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媽式相親、喪偶式婚姻?與其這樣真不如把結婚處理成雇傭關係

微信號:嚴肅八卦

微信號:yansubagua

【嚴肅八卦(微信號yansubagua)禁止未經許可轉載,轉載及合作請詢@蘿貝貝,或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ps當然歡迎你們把原文轉PO到朋友圈

因為《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最近又集中重刷了一批跟婚姻有關的劇集(主要是日劇),接下來可能會出一個「婚姻劇集測評和推薦」序列。

真的不想看歧視剩女和催孩子懷孕以及如何搞好婆媳關係的戲碼。我們要的看有思考的婚姻劇。思考,懂嗎!

但今天先從上周完結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以下簡稱《逃避可恥》)開始吧,循例先上評分,8.4↓

這部日劇在日本播出後居然成了「0降神劇」。第一集收視10.2%,但收視節節上升,最後一集收視居然20.8%,整整是第一集的兩倍!

在日本本土深受歡迎的這部劇集,也非常適合中國人觀看。

關於女性在婚姻裡的地位,中國的妻子們大概多有怨言。

用最刻薄的話說,很多中國式婚姻是這樣的:找媽式相親、保姆式妻子、喪偶式育兒、守寡式婚姻。

而《逃避可恥》做了什麼呢?

讓男人雇傭女人當家庭主婦,女人拿薪水開展合約結婚。

合約婚姻在偶像劇裡實在是老梗中的老梗。一般都是男女因為特殊原因不得不一起相處,同一屋簷下漸生愛意。所謂「合約」不過是他們鬥氣時的小情趣。

而《逃避可恥》,是真的以一個「雇傭合同」而開始的男女關係。

新垣結衣扮演的女主角森山美栗是個討人喜歡的元氣優等生,心理學研究生畢業,腳踏實地又充滿想像力。把日本人的職人精神演繹到極致,多麼微小的工作她都會全情投入。

再任勞任怨,還是慘遭炒魷魚。編劇是為了展示日本經濟不景氣了,才讓高顏值高能力的女主都陷入求職困境嗎?!

成為無業遊民的她在父母的介紹下,做起了家政婦的零時工。遇上了同樣性格認真的男主津崎平匡。

津崎平匡是工程師,平日工作繁忙於是請了鐘點工打掃衛生。但是一直苦於找不到稱心的清潔員。

女主的認真與細心馬上征服了男主,實栗每周會來平匡家打掃一次。啊,真是各取所需的雇主和雇員。

然而,此時女主的父母買了房子準備到鄉下定居。還沒有獨立條件的女主便異想天開的向男主提出「契約結婚」,兩人裝做是夫妻住在同一屋簷,在內依舊是雇主和職員,女主繼續完成其家政婦的工作,繼續各取所需。

↑劃一下重點:「上班形式的結婚,就是像雇傭家庭保潔員一樣的合約結婚。」

一開始這個提議確實是嚇到男主,但是男主在經歷一場生病之後更加體會到有人照顧起居的好。估算之後,男主拿出了詳細的工作方案。

雙方一拍即合,將「各取所需」長期開展,過上了同居生活——同時也是解決了女主的就業難問題,既然她擅長打掃衛生,就用這個賺錢不是很好嗎。

雇主表示:性價比不能再高!

是的,該劇的中心思想就是用一整套劇情來實踐女人們抱怨老公的笑話:與其婚後給丈夫當長期免費保姆,不如直接當個拿薪水的保姆!

女主和朋友的對話更是用「在職場上工作」和「為家庭操勞」對比,體現婚姻中男女分工的不公平。

對於許多家庭主婦來說,自己和職場上的人一樣,做家務帶孩子,年復一年的勞力。職場上自有其工作評價體系,可以升職加薪。而家庭主婦們的勞力卻往往被忽視,被視為理所當然。

「我幫老公洗內褲,老公卻在出軌。這3年算什麼啊?3年去工作還能算工作經驗,而家庭主婦一離婚就什麼都沒有了。」

————————

這部戲以合約而開始,卻以愛情結束。

男主角看似毫無荷爾蒙,是食草系男生的進階版——絕食系男生。對單身生活非常滿意根本不準備改變自己。

自稱單身達人。

最後居然擁有了一個喜歡做家務的美貌妻子!

看到豆瓣的劇集論壇裡有網友提出:女主角愛上男雇主毫無邏輯,這是典型的日本宅男幻想,屌絲的夢。

不不不,這完全是會錯意了。

男主角顏值不高,也有他獨特的魅力。

他的魅力就在於:因為他和女主最早是雇傭關係,反而懂得尊重。

這才不是「屌絲做白日夢天上掉下個田螺姑娘」的故事,屌絲不會給田螺姑娘酬勞,而男主身為一個嚴謹的工程師,記住了女主每一份付出,知道給她回報。

作為雇主,他做事有規劃、也不拐彎抹角,能下達清楚明晰的指令。

不但給發薪水,還會有獎金,職工旅行等人性化的設置。更知道雇主要和雇員一起努力。

也會照顧職員,注意到實栗坐在地上,便讓開位置她坐在沙發上。

當然,不是每個雇主都像男主這樣尊重人。他最可貴的就是「把人當人」,不自大,在每一個細節上尊重別人。不管是伴侶,還是雇傭關係的一方,都是合格的。

舉例來說,在去女主家裡見父母報告結婚路上,男主就在考慮措辭。

他認為向嶽父說「請您把女兒交給我」這句話不好,因為老婆「不是一個物件」

一本正經向同事介紹:我老婆現在在做雜誌寫手、活動經營和家庭主婦這三個工作。家庭主婦也是一份很重要的工作。

因為尊重人,所以他看上去才是得體和貼心的。

男主有多細心呢?女主成為家政婦之後,把紗窗都仔細清洗了一遍。

如此細微的事,男主發現了,就很誠懇的向實栗致謝:「房間比平常更明亮了。」

一直求職不順的女主就是因為這幾句話有了「正中紅心」的感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被肯定,是很重要的,不管是作為妻子還是作為雇員。

當長輩問到男主對於婚後生活感覺怎樣

請看他列的優點:生活開支變小,吃的便宜又營養,不用打掃衛生,還有人幫忙收快遞。

丈夫享受到這種生活改善,大概只覺得天經地義吧,該怎麼出去玩還是怎麼玩,雇傭方不僅給了報酬,還記得你的好。

尊重女性的思想主見,也是男主很吸引人的地方。

女主的設定是特別愛幻想的人,怎麼遇到困境也不會屈服,能頭頭是道的分析,總有應對方法。

她這麼聰慧可愛,受歡迎嗎?

並不,社會上的女性往往被要求不要太聰明,女人要顧及男人的自尊心,不要讓男人丟臉。

所以女主角是被前男友們嫌棄自作聰明的。

而男主角的位置,從雇主到男友,都可以認真聽取對方的想法給予反饋,綜合兩方的需求給出解決方案,生活能在相互討論的基礎上進行下去。

有趣的是,當雙方關係從「雇主和雇員」變成了「情侶」,男人的觀念也會被傳統的婚姻形式所影響。

男主角經歷了一次裁員後,有了想結婚的想法,認為兩人正式結婚後,就可以將以前他付的薪水省下來,用作兩人以後的規劃。

女主角馬上感覺不適,義正言辭地說這是:「愛、情、剝、削!」

這和老板們用各種理由(我們是朋友,你為我做事能長見識等等)不給別人的勞力開薪水,是同一種性質的剝削吧?

————————

安利完了這部戲,再看一下我們身邊的新聞:

相信這幾天刷屏的《中國式相親》已經讓很多人吐槽很久了。(這個真人秀有多少策劃成分暫時還要打個問號,但至少它展現出的是大家在現實裡見過的情景。)

男人帶著自己的父母到電視上相親,提出的擇偶要求跟找媽差不多。「巨嬰男」理直氣壯地以「賢妻」之名對女人提出諸多要求苛責,自己卻能自稱沒長大需要人照顧。

於是,結婚後妻子在充當的是保姆角色,家務明明是夫妻兩個人的事情,卻常常需要妻子一個人承擔。

而育兒有如「喪偶」,婚姻仿佛「守寡」,更是因為很多婚姻裡男人長期缺席。

上周剛剛推送過的何潔離婚事件裡,何潔丈夫赫子銘是一個明顯沒有參與進育兒事務的丈夫,照顧孩子是何潔一個人的事情,赫子銘「不會因為孩子改變一點點的生活」。

幸福的婚姻需要以愛情為基礎,但它仍然是一種契約關係。雙方權利和義務都需要平等。女人不管是出去工作還是為家庭工作,都需要丈夫的尊重,而不是被裁定為「天天出去跑不著家」或者「在家裡白吃白喝就做做家務而已」。

看過一個日本女作家寫的書,說每天打掃、做飯,再開啟下一頓做飯程序,幾乎要失去自我;只有洗碗時用水沖盤子看著水流時,才能稍微讓身心靜下來,有短暫的片刻去感知這個世界。

都說日本妻子是世界上最溫柔順從的。

結果,日本的最深入人心的主婦雜誌發表了今年讀者問卷調查結果

——最想丟掉是:老公!!

每個一味的榨取而不自知的丈夫,都會培養出一個「恐怖妻子」吧。不管是愛情還是婚姻,都不是為了榨取他人而存在的啊。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