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喜劇片告訴我們,尷尬的人生需要笑來自愈

微信號:電影雜誌

微信號:dianyingzazhi8

《情聖》的男主角其實是個情渣,一點也不會調情。而正如電影名字和內容所帶來的反差感一樣,電影裡面所有角色的倒霉經歷,都讓銀幕前的觀眾們笑得死去活來。

再仔細想想這些倒霉蛋:約炮的尷尬,中年危機,更年期煩惱,屌絲的苦衷……這不都是電影外蕓蕓眾生的縮影麼?只是,他們的遭遇比我們倒霉,也比我們的好笑。

而這部電影的長處就在於,不僅將生活的尷尬喜劇化,還用喜劇的表現形式,教會了大家治愈這些尷尬的方式,好比可口的咳嗽糖漿。尤其特別的是,每一種尷尬,電影都用了不同的喜劇創作手法、表演方式將其個性化。

中年危機

男主角肖瀚正遭受著中年危機的困擾。很多喜劇都愛拿男人的中年危機說事兒,為什麼?因為男人的中年危機始於下體,終於腦部。和徐崢在《瘋狂的石頭》裡開頭一樣,肖瀚無法順利入廁,與老婆沒有激情,工作被競爭對手和上級打壓。

當人們滿足了生機問題之後,「生趣」問題就成了必需品。了無生趣的男主角需要命運來給自己一個「生趣」,這時候模特yoyo順應出現。

肖瀚在這場屢戰屢敗的出軌之旅上,遇到了各種令人尷尬的「笑料」,肖央的表演,很好地抓住了那種經典的「慫貨喜劇」的表演方法,膽小又悶騷,與一本正經的悠悠疊加,形成了怪異的氣場,引人發笑。

和很多探討婚外情的電影男主不同,肖瀚這個角色猥瑣但並不討厭,首先不僅因為他只是身未動,心以遠的「精神出軌」,其次,他在下意識層面,對老婆的身份是萬分呵護的。

當著喜歡的模特悠悠的面扔掉了老婆的耳環,卻在走後拼命從臭水溝裡撿回來,每一次的歹心最後都認了慫,也是因為無法打破內心的界限。

最終,男主發現,中年危機雖然始於下體,但卻終於腦子,人到中年面對一成不變的生活,需要的是精神上的突破,而非單純的肉體。

單身困擾

很多職場的成功女性,都面臨事業成功感情失敗的煩惱。好萊塢大部分小妞電影都在探討這一個話題,出色的有《假結婚》、《閏年》,有一種標準的演法,就是女主美麗卻情商極低,時常要用自己的尷尬處境和憤怒的表情的對比來產生喜劇效果。但閆妮飾演的這個職場女強人卻突破了這一固有模式,用她特有的,不緊不慢的節奏,和產生的極端行為,引發笑點,這種「一本正經的搞笑」,成為了這部喜劇的「高音」。

最經典的場景就是,當她被爽約獨守餐廳一晚之後,第二天,她拿著餐廳的叉子,用優雅地步態把男主的車劃花,之後背過身去將叉子掰彎。那一幕的表演都是一本正經,但出來的結果卻非常喜劇。

在電影裡面,成功的職業女性馬麗蓮的單身問題來自於一條電影真理:白骨精的智商與情商成反比。一個連「男人喜歡什麼」都需要百度的女孩子,勢必會對男下屬會錯意,而所有主動的攻勢,都像是在爭取一番工作一般主動而強勢。

陰差陽錯了兩次,女孩終於發現了這些誤會原來都是「美麗的誤會」,錯的事最終遇到了對的人,也讓人們釋懷,主動的女孩子沒錯,錯的是她面對的人。

此外,俞白眉的老婆代樂樂飾演了肖瀚的老婆沈紅,她這次收斂起《惡棍天使》裡面那樣浮誇的表演方法,用平時的台詞和最生活化的表演,與肖央飾演的肖瀚「雙打」配合默契,一高一低擦除的火花更為搞笑,代表了妻子面對中年危機的丈夫所作出的寬容與原諒。

總的來說,這部電影描述出了人生在世不如意的種種尷尬,並用喜劇的方式計劃它們,最終,也用喜劇的方式解決了它們。觀眾在笑到失聲之後,也笑到自愈。

轉眼又到新的一年,是時候去電影院放鬆一下了。而這部正在熱映的《情聖》不僅能帶給你歡樂,還能借此審視一下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學著如何用笑容打敗尷尬的人生。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