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效果圖單張4600歐,還要取號排三個月,而且角度還得他們定

微信號:建築師的非建築

微信號:abovearch

來自公眾微信:Juansha

本文已獲得授權

正文開始之前,非哥給各位推薦作者的公眾號:Juansha,推薦理由是不需要理由,就是這樣。

這並不是一家效果圖公司

稍微見過一點兒效果圖的人,就會知道MIR.。這家在挪威卑爾根的小公司依靠7年的堅持,實在地踐行了「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中華優秀傳統美德。如果看這篇文章的小夥伴沒見過他們的圖也不要緊,我們先吹一波。

MIR.是個一直都不太大的公司,網上能搜到一篇他們在2010年前後的訪談,由於創始人逼格的門檻,導致他們招人的時候也非常苛刻。MIR.的官網上一直都沒幾個人,而且白大褂的集體照換得比他們的作品還勤,畫風清奇~

(不能繼續放了,我這兒還有20多張,放太多了你們就不往後看了~)

最後這張裡的13個人就是他們目前的成員。最前面那倆大哥是創始人,左手邊的叫Trond Greve,MIR.是他2010年上學的時候開的,官網說他平時看看書,釣釣魚,登登山。右手邊的光頭叫Mats Andersen,他的愛好就有點兒高端了:平時改他那輛阿爾法羅密歐的老爺車,並且對提升單圈賽道成績矢志不渝。如果你很愛好效果圖,在全球各大建築視覺表現的論壇上,總能看到他倆的名字。

先放一組對比圖,免得你們看困

Zaha在2015年中過一個台灣的標,淡江大橋,專業術語是「將成為世界上最長的單塔不對稱斜拉橋」,設計團隊找了兩家效果圖公司來作圖,MIR. 和 Visual Arch,後者在捷克布拉格,官網很調皮,表示只給北歐設計公司服務。

前兩張圖是Visual Arch畫的

接下來這三張是MIR.畫的

小時候奶奶教育我: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這倆公司誰厲害就不用囉嗦了,但問題是,MIR.為什麼能跟Visual Arch的區別這麼大?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給MIR.的booking郵箱發封郵件,有點兒誠意請他們畫效果圖的話,MIR.基本上會回你兩個事:

1. 找我們畫圖要排隊,現在取號,三個月之後叫號

2. 官方說明書請仔細閱讀

第2條是下面這樣的:

Good to know about Mir

«Mir magic»

The best Mir-images are so because architecture, composition, lighting and overall concept work together.The 「magic」 in our images does not come from post processed photoshop tricks.

Pre-set cameras

We usually do not acceptprojects where camera angle and mood is pre-set.

Aerials

Aerials require drone/helicopterphotography or detailed 3D models of the surroundings. Please inform us about potential aerial images as drone photos fees vary and scheduling is a bit different than “normal” images.

Prices:

1 image: 4600 Euro

2 images: 7800 Euro

3 images: 11 300 Euro

4 images: 14 600 Euro

Images after this 3700 Euro each

為了避免閱讀枯燥,我刪掉了一些宣傳語句,上面這些是精華版,大意如下:

1. MIR.非常重視對畫面的概念性重塑,而且對PS的後期技巧嗤之以鼻,這也與MIR.的制圖理念契合:Natural Visualization

(然而MIR裡面全是PS頂尖高手。。。我之前寫過Tamas Medve的專篇,感興趣的可以去ronenbekerman.com上面搜他的教程)

T. Medeve的4張圖

Aedas, China, Wuhan

Snohetta, Canada, Calgary

2.MIR一般不接受業主指定的角度!不!接!受!這個特點很值得聊,回想一下你盯的效果圖角度是誰定的就知道差別了。這不僅體現了角度對於最終效果的重要作用,而且也體現了大部分公司選的角度MIR.看不上,或者也可以反過來說:建築都能找到漂亮的角度,尤其是帶上配景和氣氛之後。比如下面這些:

而且,角度與MIR.的工作流程也有直接關係:收到模型和甲方要求之後,MIR.會先組織同事找不同的初始角度然後畫概念草圖(有點兒像ILM等影視特效公司),對比不同草圖的效果和氛圍之後再動手,這和絕大部分效果圖公司的工作流程非常不一樣,使得這些MIR的成果堅強地貫徹了公司的審美傾向。

3. 鳥瞰圖必須 提供航拍照片或詳細的周邊3D配景模型,足見配景對於鳥瞰整體效果的作用。

KPF, NYC

BIG,WA有一期用這個項目做過封面

4. 價格。經常代購的你一定對歐元和人民幣的匯率不會太陌生:只畫一張的話4600歐,5張及以上的優惠力度最大,3700歐每張。這個價格是beauty & the bit, A2studio, Brick visual等一眾歐洲公司的兩倍,是國內普遍價格的幾倍大家可以自己算。結合上面的三個特點,當項目給MIR的圖太少的時候,就很難允許MIR隨意發揮:萬一方案做得太醜,MIR.給找了個特別局部的角度恨不得只表現配景,那就尷尬了。但反過來說,MIR.對待表現圖紙的態度,往往比甲方要來得認真很多,從這種層面上講,MIR.並不像是在畫效果圖,更像是基於業主的提資進行二次藝術創作。

MIR.的實力毋庸置疑,他們的圖往往都有故事,我開個頭,大家可以繼續搜

這個項目是2014年底的時候,古根海姆基金會在芬蘭赫爾辛基召開的美術館競賽中的一個方案,這個項目還有個自己的網站,全球大概1500+作品,不中的話肯定沒有保底費,而且我印象裡中標的也不是上面的這個方案,Asif Khan事務所做的。但前兩天我在dezeen上看到這個項目的一篇新聞,據說赫爾辛基的政府部門又把中標方案給否決了,這種公建項目能落成真是不易。這張圖MIR.起的名字是:Catching the light

這個項目剛剛落成,但這張圖MIR畫了可有日子了。舊金山SFMOMA博物館,前面的房子非常出名,是博塔做的,Snohetta在後面設計了二期。建成效果對第二張圖細部放大圖的還原度超高。MIR.官網上還給這張圖起了個名:botta 2.0

SOM做的,帝都望京保利國際廣場,這張圖是MIR.在開業的那年畫的。MIR.官網上的名字叫:Mad Man

陸總Link-Arc做的,米蘭世博會中國館,這個我就不多介紹了。

這個很有趣,柏林出版集團的投標,前一張是MIR.畫的,後一張是beauty & the bit畫的。我之前有一期介紹過這張圖,BIG做的方案,最終OMA中的標。

看球的小夥伴們不需要我介紹這個房子,西班牙鬼才Ricardo Bofill的方案,巴薩主場諾坎普。MIR.官網起的名字很調皮:Candy.

瑞典諾貝爾基金會總部,3XN的方案。但可惜最終他們沒能中標,中標的是David Chipperfield. 其實MIR也不是沒有套路的,只不過別的公司都抄不像,比如第二張圖,MIR.就用過不止一次:

BIG做的天津濱海新區於家堡SOM規劃之中的最高樓,後來方案改了,再後來就沒音訊了。

3XN的瑞典銀行,2010年做的圖,2014年落成,第二張是實景。

接下來放一些其他的圖,就不一一介紹了,snohetta、3XN、Zaha、KPF都是MIR的常客。

3XN

3XN

Silvester Fuller

Snohetta

Dorte Mandrup Arkitekter

Powerhouse Company

Saunders Architecture

Jensen Skodvin Arkitekter

Kengo Kuma

Saunders Architecture

Utopia

Jensen & Skodvin

Utopia

Horten Hus and Railway

Dorte Mandrup Arkitekter

Bybo

Wood Marsh Architecture

AWA

3XN

Snohetta

Snohetta

KPF

BIG

回應開頭的那句話,某種程度上,把MIR.定義成效果圖公司是不太準確的,通過開創新的角度方向以及新的情緒語匯,氛圍的美感和畫面的故事性往往能賦予建築本體在圖面敘事上的新生。MIR.很少有濃妝艷抹的圖,但克制的色調卻帶來了有如靜水流深一般的語意傳遞效果。

別人畫的是效果圖,MIR.畫的是作品。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