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年度爆款電影憑什麼創下戛納新紀錄?搞笑嗎?

微信號:有部電影

微信號:youbudianying001

今天給你們推薦一部今年的爆款電影——《東尼·厄德曼》。

之所以有這個頭銜,是因為它不僅是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最終9強之一,而且幾乎橫掃各大權威媒體的年度榜單——

法國《電影手冊》10佳首位,

英國《視與聽》年度10佳首位,

美國《電影評論》年度20佳首位。

而它最為津津樂道的就是在今年戛納電影節以3.7分破了場刊評分紀錄。

片中故事圍繞一對父女展開,女兒伊涅斯是個事業有成的職場女性,

作為商業顧問,她的客戶遍布全球各地,平日裡電話會議不間斷,時不時還得在飯局上抱大腿,

生活裡伊涅斯沒有固定伴侶,唯一的情人是身邊的男同事,啪啪啪的時候也是充滿了女王架式。

然而事業再成功、氣場再強大的人,有時也會不走運。也不知道是水逆還是怎麼的,伊涅斯這次的項目進展得很不順利。

先是在商業聚會上說錯話,提前透露了客戶要進行外包工作的意向,

惹得客戶有點不高興。

然後見客戶之前在家裡弄傷了腳,去了公司想要重新包紮一下結果又弄髒了白襯衣。

好不容易搞定襯衣的問題,向客戶提交了最關鍵的陳述報告,結果客戶還不太滿意,

老板也因此推後了她成為公司合夥人的計劃。

但是這些還不是最糟糕的,最讓伊涅斯頭疼的是這段倒霉日子都有老爸如影相隨,

作為父親的溫弗裡德,空降女兒的工作地點(羅馬尼亞),跟著她參加各種飯局、招待會,

如果就是在一旁跟著吃喝也就算了,可偏偏溫弗裡德喜歡跟人搭話,跟女兒的客戶聊一些家務事,

搞得伊涅斯在一旁各種別扭尷尬。

其實溫弗裡德這次來的目的,是想親自給女兒送上生日禮物,順帶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這就有點像那部《天倫之旅》,年邁的父親踏上拜訪四個孩子的旅程,也是想看看孩子們都過得怎麼樣,

片中閱歷豐富弗蘭克雖然察覺到了子女們生活中的隱情,但始終不動聲色。

然而本片中的溫弗裡德則不同,他覺得事業有成的女兒其實過得不怎麼地,

甚至直接問女兒那個央視爆款問題「你在這裡過得幸福嗎?」,

還有更尖銳的「你還是人嗎?」。

但還沒等父女倆探討出什麼具有哲理的結論,伊涅斯對父親的埋怨就升級了——忙碌的她因疲憊而睡過了頭,錯過了重要電話,

她原因歸咎到父親沒叫她起床,氣全都撒到了溫弗裡德身上。

溫弗裡德則一臉無辜,覺得自己幫不到女兒,決定離開。

然而他並沒有真的離開,而是換了一種形式,繼續神出鬼沒在女兒周圍——

他戴上蹩腳的假髮和假牙,假裝不認識女兒,自稱「東尼·厄德曼」,出沒在女兒出現的各個場合。

在伊涅斯跟朋友聚會時他要湊熱鬧,

女兒跟老板談事時他要湊上去打招呼,

發現女兒與男同事的關係不太一般他就更忍不住了,直接開始查戶口。

在他看來,這種假扮另一個人的方式既展現了自己的幽默,也暫時擺脫掉了父親的身份,

能以陌生人的全新視角來觀察女兒和她的生活。溫弗裡德發現女兒跟朋友躲在小樹林裡「吸兩口」

然而這在伊涅斯看來依舊是災難,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老爸有「滿嘴跑火車」的習慣,

一會兒說一只烏龜心臟病突發死掉,

一會兒又跟伊涅斯的客戶裝熟,

甚至冒充德國駐羅馬尼亞大使,

假裝英語不太好,要女兒在旁邊當翻譯替他打圓場。

而他之所以一直「陰魂不散」,是為了等到女兒生日的那天,參加她的生日派對。

伊涅斯覺得父親再這麼「作」下去遲早壞了自己的生意,就讓父親住回了自己家,當然,是以東尼·厄德曼的身份。

結果他又鬧出幺蛾子,用手銬把自己和女兒拷在一起,

還趕鴨子上架,逼著伊涅斯在一眾陌生人面前高歌一曲,

結果這一唱,伊涅斯反倒是把這幾天的憋屈全都給喊了出來。

在我看來,歌詞的內容正是父親溫弗裡德來找女兒的真正原因,

他希望女兒能夠獨立、自信,活出自我,而不是復制別人眼中的成功。

伊涅斯生活在一個男性主導的領域,為了生存她不得不把自己變得男性化,

殊不知這些看似象徵成功的符號如同枷鎖,讓她失去了自我。

那怎麼才能找回自我呢?自然是擺脫枷鎖,解放天性。

影片的高潮段落,伊涅斯迎來了自己的生日派對,而在等待客人到來時,身上的衣服卻不給力,穿不上去脫不下來,

又偏偏這時候客人按了門鈴,情急之下伊涅斯只好半裸著開門,

結果這一下,直接激發了伊涅斯繼承自老爸的搞怪基因,她索性把自己的生日派對變成了裸體趴體,要求客人必須全裸入場。

這讓她已經到來的朋友無法接受,臨陣退場,

接著趕到的情人則以為她玩惡作劇,也沒有配合,

最終肯接受全裸出場的反倒是她的老板和助理,於是一場裸體趴體變成了團建活動。

當然,這樣的場合肯定少不了伊涅斯的父親。

這次他不空降了,也不假扮滿嘴跑火車的東尼·厄德曼了,而是打扮成臉也看不到的長毛怪登場,也不說話,搞得伊涅斯一臉懵逼地猜了半天,

當然溫弗裡德也是懵逼了,

雖然看不到他的臉,但他顯然也被這場裸體團建活動嚇住了,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於是伊涅斯披上睡衣追了出去,直到跟著這個長毛怪走了幾條街,

她才發現那個蹣跚挪動的背影就是父親,於是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去。

這一個擁抱,讓所有之前的不快全都化解——

這時候再回頭看看那張有些意義不明的海報,分分鐘都透著感人的氣息。

那個穿著套裝板著臉的職業女性,終於卸下了不屬於自己的驅殼,變回了父親懷裡的小女孩。

看到這裡,我其實並不太認同這是一部喜劇片,雖然片中的老爸各種搞怪,

但講真,德式的笑點對於國人來說有些尷尬。

所以我更願意把這部電影看作一部描寫親情的另類電影,

說它另類,是因為片中沒有用背景音樂來煽動觀眾的情緒,

溫弗裡德失落的身影,伊涅斯又氣又急的神情,都沒有配樂幫助,全靠演員自身表現。

影片中也少了很多父女之間互相指責的套路,而是把兩代人的矛盾全都集中在一個小道具上。

就像我在前面提到,溫弗裡德專程趕到羅馬尼亞,是為了當面給女兒送上生日禮物——一個名牌起司擦子,

這個廚具在父親看來,是高質量生活的象徵,

而在整日忙事業沒空做飯的女兒看來,是個沒用的擺設。

而在之後的劇情裡,這個道具也時不時在對白中刷存在感,把兩人的分歧抽象化。

一般的影片在處理這種兩代人之間的矛盾時,總會給出一個孰對孰錯的明確結論,

但本片好就好在結尾回到了之前父女探討了幾句結論的問題——生活有什麼意義。

這個問題看似抽象、雞湯,但實際上每個人都知曉的它的答案——

「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往往被日常瑣事所占據,幹點兒這個,幹點兒那個,時光如流水一般,人生亦是如此,遺憾的是,我們永遠都只是後知後覺。」

就像片中的伊涅斯氣沖沖把父親送走時,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她才淚眼婆娑地覺得自己之前就是個熊孩子。

的確,快節奏的工作和生活讓我們戴上了假面,穿起了盔甲,只為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殘酷社會擁有立足之地。

但正是這種機械化的生活方式,讓我們漸漸忽視了父母的關懷,丟掉了生活的小樂趣,

於是經過假面和盔甲的過濾,疼愛的初心變成了沒用的嘮叨,一件實用的禮物變成了無用的廢品。

我們全副偽裝地標榜自己的堅強與成功,幹練與成熟,卻忘記了給自己長久壓抑的感性因子松一下綁。

這部超過兩個半小時的《東尼·厄德曼》也許有些冗長,說的也是他國的故事,但主角的經歷正與當下的我們相同,

那個不顧一切、撲向笨拙的背影的「小女孩」在提醒我們,面具戴得再久再稱臉,也遮擋不住心中最真實的情感,忙碌之餘,也別忘了給愛你的親人一個大大的擁抱,無論是你還是他們,都需要。

回復消息「東尼就有資源,想看要趁早!

《有部電影》神預言的50已經上線,

你還不點擊【閱讀原文】去看看我又幹了什麼?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