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渡人》等電影票房不如人意,豆瓣、貓眼要不要背鍋?




微信號:36氪

微信號:wow36kr

《擺渡人》等電影票房不如人意,豆瓣、貓眼要不要背鍋?

今天的朋友圈熱點,除了小程序,大概就是關於這則消息的紛紛熱議了。

文 |繆定純

「張藝謀已死。」

看完《長城》後,「褻瀆電影」12月15日發了這麼一條微博,他當時沒有預料的是這條評論引發的後續效應將遠遠超過其控制範圍。當天樂視影業 CEO 張昭就毫不客氣地轉PO對罵,並以樂視影業官方名義發出了警告函,稱將採取法律手段。今天人民日報客戶端發文,以此為例批判「蓄意惡評傷害電影產業」。

事情的起源是《長城》《擺渡人》《鐵道飛虎》這三部賀歲檔大片都沒有取得預期中爆棚的口碑與票房,人民日報認為是豆瓣、貓眼兩大影評網站的低評分導致不少觀眾對賀歲檔國產影片大失所望,甚至因此拒絕觀看國產影片。其中「個別大V、公眾號為博眼球、圈粉絲、流量變現等目的,發布惡意的、不負責任的言論,嚴重破壞了中國電影的生態環境,」人民日報稱。

根據36氪獲得的消息,昨日貓眼 69 位專業影評人已經接到通知,專業影評入口將要調整。今日,36氪打開貓眼購票App發現「貓眼專業評分」這一功能已在首頁下線。

年初預期中的600億票房盛宴在歲末沒有如期而至,現在看來,中國電影年末的賀歲檔大戲已經不僅僅停留在電影院了,它更像是按捺不住的資本聯合了「救市」心切的神秘力量,發起的一場以衝擊年末票房KPI為主要目的的營救行動。

中國電影市場有那麼糟糕嗎?

在2016年之前,國內幾乎沒有哪個行業能夠像電影行業這樣年年跑贏GDP增速,交出年均超30%漲幅的完美答卷。中國電影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的日子一度看起來指日可待。

然而在票房一路高歌猛進的同時,資本開始兇猛入侵,各種花式保底、眾籌、對賭、理財產品層出不窮,《葉問3》的票房造假與金融賭局事件的出現集中暴露了資本的瘋狂。

湧入電影行業的錢在變得越來越多,電影院蓋的越來越多,螢幕上的好內容卻變得越來越少。今年9月中國電影首次出現了票房同比負增長的情況,在12月之前,去年的440億票房都對今年的電影行業來說是一個岌岌可危的數字。(截至2016年12月23號,中國電影票房達到441億)

當一輛高速疾馳的列車突然放緩速度這會意味著什麼?那些拼命給它投錢,加滿油箱的人的希望將會陡然落空,他們一定會想方設法讓它重新加速沖到120邁,而12月是他們為數不多的能夠抓住的好時機了。

中國電影的賀歲檔往往有著製造票房冠軍的神奇力量,去年的《尋龍決》曾在這個檔期卷走了近17億的票房,今年同樣有著豪華全明星陣容《長城》和《擺渡人》看起來都像是有著能夠復制奇跡的實力玩家,況且他們的背後還站著阿里巴巴、萬達和樂視三個巨頭。

但始料未及的是,口碑的坍塌比預期中來的快了許多。《擺渡人》上映不到12小時,豆瓣評分跌至3.7分,幾乎是今年所有上映的大片中起始評分最低的一部,在各個社交平台上,批評《擺渡人》和《長城》的「爛」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

而在這個關鍵時間點,資本的神經已經無比脆弱,任何一個可能引發票房坍塌的因素都會引起足夠大的警覺。更何況在信息門檻在逐漸被降低的當下,口碑對票房的影響力變得越來越重要。根據復旦經濟學院研究員,經濟學博士陳沁的報告,當周末上映的所有電影豆瓣平均得分每高出一分時,一家電影院的票房便會提升35萬。

在背負巨大壓力的情況下,他們對惡評的容忍度就會降低,對於有商業目的傾向的惡評就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消滅。而豆瓣和貓眼作為影評內容的承載平台,此時在治理虛假影評和惡意影評方面的表現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於是,針對豆瓣和貓眼是否可被信賴的質疑就出現了。人民日報的報導稱,利用「撞庫」「肉雞」等網路作弊技術,一個團隊甚至幾個人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對豆瓣上的影片「刷分」;而貓眼上專業評分只來自於數十位專業影評人,並不能完全替代普通大眾對於影片的觀影評價。

什麼是簡單可信賴的評分體系?

對於逐利的電影資本而言,另一件加劇他們焦慮感的是電影行業的輿論場近年來也在悄然變化。

過去在中國,對傳統媒體而言,有限的管道資源至關重要,但也正因為管道資源有限,事實上提高了影評的門檻,限制了大眾的接收方式,也影響了影評的影響力。不過,豆瓣等社區的出現降低了影評門檻,影評不再需要去爭取有限的媒體管道,而且隨著用戶數量增加,評分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大眾對某部電影的看法。

自媒體的出現幾乎徹底打破了傳統媒體的管道壟斷,而且各個自媒體平台都有相應的付費激勵機制,「內容創業」也成了2016年創投界最關注的名詞之一,在今年8月最大的影評自媒體「毒舌電影」的估值已經超過數億元。越來越多的影評人開設了自己的公眾號,在電影這一細分領域搶奪內容市場的紅利,無意識間也擴大了影評人的影響力。

這導致片方被迫發生的一個轉變是,過去在宣傳過程中片方掌握了更多不對等的信息,可以有目的性投放給目標觀眾。但如今,他們已經不再享受這種不對等信息帶來的優勢,一部電影的口碑,最晚在首周末過後,便幾乎能盡人皆知,新的傳播環境,給電影宣傳帶來了不少的困擾,並且由於單個影評人自身的話語權加重,這導致片方的口碑管理目標更為分散。

對於整個行業這是一件好事,輿論環境正是在這種有來有往中逐漸建立成形。但也是由於單個內容生產主體的主觀性,很多個性化以及隨意化的言論也會隨之產生。一位業內人士告訴36氪,此前有電影公司曾嘗試去投資這些影評自媒體,但高額的報價最終嚇跑了不少投資者。由於在中國缺乏類似好萊塢的成形的獨立影評人制度,從而導致國內的影評人環境並非完全得到淨化,這也直接影響到貓眼和豆瓣上的評分體系。

目前,貓眼電影和豆瓣都沒有回應這次事件。不過這並非豆瓣第一次遭遇「公正性質疑」,也在去年賀歲檔的時候,有人質疑豆瓣干預電影評分,阿北發表《豆瓣電影評分八問》作為回應,在文章中,阿北回應了評分規則、趣味是否小眾、水軍等問題,並明確表態,豆瓣電影評分來自於1億人的觀眾,不會因為商業合作而改變,而且「整個豆瓣系統裡沒有‘修改電影平均分’的後台功能。」

對於「我可以做點什麼讓我的片子在豆瓣評分高一點?」這個問題,阿北回答說:

「我確實不知道除了拍好電影,能做什麼。」

《擺渡人》等電影票房不如人意,豆瓣、貓眼要不要背鍋?

而今日晚間,人民日報評論部微信公共帳號發表了文章《【銳評】中國電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並且官方在評論中回復評論「以此為準」。

36氪轉載全文如下:

看電影前去豆瓣看看評分,看完電影後到貓眼寫寫評價,如今已成為不少網路「新世代」的觀影習慣。在開放的平台上與友鄰交流感受、分享觀點,不僅豐富了自己的觀影體驗,也解決了關於電影信息不對稱的問題。無數人有彈有讚,給一星也給五星,就形成了電影評價的「大數據」。偏激的、賭氣的、找碴的人,肯定都會有,但樣本量足夠大,也能照見整體性的觀感、多數人的態度了。

也應該看到,開放的輿論場中,對電影的評價,確實有失序現象存在。在打分平台上,刷好評、刷惡評者,都有之;在自媒體中,也不乏博取眼球的惡意差評,甚至有「人身攻擊」。有開放的市場和開放的輿論,就必然有各種意外情況帶來的壓力。對於這樣的情況,需要合理引導、妥善解決。「洗澡水臟了,不能把盆裡的孩子也倒掉」,這應該是共識。不過,話說回來,電影作品真的會被「一星」毀掉嗎?電影生態真會被「差評」影響嗎?卻也是未必。

有人說,看電影就像吃飯一樣,好不好吃一嘗便知,不能別人說不好吃,你反而質疑別人的口味。說到底,一部電影的品質,也不是「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更不是「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試想,類似《大聖歸來》《湄公河行動》這樣的電影,如果不是拿高完成度的作品說話,怎麼可能聚起這麼多「自來水」,依靠市場和口碑完成逆襲?而換個角度看,多少靠「小鮮肉」、靠「五毛錢特效」、靠「炒作緋聞」博眼球的電影,即便買了一萬個「五星好評」,最終也不過是淪為笑柄。與其跟網友較勁,真不如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態度,或者水平。

事實上,一些電影能逆襲,一些電影會折戟,本身就意味著觀眾越來越成熟,不會再輕易被爛片騙進電影院。中國電影市場,這幾年來可謂「高歌猛進」,近三年的增長分別是27%、36%和創紀錄的49%,電影業界甚至有「人傻、錢多、速來」的調侃。從某種程度上看,今年電影票房增速放緩,也未嘗不是電影市場更健康的標誌。畢竟,電影市場的成熟,前提是要有一批成熟的觀眾。電影票房很重要,但不可能也不需要搞成面子工程,每年都「大幅增長」——增不增長,增長多少,都應該是市場決定的。

承認觀眾有「用腳投票」的權利,也就要承認觀眾有「打星評級」的權利,這都是一種選擇。正如很多人看到的,在一些網友、觀眾為電影評分的平台上,也有刷差評、或者刷好評的行銷行為存在,但只要平台夠大、夠開放,就能容得下、乃至沉淀得下這些雜質。當然,平台也應該更好地完善評分機制,讓不管是「一星差評」還是「五星好評」,讓不管是「點映階段」還是「公映階段」,評星都能是網友意願的真實反映,讓網路平台的打分,成為「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時重要的參考。

中國電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愛之深,責之切」,網友的評價雖然不一定就是「權威」,但也是觀眾心聲的投射。說到底,真正拿出立得住、傳得開、留得下的作品,可能是重要得多得多的問題。

推薦閱讀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閱讀

《擺渡人》等電影票房不如人意,豆瓣、貓眼要不要背鍋?

國產電影用八個月,交出了一份令人無法接受的答卷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