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對方明明說了「好」,我的冷汗還是冒了出來…?

微信號:果殼網

微信號:Guokr42

作者:清潔工編輯:Calo

「好」

「好的」

「好噠」

「好唄」

「好的呢」

「好的吧」

……

收到這諸多示「好」的文字回應,你是否會覺得它們各有各的「言外之意」?「他是不是很不情願?」「她應該是挺樂意的吧?」——在看不到對方神態,聽不見對方語氣的網路交流中,希望透過這只言片語揣摩回復者情緒的人恐怕並不少見。

可是,為什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好」,只是稍加變化就能發展出來這麼多意思?人們又該如何去分辨?這些問題,還得從文字本身說起。

那些文字無法表達的信息

文字是幹什麼的?文字是記錄語言的工具。在書面交流中,人們借助文字來傳遞語言。這毫無疑問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發明之一,但正如照片與真人或少或多總有差別,文字也並不完美。人類社會通行的文字系統,對語言的記錄其實是不完整的。在以文字為媒介進行社會交流時,人們經常會丟失兩類具有表意功能的信息:

第一類信息叫作「副語言」(paralanguage)。所謂副語言,是指如語速、節奏、響度、間隔、特質音(指哈欠、咳嗽、噴嚏、打嗝聲等由口鼻發出,但完全獨立於語言或文化之外的自然聲響)等語音特質。它們在語言交際中不屬於語音系統、音位系統或語素音位系統。

盡管有些副語言信息可以用標點符號和「阿嚏」一類的擬聲詞來表達,大部分副語言信息還是難以通過書面對話形式來表現,或者至少難以精確表現。單純看到書面上的一句「好啊」,我們其實很難確定這是在表示認同還是反諷。

試想此刻,門縫中伸出一張寫著「好啊」二字的紙條……雪姨會認為它是什麼意思?圖片來源:《情深深雨濛濛》

第二類信息叫作「體態語」。這很好理解,就是指人類的表情和動作。體態語沒有任何與口鼻有關的聲學特徵,與語言相距甚遠。作為記錄語言的工具,文字完全沒有辦法直接使用對話的形式表現體態語。顯而易見,在人際交際中,副語言和體態語有著極為重要的表意功能。語言層面完全相同的一句話,我們是和顏悅色地講出來,還是咬牙切齒地講出來,其所表達的意思甚至可以截然相反。

在古代,人際交流以面對面直接交流為主,書面形式的書信、便條對話在人際交際中所占比重非常小,所以書面對話中副語言、體態語缺失的問題並不顯著。而在現代,現代化通訊工具使得純書面交流的機會越來越多。對於很多人而言,書面交流甚至是生活中最常用的交際形式,每天說的話遠不如在社交工具上打的字要多。這時,副語言和體態語不在,我們就有必要尋找新幫手了。

不,醒醒,不是這個。圖片來源:tumblr.com

語氣助詞:情緒傳遞好幫手

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地球人很快找到了好幾種方案。比如說,我們可以使用各種表情、圖片或其它特殊符號,也可以使用更多的語氣助詞。在社交工具上,人們使用語氣助詞的頻率不僅遠遠高於傳統的書面語,也高於日常口語。

漢語中語氣助詞的用法非常複雜。還以「好」字為例,跟在它後面的「呀」、「吧」、「呦」、「啊」、「嘞」、「噠」等等,都屬於語氣助詞。而在這幾個詞中,「吧」是唯一一個被認為帶有消極、負面色彩的。這是因為漢語中「吧」用在表肯定的單個詞或短句後,可以帶有一定的讓步意味。

在帶有讓步意味的語氣助詞中,「吧」是最常用的一個。上面這個例句中的「吧」,就很難替換成哪個詞頻相似的其它語氣助詞。

網路上比較常見的「噠」字,其實是「的」的派生詞。「的」作語氣助詞時的本義便是表達肯定語氣。「噠」的主元音是央低展唇元音[ä](漢語學界舊寫作[A]),這個元音的舌位比「的」的主元音,也就是中央元音[ə]舌位要低,響度也就隨之變大,同樣起到加強「好的」的情緒的作用。這個詞在共同語中很少用到,只在網路世界流行,給人一種使用者年齡較小的感覺。

在世界各種語言中,都存在把主元音的響度擴大,聲音延長來表示更強烈的意思的造詞法。漢語中非常常見的語氣助詞「啦」,就是由「了」增大響度而形成的。

一般而言,元音舌位越低,響度就越大。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至於「啊」、「呀」、「哇」、「吶」(或寫作「哪」),在漢語中其實是同一個詞——它們都是古漢語中那個「也」在漫長的歷史時期中音變後的產物。傳統上一般認為,它們互相之間屬於不同場合的語音變體,具體讀成四個音中的哪一個音,主要取決於前一個音節的最後一個音素。傳統上,如果那個音素是a、e、i(指前高展唇元音,區別於zh、ch、sh、r、z、c、s後面的舌尖元音)、o或ü,這個詞多讀為「呀」;如果前面的音素是u,這個詞多讀為「哇」;如果前面的音素是n,這個詞多讀為「吶」;其它情況則多讀為「啊」。

不同音素後的語氣助詞使用一例。

不過這一組音變規則只是過去的一種傾向性用法,其實並不絕對,語料中一直存在相當大比例的例外。只是在當代,這種傾向性在普通話中越來越弱化,甚至已經瀕於消失了。總的來說,「啊」系語氣助詞和「呦」(「嘍」的分化詞)都可以起到延長句子的音長,加強情緒的作用。「好」本來即帶有一定的正面情緒,加上一個加強情緒的語助,句子情緒就更積極了。

而「嘞」字在現代漢語普通話裡面已不常見。這個詞原本用來表達應允或提醒的態度,但是由於它在普通話中逐漸消失,很多普通話使用者只熟悉它表達答應對方請求、要求的意思。

「好嘞」的一個為人所熟知的語境。

不夠「光明」的,都算「黑暗」?

交際中既存在表示親熱、喜悅等積極情緒的表意需求,也存在表示無奈、鄙夷等消極情緒的表意需求。但相比之下,表達消極情緒的語氣助詞數量就偏少。但我就是不情願不高興不開心,怎麼辦?對於在網路上常會帶上語氣助詞的句子,一部分人開始用不帶語氣助詞的形式來表達敷衍、無奈甚至更為消極的情緒。這種現象填補了網路語言中一個空缺而非常實用的語義位,於是在一定範圍內獲得了流行。

不帶語氣助詞的用法,可能被用來表達消極情緒。

要注意的是,「好呀~」中使用的浪紋線在《標點符號用法》(國標GB/T15834一2011)中是一個連接號,屬於標號的范疇,此處是強拉過來用作句末點號,有拉長音節長度,並使語體非正式化、輕鬆化的意味。

很多知道這種用法的網友為了避免將自己的話與這種消極情緒相混淆,於是會在表達積極情緒時有意地規避不帶語氣助詞的用法——這在一定程度上又進一步強化了網路語言中語氣助詞缺乏時存在的消極意味。於是,本來應該積極的「好」、「好的」看起來便不那麼積極了。

人們為了表達消極情緒,不僅會利用此類沒有使用積極符號的情況。甚至有積極含義,但含義不夠強烈的表意載體,都可能被以同樣的方式強加上負面的含義。比如網路表情圖像,就以輕鬆、可愛的圖形為主,這些圖形表達真正的消極情緒的能力其實很弱。無論是那些幼態特徵強烈的人物形象,還是憨態可掬的動物形象,無論做出怎樣的動作都像是賣萌。所以人們便強行賦予一些不那麼可愛,表意不那麼積極的表情以敷衍甚至敵視的消極意味。默認表情第一條的那個笑臉,就是這樣黑化的。

無辜被黑化的笑臉。

少年,你是在網路語境下寫字嗎?

這種現象不止會出現在表情中,也會出現在詞中。比如說「呵呵」在漢語中自古以來便是一個常見的表示笑的擬聲詞,「哈哈」就是它音變的產物。唐代著名僧人寒山曾在詩中寫道「含笑樂呵呵,啼哭受殃抉。」《西遊記》第二回《悟徹菩提真妙理 斷魔歸本合元神》寫孫悟空學了七十二般變化,賣弄本事,變成大松樹表演給同門看。此時「大眾見了,鼓掌呵呵大笑,都道:‘好猴兒,好猴兒!’」然而,在當今網路語境中,這個詞卻變成了冷笑的意思。

《西遊記》中的「呵呵」。圖片來源:世德堂本《西遊記》書影

綜上所述,網路語言由於以書面交流為主要交際形式,為補償副語言和體態語信息,加強並固化了對漢語共同語的語氣助詞系統中的部分義項。而為了更方便地表達負面情緒,人們又逼著一部分積極感不強的正面符號表達負面含義。這樣,便形成了網友口中「好」的不同情況。

了解了它們的來源,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已經能通過文字窺探對方的心思了?需要注意的是,網路語言是一種社會方言,並不能完全代表共同語。要記住,並不是每一位在網上使用漢語的人,都有著與資深網路用戶相同的語感。有的時候,可不能太多心了。可不能太多心了哈。可不能太多心了喲。

一個AI

你們人類呀,真的很蠢哦!很容易就被語氣蒙蔽了呢~ 而且自己還不知道喲!是不是萌萌噠?呵呵~

果殼網

ID:Guokr42

整天不知道在科普些什麼玩意兒的果殼

我覺得你應該關注一下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如有需要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歡迎轉PO到朋友圈~)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