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自己熱愛的方式生活的,都是我們的擺渡人

微信號:視覺志

微信號:QQ_shijuezhi

作者:韓落松

看完《擺渡人》,走出電影院,已經是深夜,回家路上,刷著朋友圈,看到朋友們還在忙碌著。

小朱帶著他的與陶工坊,正在布置會場。周末,他們要在一個創意市集上,展出他們的陶藝作品,創意市集設在本地最大的商廈裡,為了不影響生意,深夜放他們進去布置,幽幽燈光下,模特穿著衣服,或站或坐,看起來有點古怪。小朱在朋友圈發了怪模特的照片,順便發問,小時候看過的美國電影,講商場夜裡關門後模特就活了的,叫什麼?但願模特們在他們離開後再活過來。

宋哥照舊在爛酒。前段時間,他出了趟門,從西安上海成都一路喝下來,回到家裡,一天都沒休息,立刻投入火熱的生活,畢竟,他在酒吧街上的顯赫聲名,是靠每天刷臉和客似雲來的排場樹立起來的,他甚至因為自己夜夜笙歌的行為,被大藝術家盯上,邀他舉辦了攝影展,展覽主題就是他用手機拍下的深夜酒裡的爛酒眾生。喝酒變成了事業,可不能有一天懈怠。

看著他們毫不搭界的生活,離題萬里的人生觀,我想,對我來說,他們就是我的擺渡人吧。

什麼是「擺渡人」?《擺渡人》給出答案,就是那些給人慰藉,幫人度過艱難時刻的人,他們飽經滄桑,但卻溫暖篤定,永遠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聽你訴說,給出解決方案,像是一個現實版的蝙蝠俠或者超人,只不過,他們拯救的不是世界,而是心靈。

梁朝偉扮演的陳末和金城武扮演的管春,就是都市夜晚的擺渡人,他們明著的身份是酒吧老板,但事實上,他們是一群玩家,是社會漂流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和陌生人產生共情,才能拿出足夠多的人生經驗佐酒,才能看淡人生的短周期,只有這樣,才能擔任整座城的心理治療師。《深夜食堂》、《多田便利屋》、《解憂雜貨店》裡的那些老男人,也都有著相近的年齡、閱歷和氣質。能夠撫慰別人的人,自己首先要有一個超巨大和結實的自我。

怎樣才能修煉成這樣一個自我呢?怎樣才能成為整座城市的治療師呢?張嘉佳的小說和電影,給出了答案,樂觀的天性,愛情和酒。他小說和電影中的人,樂觀開朗,是世俗事務的熱心參與者,總在發起一場聚會,總在幫助別人,《從你的全世界路過》裡的陳末,給身邊朋友和各路陌生人提供幫助,《擺渡人》裡的陳末,給歌手馬力舉辦演唱會,扶他上戰馬。有了這種性格做基礎,再經歷愛情中的甜蜜和痛,愛情中的學習,就能讓他們迅速成長,成長為足以療愈別人的人。

僅僅有樂觀,僅僅有愛情,還不夠,要讓一個普通人,擁有一個大大的結實的暖暖的自我,還需要一點巫術,這個巫術,可以是金錢,可以是工作,而在張嘉佳的筆下,通常是酒。

烈酒放大了一個人的愛恨,讓一個人獲得壯烈,烈酒也讓人和人產生鏈接,盡管鏈接的方式,看起來非常激烈,有的時候是一場酒後鬥毆,有的時候是一場「酒吧高爾夫」。但酒醒之後,他們恐怕都要感謝彼此,感謝大家借酒登台,在一個瘋癲的、歡樂的、荷爾蒙充溢的舞台上演出對手戲,相互照亮。

總之,他們就這樣在都市人海中漂流下去了,順流逆流,都能漂流,都能獲得歡樂,他們的存在,給那些奮力遊動的人,以莫大的啟發,也給了莫大的激勵。生活不只有艱難工作求生求存一種方式,如果能玩,也大可以玩下去,艱難的一生和嬉戲的一生,都是一生。

管春、陳末、小玉存在的意義,不在於他們的擺渡人技能,所謂拼酒啊,心理疏導啊,其實都不重要。他們的說服力,就建立在他們以自己熱愛的方式生活之上。他們只要存在,就給人安慰,他們只要嬉戲,就說明盛世還在,人生的盛景也沒有落幕。他們只需要負責他們的存在,只需要維護他們的自信,旁觀者就能感到欣慰。哪怕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奉行他們的生活準則,只要知道,還有這樣一種生活方式,就是慰藉。

所以,《擺渡人》從頭到尾都被一種金燦燦的光線籠罩著,那是王家衛的禦用色調,也是人生盛景的標準色調。

那些給我安慰的朋友,那些我的擺渡人,其實也莫不如此。小朱從前景光明的事業單位辭職,投入咖啡和陶藝的世界,因為他熱愛咖啡業,從小希望自己能做一個穿著圍裙站在咖啡機後的人,也因為,他需要一個安全的領域,保護自己那些看起來幼稚的愛好,電影、書、遊戲、漫畫、九分褲和染紅頭髮的權力。宋哥炒股多年,終於憑借自己的積累,憑借自己慢慢建立起的對錢的敏感和操盤的手感,獲得富足的生活,也保護住了在別人看來不可思議的生活形態,各種花衣服,家裡的流水席,晝夜不歇的酒吧轉戰,前呼後擁的熱鬧場景。

都對,都沒錯,他們的存在本身,就給我信心,這樣也可以,這樣也是幸福,天下還沒有大亂,僵屍還沒有攻城,我們還可以逃離自己不喜歡的工作,逃離不喜歡的人群,投入自己熱愛的生活。

不管是做陶、喝爛酒,只要按照自己熱愛的方式生活的,都是我的擺渡人。那裡面,有一種對盛世和人生盛景的自信,只要他們存在,就給人信心。

我甚至不用登門向他們求教,不用跟他們喝酒向傾訴,只要想一想他們,我就獲得了治愈。

投入自己熱愛的生活,我們都是彼此的擺渡人。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