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或成最倒霉的美國總統,超級泡沫在他手裡破滅?

微信號:鳳凰財經

微信號:finance_ifeng

來源:金融經濟學家吳裕彬(deeywoo) 作者:吳裕彬

1.以史為鑒,川普樂極恐生悲

自川普當選以來,美國市場好像是打了超級雞血一樣,美元指數創下了過去14年的歷史最高—103.65,比11月7號的收盤點–97.78上漲了6%,標普500指數上漲了5.5%,道瓊斯指數上漲了超過8%,真可以說是亮瞎了全世界的眼。華爾街甚至為此造了川普行情(Trump Rally)和川普再通脹(trumpflation)這樣的專業名詞來向全世界兜售美元資產,而全世界的投資者對此也是趨之若鶩。

川普似乎即將開創戰後美國經濟最輝煌的一個時代。市場對川普給予的期望實在是太高了。

但實際上川普奇跡很有可能是曇花一現–one hit wonder,2020年大選民主黨將重新贏得白宮,而且很可能是以大比分優勢獲勝。從美國的歷史和趨勢來看,這主要有以下兩個原因:

(1)人口結構的變化對川普不利。

民主黨的票倉是黑人,拉美裔,都市居民,移民,Y世代等等,而共和黨的票倉主要是年長者,嬰兒潮世代(1946–1966)年間出生)和沉默的一代(1926–1946年間出生)正在不斷死亡。越來越多的人搬到城市居住,越來越多的人追求高等教育,這些人更傾向於接受民主黨時髦的政治正確,更傾向於為民主黨投票。

(2)超級資產泡沫有可能要破滅。

超級資產泡沫的形成主要是由於資本大規模長期的錯配造成的,而美聯儲持續6年的量化寬鬆和零利率造成的這種資本錯位在美國歷史上是罕見的,美股的幾大關鍵指標均已創造了歷史最高紀錄,這麼大規模的錯配資金需要套現,這意味著美聯儲製造的美元資產超級泡沫很有可能要破滅。

美元資產超級泡沫就是一顆定時炸彈,民主黨是幸運的,這顆定時炸彈在他們手裡沒有爆炸,但是在川普的手裡很有可能要爆炸。川普很可能會走胡佛的老路。胡佛當年也是一位代表商界利益的共和黨總統—實際上美國歷史學家稱之為美國第一位商業總統,其崛起軌跡也和川普一樣以黑馬姿態銳不可當,也搞孤立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結果大蕭條在其任內爆發。其最後的爛攤子由民主黨人羅斯福來收拾。

為了向全世界推銷川普行情和川普再通脹,華爾街總是拿川普和裡根比較,其實熟悉美國歷史的人知道,從孤立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骨子裡來看,川普更像胡佛。當然這一切也有可能改變,那就是川普發動一場戰爭,一般戰時總統連任的可能性很高。

當然這一切並不是打卦預測,讓我們姑且假設川普會當滿未來四年的總統,並且不發動可能觸發石油糧食危機和地緣危機的戰爭,只通過金融和經濟的手段競爭,那麼他這四年,主要的美元資產會怎麼走呢?

2.美聯儲製造的超級泡沫

先看債券市場

美元債券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一個資產泡沫,而且這個資產泡沫已經到了頂部位置。這個是非常值得警惕的大事,尤其是做固定收益的,可能會面臨巨大的下行調整風險。

利率(收益率)的周期是非常漫長的,讓我們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藍色),數據來源:彭博金融終端

自有數據以來,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從1960年開始到1981年9月30日,上升了足足20年,最低水平在4.00%左右,最高見16%附近;從1981年9月30日至今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足足下降了快36年,最低水平見1.50%左右。從最低水平和時間跨度來看,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世紀大底已經磨出來了。美元債券如今走了一個長達36年的超級大牛市,其收益率已經低到低無可低的地步,未來將形成一個35年左右的超級大熊市。川普所做的一切就是加速國債收益率的攀升和美元債券熊市的到來。

川普經濟學的擁泵應該了解一下,裡根奇跡開始於美元債券超級牛市的牛頭位置,而川普奇跡卻處在美元債券超級牛市的牛尾位置—也就是美元債券超級熊市的熊頭位置,而川普卻依葫蘆畫瓢的搞財政赤字擴張,結果會好嗎?這就好比趕著融資成本不斷上升的周期拼命舉債,結果能好嗎?刻舟求劍的比較,莫過如此。

一個看得到的風險就是美國聯邦政府資產負債表上的債務有20萬億美元,還有許多的表外負債,表外擔保,表外可能有負債。只要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提高一個百分點,美國聯邦政府每年的利息支出就會超過2000億美元,川普偏要趕在這樣一個美元債券超級熊市的熊頭位置和裡根一樣搞赤字擴張,這真是東施效顰,只不過後果要嚴重得多。

這個時候聰明人應該清空美元債券,降低持有美元固定收益產品(美元養老保險就是其中最大的一類)。從去年到現在美國有很多地方養老金就遭遇破產風險,不少還一度終止受益人贖回,這一切都是美元債券市場海嘯將至的現象。可怕的是,川普7萬億美元的減稅及基建計劃只會使這情況更糟。

接下來聊聊美國房地產。

在聊之前我要告訴大家,根據美國人口普查的最新數據,2016年美國人口的增速創下了大蕭條以來的最低記錄,連紐約州的人口也出現了過去十年的首次萎縮。從歷史經驗來看,這對房地產是個重大的利空。

另外,房地產的價格是靠債務杠桿驅動的,而利息特別是國債收益率的走高,將會壓低房地產價格,更別提全美房價指數目前再次達到歷史最高水平。筆者認為,除了債券,房地產可謂是最大的一個美元資產泡沫。而川普的政策對房地產又有百害而無一利,首先是反移民,這對美國人口增長是大大不利;其次是搞大規模赤字刺激,美聯儲加速加息,等等都會加速抬高美元利率。

聰明人應該降低持有美國房地產的權重,最起碼要使你的房貸利率是固定的,否則房貸利率一旦浮動起來,未來的供樓負擔會顯著上升,搞不好到最後房子就成了負資產。

3.尋找價值窪地

講真,在這個拐點上最怕買到估值過高的資產。在所有的大類資產裡,估值窪地真的是不多了。讓我們看下面的數據圖:

彭博大宗商品指數(藍色),標普500指數(綠色),標普羅伯特希勒全美房價指數(黃色),時間跨度:過去20年,數據來源:彭博金融終端

如上圖所示,美股遠遠突破歷史最高紀錄,美國房地產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而大宗商品目前依然處在歷史最低水平。想想看,現在全世界的農民,礦主和原油生產商都在盈虧平衡線上掙扎,大宗商品可謂是目前最大的價值窪地,而美股,美國房地產,還有美元債券是最大的價值高地。

這並不是要預測美股,美國房地產,美元債券的具體崩盤點,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從中長期的趨勢來看,確立無疑的是大宗商品可謂是目前最大的價值窪地,而美股,美國房地產,還有美元債券是最大的價值高地。崩盤點什麼時候到來也許只有大神才知道,但是高處刀口舔血的結果風險是高位站崗,而底部介入你要付出的成本無非是時間。從風險收益比和中長期趨勢的角度來看,現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大宗商品。忘了說一句,川普的大基建計劃也是利好大宗商品的。

4.超強美元的幻象

大宗商品中長期牛市的確立意味著美元中長期牛市也差不多也到了尾聲,之前筆者預測過美元指數到明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會進入熊市。這裡需要指出的是川普經濟學是不支持超強美元的。

首先,川普的貿易競爭以爭奪就業,這要求美元走低,否則美國的產品和服務會非常貴,這會嚴重影響美國大企業的利潤率,比如自這一輪美元強周期啟動,美國製造業巨擘卡特彼勒的利潤同比就進入了連年下滑的超級大拐點。川普要真的是商業利益的代言人,他對美國製造業的投名狀就是一個美元熊市。

再次,川普7萬億美元的減稅和基建方案需要通過發行債券來買單,而這麼大規模的債券35%左右由外國資本認購,因此美元太強了,會提高這些外國資本認購美國國債的成本,降低他們對美國國債的需求,這就會顯著推高美國國債的收益率。

所以,川普要推進他的大規模赤字刺激計劃,他也必須拿出一個美元熊市來,以便將其產生的天文數字的美元債券向全世界兜售。

5.川普經濟學的宿命

川普經濟學的貨幣本質就是弱美元周期的開始,至於那些拿川普和裡根比,拿川普的美元和裡根的美元比的人,我想提請他們注意,川普和裡根所處的貨幣環境完全不同(裡根任期開始於美元債券超級牛市的牛頭位置,而川普任期卻處在美元債券超級牛市的牛尾位置—也就是美元債券超級熊市的熊頭位置),不能刻舟求劍的比較。

川普不像裡根,而更像胡佛。在美聯儲長達六年3輪量化寬鬆之下,資金已經嚴重錯配,許多美元資產已經嚴重高估(這個高估有兩層意思,一是他們的絕對值達到或者打破了歷史最高紀錄,一是美元指數本身已經到到了過去14年的最高水平),形成了巨大的泡沫。這些資金一旦要套現甚至是出清,向價值窪地輪動,這些巨大的資產泡沫就會破滅。

民主黨是幸運的,美聯儲製造的的超級資產泡沫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沒有在他們手裡爆炸,如今這顆定時炸彈到了川普手裡,搞不好他就成了最倒霉的一個美國總統。當然這一切都是在美國不發動可能觸發石油糧食危機和地緣危機的戰爭,只通過金融和經濟的手段競爭的情況下的可能,問題是川普會為了連任,發動戰爭嗎?

來源:金融經濟學家吳裕彬(deeywoo) 作者:吳裕彬

新媒體經營編輯 王程海倫

鳳凰財經官方微信(ID:finance_ifeng)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喜歡此文,歡迎轉PO和賞讚支持財經君!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