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黑這部片子就顯得沒B格?跟風拍磚才是真的沒B格

微信號:電影工廠

微信號:vipidy

來源:電影頭條 微信號:movieiii

今天要聊的,是昨天剛上映的《擺渡人》。

主創張嘉佳,短篇小說看哭無數讀者,微博帳號擁有一千一百一十萬粉絲。可謂是新時代的情感大師了。

如果說張嘉佳作為電影新人還令人心存疑慮,那麼王家衛的加入,便是讓《擺渡人》的被期待值直接達到了頂峰。

那時我只擔心一件事:按照磨嘰王一個片子想到哪裡拍到哪裡,一拍拍好幾年的尿性,我是不是要等到2020年,才能揣上兩卷面巾紙到影院去為《擺渡人》貢獻票房啊。

沒想到,《擺渡人》這麼快就能上映;更沒想到,兩位可能是華語圈最會講情話的文中(文藝男中年),竟然合作了個鬧騰的喜劇,畫風居然是這樣的——

王家衛的名頭雖然是監制,事實上據說每天都在片場盯著。用張嘉佳自己的話說,《擺渡人》的劇本是「七十分到八十分很容易,三四稿就改上去了,80到81分卻很難,改十幾稿才高一分,而王家衛就是要逼他再提到到82、83分。」

王家衛對《擺渡人》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張嘉佳畢竟是新人導演,他拍喜劇也就算了。可是,王家衛啊,《花樣年華》的王家衛啊,對他的影迷來說,喜劇實在是個不討好的設定。

用膝蓋想都知道,《擺渡人》上映後的第一波影評,勢必會被情懷黨的怒火吞沒。而把流量小花跟梁朝偉金城武陳勛奇這些大神攪在一起的配置,更是會讓評論火上澆油。

惡評不可怕,跟風惡評才可怕。

捧高文藝片是一種不客觀,貶低喜劇同樣是不客觀。《擺渡人》的處境,倒有點像02年的《天下無雙》。

《天下無雙》上映當時毀譽參半。問題大概在於,愛情觀太前衛,人物設定不合常理,又惡搞了太多王家衛的笑話。以至於14年後的今天,愛這部電影的人還在B站一片歡樂的「哈哈哈哈哈哈」中微弱地插嘴:喜歡的去豆瓣打個分吧,挺低的。

現在,《天下無雙》的豆瓣評分已經慢慢升到了七分。但這可能依然不是一個公平的分數。

「別人覺得不好,可我看的流淚數次。」這條短評收獲了最多的「有用」。

第二「有用」的,是:「我感覺這部電影被低估了。」

所以對於《擺渡人》,我只想說:情懷可以理解,但也別讓真正喜歡這部電影的人,到2030年才有機會平反。

趕著聖誕年前賀歲上映,《擺渡人》也不過是要努力逗大家一笑。就像張嘉佳可能被援引次數最多的那句話說的:「世事如書,我偏愛你這一句。願做個逗號待在你的腳邊,但你有自己的朗讀者,而我只是個擺渡人。」

說回電影本身,之前困擾我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擺渡人》原作只是一短篇小說,拍成喜劇,又必然要求緊湊的節奏。劇本到底要怎麼寫?

意料之中的是,張嘉佳把他手裡的熱門人設都安排上了。除了小說裡的絕對主角小玉,酒吧老板陳末和管春的支線,也各自占了三分之一的篇幅。

沒想到的是,張嘉佳把現代戲寫出了武俠氣。

中國的武俠,就像美國的西部或日本的黑道,看似講傳奇,其實說的是人情義理。

然而也許可以這麼說,金庸古龍之後,再無江湖。張嘉佳很有勇氣,造了一個現代的江湖。

《擺渡人》在現代都市開酒吧,便相當於在武俠世界裡開了客棧或鏢局。在這種地方往來的客人,必然都是有故事的奇人。

所以,《擺渡人》是一定要帶著距離感去看的。

王家衛在裡面呢,作者痕跡還蠻重。

不止慢鏡頭和「人和人的安全距離是XXX公分」,「那天是**年**月**日」、「把金城武打成鳳梨」這樣的台詞和橋段,就連片中愛情的表現跟王家衛以往的作品也有相似之處。

如果一定要給《擺渡人》的故事內核找一個參照,比照《東邪西毒》或《2046》也未嘗不可。

陳末和何木子,是這裡面最「王家衛」的一對。慢鏡頭下的杜鵑美得不食人間煙火,好像王家衛鏡頭裡的張曼玉。甚至梁朝偉扮演的陳末,也依稀跟周慕雲的影子重合。

小說的絕對主線,小玉和馬力的糾葛,反倒發生在陳末線之後。考慮到音畫的表現力,畫家馬力改行唱歌,而小玉勇鬥馬力前妻的橋段也做了修改。

Baby在這部片裡終於會演戲了,演活了充滿韌性、為愛拼命的小玉。王家衛還誇她,說《擺渡人》後,Baby將正式從偶像轉變為真正的演員。

最熱鬧最浪漫,最終收獲圓滿結局的,是管春和毛毛。這一對負責熱鬧搞笑,橋段從《熱血高校》、《拳皇》、《灌籃高手》到眾多懷舊港台金曲,簡直讓80後到90後觀眾「重回青春」。

說了這麼多,就想告訴大家,這個聖誕不妨去看看《擺渡人》。網上寧肯錯殺不肯放過的人那麼多,好不好還得自己判斷不是。

電影工廠
微信號:vipidy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