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到「國產」的床底下

微信號:六神磊磊讀金庸

微信號:dujinyong6

文/六神磊磊

最近一個朋友來重慶,搞一個「丟書」的神叨叨的活動。我們喝點小酒。

他說新做了一本《紅樓夢》,粉色的,人氣很高,范冰冰都拿在手上秀。但煩惱的是,豆瓣上有人總要給他打1星。

說著,他一口抿幹了糯米酒,眼波裡蕩漾著幽怨:「那些標 ‘看過’的,真的都看了書嗎?」

我理解他的感受。他已經是我們之中最文藝的人了,卻被文藝的豆瓣差評。是會有點小失落。

我陪他借酒澆愁,一直喝到燈火闌珊、壇空甕倒,兩個男人幹掉了足足二兩多10度的烈酒,他扶牆而出,撂下一句:

「他們要這樣打分,無所謂,也沒辦法。」

「是的。那是人家的權利。」我說。

後來我發現,我們都是豬。怎麼會沒辦法呢?

向電影界學習啊。

「惡意評分毀了中國民間出版行業」「惡意評分毀了中國經典的大眾化進程」「惡意評分導致國人疏遠《紅樓夢》和中國傳統文化」……辦法不要太多啊!

一句話,躲到「國產」的床底下去啊。

小時候,惹了事,得罪了人,碰到了鬼,怎麼辦?躲到床底下去。

在小崽子們的心目中,床板是很硬的,床底下是很安全的,易守難攻。一鑽進去,內心就大定,底氣就爆棚。

長大之後才發現,大人其實也這麼幹。看過周星馳的《九品芝麻官》沒有?你泡妞泡得正歡呢,突然有人來了,怎麼辦?鑽到床底下去。包龍星、豹子頭都是這麼乾的。

「中國產」幾個字,就是一張硬邦邦的大床,底下熱鬧得很,躲了好多豹子頭,好多包龍星。

什麼國學啊,醫學啊,還有各路大師、神棍、一針戳死癌細胞的現代東方不敗之類,都長年累月躲在下面。乃至後來連什麼空氣數據之類都曾一度躲進來。他們還會像電影裡一樣互相握手:幸會啊,幸會,你也來啦。

一鑽進這張愛國牌大床底下,雖然灰塵大點,屁味濃點,腳也容易蹲麻,可是底下安全啊,易守難攻。

別人要進來抓你,就必須得要貓著腰,縮手縮腳,施展不開,一不小心就碰了頭。不愛國啊,不尊重傳統文化啊,不懂什麼叫勃大精深啊,數典忘祖啊,傷害民族品牌啊,崇洋媚外啊,碰你一頭包。

更妙的是,有大群大群吃瓜的群眾,會自動手拉手保護在這張床的周圍:「這床底下的人,你們都不能碰!他們都是民族的,都是國產的,你們不但不愛護他們,還拼命惡心他們,是什麼居心……」

所以床底下的人就特別囂張,特別有底氣:你來啊,來抓我啊!有種你丫把這張床掀了啊!

如今,又有一位老兄想躲進來了,那就是國產大片。

這位老兄,最近在外面碰了一鼻子灰,被差評得臉上掛不住了,臊眉搭眼,猴急地想往這床底下鑽。

鑽進來好啊,只要到了床底下,不管拍出什麼玩意,你敢給差評、打低分,就是反對國產電影,就是「嚴重破壞中國電影的生態環境」,就是「引導觀眾拒絕觀看國產影片」。

前幾天,一個什麼號發個影評說「張藝謀已死」,人民日報的客戶端都出動了,說「踐踏評論底線」「進行惡意人身攻擊」。雖然每個腦筋正常,心智健全的人,都會知道人家說的是導演的藝術已死,靈感已死,不是那個活人死了。

要說踐踏底線,前兩天還有人發文章說鳳姐結婚了,新郎是我呢。這對我和對鳳姐來說,都是比死了還可怕的事,我們怎麼也沒覺得是踐踏評論底線呢。

可惜,「中國大片」這位老兄才鑽到一半,眼看都要成功了,腦袋都拱進床底下去了,又被大家抓著尾巴扽出來:

「你丫不能再進去了,這底下的人已經夠多了!國產的這個不能差評,國產的那個不能差評,現在連你丫都進去了,我們周末的晚上還能罵誰?」

「罵我唄!」中國足球在邊上幽怨地說,這麼多年,老子就從來沒有鑽進去過啊!就剩下掩護你們了!

往期文章

風月無情人暗換,武俠小說最美的六首開篇詞

金庸偏心眼?少林派憑什麼總是天下第一

廣 告

最後說點實際的,介紹一個理財幫手:票據寶

明太祖朱元璋憑什麼一統大中華區?

全國最大的唐門錢莊緣何一夕倒閉?

前首富沈萬三靠什麼才能東山再起……

關於明朝這些事兒,

國內最大互聯網票據理財平台票據寶有話要說。

掃碼看一個巨屌的H5 ——600年前的《大明日報》

點文末「閱讀原文」,新手還可以得120元現金禮包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