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樁「少女慘死案」,是台灣永遠的恥辱

微信號:電影派

微信號:dyp833

點擊關注電影派

從此過上沒羞沒臊的觀影生活

電影派
Vol.254

說起國內的重大刑事案件,犯案情節令人髮指的有很多。

比如白銀殺人案、南大碎屍案……

但令派爺最震驚的還是——

白曉燕命案

這是台灣有史以來最重大刑案之一,影響層面甚至達到台灣的”修憲”、”政黨政治”與內閣政治的權責劃分。

派爺震驚的不止是命案之慘,更是震驚於命案背後可怕的社會

今年CCTV9製作了一季亞洲犯罪特輯,第一集就是講述白曉燕命案。

名字叫——

亞洲罪案偵察檔案》

該片講述了發生在中國台灣、泰國和馬來西亞等地的重大刑事案件的來龍去脈以及調查過程。

包括——台北連環殺人案、台灣的「酒店殺手」陳勇志案、馬來西亞華人王麗涓被害案、泰國女按摩師連環被殺案以及泰國皮卡司機連環被害案。

其中《台北連環殺人案就是白曉燕命案。

案件發生在1997年的台灣。

白曉燕是知名台灣藝人白冰冰與日本知名漫畫劇作家梶原一騎之女。

父親早逝,讓曉燕與母親一直相依為命

這是一個十分乖巧善良的女孩。

每天早上,她在上學前都會幫媽媽定好鬧鐘。

對陌生人也從來不設防備

有人問路,她甚至還會熱心幫忙帶路。

這曾讓媽媽一度很擔心,但曉燕卻回答媽媽——

媽,你把人想得太壞了。

然而,這個殘酷的社會立馬回擊了這個單純的女孩。

1997年4月14日,就讀台北縣林口鄉醒吾中學高中部二年級的白曉燕,離家上學後即不見蹤影。

當晚,還在工作的白冰冰,在影棚裡接到了生平第一通恐怖電話

綁匪要她到龜山鄉長庚高爾夫球場的墓園

電話裡的綁匪口齒不清,像磕了藥一樣,這樣白母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在她和警方到達墓園後,找到了綁匪留下的東西——

要求五百萬美元(合3098萬人民幣)舊鈔不連號贖金的綁架勒贖紙條;

女兒的半裸照片

還有女兒的左手小指

為了不能遺留指紋,白母當時是拿著筷子,慢慢撥開,卻夾到了女兒的斷指。

那種刀割的心痛,伴隨她很多年,如今採訪仍然痛苦萬分。

說真的,派爺真是佩服她,竟然還能接受採訪。

裡面還有一封女兒的求救信——

媽媽,我被綁架了,現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他們要五百萬美金……不可以報警,要不然我命休矣……

但已經晚了。

母親當晚回家就報了警,警方當晚進駐白家,成立「0414」專案小組指揮所。

當時從警局就將白曉燕被綁的消息透露給了媒體。

而且當時白母在錄音棚裡接到綁匪電話,就有不少媒體得知消息。

誰也沒想到,警方和媒體,本該是保護民眾的兩大群體,卻讓白曉燕再也沒能回到母親身邊。

甚至死得更慘

首先,台灣警察的辦案能力真是驚呆我等大陸群眾。

當通過多日搜尋綁匪使用的電話號碼後,警方終於鎖定犯罪嫌疑人。

於是,信誓旦旦的警方前去嫌疑人家裡捉拿嫌犯。

家裡有嫌犯的老婆。

氣人的來了,你們知道他們派了多少警察嗎?

這麼重要的嫌疑犯,當然有多少上多少啊。

並不,只有兩個

兩個警察直接到人家家裡,和人家老婆嘮家常去了。

你特馬樓底下都不防守的啊。

於是,當犯罪嫌疑人都到家門口了,還是逃掉了

當年台北警方辦案手法太過粗糙,毫無體系可言

當他們護送白冰冰及三大袋500萬美元現款和綁匪交易時,指揮系統相當凌亂。

由於指揮車無法發揮指揮功能,各行動組在長途飛奔下,發現通訊設備根本不能使用,以致歹徒一再以電話更改交款地點。

交款車在新竹地區一直兜圈拖延時間之際,卻發現各行動組車輛早已散落各地不知去向。

當事件逐漸嚴重,警方受到壓力,最終將綁匪捉拿歸案。

但一切為時已晚,白曉燕的屍體早在中港大排水溝內被人發現。

全身赤裸,綁了6個鉚頭,頭部遭重創,小指缺失。

屍體已經嚴重腐爛,本來瘦弱的曉燕卻腫成巨人觀

法醫警察還在確認死者身份,但白母一眼就認出了。

這具已經沒有人樣的屍體,就是她煎熬等了許久的女兒。

警方是無能,而台灣媒體,就是喪盡天良了。

白母幾次帶著贖金前去與綁匪交易時,都是被媒體干擾了。

那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景觀——

白母前面開著車,後面卻浩浩蕩蕩跟著大批新聞採訪車

綁匪已經知道白母報了警,現在又有大批媒體跟著。

幾次交易,綁匪都沒有出現。

警方氣得大罵尾隨記者,卻遭到記者的抵制——

他們不撤,我們也不撤!

白母曾無數次哀求媒體——

拜托,不要寫,不要寫,真的不要寫。

但白家還是有大批為了搶爆料的採訪車。

曉燕被綁期間,台灣媒體簡直炸了鍋,各種不堪入目的報導層出不窮。

甚至還有描寫綁匪性虐待曉燕的黃色報導

之後,綁匪不再打電話,不再索要贖金。

白母急得快瘋掉,那時,她的預感就是正在發生的事。

事後證實,白母報警、媒體大肆跟蹤報導,直接惹怒了綁匪。

他們回去就對曉燕拳打腳踢,並用相當殘忍的方式強暴了她

次日凌晨,曉燕身體抽筋,因不堪毆打致肝臟破裂,腹腔內出血身亡。

三日後,被棄屍。

媒體們嘔心瀝血地,每日每夜蹲點,終於間接害死了這個少女。

不知道,有朝一日,當他們自己的家人落入綁匪手中時,他們還問不問得出來——你什麼時候準備自殺?

警方、媒體,間接害死了白曉燕。

更可怕的,還是台灣整個當局的腐敗無能

白曉燕命案已經由最初的刑事事件,逐漸發展成社會事件、政治事件。

民調顯示,近九成民眾擔心未成年子女被綁架,台灣當局聲望大跌。

人本教育基金會等100多個社會團體共同發起”五〇四悼曉燕,為台灣而走大遊行”。

又結合500多個民間團體,舉行”五一八用腳愛台灣”遊行,持續高喊”總統認錯、撤換內閣”、”認錯、認錯、認錯”等口號。

兩場遊行,主辦單位都宣稱達到10萬人以上,對國民黨主政末期的政治局勢,極為震撼。

澄社亦發表聲明抨擊行政院長,要求連戰下台負責。時任政務委員的馬英九提出”辭官退隱”聲明。

而當時有媒體爆料,就在白冰冰召開記者會呼籲當時”總統”李登輝看看島內治安時。

他正在高爾夫球場揮桿盡興

白曉燕命案,是那個黑暗時期的台灣的縮寫。

時至今日,白冰冰依然活在失去女兒的痛苦當中。

此後一生,她都要一直每日嘗受喪女之痛。

罪犯僅被施以死刑,根本不能讓她感到公正。

她說她不會原諒。

但她要乞求女兒的原諒。

原諒媽媽,當媽媽的不是要女兒活著,或死去。

媽媽只想讓你不痛,死了好,死了你就不痛了。

PS: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觀看。

一個zan=為曉燕默哀一次

歡迎在評論下方調戲派爺,跟著派爺有肉吃。

更多見解可在文章下方即時評論。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