經典作品。

2016年,還是聖誕,就放出了第二部——

《控方證人》

Sir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佩服BBC的勇氣。

因為原作在近這百年來被多次搬上螢幕、舞台,連本·阿弗萊克都準備翻拍新版電影(豆瓣資料顯示2018年上映)

其中老版(1957年)電影《控方證人》地位最高。三項奧斯卡項提名(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豆瓣Top250的前列,近6萬人評價,9.5分,好於99%懸疑、犯罪片。

BBC面前的,是個巨人無疑。

而這次的電視版,分上下兩集,一集一小時。

反響依舊熱烈——

《衛報》:看BBC《控方證人》的時間,是我整個聖誕期間最快樂的時光。

Sir第一時間擼完,感覺——

BBC這次改編,好!

甚至可以說,目前豆瓣7.5是辜負。

不必否認,電影版確實珠玉在前,但Sir傾向於把劇版當做一部全新的《控方證人》。

故事框架基本保留。

背景是1923年戰後的倫敦,富婆艾米莉愛上了年輕男子倫納德,並為他修改了遺囑,把所有財產留給他。

不久之後,富婆艾米莉就被女仆發現在家中被襲身亡。

這起謀殺的所有信息,都將第一嫌疑人指向倫納德——女仆也堅稱他就是兇手。

於是,故事圍繞這起可疑的謀殺展開。

牽扯到的四個主要人物:富婆的女仆(莫妮卡·杜蘭 飾)、年輕男子倫納德(比利·豪爾 飾)、他的妻子羅梅(安德麗亞·瑞斯波羅格 飾)、律師莫休(托比·瓊斯 飾)

每個人都有貓膩。

發現屍體的女仆,聲稱回家前看到倫納德從房子裡離開,而她本人卻對自己的主人有著過度的占有欲,憎恨每一個圍繞在主人身邊的男人。

而且,在遺囑修改之前,她才是遺產的繼承人。

嫌疑人倫納德,富婆死亡的最大受益者,繼承全部遺產,但他卻聲稱命案發生的時候,他已經回到家裡,跟妻子一起。

妻子羅梅是唯一能證明倫納德清白的人。但法庭上,妻子對丈夫的證詞,基本沒有幫助。

羅梅的身世也撲朔迷離。

她和倫納德在外國戰場相遇,後來被娶回英國。但她卻說,跟倫納德只是名義上的夫妻,兩人相遇前她就在家鄉結過婚。

這是Sir去年看過最美側臉之一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人物——倫納德的事務律師,莫休。

在表面形勢完全對倫納德不利的情況下,他卻選擇為倫納德辯護,並無條件相信當事人無辜。

而就在莫休為倫納德的清白努力時,妻子的態度卻來了個180度大反轉,她修改證詞,指控丈夫在案發後才回家,並親口向她承認殺人的事實。

她突然從被告證人,變成控方證人,一副勢要弄死丈夫的模樣。

絞死吧

案件的真相,前所未有的撲朔迷離。

阿加莎·克裡斯蒂的原著,強項是張力逼人的懸疑和不斷懵逼的反轉。

但這次BBC還帶來了讓人耳目一新的兩大驚喜——伏筆和氣氛。

伏筆滿滿當當,疑點重重。

故事開始,富婆第一次看到倫納德,手指曖昧地摸了摸手裡的火機。一個動作,就暗示她對倫納德充滿好感。

兩人相識後,富婆把倫納德帶回了家。

進門後,在女仆面前富婆稱呼他「沃爾先生」

而回到了房間,兩人獨處,卻用了更親密的叫法「倫納德」

稱呼的變化,看出主人對女仆的戒備。

這些並不張揚的細節,妥帖地融入敘事中,不斷挑逗觀眾的好奇心,讓整個故事始終保持迭宕起伏的魔力,也為結局積蓄了足夠的勢能。

BBC版對於懸疑氣氛的營造也極其講究。

英劇的陰冷氣質貫穿全片。

命案現場,潔白的貓踩過血跡,淡定地留下血色的腳印。

案件調查階段,鏡頭前總蒙著一層濃霧。案件結束後,濃霧散去,眼前變成陽光沙灘,奔跑的女生正在自由嬉戲。

但當大家都以為皆大歡喜時,一個最黑暗的反轉不期而至。

氛圍的反差,從來是最有效的障眼法。

除此之外,BBC這次改編最大的亮點,是拓展了這個悲劇的深度。

劇本同樣出自BBC《無人生還》的編劇Sarah Phelps之手。

阿加莎·克裡斯蒂為《控方證人》寫過兩版作品:一個是舞台劇的劇本,也是老版電影改編的基礎。一個是只有20多頁的短篇小說,最原始的版本。

BBC這次用的是短篇小說,但20頁的小說,要寫成兩小時的劇本,怎麼寫?

Sarah Phelps的辦法是:找到人性與時代的共鳴。

從小說裡的背景時間,她想到了一戰,於是戰爭對人的戕害,成為主題。

影片開場,就是戰爭場面——倫納德在槍林彈雨中奔跑,躲到戰壕,遇到奄奄一息的羅梅。

兩人的相遇伴隨著炮火,並不浪漫。

其他人物,也都被戰爭刻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痕。

最明顯的,就是律師莫休

本來這個事務律師,在老版電影裡只是個戲份不多的配角。

就是框框裡這個總在螢幕邊緣的角色

但編劇從小說裡注意到一個細節——莫休總是咳嗽。

故事大膽選擇從他的視角切入。

可以說,莫休就是受困於戰爭的社會的縮影。

他受困於家庭。

兒子的離開,成了他和妻子間最大的隔閡。妻子每天待在兒子的房間,整理床鋪、疊好衣服,而對丈夫,只剩冷淡的關心。

他受困於地位。

作為一個地位低的事務律師,每天只能接觸邋遢的犯人和囂張的警察,穿梭於陰暗監獄。

他一直以來堅守的信念,法律——在他所處的社會底層,好像並不那麼重要。

如此就能理解為何莫休不顧一切想為倫納德洗白。

這個英雄行為的背後,是他想證明自己的自私需要。

他向上爬,卻一步步墜入地獄。

莫休重演了英雄殺死惡龍後,成為惡龍的命運。

與惡龍戰鬥的過程中,他開始變得偏激,冷血,甚至邪惡。

你看,當贏了官司後,倫納德問他,是否要給女仆一些經濟上的補償,他冷冷地擠出一個字:不。

出身底層的他最終成為對底層人最大的施暴者。

但他真的突破了階級嗎?

得知真相後,他才發現自己是最大的輸家。

可以說,選擇莫休這個人物切入,通過他的人格黑化,延伸到當時惶惶不安的社會狀態,讓人性的幽暗與時代的巨變之間暗通款曲,是BBC對這個經典故事一次偉大的創新。

不願站在巨人肩膀上享受一次容易的成功。

相反,想當另一個巨人。

這種破舊立新的勇氣,Sir服。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的,A站新老版本都有

編輯助理:卡卡西式角色扮演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