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你的態度,被跟風謾罵嚇壞

微信號:圈內扒爺

微信號:bbbbaye

《擺渡人》上映不到一周,在影評圈就坐了好幾趟雲霄飛車,首映當晚,它在豆瓣從最初的6分多,被大量一星差評攻陷,一小時左右,評分就以嚇人的速度降到了3分出頭。接下來,漸漸出現了很多比較正面的聲音,覺得電影還不錯,《擺渡人》的評分稍有回升。

在文藝青年勵志經典《死亡詩社》裡,雞丁兒老師說過:藝術不是水管工,怎麼能用分數去玷污呢。雞丁兒老師顯然是玻璃心了,幸虧他沒看到,髒話現在也成了衡量文化娛樂作品的標桿呢。今年中國名導老炮接連撲街,網路評論就跟過年似的,感覺大家連幸福指數都提升了似的。

於是,昨天下午五點多鐘,這幾天一直處在輿論風口浪尖的張嘉佳,發了一條微博:

下面我們來劃兩個重點:

「我接受負評,但拒絕謾罵。」

「如果你一定要通過謾罵來表達……請只對準我……」

這一次,張嘉佳表現得倒很謙虛,而且還很有擔當地喊話吸引火力。但是想要拒絕謾罵其實很難,因為在網路上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謾罵者反而是最擅長道德綁架的人,在這個大家無需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的虛擬世界,謾罵連同其它形式的網路暴力,已經被包裝成了主持正義,針砭時弊,我為祖國把崗站,等等等等,總之是超級英雄般的行為。

徹底禁止謾罵,跟在美國禁止槍支,會造成類似的效果,槍支很危險,但也確實會在弱勢對抗強勢時,賦予前者更大的力量,而在網路上,謾罵就是被當槍使的。

所以,想要拒絕謾罵,除了捂著耳朵喊我不聽我不聽,其它辦法,都需要時間去討論。

但我們劃重點裡的第二句話,就很有迫切的現實意義了。

其實,作為一個看到《吐槽大會》黑自己偶像,也會身心舒爽的抖M(其中還有這種直接「人身攻擊的梗)

嘿,科克賤長,也許Scott能把你那倆蛋蛋從地上傳送上來

我一開始並沒有反感大家拼笑話的熱情,但很快我就發現,這場吐槽狂歡,已經走向了奇怪的方向(當然這在以前的鍵盤俠行為中也很常見)——比如,有人出來發了一段好評,或者有人表示自己還蠻喜歡《擺渡人》時,之前謾罵這部電影的人,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把矛頭指向了這些肯定,甚至是中立的聲音,再用惡毒力MAX的詞匯,去攻擊他們。

這就很過分了,因為這群滿世界謾罵的人,先前都在誓死捍衛自己謾罵的權利,並把它上升到言論自由的革命高度。現在,他們卻在剝奪別人說話的權力。有人要說了:我可以罵,你也可以不聽啊。拜托,你出去吃飯,服務生態度朋克一點,你都想掀桌,現在上萬個人來罵你,你還能淡定?這麼一來,持不同意見的人,就很難再有膽量為自己發聲了。

所有熱愛電影的人痛恨的水軍戰術,也是利用了這種從眾心理,很少有人會為了一部電影,一群跟自己毫無幹系的電影人,要去顯得與眾不同。所以,只要在第一時間大規模占據言論高地,就像拋出一個大鐵錘,之後的事會有從眾萬有引力忙你完成。成本很低。

偏偏網路上的謾罵,成本也很低,謾罵不需要涉及電影細節,不需要太多知識儲備,更不需要邏輯,只要你會用拼音輸入法。而這種低成本的東西,傳播力卻很驚人。

謾罵在抗擊打力方面也堪稱一流,因為它沒有邏輯和細節,所以也不會讓人有跟TA討論的可能,目前集數代人民群眾智慧結晶,針對謾罵最好的反擊,也只有:反彈

於是,一,大聲嚷嚷成本很低,二,謾罵成本更低,兩者結合,就成了最低投入,最高產出的工具,但它的影響是壞的,比如說,張嘉佳表示願意接受的負評,那是一種可以帶來創作進步的批評,而這種跟風謾罵,你們看看它的主要內容:請XXX再也不要拍電影了。XXX晚節不保。XXX已死。XXX是屎。

我們以前還抱怨審查制總是不分青紅皂白,搞一刀切,這種輿論態度,又何嘗不是?

網路輿論有趣又讓人無奈的地方在於,第一時間鋪開影響的論調,並因為滾雪球效應把影響最大化,隨後出現的聲音,本來就難以穿透這面音牆,如果這堵牆還布滿了謾罵,那麼很快,圍牆之內,將變成一言堂。

《擺渡人》並不是跟風謾罵的唯一受害者,我們終有一天會發現,跟風謾罵的我們,最後也會成為謾罵的受害者,因為以後總會出現聲音比你更大,髒話比你更狠的人。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