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黃奇帆進京敲定? 11句灑淚感言傳遍網路!句句尖銳!

微信號:A股那些事

微信號:agujun168

A股那些事(agujun168) 綜合自:華龍網、小報告((ID:ifengxbg))、澎湃新聞

今天上午,重慶市四屆人大常委會舉行第三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一批人事任免事項:

經表決,決定接受黃奇帆辭去重慶市市長職務的請求;經表決,決定接受吳剛辭去重慶市副市長職務的請求。

談起重慶的官員,重慶市長黃奇帆是一個亮眼的存在。國內很難找到第二位市長,在每次發表關於財經、金融言論時,都能得到全國性的關注。

圖為2013年1月31日下午,重慶市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舉行第三次全體會議,黃奇帆當選重慶市人民政府市長。黃奇帆向在座代表鞠躬表示感謝。攝影:舍英

消息人士透露,在此次大會上,黃奇帆飽含深情,數度哽咽落淚。他說,自己在重慶的15年,是他嘔心瀝血、全身心工作的15年。

網上還流出了一份黃奇帆卸任感言:

一、今年重慶空氣優良天數超300天,我們在幾十個大城市中排名前十幾位。成都只有250來天。

二、現在政府官員與民企打交道有避嫌而疏遠的現象。應當重視。重慶經濟60%靠民營,當然要為他們搞好服務。

三、重慶環保在全國是做得相當好的。環保部和中央督查組要向全國推廣重慶經驗。

四、關於企業成本問題,曹德旺的說法是正確的。表面看美國稅收占GDP比我們高,但它的稅收許多在消費環節,我們在企業家環節。我們確實高了。

五、我們電價太高了,八角多。我們要想法降下來,與三峽公司合作談判,降一半。就是要學會與他們吵架。

六、我市煤礦只60多家,今年我們關掉了二千多萬噸,占全國十分之一。

七、中央公園旁邊的房價是一萬多,三年後必須漲到兩萬多,肯定的。美國英國中央公園旁的房價都高。一般來說房價是地價的三倍。重慶房價會一直緩漲。五年內翻番。

八、關於北邊內環建高架橋的事,目前正設計中,要花500億,加道路配套是1000億了。

九、三峽銀行要上市了。我不能同意國資強行增資入股,有本事應像風投那樣早些投,與企業風雨同舟十幾年,帶來千倍收益,那才是水平。

十、北部/兩江新區建設時只搞了企業的七通一平,忽視了老百姓的公共交通,這是欠缺。

十一、我們決策前希望聽到不同的聲音。

環保、減稅、市場公平、降低成本、去產能、民生……我們可以從上述話語中透視出這些關鍵詞,絕大多數都反映了是企業界,尤其是民營企業的所思所盼。在國企混改和治理霧霾位為財經熱點詞的當下,傳言黃奇帆將被中央委以重任就不足為奇了。

黃奇帆進京敲定?

事實上,今年1月,黃奇帆進京任職的傳言就甚囂塵上。其當時關於證監會出牌順序錯了的罕見批判成為了財經頭條,熱度居高不下。路透社甚至言之鑿鑿的說,黃奇帆國務院某重要職位最熱門人選將輔佐總理李克強應對中國經濟放緩和金融市場震蕩。

黃奇帆到底有什麼「奇」式招數,外界對他如此期待?

仔細梳理黃奇帆的工作履歷,不難發現他與金融財經多有交集:從上海市經委綜合規劃室副主任、上海市經濟信息中心主任、浦東新區管委會副主任、上海市兼職最多的副秘書長到重慶市副市長、市長,黃奇帆涉足宏觀經濟管理二十多年。

赴重慶任職以後,有媒體稱他是重慶當地少有的既懂經濟、又熟稔行政操作的官員,被視為「重慶的CEO」、重慶經濟總設計師。

由於對重慶經濟的了解,他介紹重慶經濟從來不用稿子,資料、論據都在肚子裡,引用上千數據而少有錯誤,而且邏輯清晰透徹。經濟學家張五常拿黃奇帆與昔日香港財政司郭伯偉作對比,談論治理經濟要不要看統計數字。

據澎湃新聞報導,兩位與黃奇帆有過接觸的相關人士告訴記者,黃奇帆每天閱讀大量報刊,以財經類為主,「一大疊報紙邊看邊撕」,把他認為有用的資料放在文件夾裡,見縫插針地讀。

黃奇帆的博聞強識給外界留下深刻印象,他在脫稿講話中對各類經濟數據的準確運用,讓他得到了一個「電子腦殼」的評價。

黃奇帆自稱比較推崇經濟學中的供應學派。他理解供應學派理論幾個重要特點:政府要保持較低成本的投資環境,促進企業較好地發展;放寬市場準入門檻,讓各類大中小微企業競相發展;形成同等國民待遇的市場,使各類所有制企業共同發展;必要的時候,政府出資補助可增加就業的企業來穩定就業。

倍受高層賞識

2012年,重慶由於薄王事件的影響,黃奇帆的政治前途頗受關注,後來的事情說明了一切。

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前,黃奇帆成為三中全會《決定》起草組成員之一。《決定》的起草組和中央宣講團,成員多數都是專家學者、國家部委負責人,來自地方的官員只有兩人,黃奇帆和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三中全會之後,官方成立了中央宣講團,黃奇帆是28名成員之一。

「我就納悶,為什麼改革60條很多都與重慶的做法存在相似之處。」2013年《決定》發布之後重慶某區一位官員對媒體說,「原來黃奇帆參與三中全會的起草了。」中國社科院工經所研究員羅仲偉分析稱,黃奇帆能參與三中全會《決定》起草,並成為中央宣講組成員,可視為中央對重慶正在進行的改革探索予以了肯定。

2014年4月底,李克強總理到重慶視察,上午剛走,書記和市長中午就開始商量,主題就是兩個字:改革。由於商量的時間有點長,以至於下午的會議黃奇帆還遲到了一會兒,也是研究、部署改革。

2014年4月29日,重慶市委市政府聯合發布的《關於國資國企改革的意見》,一出台就得到了中央深改辦、國務院國資委的關注,也得到了黨中央國務院的肯定。中央深改辦、國務院國資委印發簡報介紹重慶的做法。5月,重慶又緊鑼密鼓地部署了25項重點改革事項。

五大「奇」招

2015年上半年,重慶以11%GDP增速領跑全國,不僅遠高於7%的全國平均水平,也超過了自己10%的預定目標。

自2001年黃奇帆赴重慶任職以來,重慶GDP增速在全國排行一直節節高升。2005年第22位;2006年第19位;2007年以後再未出過前5位。其中,一次第4位,三次第2位,兩次位居首位。

這一切成績都離不開黃奇帆的5個「奇」招。

「地票」制度

在黃奇帆所有的改革中,外界對其「地票」制度反響最大,有讚揚也有批評。

2008年底,黃奇帆準備做一個大膽的嘗試,創設一種將農村用地指標轉移到城市使用的交易品,也就是「地票」,主要指包括農村宅基地及其附屬設施用地、鄉鎮企業用地、農村公共設施和農村公益事業用地等閒置的農村集體建設用地,經過復墾並經土地管理部門嚴格驗收後,產生的建設用地指標。

當年向國土資環部匯報「地票」制度的時候,由於黃奇帆有事不在重慶,重慶市國土局的人員匯報後沒有被同意。後黃奇帆親赴北京,和國土資源部部長、副部長講了一個小時,才得以支持。不久,溫家寶總理到重慶視察工作,給總理匯報此事,僅用半小時,溫家寶總理就表態支持。

重慶「地票」制度實行4年多,近15萬多畝閒置的建設性用地復墾為耕地,把地票的交易價格扣除復墾的成本,15%歸集體,剩下的85%全部歸農民,收入近300億人民幣進了農村,反哺了農民。

一定意義上說,「地票」是農民參與土地增值分配的工具,是重慶農村居民分享其城鎮化的一部分。

大規模加工貿易

2009年8月4日,對於重慶經濟發展歷史上,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頁:惠普(重慶)筆記本電腦出口製造基地及其亞太結算中心、富士康(重慶)產業基地等重大項目簽約儀式在重慶市同時舉行。這兩個「巨無霸」項目成為重慶外向型經濟的突破口和標誌性項目。

關於富士康落戶重慶,還有一個精彩的故事,2009年,黃奇帆赴台,來到鴻海集團的辦公室。董事長郭台銘只帶了一個辦公室主任來見,時間也只有半小時。

「我不是來招商,而是來討論一下你的發展戰略。鴻海5年只做零部件,沒做一台電腦,為什麼?」坐定後,黃奇帆說。

郭台銘回答:「沒有品牌商給我下單,就只能為拿到單子的整機廠做零部件。」

「如果我有4000萬台電腦,拿出1000多萬台給你做,條件是把零部件一起帶過去,你幹不幹?」黃奇帆問。

郭台銘來興趣了:「你慢慢說,我打個電話。」

無論是在接受《亞洲周刊》專訪時,還在重慶市委黨校作講演時,黃奇帆均曾描述過這次會面的場景。

3分鐘後,鴻海的4個副總裁、10個部長相繼來到會議室,半小時的會變成了4個小時。3個月後重慶跟富士康簽約。

緊接著的一年左右時間裡,重慶又吸引了宏碁、華碩、思科、東芝等品牌商,又引進了廣達、英業達、仁寶、緯創、和碩等代工巨頭,還吸引了700家零部件製造企業落戶。根據重慶市政府的規劃,筆記本電腦基地建成投產後,將可能形成上萬億元龐大的電子產業集群,過去重慶這個西部老工業基地將做到重大的工業結構調整。

重慶在建設內陸開放高地、引進外資方面創造「五低」環境。所謂「五低」,就是低稅費成本、低融資成本、低要素成本、低物流成本、低土地房產成本。

黃奇帆解釋在內陸地區發展加工貿易時表示,內地的加工貿易很難發展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內地物流成本高;二是內地沒有保稅區。重慶的辦法是搞「產業鏈垂直整合」。將加工貿易「兩頭在外、大進大出」變為「一頭在內、一頭在外」,實行「整機+零部件」一體化配置。

如今,中國製造的筆記本電腦占全球2/3,重慶占1/3,沿海占1/3,一個世界級的筆記本電腦基地在重慶誕生。

國企混改

2015年,重慶市國有資產規模1.8萬億元,大體上十年增長了十倍,翻三番多。這一切都與黃奇帆兼職9年市國資委黨委書記有關。

從2002年底開始,重慶結合政府機構改革,在整合各類分散的政府資源基礎上組建了「八大投」公司,即重慶城投公司、高發公司、高投公司、地產集團、建投公司、開投公司、水務控股和水投公司。當年重慶國有資產中,金融板塊比重不到10%,「八大投」剛起步,工商產業板塊比重達到80%以上。

自此十年後,「八大投」承擔了重慶3000多公里高速路、7000多公里高等級路、140公里地鐵軌道交通、30多座跨江大橋和隧道的建設任務,承擔了重慶污水廠、自來水廠、農村水利水利工程等等項目,涉及總投資5000多億。後「八大投」陸續重組為「五大投」。2013年「八大投」資產占40%,工商企業資產占30%,金融資產占30%。

世界銀行曾用兩年半對「重慶八大投現象」作專題研究,稱「重慶的經驗可作為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有益借鑒」。

重慶市國資委改革仍在繼續。市國資委書記胡際權表示,重慶市通過集團層面混改、企業改制上市、基礎設施PPP、設立股權投資基金、企業員工持股「五條路徑」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並探索建立形成了國有資本有序進退、合理流動的機制。

渝新歐鐵路

由於重慶筆記本電腦產業集群形成以後,在未來的幾年時間將從現在的6000萬台件發展到上億台件,占到全球的四分之一以上。這些產品要服務全球市場,貨物必須運出去。

全球電腦40%是歐洲消費的,怎麼降低輸歐物流成本,是黃奇帆考慮的一個大問題。某種程度上說,打通渝新歐是被逼出來的。

為了盡可能降低渝新歐班列的貨物運價,黃奇帆還與中國鐵路總公司有過「對賭」。

2011年,渝新歐班列剛開通時,運價是1美元(1美元/標箱·公里),2012年,運價0.8美元,2013年又降到0.7美元。但對於黃奇帆來說,最理想的價格是0.6美元或者更低。

因為只有這樣,渝新歐班列的整體運輸成本,才可以和海運打平。

「這個‘對賭協議’不是我跟鐵道部同志不高興吵架。我希望他價格低一點,他說你規模數量太少,少的話他要賠本,他說你如果數量上去了,我價格可以低一點。我說那你價格低了,我數量就上去了,所以兩個人就開始‘對賭’。」今年3月,黃奇帆在接受鳳凰衛視主持人吳小莉專訪時說道。

最後,雙方約定,渝新歐鐵路班列如達到100個專列,運價即0.6美元,如果未能達到,則運價為0.8美元。 「萬一你價格下來,我(的班列數量)還上不去,那我賠你。」黃奇帆很自信。「最後的結果呢,果然事隨人意。」

據黃奇帆測算,渝新歐如果有100個專列,一個專列50個集裝箱,有5000個集裝箱運行,每個集裝箱成本可降至0.6美元,比海運成本還低。也就是說,價值量超過200萬人民幣的集裝箱,走鐵路是最划算的。

渝新歐的全稱,叫渝新歐國際鐵路聯運大通道。現在,這條大通道已經引起中央高度重視,提到國家戰略層面來推進了。這條大通道,事關大陸突破「馬六甲」海峽困局,事關中西部地區對外開放和貿易往來,可以說是新的「絲綢之路」。

除此之外,重慶還開通了航空、渝新歐國際鐵路聯運、渝滬江海聯運、渝深(圳)鐵海聯運等大通道,是重慶出項物流成本大大降低。

投融資戰略

被稱為「金融市長」的黃奇帆對中國的金融市場自然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今年,《黃奇帆:金融的本質就是三句話》一舊文被廣泛傳播,除此之外,其去年1月14日談及股市改革順序問題的文章亦有較大影響,黃奇帆認為中國應當先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然後再推多管道股權融資讓巨量現金進入股市,提振股市信心;接下來再啟動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他強調,按照改革需求順序出牌這個道理,遵循工作秩序。那就是一副好牌,次序打亂了,你就會輸。

2014年,重慶市政府開始研究中國製造2025,發展晶片及液晶面板、物聯網等十個行業,由於每個行業的發展至少投資幾十億,多則百億,資金投入龐大。黃奇帆找到京東方,利用其增發100億股股票,全部認購,加上銀行貸款,共融資330億。這只是黃奇帆利用金融市場的一個小事例。

重慶推行國企改革的進程中,不斷推進國企上市。2013年,重慶市工商實體經濟共22戶企業,一半左右已整體或主體上市。此外,黃奇帆表示,重慶現在有40個國企集團,已經上市的有10多個。今後五到十年,再上市20個。

黃奇帆演講:把金融搞得很複雜的那些人都是騙子

黃奇帆講話實錄稿精選版

金融的本質。就是三句話:

一是為有錢人理財,為缺錢人融資;

二是信用、信用、信用,杠桿、杠桿、杠桿,風險、風險、風險,實際上就三個詞「信用」、「杠桿」、「風險」;

三是金融不是單純的卡拉OK、自拉自唱的行業,它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金融如果不為實體經濟服務,就沒有靈魂,就是毫無意義的泡沫。

在這個意義上,金融業就是服務業。

  

具體來講,第一個特點,為有錢人理財,為缺錢人融資。

  

銀行是幹什麼的?一方面,老百姓有錢存在銀行裡;另一方面,企業需要錢,銀行就是在之間起著橋梁,起到中介和服務作用。保險是幹什麼的?保險實際上是人在健康、安全的時候,有餘錢買了保險,發生生病、死亡等意外突發事件的時候拿來救急,這個過程是人自己給自己的一個平衡,當這筆錢放在保險公司,又可以為企業融資提供資金來源。

證券市場更是如此,老百姓冒一定的風險投資買股票,取得回報,不管是賺的企業利潤分配,還是股價差價,總之是為有錢人理財的一個橋梁。租賃也一樣,一個企業沒錢一次性投資10億,就要借債,如果通過租賃,把一次性的巨額投資轉化為日常的租賃費用,那麼投資資本和資金就轉化為租賃公司的資金,而企業不出這筆錢,攤入運行成本,運行成本增加以後,少交一點所得稅,或者產生各種各樣的效益。這也一樣起到為需要錢的人融資的作用。

  

在座的都是金融業專家、主管,都明白這個金融的定位。我們有十幾個金融品種,不管是直接金融系統的資本市場發債券、發股票,還是間接的金融系統商業銀行或者非銀行金融系統,都是各種理財方式、中介方式,本質上就是為有錢人理財,為缺錢人融資。

  

金融的第二個本質,是信用、杠桿、風險。

  

首先是信用。

  

沒有信用就沒有金融,信用是金融的立身之本,是金融的生命線。金融的生命線,一種體現在是金融企業本身的生命線,金融企業本身要有信用;一種體現在與金融機構借錢的企業也要有信用;還有一種體現在老百姓在你這兒存款、投資的過程中,各種中介服務類的企業當然也要有信用。信用從哪兒來呢?對非金融企業來說,你跟金融單位融資,沒有信用就無法融資,任何在這個問題上投機取巧的人,最終一定會受到懲罰。說我不要信用也能融資都是胡扯,離開金融本源的任何理論都是不成立的,這個本源就是兩個字——「信用」,是金融安身立命之本。

  

企業的信用在哪兒呢?

  

第一,企業要有現金流,你向銀行借1億,銀行就要審核這個企業每天、每月、每季度、每年現金流怎麼樣,現金流比利潤還重要,哪怕利潤很高,如果某一個月資金鏈斷了,把你弄得崩盤了,後邊哪怕有暴利,你已經死了,也沒有用。所以,資本市場上考核企業的第一個信用就是分析財務報表裡的現金流。

  

第二,要講企業的利潤,我們說一年有1億利潤,10倍市盈率,股票市場價格可以值10億,增長很高,市盈率30倍、50倍還有人願意買,是買它的未來,因為利潤增長很快,買了以後,過三年、五年,高增長率會把這個市盈率從30倍又降到10倍,我買的股票就賺錢了,總之和回報率有關。

  

第三,和抵押物有關,如果回報率、現金流不大講得清,但這個企業很重要,擔保公司願意為他擔保,或者某個第三方企業幫他擔保,擔保物是充實的,銀行當然可以照貸無誤,如果萬一企業不行,擔保公司、第三方企業賠,只要這個事鐵板釘釘,也是可以的,也是一種信用。

  

第四,就是企業的高管人員,企業的經理是一個世界有名、中國有名、區域有名的非常實誠的優秀企業家,如果遇上金融危機,遇上特殊困難,暫時遇到困難,憑他個人信用的含金量,大家可以幫忙。另外企業的品牌等一些無形資產也是有價值的。

  

這些都是一些金融學的常識,但人們往往不按常識做事。我們有時候說現在大數據分析,不管怎麼分析,如果看不到企業的現金流,看不到企業的資本回報率,看不到企業的第三方擔保,看不到企業非常實際的一些信用物,大數據分析就能把幾百萬、幾千萬借出去?我覺得這也會很荒唐的。我的意思說什麼呢?

  

如果直接了解企業這些相關數據當然最好,如果用大數據,網路的方法間接地、確切地了解企業的這些數據,也是一樣的效果。但是,如果說大數據分析的結果是不需要有資本回報,不需要有現金流概念,不需要有擔保物,也不需要有其他的信用物,那大數據就是賭博。所以,金融的本源其實並不複雜,如果一套說法說得把金融ABC給丟了,它哪怕再複雜再高端,也別信。

金融的衍生工具也一樣,有許多許多的衍生工具,但是不管什麼衍生工具,總是能看到信用幾個基本特徵的痕跡,如果全部拋棄了,還原不了,根本搞不清了,那就是泡沫。美國2008年的金融危機就是這樣,次貸產品本來是房地產商賣房子,不需要抵押物,零首付,不受制約,房價就會漲,漲了大家都賺錢。一旦這樣的房子壞帳,沒有抵押物,全是銀行背帳,銀行風險就大了,但銀行不是想辦法把次貸變成正常貸款,從抵押物上做文章,而是把這個次貸賣到股票市場,變成了CDS債券,這個CDS債券杠桿比到了1:40,雷曼兄弟公司40億美元購買了1600億美元的CDS。如果這個債券漲10%,他就賺400%,40億美元變成160億美元,如果跌10%,就立馬崩盤了。總之,考核數據分析或者品種轉換的根由,就是信用物。沒有信用的一切金融都是假金融、偽金融,在重慶決不讓它發展,這是常識。

  

第二個就是杠桿。

  

金融的特點就是杠桿,沒有杠桿就沒有金融。為什麼要信用?因為信用是杠桿的基礎,你有信用,我才杠桿,如果什麼事都是1:1的,我拿100塊給你,你就我給100塊的貨物,大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不需要信用了。一旦有信用,就有透支,透支就是杠桿。

  

銀行的存貸比,就是一種杠桿比例。有10億註冊資本,可以搞100億貸款,資本充足率1:10,也是個杠桿比。租賃公司如果有50億資本,可以搞500億租賃,也是1:10的杠桿。搞期貨一般是1:20的杠桿,5塊錢的資金可以做100塊錢的投資,如果做遠期交易,1:5的杠桿,100塊錢的交易付20%,半年以後貨物到了再付剩餘的,這中間也有個透支,是1:5。最近,股票市場搞融資融券,也是個杠桿比,你有100萬的股票,跟證券公司可以融資也罷,融券也罷,借給你一定比例的透支,總之沒有比例就沒有金融。雖然這也是金融課堂的ABC,但是一切的金融風險都是背離了這些基本原理而所致的,所以這些基本原理要當真經來念,不管是行長還是科員,這個真經要天天念、月月念、年年念。

所有的金融風險都是杠桿比過高造成的,沒有杠桿比就沒有金融,但杠桿比過高就產生風險。剛才我用了信用、信用、信用,杠桿、杠桿、杠桿,風險、風險、風險三個疊加詞,就是用最土的方法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視。一切金融的創新都是想方法把杠桿放大,一級杠桿1:3,二級杠桿再來一個1:3,整體系統疊加就變1:9,如果有三級、四級就更上去了,每一級都在策劃杠桿比,一切金融危機的本質就是杠桿比放大,真正的智慧就是設計一個風險比較小的、有一定信用基礎的、可靠的、不容易壞帳的杠桿比,那才是智慧,是金融的精髓。

  

我們說過分的杠桿比是一切壞帳、一切風險、一切金融危機的來源,壞帳是講具體的一個企業,風險是這個系統體系發生的事,危機就是延伸到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的事。所有的這些,都和杠桿比、和風險沒控制好有關係。解決金融危機的全部辦法也就是三個字:「去杠桿」,不管是國家級的去杠桿,還是某個行業的去杠桿,還是某個企業的去杠桿,實質就這麼簡單。

  

這是金融的第二個本質,風險、杠桿和信用。這三件事是互動的,信用高的風險當然就低,杠桿比一般也不會太高;杠桿比高的信用就會降低,風險也就比較高。金融專家、企業的創新都是圍繞這三件事在運轉,最關鍵的是要把握好一個度。

  

第三個本質,金融的要義是為實體經濟服務。

  

記得鄧小平老人家當年視察浦東,也就是1991年1月14號,大年初四,他說了一句話:「金融很重要,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招棋活,全盤皆活。上海過去是貨幣自由兌換的地方,今後也要這樣搞,中國的金融要在世界上有地位,首先要從上海搞起。」

這段話講了三層意思:一是金融和各個行業的關係,一招棋活全盤皆活,是個中心。二是上海過去是貨幣自由兌換,以後也要這麼搞,當時金融是管制的,貿易項下也不能自由兌換,老人家已經想到以後貿易項下自由兌換,今後要這麼幹。三是,當時人們認為北京是金融中心,上海不值一談。老人家說中國的金融要從上海搞起,上海才真正敢把金融中心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標。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這個核心是怎麼形成的?要為實體經濟服務,如果不為實體經濟服務,這個中心就變成以自我為中心,就會異化為一個卡拉OK、自拉自唱、虛無縹渺的東西。金融只有在為實體經濟服務的過程中,圍繞著實體經濟運轉的過程中,才能成為中心。

對此,王岐山同志在當國務院副總理時曾說過,「百業興,則金融興;百業穩,則金融穩」,這兩句話應該是金融界的戒律。我講這段話,是讓大家理解金融的本源,金融的三個要義。你哪怕成了大銀行的老總,這段話也應該溫故而知新,每當我們發生任何金融風險,無論是金融危機,還是一個企業破產倒閉,或者一個P2P跑路的時候,你都可以從這三個特徵值裡找到問題的本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