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龍宣布微信小程序明年1月9日正式推出,並回答了大家最關心的10個問題

微信號:虎嗅網

微信號:huxiu_com

張小龍今天明確了微信小程序正式跟用戶見面的時間——1月9日,同時他解釋稱,小程序就像PC時代的網站,不需要下載、安裝,信息觸手可及,用完即走,無需卸載。
「小程序非常接近於PC時代的網站的服務,網站服務不同於公眾號,它更直接。大家想像一下,把小程序看作是PC時代的網站的話可能更好理解。」張小龍說。
2017微信公開課Pro版今天(12月28日)在廣州舉行,張小龍在一個多小時的主題演講中,詳細闡述了小程序的由來。他花了很大的篇幅回顧PC時代信息觸達用戶的是通過搜尋框,而公眾號則是通過二維碼。
張小龍說,小程序主要鋪的是線下使用場景,比如在公車站,你掃一下公交站牌的二維碼就可以了解下一輛公車到站的時間,你在汽車站,掃一下汽車站的二維碼就可以購買車票,而不需要排長隊。
小程序融合了PC時代搜尋網站的優點和微信二維碼的特性,但在手機上的體驗要比搜尋框更佳好,也不需要你為了獲得一個服務而必須去關注這個公眾號。
張小龍說,小程序是滿足用戶一個特定的需求,這個需求必需是真實存在的。
他說:「我們剛才回顧了PC這些年的變化,沒有PC的這些年代,企業是很難不通過互聯網提供服務的。舉了個例子。絕大多數的企業沒有那麼能力開發一個程序放在PC上,到了互聯網時代才改變。
在PC互聯網的時代裡面,改變世界的不是用更多的應用程序,而是更多的網站,也因此誕生了很多偉大的互聯網公司。
移動互聯網時代,絕大多數的企業做手機端的APP,推薦用戶下載他們的APP,但現實並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用戶使用了更便利的使用方式,但也是最繁瑣的使用方式。用戶只會用那麼幾個APP,而不是手機裡裝的那麼多全部使用。
在PC時代,用戶可以在網頁間快速切換的。但是在智慧型手機時代,很多人打開瀏覽器的頻率越來越低。
移動互聯網時代對很多企業提出了一個挑戰,智慧型手機時代反而沒有像PC那個時代那麼方便了。直到公眾號出來後,大家會發現,它是比你開發APP更便捷的方式。
公眾號的出現也是我們特別高興的事情。因為即使PC互聯網時代,他們也沒有辦法把服務搬到網上讓人們訪問。
公眾號的缺陷也讓我們很不高興,在於它是基於訂閱和推送的關係。
一個網站並不需要推送消息,但你都可以訪問。從這裡可以看出來,移動互聯網時代,很多企業缺少一個有效的載體,反而不如PC時代方便。
這樣一種載體我認為是他擁有很強的需求,市場空白的一個地方。所以在我們構思小程序的時候,一直在想,它的位置、未知在哪裡。」
他舉了個例子,說他有一次去深圳的時候在深圳機場看到一個有趣的廣告牌,它的廣告牌每一個上面都有一個微信公眾號二維碼。80%的廣告牌都是這樣。
「在PC時代,廣告商會在廣告牌上印一個網站鏈接,這也成為PC時代的標配,現在是公眾號,取代了以前的網址。」如果你覺得張小龍是在沾沾自喜就大錯特錯了。
「我不太高興的地方是,我看到廣告,他卻需要我去訂閱他,收到它的消息。這是又很大的不同點。」張小龍說,「我認為一個廣告牌,它不太應該貼一個用來訂閱的號。應該是可以立即展現他的服務的鏈接。展現服務的鏈接就應該是類似小程序的形態。我不是需要收到你的push,而是了解廣告背後的信息。」
張小龍說:「這樣的一個使命應該是我們小程序做到的。我可以掃一下立即就獲得它的信息。就像我們以前登陸網址,只是通過掃二維碼的方式登錄網站。」
張小龍認為,我們過去是通過網站搜尋服務,搜尋框非常重要;現在,更多的是線下,二維碼都微信的基礎入口。掃一掃也是非常基礎的功能,觸達周邊的最基本的方式。
「通過這樣一種回歸,以及企業通過什麼樣的方式的回顧?來看到小程序,它是很對應於網站。但我們不希望他在手機上是一個網站的體驗,而且是更好的體驗,所以我們定義出小程序出來。」
本質上,我們更希望用戶在手機上的體驗比網站好很多很多,比下載一個APP好很多很多。這就是小程序的本身定位所在。
大家最關心的幾個問題

接下來,張小龍自問自答了大家可能最關心的關於微信小程序的問題。根據虎嗅現場敲出來的,大概10個問題,張小龍逐一進行了作答。當然,基本上都是否定的答案。
第一個問題:小程序的入口在哪裡?
小程序在微信裡是沒有入口的,很多人看到微信開始內測小程序,大家說這是一個新的機會,我們應該第一波上去,去獲得一些流量上的紅利,但是那就非常遺憾,公眾號在微信裡面其實也沒有入口,一個用戶如果沒有訂閱過任何一個公眾號,他在微信裡面找不到這樣一個入口,小程序也是一樣的,如果一個人沒有去運行過任何一個小程序,他在微信裡也是找不到小程序的入口。
這跟之前提到的一些產品理念相關,在微信裡我們一直在倡導去中心化的結構,所以你到現在都不可能看到在微信裡會有一個訂閱號的入口,裡面有一個分類,有排序或者有推薦這樣的東西存在,這一點從公眾號的第一步就堅持是這樣的,這個對公眾號平台帶來了很大的好處。
因為當微信沒有這樣一個入口的時候,所有提供公眾號服務的企業他們會想辦法把自己的二維碼鋪到所能夠鋪的地方去,那就真正做到了公眾號的入口其實不是在微信裡面,而是在二維碼裡。如果是我們有一個基礎的入口的話,那大家可能搶奪的都是微信裡的入口,如果我們有推薦的話也不是一個好事情。我們的推薦就會變得有更多人訂閱。
所以對於小程序來說,可以想像一下未來的小程序用戶更多是從哪裡去啟動它?我們更多的是希望小程序的啟動來自於掃二維碼。
前不久跟一個合作夥伴的公司在聊這個話題,他們希望能夠知道小程序的發布時間,好做一些準備。
他們提出一個場景我覺得特別的切合,他們說現在汽車票其實沒有電子化,所有人去坐汽車的話必須要去汽車站現場去買一張票,這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你要去排隊買票,然後再去坐車,他們希望用小程序來解決這個問題,只需要在每一個汽車站立一個二維碼,所有到汽車站的人掃一下二維碼就啟動購票的小程序,然後直接通過小程序來買好票,這樣售票窗口就不用存在了,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貼合小程序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會有很多很多,昨天跟我們小程序這一塊的同事在聊,他們說有人做了一個小程序特別方便,是在公交站裡面等公交站的時候,想要知道下一班車什麼時候來,這個時候只要掃一下公交站的二維碼,啟動公交站的小程序就可以看到下一班車什麼時候來,這也是特別典型的一個小程序的場景。
所以至少在前期我們會更多的鼓勵小程序以二維碼的形式出現在每一個地方,就像公眾號的早期一樣。
第二個問題是,會不會有一個類似於小程序商店的地方,可以去下載小程序?
其實是不會有的,大家可以推理出來,我們沒有下載過程,所以不存在一個應用商店去下載。
但是大家會說我想在裡面去瀏覽,去找一些小程序,查找是另外一回事,搜尋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們並不會存在一個小程序的商店,所以我們也並不會像外界所猜測的那樣,做一個APP的分發想法。
從一開始我們就沒有這個想法,就像公眾號從來不會有一個公眾號中心,裡面可以分門別類列出所有的東西出來,不會有這樣的東西,我們認為應該沒有一個中心入口,是去中心化的形態,所以我們也不會做小程序的分類、排行、推薦。
關於推薦大家可能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大家可能會認為為什麼不把用戶感興趣的一些東西推薦給他?其實我們也可以把這個想法用到公眾號裡,我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將來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在微信裡我們曾經考慮過對機器推薦和一個人的社交推薦的差異,朋友圈其實是類似於社交推薦,你每天會在朋友圈看到很多的文章,你的朋友其實起到了一個推薦器的作用,使得你不用依賴系統的推薦。
如果我們系統來做可能沒有你的朋友們做得好,因為系統不會給你推薦一些你沒有接觸過的東西,系統只會強化你接觸過的信息,並且不斷地去學習你的歷史,往你的歷史方面繼續推薦,但是你的朋友可能在朋友圈裡面說,某一部電影很好看,那你會因為你的朋友去看了這部電影而去看這部電影,機器是無法理解這一點的,機器只會采集你過去看過的電影,然後把你看過電影的類型整理出來,認為你就喜歡這一類型的電影,但是你朋友推薦的電影可能是你完全沒有接觸過的電影形態,所以微信裡更多是依賴於社交推薦。
小程序這裡也是一樣的,你可能會使用千奇百怪的小程序,但是我們不會因為你已經使用了一款,比如說學英語的小程序就反復給你推薦學英語的小程序,這個話題也不在這裡展開了。
第三個問題,小程序與訂閱號的關係?
相信很多人會關注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做一個公眾號,我們會收獲到很多的訂閱用戶(即粉絲),並且大家會從粉絲數來判斷自己這個號的價值,但是小程序不會像訂閱號,所以如果你做一個小程序,不能依賴於我的目的是要收獲多少粉絲,粉絲並不意味著訪問量,並不是說你有足夠多的粉絲你就有足夠大的訪問量。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剛才的例子,在PC互聯網時代,你訪問一個網站並不需要你成為這個網站的粉絲,並不需要你去訂閱它,如果所有的網站需要你訂閱了才能看它的信息的話,網站可能早就已經死掉了。
所以對於小程序來說也是一樣的,它只有一種訪問的關係,而不是一種粉絲的關係,所以它跟公眾號從本質上來說是截然不同的,小程序不是一種公眾號,它是一種新的形態。
第四個問題,小程序能不能推送消息?
可能也是很多人非常關注的,答案是不能。
因為如果小程序能推送消息的話,那就意味著你訪問的每一個網站都會發一條消息給你,那你可能會崩潰掉,所以它是不能推送消息的,但是我們會提供比較有限的服務觸達能力,你以前訪問一個網站的時候可能會留下自己郵件地址,當你要的服務有的話這個網站會給你發一個郵件,小程序也類似。
當你在小程序裡面做了一個操作,並且希望收到後續通知的時候,我們會提供這樣一個通知的機制,使你可以通過小程序給你的用戶發送一條他所需要的通知,但這個通知不是說誰來過的小程序就能獲得一條推送,而是說這個用戶在小程序裡面主動的確認了他需要獲取一條後續的通知,所以它是一種很有限的通知的能力。
看起來我們對這種通知的能力限制的非常的嚴格,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就像我剛才舉的一個例子,你在一個網站裡面留一個地址,你就會收到很多垃圾郵件,我們並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在小程序裡面再次發生。
第五個問題,小程序能不能夠分享?
當然有一個問題就不列出來了,小程序能不能分享到朋友圈?肯定不能,這就不作為一個問題了。但是小程序可以分享到聊天裡面,可以分享到群裡面。
其實分享到群裡面和聊天裡面是有非常大的一個想像空間。我記得我們內部在討論這個功能的時候,把一個小程序分享到一個群裡面的時候,其實剛開始的形態是非常簡陋的,就是我把一個小程序發到一個群裡面而已,那只是利用群做了一個傳播,讓這個群裡面的使用這個小程序。
但是其實小程序的分享不僅僅是這樣子,小程序的分享更多的是希望能夠帶來一種新的協作的方式。
舉一個例子,當我把一個投票的小程序發到群裡的時候,意味著群裡面的每個人可以立即啟動這個小程序,並且利用投票,每個人可以看到其他人的投票。對於一個群來說,這個小程序帶有每個人的登錄狀態,大家訪問的是同一個小程序的任務。
基於這樣群的任務,它可以被群裡面的所有人共享,當任何一個人更新群裡小程序狀態的時候,群裡其他人都是可以看到的,基於這個想法你可以想像得到,可能會存在非常多的一些協作式的小程序。
我們還提出了關於小程序頁的概念,比如說一個股票的小程序,我分享的只是我當前所看到的0700股票的這一頁,然後分享到一個群裡面去了,群裡面的人看到的也是0700這樣一個股票的頁面,我們把它叫做小程序頁。
這裡我們希望的是,我分享到群裡的是一個活的數據,是當前我看的信息。
我的意圖並不是說把一個程序分享到群裡面讓大家重新運行這個程序,我只是分享了一個活的信息過去,而且在未來我們更希望的是,當然現在還沒有做到,我們更希望的是我分享到群裡面這一頁的信息它是活的,所謂活的意思就是當它出現在一個聊天裡的時候,你甚至不用點進去你就能看到這個小程序的表現。
例如說我分享一個時鐘的小程序到群裡面,那麼群裡面每個人看到這個小程序,不用點進去就可以看到已經有一個時鐘在那裡運轉。暫時這個形態還沒有做到出來,但是我個人非常期待。我相信這種協作式的任務,對於小程序的分享會起到一個很大的幫助,我們可以在裡面構思出非常多的需要群組一起完成任務的小程序。
第六個小問題,很多人會問小程序能不能做遊戲?
我們現在並不能。
第七個小問題,小程序能不能被搜尋到?
會有非常多人說我們早一點做小程序,然後就可以很好的利用這樣一個前期的流量,這裡特別遺憾地說,我們更希望小程序不是基於一種流量分發的方式獲取用戶,就像剛才說的我們更希望小程序是通過一種用戶觸達的方式,當用戶需要的時候觸達到它,然後使用它,而不是不需要的時候推薦給他使用,所以用戶能搜到小程序,但是我們可以極力限制它搜尋的能力,避免它濫用,使得用戶在微信裡面能夠搜尋得到他需要的一個小程序。
第八個小問題,小程序和公眾號的關係是怎麼樣的?
剛才大家明白了小程序和公眾號是一種很獨立的關係,但是因為很多的公眾號和小程序他們可能是一個企業開發的,所以它們應該有某種關聯,目前我們提供的一種關聯是,你在公眾號裡面可以看到這個公眾號同一個企業還做了哪些小程序,或者你在一個小程序裡面你也可以看到,做這個小程序的企業還做了哪些公眾號,他們是可以互相跳的。
還有一個小問題是,既然小程序會突出二維碼,那麼微信裡面會不會對於線下的店會有一些提示,在目前這一階段我們可能會很輕量地讓用戶能夠看到在他附近還有哪些小程序存在,我們說的附近的小程序存在是指附近有哪些在提供服務的店,他們同時也有小程序。比如說在三公里以外有一個士多店,那麼你可以看到並立即打開它的小程序,然後買一點什麼東西,這是很有可能的。
看了一下,我列的大綱裡面基本上沒有很大的遺漏,對於小程序的闡述基本上就到這裡,占用了大家非常多的時間,希望我能夠講的比較清楚吧,非常感謝大家。可能大家還會關注一個問題,小程序到底什麼時候可以用?我們希望1月9日小程序可以被所有的用戶所使用,我們也希望1月9日開始能夠有更多的企業把他們的服務變成一種小程序的形態,提供給微信的所有用戶來用。
第九個小問題,既然小程序是凸顯線下的二維碼,會不會對線下的店有提示?
張小龍:我們很輕量的提示附近的有哪些小程序。比如三公里以外又一個什麼店,你可以打開,買點什麼東西,這是可能的。
第十個問題,可能你們還會非常關注一個問題,小程序會什麼時候能用?
張小龍:其實是1月9日。我們希望1月9日,會被所有人使用,更多的企業能夠被使用。(張小龍在演講中唯一展示的一張照片上,在一個手寫板上,幾個人合影,白板上寫著2016年1月9日啟動,所以張小龍選擇在一周年的日子讓小程序跟大家見面。)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