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止咳藥水竟成致命水!長期飲用可致骨頭粉碎、心臟驟停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要水的找我,市內可以當面交易,也可以快遞,微信號XXX」。在網上看到貼裡這樣的留言,你一定會誤認為這可能是網上銷售純淨水的,如果你這樣想,那一定是大錯特錯了,其實這是毒販子專門在網上兜售毒品的一種暗語。這裡的「水」,指的是止咳藥水。您一定會問,止咳藥水為什麼會成了毒品呢?

止咳水,因為其成分中含有可待因、麻黃鹼成分,可刺激中樞神經,達到鎮痛、鎮靜、止咳作用,大量服用會產生快感和幻覺,長期飲用易上癮。

17歲學生喝「止咳水」瘋狂成癮 一個月喝掉6000元

今年17歲的小強,是深圳市某中學初三的學生,眼看著就要上高中的他,本應該加緊時間復習功課,沒想到一年前,他卻迷戀上了止咳水。

小強:喝了一年多。一天一瓶左右。

說起喝止咳水的起因,具體細節小強已經記不大清楚,只記得是偶然的一個機會接觸到的。

小強:一開始我的同學介紹我喝這個止咳水,說很提神,然後我過跟他買了一瓶試了一下,然後應該是心理作用,感覺是有一點。」

看到同學喝,小強也開始嘗試,沒想到,剛開始只是抱著玩玩心態的自己,卻慢慢地開始上癮。

喝上止咳水後,小強不僅沒有「提神」,反而變得「提心吊膽」,每天都要想盡辦法籌集買止咳水的錢。

記者:一瓶要多少錢? 

小強:也就200塊錢以內

記者:這錢哪裡來?  

小強:各種理由找父母要。

對於小強喝止咳水上癮的事小強父母並不知情,小強的大手大腳花錢的現象,也沒有引起他們的懷疑。小強每次要錢,他們都是有求必應。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計算了一下,按照小強每天一瓶的量,他一天就要花掉二百塊錢,一個月就是六千塊錢,一年就要花掉八萬多塊錢。

2015年5月1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安部、國家衛生計生委最近聯合發布公告,將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包括口服溶液劑、糖漿劑)列入第二類精神藥品管理。被列入精神藥品管理目錄後,止咳水將屬於毒品的范疇。它與毒品一樣具有極強的危害性,上癮之後同樣會產生幻覺,特別是未成年的孩子,會自殘,出現幻覺。而更可怕的是,對未成年孩子的身體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

每天100毫升「止咳水」 25歲小夥骨頭幾乎粉碎…

2016年5月23日,深圳市平樂骨科醫院老年骨科來了一名特殊的病人。之所以說這名患者特殊,是因為他只有25歲。小軍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為什麼會跑到老年骨科就診呢?經過醫生的初步檢查,診斷的結論讓醫生目瞪口呆。

20幾歲,一般來說,骨質是比較堅固的,但是他這個骨質疏松很嚴重,就相當於八九十歲老人的骨質,所以,當時就提出疑問。經過檢查,劉名勛發現,小軍的雙髖關節已經骨折,情況非常嚴重。

醫生 劉名勛:常人的骨質,年輕人的骨質密度比較高,就是發亮發白,他這個骨質已經成碎塊了。

一段時間以來,平樂骨科醫院收治了許多年輕的患者,他們都是因為「股骨頭」疼痛難忍不能走路了,才來醫院求治的。劉名勛在治療中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濫服「止咳水」。經過詢問,小軍同樣也是喝了止咳水才造成骨折的。

醫生劉名勛:喝止咳水每天大概100 毫升,後來越來越多,最後還把止咳水兌在酒裡喝,濫用止咳水容易造成骨質疏松,骨折。

經過檢查,小軍的骨盆已經接近粉碎,如不及時進行搶救,輕則癱瘓,重則喪命。於是,劉名勛認為,小軍必須馬上接受手術。

小軍死裡逃生,但他卻再也不能提重的東西和幹重活了。否則,他那脆弱的雙髖關節將會粉碎,終身癱瘓在床上。

小軍是深圳本地人,工作穩定,家境非常優越。這次的骨折事件,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打擊。

記者:這個喝了多久?

小軍:喝了有五年了吧。

記者:當時是怎麼接觸到這個止咳水的?

小軍說,自己迷戀上止咳水,還在高中時期,那個時期,整天無所事事的小軍覺得學習「太無聊」,和社會上的人接觸後,發現有人喝止咳水覺得好玩,他也開始跟著效仿。

小軍:開始時將近一瓶,或者一瓶多一點,到後期的話將近兩瓶了,有時候還要多。聯邦也好,奧亭也好,反正有幾種,都喝過,「止咳水」徹底將小軍牢牢拴住,只要不喝,小軍渾身上下就覺得不自在,百爪撓心的難受。

小軍:感覺不喝的話,身體就很煩躁。

而為了尋求更刺激的效果,小軍還經常把「止咳水」混在飲料和酒裡喝。整整5年的時間,小軍每天都要服用大量的止咳水,才能滿足他的心理需求。而這5年,小軍的骨骼要因止咳水變得極其脆弱。

小軍:反正有時候一個月差不多要大幾千塊錢,有時候小萬把塊錢,這差不多將近五年左右的話,應該花得有個幾十萬。

小軍:那天喝完以後,當時怎麼摔倒的,人的意志就不清楚了兩條腿根本動不了。

2016年6月,剛剛出院不久的小軍,來到了深州市公安局,向公安部門舉報了網上買賣止咳水的線索。

小強:一開始我是在藥店買的,然後藥店沒賣了,就在網上買。

民警:網上怎麼聯繫到他們?

小強:朋友給個QQ群號碼,然後就加進去,就了解了一下,然後就跟他們買了。

央視起底「止咳水」黑色利益鏈:藏在QQ群裡的「暴利」窩點

小軍和小強的舉報有這樣一個細節,這些止咳藥水起初他們是在藥店裡購買的,藥店沒有賣的之後,他們就在網上買。那麼,到底是什麼人敢在網上公然叫賣「止咳水」呢?

接到兩人的舉報後,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民新派出所立即成立專案組,展開偵查。

警方還發現,在一些QQ群裡雖然公然叫賣止咳水,但是卻很少有交易。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民新派出所民警 賈君:你在群裡跟他聊透了之後,我確定買了,然後你加他微信,或者說他給你電話號碼,然後告訴你淘寶交易。

然而,當民警進入他們的網頁卻發現,裡面賣的不是止咳水,而是面膜。其實他就是用這個面膜、護膚品做偽裝。

警方發現,名為 「冷色」和「珊瑚海」組建的QQ群有數十個之多,這些群內的成員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區,而且都是以青少年為主要銷售對象。

一盒是900塊錢,150包。它的規格1包是10毫克。

原本進價只需20多塊錢的藥品被賣到高價,而且還送貨上門,這其中的暴利令人震驚。根據小強和小軍等人的陳述,近年來他們消耗掉的止咳水數量相當可觀,如果都是從這個淘寶商鋪獲得,那麼這家商鋪的儲貨量應該會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那麼,從未從事過醫藥行業的他們,又是從那裡弄來了這麼多的止咳水呢?警方發現,這個團夥,只是個販賣止咳水的中轉站。而他們的貨都來自於網路上的「藥販子」。他們從「藥販子」手中買到這些藥品之後,就會轉賣給小軍和小強這些青少年,從中賺取高額的差價。

犯罪嫌疑人 周某:我賣給他900塊是150小袋。

詢問:你拿過來是多少錢?

犯罪嫌疑人 周某:600塊左右。

詢問:你能賺300塊錢?

犯罪嫌疑人 周某:對,300塊錢左右。

警方在審訊中,初步查明,在這個家族式販賣止咳水的團夥中,周磊與鄒平負責尋找客戶與貨源,他們兩人的妻子則負責轉帳和郵寄。

審訊中,鄒平向警方交待,賣給他止咳水的人是藥販子劉某,而這個劉某家在河北,於是,專案組趕赴河北將劉某抓獲。抓獲劉某後,劉某又提供了他的上家陳某的線索,專案組乘勝追擊,在四川又將陳某一舉抓獲。

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打擊販賣止咳水犯罪的行動還在繼續,與此同時,對已抓獲的犯罪嫌疑人的審訊工作也在緊張進行。面對審訊,鄒平、周磊等人對自己販賣止咳水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但他們卻都認為,自己販賣的是藥品,並不是毒品。那麼,這個「藥」與「毒」又是如何界定的呢?

國家明確:含可待因止咳水=毒品 販賣625克可處死刑!

調查時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了解到,鄒平等人的犯罪團夥所販賣的止咳藥水,醫學上稱為復方磷酸可待因溶劑,主要成分是磷酸可待因、鹽酸麻黃鹼等,很多止咳產品的主要成份都是由此構成。

據醫生介紹,磷酸可待因、鹽酸麻黃鹼雖然都屬於毒麻類藥品,但是組合鎮咳作用很強,在正常劑量、合理使用下不足以成癮,不過,長期服用就會造成藥物依賴,並且會損傷人的中樞神經,還會出現手抖、失眠、痙攣、抽搐及情緒煩躁、行為失控等現象;長期使用會出現骨質疏松,導致身高變矮。還有失憶,甚至中毒性腦病,低鉀血症。它會導致心跳驟停,死亡。

2015年5月1日,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公安部、國家衛生計生委就將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列入第二類精神藥品進行管理。《刑法》第357條規定「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提供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因此,含可待因復方口服液體制劑(止咳水)屬於毒品。

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刑警大隊 劉君濤:我們的法律規定的含可待因的之類止咳水不能販賣給未成年人或者是吸毒成癮的人員濫用的,如果是販賣人剛剛說的未成年人和吸毒成癮的人濫用,就構成違法犯罪、刑事犯罪了。

根據重量確定基準刑,國際上可待因與海洛因的換算比例為100:8,販賣可待因625克以上,可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

深圳市公安局龍華分局刑警大隊 莊文川:一公斤裡含有冰毒成分,相當於1克,80公斤就相當於含病毒8到9克,相當於是販毒,在法律上是當販毒處理。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喝止咳水的人多數在20歲以內,缺乏判斷力及自我保護意識。與吸毒一樣,從最初的嘗試,到每天1瓶、兩瓶,直至更多……單純的止咳水已不能滿足他們的「HIGH」的欲望,於是,止咳水混合了可樂、紅牛或者冰紅茶——他們把它們稱為「神仙水」。

正在強制戒毒所接受強制戒毒的小雪,8個月前參加一次朋友聚會,因為好奇喝了止咳水,結果一失足成千古恨。

戒毒人員 小雪:不服用就有依賴性,不吃就覺得全身酸痛,不吃的話生活中好像缺少了什麼。到後來的時候,我就覺得我真的是沒有吃下去,好像那個天都要塌下來一樣,很難受,肚子很痛。

最後,束手無策的小雪父母只能將她送進戒毒所。

近年來,隨著公安機關和藥監部門打擊力度的加強,止咳水銷售得到了有效遏制。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龍華民治橫嶺村進行了走訪,在橫嶺村片區的一些街頭巷尾,前後有五六家大小不一的藥店,對記者求購止咳水的要求,其中一家藥店人員直接說「沒有」,其它幾家藥店的工作人員雖然都說「有」,但拿給記者的要麼是止咳糖漿,要麼是正規牌子的止咳靈膠囊,有的還要記者出具醫院處方單。

藥店老板:因為這些藥品關於禁售這一塊,一直在宣傳,市場上也在宣傳,所以說我們都是不允許採購,當然也沒辦法銷售。

半小時觀察 : 止咳水濫用成新型毒品

治病的”藥”成了害人的”毒”,錯不在藥,而在人。濫用止咳水這種現象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而且越來越低齡化,甚至包括小學生,危及下一代。

雖然衛生藥監部門多次予以規範,可是現在網上有明目張膽賣的、藥店裡有違規出售的、醫生有隨意開方法的,濫用的情況仍未止住。而原因都是為了一個字”利”,所以止住”藥水”變”毒水”,嚴管更要嚴查。

你會喜歡

【提醒】別再被忽悠了!10月朋友圈謠言大起底,看完呵呵了…

【商機】中國物聯網產業已超7500億!這些項目成最新投資熱點…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薑美羊

嚴厲打擊違法犯罪!↓↓↓歡迎分享和評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