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不過時的聖誕電影

微信號:良倉

微信號:iliangcang

聖誕撞上了周末,好巧。所以即便是沒有公共假期沒有聖誕傳統,也同樣會因為是周末而增添一份平和的聖誕氣氛。就像是近期發生在柏林、土耳其、瑞士的恐怖襲擊,即便是我們身處地球的另一端,也都能感覺到世界的動蕩。從查爾斯.狄更斯1843年的《聖誕頌歌》那個吝嗇鬼Ebenezer Scrooge最終被聖誕精靈救贖的故事開始,就算是在信奉基督教的國度,聖誕的精髓也早已從一個具體的日期、一個宗教色彩濃重的儀式逐步轉變成一種有魔力的感覺、一種對愛與希望的期待、一種大眾文化。

厚重陰影的對比之下更能突顯光照進時的明亮。所以,霧霾中這個事發多端、戲劇而荒誕的2016年,我們似乎比往常年份更為需要這個代表著愛與希望的聖誕。

對於多數尤其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聖誕的本質並非是在教堂的彌撒中找到,反而更多是在小說的紙張、舞台的進深、銀屏的熒光之間,在那些廣為流傳的聖誕故事之中。從19世紀80年代開始,隨著西方家庭影像制品的普及,電影占了聖誕很大的戲份——聖誕電影。西方很多家庭都有每年全家一起重刷一部部聖誕電影的習慣。

好的聖誕電影有它們賣座的消費層面:圖像化的幻景、帶入感的氣氛,樂觀的喜慶。然而同時也都存在一道道或深或淺的悲傷裂痕,各種各樣的個人危機,或孤獨或絕望,那往往就是聖誕的光照進來的地方。就像最美冬日的冰天雪地只有在溫暖的室內隔著玻璃觀望的時候最為愜意,聖誕電影每每鋪墊的悲傷也都被籠罩著一腔深情的人性溫暖。

生活多美好

《It’s A wonderful Life》

▲ 導演Frank Capra1946年的電影《生活多美好》帶著帶著狄更斯《聖誕頌歌》影子,一向都是評價最高最為經典的聖誕電影,是許多家庭聖誕必刷的電影。1991年,冷戰結束,蘇聯解體。1992年,美國影片在俄國初次解禁,在葉利欽總統的首肯下,《生活多美好》被選定於1月5日、東正教的聖誕節,在俄國播出的第一部美國電影。

▲ 《聖誕精靈》預告片

有些搞笑的聖誕喜劇容易被爭議為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聖誕電影,因為沒有打出更嚴肅的感情牌,就好像是我們玩著玩著會發現,或許我們並沒有長成自己希望中的樣子。巴迪就沒有。《聖誕精靈》中的巴迪是從聖誕老人玩具袋子裡偷渡到北極的淘氣嬰孩,成年後的巴迪發現了自己的人類身份,前往紐約尋找聖誕老人「淘氣名單」上他的父母。巴迪對人類社會的溫情充滿了憧憬,卻到處碰壁。習慣了精靈世界的溫暖,當真正回到屬於自己的人類世界時,卻發現其實這個世界情感淡漠,也並非他想像的那麼簡單。當然,當聖誕老人來臨的時候,一切又都會不一樣。

那還該不該相信聖誕老人

《The Polar Express》

《極地特快》是華納兄弟影片公司發行的動畫電影。該片由羅伯特·澤米吉斯執導,湯姆·漢克斯、喬什·哈切森 等參與配音,於2004年11月10日在美國上映。該片根據艾爾斯伯格的同名冒險童話改編,講述了小男孩克勞斯在聖誕節前夜,坐上特快列車和他的朋友去極地拜訪傳說中的聖誕老人的故事。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已經漸漸放逐了童年時心靈中最純真的東西,我們習慣於冷酷的現實,不再相信純潔、善良和奇跡,反而認為那都是幼稚而虛幻的。許多人都不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但是《極地特快》的主角小男孩克勞斯,始終堅信。從克勞斯的身上我們似乎能照見自己童年時心裡第一次產生懷疑的剎那,正是在那一刻,我們清晰地意識到成長將意味著永遠地失去一些美妙而無形的東西,盡管它們無法觸摸,但絕對能夠感受得到。《極地特快》正是那個時刻,那個天真無邪與成熟事故的分岔口。

「相信」便是奇跡

《Miracle On 34th Street》

《34街奇跡》是1994年由萊斯·梅菲爾德執導,理查德·阿滕伯勒等人主演的喜劇電影。講述一個關於聖誕老人的故事。

久經滄桑的成人世界拒絕相信童話。聖誕老人不是靠禮物來證明存在的,聖誕老人之所以是聖誕老人因為他本來就是。而如果我們不能屏信心接受事物,必將生活在疑慮之中,《34街奇跡》中的沃克太太就是這樣的。婚姻的失敗的她不再選擇相信,而年幼的女兒蘇珊受母親的影響也有了不同於一般孩子的老練。缺乏信心的人看似堅強卻各有各的煩惱,這時候出現的克裡斯就好像是陰暗世界裡的陽光,想盡辦法幫母女倆擺脫煩惱,重拾對世界的信心。而克裡斯卻也陷入自己的困境,束手無策的他也開始懷疑是否有人能還他以公正。他的愛心有了回報,朋友幫他找回失去的信心。在一場令法官為難的聽證會中,奇跡出現了……

停戰!一起過聖誕

《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是由克裡斯蒂安·卡西雍執導,本諾·福爾曼、黛安·克魯格、吉約姆·卡內、丹尼·伯恩主演的歷史戰爭電影,於2005年5月16日在法國上映。該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講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法國和英國士兵在聖誕之夜結下了深厚的友誼,繼而宣布停戰的故事。該片於「歐洲日」前夕在法國戛納首映成功,贏得了觀眾雷鳴般的掌聲,吸引了更多的人前往觀看。

▲ 《聖誕快樂》2005年預告片

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仍處於膠著狀態,參戰的歐洲各國在大大小小的戰役裡爭奪自己的利益,各個階層的人不斷被卷入戰爭的漩渦。不同命運的普通人被各自的國家機器驅使,聚集到北方戰線的陣地裡,徘徊於饑餓,嚴寒和死亡前。戰場上的流浪貓成了兩邊士兵共同的朋友;感傷的歌聲喚起了對家和親人的思念;聖誕樹不僅僅是聖誕樹,更是召喚和平的橄欖枝。士兵們爬出戰壕,跨過倒下戰友的屍體,拋下仇視的眼神走在了一起,雖然明天命運安排的依舊是兵戎相見,但是在那一刻,那個聖誕節的平安夜,不再有敵人。德國戰士手中的聖誕巧克力,換來的不僅僅是法國人的葡萄酒,更是底層士兵和下級軍官對於和平的企盼。

▲ 當年的刊物對於一站時的聖誕奇跡的報導

▲ 英國和德國軍隊一起拍的合照

在聖誕電影中,聖誕就是有化解一切危機、治愈一切傷痛、傳播愛與希望的魔力。將聖誕的魔力延續到整個下一年,就像狄更斯借《聖誕頌歌》吝嗇鬼之口說的「I will honour Christmas in my heart, and try to keep it all the year」。希望這個動蕩的2016,是一場終將溫暖的聖誕電影。

聖誕過完,新年還會遠麼?

撰文_怪物 設計_覆芃子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