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項薪水標準調整,你和單位都會受到影響!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來源:工人日報(ID:grrbwx)

  人社部日前公布了全國各地月最低薪水和小時最低薪水標準。截至今年12月初,全國已有北京、遼寧、上海等9個地區調整了最低薪水標準。

  今年以來,針對上調最低薪水標準和製造業工人薪水上漲出現了不少質疑之聲。一些企業認為,調高最低薪水增加了製造業用工成本,直呼薪水漲不起。也有專家擔心,最低薪水增長過快,可能促使企業通過機器換人來降成本,最終讓勞力者失去飯碗。

  那麼,最低薪水究竟會影響哪些群體,漲或不漲,又該依據什麼進行判定?

最低薪水標準及適用範圍

  最低薪水是指勞力者在法定工作時間內提供了正常勞力的前提下,其所在企業應支付的最低勞力報酬。大陸《勞力法》明確規定,國家實行最低薪水保障制度,用人單位支付勞力者的薪水不得低於當地最低薪水標準。

  最低薪水標準一般採取月最低薪水標準和小時最低薪水標準的形式。根據《最低薪水規定》,月最低薪水標準適用於全日制就業勞力者,小時最低薪水標準適用於非全日制就業勞力者。

  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民辦非企業單位、有雇工的個體工商戶和與之形成勞力關係的勞力者及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與之建立勞力合同關係的勞力者都適用於最低薪水。

最低薪水包含五險一金嗎?

  根據《最低薪水規定》,最低薪水包括基本薪水和資金、津貼、補貼,但不包括:

延長工作時間薪水;

中班、夜班、高溫、低溫、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環境、條件下的津貼;

法律、法規和國家規定的勞力者福利待遇;

企業通過貼補夥食、住房等支付給勞力者的非貨幣性收入等。

  對於五險一金是否包括在最低薪水標準內,並沒有明確規定。從各地公布的情況來看,除北京、上海明確最低薪水標準不含勞力者個人依法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外,大部分省份均將社保和公積金包含在最低薪水內。因此,北京、上海兩地公布的最低薪水標準為「淨收入」,相對於其他省市,其最低薪水標準實際水平比較高。

低收入群體最受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受最低薪水標準影響最直接的是低收入群體,最低薪水標準的上調對於這一群體的收入具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生活中有很多基層勞力者,包括清潔工、推銷員、服務生、鐘點工等,這些人群的薪水收入往往處於社會的最低層,最低薪水標準的調整主要是為了保障他們的權益,也最能影響到他們的切身利益。

  另外,在很多企業中都設有銷售或推銷等崗位,從事這些職業的員工的基本薪水往往就是當地的最低薪水,大部分收入是由銷售提成構成的,如果銷售業績不理想,那麼有可能就只能拿到最低薪水。因此,最低薪水標準的調整對這些銷售崗位人員來說也有較大影響。

調整會增加企業用工成本?

  那麼最低薪水標準提高對企業有何影響呢?

  青島一家製造業企業負責人介紹說,各地最低薪水標準的調整幅度看似不大,但其附著的其他因素太多,例如職工醫療期間待遇、試用期待遇、死亡後的贍養標準以及部分省份的失業保險基數均與最低薪水標準直接掛鉤,企業的負擔會增加很多,利潤空間也會被進一步壓縮。

  在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丁守海看來,最低薪水標準上調會使低端勞力力成本上升,對於低端勞力力占比高的中小企業,用工成本會上升很多。如果超過了企業的承受能力就會導致企業的破產,這樣也會對就業產生很大的衝擊力。

  記者注意到,除了北京之外,截至目前,已有上海、天津、江蘇等多個省份調整了最低薪水標準,平均調增幅度為11.1%,這一幅度與幾年前相比幾乎已「腰斬」。

  中國勞力保障科學研究院助理研究員韓巍對此表示,隨著大陸經濟進入了增速下降、結構調整和動力轉換的新常態大陸的勞力薪水也進入了「新常態」。最低薪水增長必須建立在經濟效益提高的基礎上,雖然增幅與前兩年相比稍微有所降低,也是合理的。

用工成本減負,不能只盯著薪水

  薪水漲不起,再漲薪水只能機器換人,最終導致低收入勞力者失去飯碗的聲音流傳已久。那麼,最低薪水究竟應該怎麼漲?

  一個參照系是要跑贏CPI,這樣才能保障低收入勞力者「吃飽飯」。另一個不容忽視的參照系則是勞力生產率。

  對於人力成本上升導致「中國製造」競爭力降低的憂慮,人社部國際勞力保障研究所所長莫榮認為,只要薪水增長水平不超過勞力生產率增長水平,這種增長就是可以持續的。

  在中國勞力學會副會長蘇海南看來,不能因為企業成本壓力大就簡單判斷是由於薪水漲得「過快」。目前普通勞力者總體薪水福利水平仍然偏低,未來還應逐步提高。

  記者調查發現,許多企業面臨漲薪水壓力是事實,「不漲薪水,招不來人」。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理事長宋曉梧認為,這恰恰是由於勞力收入長期偏低,新常態下轉變發展方式,再不能走依賴甚至壓低勞力力成本謀求增長的路子。

  蘇海南說,「給企業用工成本減負,不能只盯著薪水,而是應著眼於社保費率與其他制度成本促進企業綜合成本降低。」此外,他還建議,「在技術創新、工藝流程、管理水平、人員培訓方面下功夫,以推動勞力生產率提高,同時合理安排薪水增速。」  


本期編輯:崔鵬、胡程遠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