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本、驢子與轟炸機——關於荷蘭航空,那些有趣的老照片

微信號:熱門精選

微信號:qcxhzsfx

創立於1919年的荷蘭皇家航空(KLM),是世界上經營時間最長的航空公司。在KLM近百年的歷史裡,留下了不少有趣的老照片;就讓我們隨著攝影師的足跡,來一探究竟。

第一架客機是轟炸機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用作轟炸機使用的The Fokker F.II型飛機,是KLM的第一架客機。1920年,四位穿著厚重的皮夾克、飛行帽與飛行員護目鏡的乘客爬進The Fokker F.II的客艙,這趟從倫敦飛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成為了KLM的處女航。如果乘客們這身全副武裝的航頭令人聽起來有幾分不適的話,更可憐的或許是飛行員——這架飛機的駕駛艙是開放式的。

1920年代的Photoshop

這架1924年 Fokker C-II 型飛機多用於在大小機場間轉接有需要的乘客,圖中似乎是在由攝影師進行航拍的任務;但如果你注意到了飛機前方那個紋絲不動的螺旋槳,再仔細看看飛機下方的紋路與航空輪胎前面的輪檔,你就會發現——這架飛機根本就是沒有起飛!圖片中的這種擺拍模式在1920年代尤其常見,一般是在拍攝後,再把飛機加到其他背景裡去,算得上是20年代的Photoshop。

空中音樂會

Rippen是荷蘭的一家鋼琴生產商,這個創立於1937年的的鋼琴品牌曾經走進荷蘭的千家萬戶。這張照片拍攝於1961年,當時飛機正飛往Rippen鋼琴的一座工廠,一位會彈鋼琴的KLM空姐自告奮勇,為大家在飛機上的Rippen鋼琴前演奏一曲。

機艙時裝秀

從德裔美國女星瑪琳·黛德麗到荷蘭王室的貝婭特麗克絲公主,這些鼎鼎大名的社會名流們都曾是服裝設計師Herbert Sidon的客戶。1950年10月13號,在一架從阿姆斯特丹前往倫敦的荷航航班上,就上演了一場由時裝設計師Herbert Sidon策劃的走秀。圖中舉牌的模特是英國演員Jean Lodge,也難怪身後的小夥要特意把身子給扭過來。

動物空乘員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於動物的運輸需求不斷加大;為了更好的照顧動物,從1950年起,不論旅途長短,荷蘭航空都會為動物配備具備相關專業知識的空乘,讓動物們可以享受到乘客一般的待遇。這張照片拍攝於1951年,這位空乘的服務,讓驢子們滿意的看了鏡頭。

赫本與荷蘭航空

作為20世紀最偉大的影星之一,赫本與荷蘭皇家航空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赫本的母親是荷蘭人,赫本本人也能講一口流利的荷蘭語;1948年,18歲的赫本在荷蘭風光片《荷蘭七課》中出演一位KLM空姐,上演了自己的銀屏處女座。1954年,當時已經躋身一線明星的赫本再次搭乘荷蘭航空,與丈夫梅爾費勒前往羅馬度蜜月。1994年,為了紀念赫本,荷蘭皇家航空將一架MD-11型飛機,命名為奧黛麗.赫本號。

荷蘭王室的選擇

荷蘭皇家航空的縮寫”KLM”中的「K」,就是荷蘭語中「皇家(Koninklijk)」的意思。自1919年由威廉明娜女皇授予「皇家」頭銜以來,KLM就一直為皇室成員所喜愛。圖為朱麗安娜女王在機場迎接搭乘KLM回國的貝婭特麗克絲公主的場景。

一架波音747有多大?

1971年,KLM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架波音747。為了可以更直觀的展示747的巨大容量,KLM想出了個最簡單直接的辦法——在機場上塗下了波音747的輪廓,然後看輪廓裡能停多少輛車。荷蘭本國生產的DAF牌小轎車被用作了參照物,輪廓裡停了整整46輛小轎車。

KLM坐擁近百年歷史,卻從未在革新的道路上停滯過。今天,KLM是在社交網路上最活躍的航空公司之一;在支持10種語言的KLM社交媒體中心,有一支200餘人的團隊,24小時不間斷在各大社交網路平台回復乘客的需求。

自2010年起,乘客可以通過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媒體與KLM取得聯繫;從查詢航班到意見反饋,甚至是預定機票,都可以通過社交網路一步到位。KLM的工作人員會用私信的方式與乘客取得聯繫,將機票的支付鏈接直接髮給乘客,免去了繁瑣的訂票過程。

KLM的這項服務也沒有忽視國內的客戶;自2014年起,KLM開通了新浪微博與微信公眾號,回答國內乘客的旅行相關問題。KLM強大的媒體團隊所提供的服務絕不僅限於預定機票;乘客不論是在出發前,還是在旅途中,從飛機上提供什麼樣的餐食、可以看哪些電影,到轉機時遇到的突發狀況,都可以使用微博或微信向KLM進行咨詢。KLM的社交媒體團隊會盡其所能,滿足乘客的不同需求。

這就是KLM;精進不休,源遠流長。

荷蘭皇家航空公司KLM – 放飛你的世界

點擊原文 放飛你的世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