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那年,我舉報了我的班主任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新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大雄

來源:張大雄(ID: shichagw)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95後的自白。

李光明是我的初中班主任,人很幹瘦,眉毛很濃,一雙黑亮的眼睛極其有神,因為他的名字和眼睛,我們班有人給他取了外號,亮亮蟲。

亮亮蟲是我們當地的方言,翻譯成普通話就是螢火蟲的意思,不過我們也倒沒有真的把李光明比喻成螢火蟲,畢竟螢火蟲太過於浪漫與美好,李光明顯然沒有達到這個標準,我們只不過是覺得,這種稱呼對他最合適罷了,這就好像是我們會把一個叫做張子韓的同學稱呼為獐子精,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人叫做猴精一樣,亮亮蟲和獐子精與猴精本質上的形成並沒有什麼差別。

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我都特別會偽裝自己,因為彼此都不認識,不知曉對方的過去,所以可以盡情的表演,我最喜歡的,是扮演成一個乖乖聽課地好學生。

亮亮蟲講的每節課我都會很捧場,他講題的時候會停頓一下,然後這個時候我就會不失時機的接上一句,這個時候亮亮蟲就會點點頭繼續講下去,從他滿臉的微笑可以看出來,我這套對他很是受用,每當他講到關鍵處,總會掃視全班一眼,這個時候我則會配合出一雙聽的極其認真眼神凝視著黑板,然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讓亮亮蟲以為我聽的很是認真,很捧他的場,而我本身就是溫潤的圓臉,長者一張人畜無害的好學生臉龐,這更是給我的表演加了不少分。

這種狀態大概持續了快一個月,終於月考了,不出所以然,我的分並沒有亮亮蟲想像的那麼高,在緊接著的家長會結束後,我看見我媽跟亮亮蟲在一起談了很久,後來回家後我問亮亮蟲對她說了些什麼。

我媽說亮亮蟲連著嘆了好幾聲氣,說李老師覺得他對我的期望太高了,導致他最後看到我的成績時才那麼失望,他最開始覺得自己遇到的一個好苗子,沒想到最後竟成了這樣。

我媽說,孩子,你可要好好努力,你們李老師挺看好你的。

我從小就是一個成績遊走在班級末位的人,從來沒有老師在乎我,或者是看中我,我萬萬沒想到被我嘴中叫做的亮亮蟲竟然是這般看得起我,我當時還愧疚了好久。

十二三歲的少年,並沒有那樣細膩的心思,我很快把對亮亮蟲的愧疚拋到了腦後,同時也因為月考的不理想成績加劇了我回歸我真正的本質,我開始在上課的時候不聽講,偷偷地把耳機插進MP3裡聽著當時最流行的港台情歌。

到了初一的下學期,我已經變成了所有老師心中最無視的渣滓,他們不管我在課堂上的所作所為,我睡覺也好,玩手機也好,只要我不打攪他們上課,他們就會跟我保持最井水不犯河水的平衡。

但是亮亮蟲還會管我,每當查出我沒有完成作業的時候,他便會在放學後把我叫到辦公室補作業,每當我全部完成的時候,已經是繁星漫天,看著天黑了他又會騎著他的破摩托送我回家。

當時的我正處於叛逆的年紀,我絲毫不懂得亮亮蟲對我的好,我甚至沒有對他說過一句感激的話,我只覺得他在跟我作對,我開始詛咒他,開始盤算著怎麼給他一點回應。

多年之後,我才覺得為了學生而犧牲陪伴自己陪家裡人的時間的老師是多麼偉大而讓人值得尊重。

我從小就有流鼻血的症狀,用當地話說就是破鼻子,空氣稍微一乾或是天氣太熱太冷都會成為我流鼻血的誘因,所以每個月我總有三四天流鼻血,我的身上則隨時帶的衛生紙,同學們會在底下戲稱我大姨夫來了,因為長期流鼻血的關係,我總是臉色很蒼白。

每當我流鼻血的時候,我就會沖到廁所,因為我很不喜歡血沾在自己的鼻子上或者是臉上的緣故,所以我會打開水龍頭把水一把一把的往鼻子上澆,血液和水混合之後會把水染成紅色,然後下水道以一片血流成河的感覺,有時候亮亮蟲看到我流鼻血則會走過來幫我拍拍背,用冷水澆到我的脖子後面,希望能盡快止血。

後來,亮亮蟲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了一個偏方,告訴了我媽,我媽又驚訝又感動,於是說著今年一定要去李老師家裡拜年感謝。

我第一次去亮亮蟲家的時候才知道他家原來就住在學校,而且就住在學生公寓的下面,我當時有些震驚,我沒想到他的經濟條件比我想的還要糟。

我是山城人,梯子很多,上坡很多,山很多,我們學校的學生公寓則建立在一座長長地階梯上,順著階梯兩邊便是一座座小房子,亮亮蟲一家人便住在這裡面。

亮亮蟲顯的興致很高,招呼著我們進來,然後讓我坐在他們家床上,因為唯一的一個小小的沙發坐下三個成年人之後便再也坐不下了。

整個房間是一個小小的單間,大約三十四平方米,最裡面是廁所,然後靠著牆放了一張床,天花板上拉了一根繩子掛了一張布把床擋了起來,外面則是沙發,電腦,列印機什麼的,一個房間內,連一個電視都沒有,廚房則是在陽台上。

父母當時壓根也沒想到亮亮蟲家裡這麼小,頓時覺得很不禮貌,覺得會讓亮亮蟲很不好意思,亮亮蟲像是察覺了,倒是沒有覺得尷尬,大方的說著現在已經存了不少錢,已經在附近購買了一套二手房,不過還在裝修,得有段時間才能搬進去。

亮亮蟲有一個兒子,六歲,已經讀一年級了,見到我們很是懂事的給我們倒茶喝,我媽連連直誇他懂事,走的時候我媽悄悄塞給他一個紅包,讓他買點好吃的。

過年之後很快就開了學,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德行,上課睡覺不寫作業,而亮亮蟲則一直跟我作對,我睡覺的時候他會猛地拍桌子把我驚醒,然後責令我站在教室最後面上課,如果他發現我沒有完成作業也會讓我做完後再回家。

亮亮蟲說:你也看到了,我就住在學校,每天都有大把的時間和你周旋。

我氣憤的快要爆炸,但是我卻無可奈何,而且亮亮蟲的做法得到了我父母的大力支持,我對亮亮蟲的恨意越來越深。

我終於在一個上午爆發了,那天凌晨我偷偷跑出去上網,然後天快亮的時候才回家,一晚上沒有睡覺覺得很困,於是第二天一進教室我就開始呼呼大睡,亮亮蟲把我拎到了辦公室讓我好好反思,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會那麼氣憤,竟然跟他對著幹起來,大吼一聲便掙扎著執意要離開辦公室,但是被亮亮蟲擋在了門口,他很是氣憤,抬起手來準備給我一耳光但是最後還是停了下來,他那一雙長滿繭子的手捏住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問我為什麼這樣不聽話,我能感受到亮亮蟲真的生氣了,他的聲音在顫抖。

很湊巧的是,那段時間我正流著鼻血,經過他這麼一刺激,鮮血從我的鼻孔裡流出來了,一滴滴的濺落在地上,亮亮蟲見我這樣一下子便沒有脾氣,招呼讓我去洗手間去清洗一下。

我心裡突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想法,辦公室就我兩個人,沒人看見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看著低落在手上以及地上的斑斑血跡,我突然生出一個罪惡的想法。

我想著很早之前就想報復他,這次是我報復他最好的機會,於是我鬼使神差的來到了校長辦公室,聲淚俱下的告訴校長亮亮蟲打了我,校長看著我滿臉的血跡與恰好好處的可憐表情氣憤不已,立即通知了年級主任。

很快,亮亮蟲被停課,我的父母被通知來到學校。

我父母倒是很清楚我的情況,堅信亮亮蟲不會打我,於是給學校求情,說我本身就有流鼻血的毛病,希望學校網開一面,但是當時固執我卻一口咬定就是他打了我。

我至今忘不了亮亮蟲的眼神,那是一雙無奈又委屈的眼神,原先有神的眼睛變得灰蒙蒙的一片,挺立的身體變得微微佝僂,他低下頭去不再看我,我想他應該很失望。

那天晚上我度過了一個很艱難的晚上,我的老師亮亮蟲對我很失望,我的父母對我很失望,就連我自己突然也對自己變得很失望。

亮亮蟲管我是對我好,我怎麼能這樣對他?

那一整個晚上我都在接受良心的譴責,我心想怎麼變成了這種人?

後來,學校扣了亮亮蟲半年獎金,而他也被停職一個星期接受反省,那一個星期我過的很輕鬆,我逃課,不寫作業都沒人管了,我也沒有看到亮亮蟲。

我時常一大早就出門,然後進網吧上一個小時網之後再飛奔到學校,但是有一天早上我碰到了亮亮蟲,他正帶著一摞書走向教室。

他也看到了我,我頓時緊張進來,不敢看他的臉,我知道從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再也沒有臉見他,我正準備快速走過去的時候他卻開口了。

「怎麼遲到了?」他的聲音聽不出感情來。

我頓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於是撒了個謊說路上堵車了,準備敷衍過去後趕快離開。

「噢,這樣啊。」亮亮蟲若有所思的點點了頭,「你吃過早飯了嗎?」

「呃呃…我…還沒吃….」我隨便說了一句,我想趕快離開,一秒也不想要多呆。.

「那你先去吃早飯吧,不吃早飯長大容易得胃病。」

我被震住,我完全沒想到亮亮蟲會對我說這種話,尤其是在我污蔑了他之後,我突然流出眼淚來,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一位老師這樣對我,我突然很憎恨自己去污蔑了亮亮蟲,我偽裝起來的無所謂終於在這一刻崩塌。

「老師…我…我…沒有錢。」我背過身去不讓他看見,眼淚大滴落下開始順著臉頰流進脖子裡。

「沒事,我請你。」

我終於失聲哭了出來,一種巨大的悲傷開始在我的心臟裡蔓延,我知道這是我的良心再對我進行責罰。

亮亮蟲頓了頓,眼神終於有了一點神采,他緩緩抬起手來,放在我的頭上輕輕地拍著,「老師知道你不是真的壞。」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在課堂上睡覺,再也沒有不完成作業的情況,我開始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好孩子,雖然亮亮蟲講課的時候我也會像往常一樣跟他互動,但那卻是真心實意不做作出來的。

我現在已經大學畢業了,想起從前的亮亮蟲,心底總是會泛起一陣溫暖,感謝在我最叛逆的年紀遇見了一個這麼好的老師。

謝謝您,亮亮蟲。

師恩難酬!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