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汽車產業被FF重構 從發明車輪開始!

微信號:玩車教授

微信號:gzwcjs

互聯網時代,人們最常掛在嘴邊的詞匯或許就是「顛覆性創新」,這似乎也已經成為了衡量企業未來前景的一條準繩。對於眾多初創企業,顛覆性創新的實質,便是從技術、商業模式等多方面入手,開辟全新的藍海市場,做到領先占位。

1997年,哈佛大學商學院的商業管理教授克萊頓·克裡斯坦森在《創新者的困境:當新技術使大公司破產》一書中首次提到了顛覆性技術的概念。此後,學界對這一概念不斷補充,最終完善了顛覆性創新的理論。

現在我們看到的許多成功企業,都是顛覆性創新的典範——比如創造全新社交模式的Facebook、將書店搬上互聯網的Amazon、開啟智慧型手機時代突破的蘋果等。總結起來,帶來顛覆性創新的企業,最初的聚焦點都不在邊際利潤最為豐厚的產品項目,也不會以利潤最大化為起始導向,而是大膽地尋找新的產品品類、發現全新需求,甚至創造全新的用戶群體。

不知你有沒有注意到,顛覆性創新基本都原發自互聯網領域。盡管已經變得和空氣一樣重要,但互聯網真正意義上的普及其實只有不到20年的時間。這一過程中,各種利基市場不斷被企業發現、占領,並發展壯大。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不斷引入,還有更多全新領域也成為創新的熱點。

對於更多擁有深厚歷史的「傳統產業」,內生的顛覆性創新似乎還是天方夜譚。與互聯網產業不同,傳統產業一方面並不具備更多藍海空間;另一方面,很多產業依然可以依靠傳統的增量產出不斷獲得邊際利潤,維持相當一段時期的發展,這也使顛覆性創新無法由內而生,所能產生的往往也只是「微創新」。

這或許也是凱文·凱利那句著名論斷背後的原因,他談道:對一個行業的顛覆,絕不會來自行業自身,而是來自行業之外。隨著信息化技術的不斷發展,各個產業間的融合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這也為來自外界的顛覆創造了可能。以外生的新技術為首,全新商業模式,甚至是全新的企業治理模式都可以不斷向傳統產業滲入,最終做到對傳統產業的變革。

在面臨變革的眾多傳統產業中,汽車或許是最為典型的一個。1886年,人類正式步入汽車時代,距今已有130年的時間。據統計,全球汽車存量已突破10億、年銷量近1億台,僅汽車製造業年產值就已突破萬億美元。但同時,汽車產業也面臨著銷量增速放緩、利潤率下降等趨勢。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眾多新興勢力卻毅然加入了汽車戰局,試圖在傳統車企統治的領域立足。它們或許就是凱文·凱利眼中的顛覆者——從外而內,重構汽車產業。這其中,既包括車聯網等領域的科技公司,也包括像Faraday Future(FF)這樣釜底抽薪的電動車新勢力。值得一提的是,FF已經迅速打造出了其首款量產車,並將在明年CES前全球首發。要知道,這距離FF發布首款概念車只過了1年的時間。

「新物種·重構百年汽車產業」,這是FF為此次新車首發定下的口號。顯然,FF是希望通過首款量產車,為擁有130年厚重歷史的汽車產業帶來顛覆性的變革。

從產品本身來看,FF或許已經做到了這一點。此前曝光的信息顯示,FF首款量產車或成為融合超越超跑的性能、優於奢華轎車的操控、媲美豪華MPV的舒適性、媲美豪華SUV的通過性以及智能互聯性能的全新車型品類。而直線競速戰勝當前最快量產車Tesla Model S P100D已經從一個側面印證了這輛車的實力。

如果上述的猜測屬實,FF或許也將汽車市場的紅海中開辟出全新的領地,因為這樣的一款幾乎能滿足用戶全部需求的車在歷史上還從未出現過。FF常常提到一句話——「Reinvent the wheel(重新發明車輪)」。看上去這樣的行為並不合理,但實際上重新發明車輪並不是要「化圓為方」,而是要為傳統事物賦予前所未有的內涵,創造全新的價值。

顛覆或許也只能來自FF這樣的企業。傳統車企既定的發展路線,是漸進式的微創新,聚焦在了那些能帶來最多利潤、已經被證明的市場上。顛覆性的創新,與傳統車企的發展哲學實際上是背道而馳的。

相比起傳統車企,FF沒有任何歷史包袱,初心也並不是簡單的增量式發展,而是要重構未來出行生態。通過先進技術、全新理念以及不同於傳統車企的管理模式,FF正在向自己的目標快速前行。北京時間1月4日即將全球首發的FF首款量產車,或許就將為我們揭露FF構想中的宏大未來。FF的發展之路,也將為傳統汽車產業的革新帶來更多啟示。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