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最近中美間幾件大事,必須結合起來看

微信號:俠客島

微信號:xiake_island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

2016年國際形勢的跌宕起伏,頗可以這句詩概括。這一年,中國周邊的熱點方向,包括南海、台海、東海、黃海(朝鮮半島)都波瀾頻現,一時間曾黑雲壓城,頗有「四海聯動」之勢;世界格局則更是波詭雲譎,重大「意外」事件頻發,令人隱約感到又要出現十年甚至二、三十年一遇的世界潮流大轉換。

這一背景下的年終歲尾,似乎濃縮了全年特色,幾件具有代表性的大事集中在幾天出現,看似相互獨立,卻又相互關聯:一,已初步形成戰鬥力的中國海軍航母戰鬥群駛出第一島鏈,進入西北太平洋;二,中國與聖多美與普林西比恢復外交關係,後者幾天前與台灣方面「斷交」;三,歐巴馬簽署2017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大幅提升美台軍事交流級別。

這幾件事,既標誌著2016年激蕩時事的落幕,也預示著2017年國際風雲的先聲。

突破

12月25日,中國海軍遼寧艦編隊穿越宮古水道,進入西北太平洋。這是遼寧艦服役後首次駛出「第一島鏈」,進入浩瀚大洋。這次行動的意義絕不僅限於地緣——12月以來航母編隊的系列活動,可謂是中國航母戰鬥群的「成人禮」

就在12月中上旬,遼寧艦編隊剛剛進行了實兵實彈演習。這次演習不僅僅是測試遼寧艦本身,還全面測試了艦載機部隊的對空、反艦打擊能力,並首次以航母編隊(亦即實質上的「航母戰鬥群」)為主體,演練了從偵察預警到火力打擊的全要素科目。這意味著,中國海軍航母戰鬥群已經首次擁有了初始作戰能力

而12月下旬的這次遠航大洋,則是向全世界展現了這一點:在遠航的過程中,遼寧艦在陌生海域進行了全艦艦載機的起降訓練、海上補給訓練、協同指揮訓練等。簡言之,這是一個已經形成戰鬥力的航母戰鬥群,帶著一個國家的「海軍夢」、「航母夢」,在西北太平洋上畫出自己歷史性的航跡。

這道航跡,駛出了第一島鏈,繞行台灣以東的太平洋海域,經過巴士海峽,進入南中國海。這簡單的幾段航線,似乎是在說幾句重要的話。

兩句話

一句話是,島鏈擋不住中國空軍,也擋不住中國航母。

長期以來,個別國家一直試圖用日本本土、琉球群島、台灣地區、菲律賓等組成的「第一島鏈」作為遏制中國的前沿。如果放在遙遠的過去,這也許能行得通。但在今天,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國防建設的推進,這條島鏈無論在空中、海上還是水下,都越來越難承擔其「封鎖遏制」的作用。

事實上,今年以來,中國空軍已經組織了多輪遠航訓練,經巴士海峽、宮古水道等飛入西太平洋空域訓練。在這些遠航訓練期間,個別國家雖努力跟蹤、騷擾,但其疲態已顯。而今,中國海軍航母編隊也駛出島鏈。今後,中國海空力量進入西太平洋的行動必將長期化、常態化。面對這種局面,個別國家如果仍以中國為對手,硬要跟進對抗,則必須付出遠遠超出以往的代價,但其國力能否撐得起這種考驗,尚是個未知數。

另一句話是,在台灣問題上,中方的立場是算數的,且是有底氣的。在特朗普當選下任美國總統後,中美關係因台灣問題已經出現了多次小風波,包括特朗普與蔡英文的電話,以及特朗普的涉台推特發言等。而歐巴馬簽署的2017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包括其中涉台內容),實質上也是共和黨方面力推的。

這些情況都讓人不得不警惕今後台灣問題的走向:在面對全球格局大變化之際,在需要同時應付歐洲、中東和東亞等多個熱點之際,美國(及其個別盟國)是否會再次撿起台灣這張牌,試圖牽制和要挾中國?在繼續南海攪局的同時,出於其「四海聯動」的規劃,其是否會故意製造事端,刺激台灣問題的發酵與升溫?這些外因,在蔡英文及民進黨執政的「內因」配合下,到底會生成何種結果?

面對可能的變化,最可靠的辦法,就是做好思想和行動上的準備。中美之間不僅有鬥爭,也有合作;不僅有意見分歧,也有共同利益。中美關係的多面性、多層次性,決定了雙邊關係既不可能一帆風順,也經常會有柳暗花明。但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中國必須有足夠的實力和準備,才能確保中美棋局的基本平衡。從這一點來說,中國航母形成戰鬥力,雖然只是人民海軍建設的一步,但卻也是天平上的又一顆重要砝碼。

而在兩岸之間,台灣方面早已沒有了當年所謂的軍力「質量優勢」。在焦慮情緒之下,台灣方面一些人頻頻想用小動作爭取「國際空間」,刷出存在感。但是,不知這些人是否看到:兩岸實力對比早已是天壤之別。如果不是出於兩岸關係的大局考慮,台灣的所謂「邦交國」早就不會剩下幾個。現在,既然台灣方面有些人一定要試試「撞南牆」的滋味,那就請從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開始吧。

內功

最近一段時間,國際新聞熱點多,討論建議對策的聲音也很多。面對變幻的國際風雲,怎麼辦?是不少關心國家大事者的共同問題與思考。身處俠客島,島叔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想了很久,得出的答案也簡單,那就是三個字:「練內功。」

說一千道一萬,國際博弈是綜合國力的比拼,是軟硬實力結合的較量。自己的事情辦好了,很多事情就將迎刃而解。大家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不是有幾十年來國家發展的成果打底,面對今天的挑戰,我們將會遭遇何種被動局面?

就以今天提到的航母問題為例。1996年台海危機時,美國派遣了兩個航母戰鬥群進入台海附近海域,以干預事態發展。那時,我們的海軍還只是一支「黃水海軍」,而我們的空軍甚至連第三代戰鬥機數量都寥寥可數。

今年,在南海問題熱度最高時,美國又派遣了兩個航母戰鬥群,但其卻並未靠近中國大陸,而是越來越多地在遠離中國大陸1000公里以外的西太平洋縱深海域活動。這說明,對於雙方力量變化的對比,美國人其實也心中有數。

如果沒有最近20年來的「知恥後勇」、「奮發圖強」,沒有長期經濟高速發展積累的經濟基礎,沒有無數人日夜拼搏、共同建立的全套工業體系,我們就不會有今天應對外部風險的底氣。

畢竟,中國工業尤其是軍事工業經過30年的積累,目前已經基本是第一梯隊的水平了,我們有了這個物質基礎;另一方面,對外貿易的發展,也需要軍事力量作為最後階段的保證。即便是未來我們奉行和平政策,通過聯合國等多邊安全機制框架發揮作用,也需要一定的軍事投送能力。

「練內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第一艘航母走出去只是個開始,以後還會有第二艘、第三艘。而國防建設的進步,需要綜合國力的提升;綜合國力的提升,需要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經濟持續穩定發展,需要全面深化改革,推動各級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這一環環因果關係,涉及我們所有人。國家富強不是一句空話,它需要我們每個人的努力;而國家富強也不只是一句口號,它將惠及我們每個人。

最後,關於航母與海軍,島叔還想與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124年前的今天,一位偉人出生在湖南的韶山沖。1953年2月,在人民海軍的幼年期,他在長江上視察海軍軍艦,並為五艘軍艦留下了同樣的著名題詞:

「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

在書寫題詞之前,他還寫了一幅草稿,但卻將其扔在紙簍裡。後來,工作人員回收檢視草稿,發現上面只是少了兩個字:「一定」。

他之所以對草稿不滿意,是因為他認為,中國不僅是「要建立」強大的海軍,中國還「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

為了這一目標,我們還需要繼續踏踏實實地前進。

文/華山流水

註:微信群已滿,你可以加島妹的微信(15911166061),讓她幫你拖入,註明是想加學生群、公務員群、企業員工群、媒體群、經濟金融群還是海外人員群。同時,我們也歡迎大家加入俠客島微社區。很抱歉,島妹每天微信加人數量有限,手機常常癱瘓,造成一些島友排隊等候時間過長,我們深表歉意,希望耐心等待叫號。麼麼噠。

前進,達瓦裡希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