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片雖然在日本被禁,卻讓全世界的人動容

微信號:電影工廠

微信號:vipidy

海豚的微笑,是世界上最高明的偽裝。

記憶中的它們,是大海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它們的歌聲如天籟,愛不釋耳。

而更常見的它們,是海洋館裡的表演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對它印象最深的,還要屬它的善良與美好。

但一部紀錄片的出現,刷新了我的認知。

2009年,一個名為《海豚灣》的紀錄片上映。

豆瓣Top250的第39名,超過一萬人評價的9.3的高分。

榮獲2010年第8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長片獎

伴隨著高分而來的,是深深的震撼。

理查德•貝瑞(Richard O’Barry)年輕時是一名優秀的海豚馴獸師。

他所參加的《海豚的故事》播出,帶領人們首次認識了海豚。

也間接創造了數十億值的產業。

那時候,訓練海豚是沒有手冊的。

Ric就在摸索中前進,也慢慢發現了,海豚是有自我意識的。

但那時的他並沒有在乎,隨著節目的播出,飾演節目中菲利普的海豚壓力越來越大。直到某天表演結束,「菲利普」在他的臂彎中選擇了自殺。

是的,自殺。

它遊進我的臂彎,直視我的眼睛,吸了一口氣,然後沒有再吸第二口……

當生命變得不可承受,它們就會結束自己的生命。

後來,ric終於意識到,他們不屬於被囚禁的生活。

於是他開始放生海豚,被指控,被抓捕,進看守所如同進家一樣,出來之後依舊如此。

他用十年建立了這一產業,之後的35年,傾盡全力想將之摧毀。

當年,全球只有3家海洋館,而現在,這已經變為數十億值的產業。

正是這樣的轉變,造成了太地大規模的海豚屠殺,唯利是圖的貪婪讓人作嘔。

因為海豚先天是聽覺動物,在太地,漁民會圍城一道防線,然後用聲音把它們趕到海邊的小港灣。

每天早上,來自世界各地的馴獸師,挑選優秀的幼年海豚運往海洋館,剩下的海豚,就只有被屠殺的命運。

看著幼年海豚為了逃脫帶著一道長長的血痕,不停的遊上水面呼吸,它努力的沖破防線,甚至已經沖破了兩道網,但它還是沉下了海底,再也沒有出現…

我看著螢幕,再也無法忍住眼淚。

而日本人說,屠殺海豚是因為它們吃了太多的魚類,全球魚類產業下降,靠海吃海,這是我們日本的傳統。

我去NMD傳統,一條海豚一年能為你們盈利十五萬美元,十五萬美!元!

而每年有兩三萬條海豚被屠殺!

你所能看到的殘忍,都來自同類。

國際捕鯨委員會曾就日本捕殺海豚一事展開討論,日本為了獲得更多的投票,把魔爪伸到不發達的小國家,拉他們進IWC幫日本投票。

捕殺海豚,幫助日本事業,幫助太地人民,但請你睜大眼睛看看日本代表得意的嘴臉。

所以直至今日,日本捕殺海豚,都依然是合法的。

哪怕ric他們冒死拍攝到了大規模屠殺的畫面,日本仍然可以為非作歹。

在太地,當有海豚被殺害時,港灣是被嚴格看管的。

ric在日本早已作為「恐怖分子」,被時時刻刻盯緊行程。

即便如此,他們想盡辦法激怒ric,只為將他驅逐出境。

甚至帶著醜惡玩弄的嘴臉割開海豚的喉嚨,哪怕它已經死了。

你很難想像,ric的兩位同事都因放生海豚被謀殺

有人想把海豚捕捉起來,就有人想給他自由,就算難逃一死。

於是他們這些來自各個行業的精英,做了道具,用了水下測音儀航拍紅外熱成像儀,造了無人駕駛飛艇,甚至還想過用衛星。

大大小小,帶了47個黑箱子,運到了日本。

熬了無數個通宵,兵分兩隊,小心翼翼的分次把錄影機放置好。

或許有人會說,何必呢?

你不還是會一邊痛罵著日本人一邊啃著手裡的雞腿。

那你可能真的不知道海豚肉含有大量的汞,吃了會對身體造成巨大傷害,因此不能食用。

我知道理想主義者必死,但我還是想堅持。

冒著生命危險拍下的紀錄片,流著淚也要告訴世界發生了什麼,那些人是真正的勇士。

ric:我看著他們出生,當他們生病時我照顧他們直到恢復健康。我會攢夠足夠的錢從水族館把他們買走,放他們自由。那將會是正確的事情。

依然記得,漁民嬉笑看著染血的海面

漁業部長看完整段殺戮場面,第一句話卻是「when and where do you take it」。

所以ric一個人帶著螢幕幕,走到所有人面前,走到大螢幕前面,靜靜站著,只用拍到的事實說話。

當我看到這個微微佝僂的老人不卑不亢地站在會場的中央,對著一群道貌岸然的西裝者毫無懼色的時候,我又再一次淚流滿面。

我們記錄的不是停止屠殺,而是想改變人心。

可人心,真的那麼容易改變嗎?

當你孤單且堅定的站在東京繁華的街頭時,又有多少人願意停下來,看一看,那些每分每秒都在死去的生命。

If we can’t stop it.If we can’t fix it.There is no hope.

電影工廠
微信號:vipidy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