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福建貧困戶變形記:深山住茅草屋→每天收入兩萬元!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福建省地處中國東南部、東海之濱,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它是沿海經濟發達地區,但實際上,按照全國以人均年收入低於2736元的農村扶貧標準計算,福建省大約還有農村貧困人口50萬人。和其它一些省份相比,人口數量聽上去雖然不算多,但是這些貧困人口多處於地理位置偏遠、交通和經濟發展條件較差的山區、革命老區。福建省提出了2018年做到貧困人口全部脫貧。這個目標能否順利做到?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專訪福建省省長於偉國。

山海協作 對口幫扶 福建扶貧要「一幫一一對紅」

福建省海域遼闊,全省海岸線長達3324公里,居全國第二位。廈門、漳州、泉州等沿海城市區位優勢突出,經濟發達。而於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地處福建西部山區的龍巖市長汀縣,山地面積388萬畝、耕地面積只有44.2萬畝,屬於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區縣,眼前看到的連片的破舊木瓦房就是長汀縣的泊湖村。

用木板釘起來的門窗四處漏洞跑風,搖搖欲墜的碎瓦片顯得房屋風雨飄搖。村民廖蓮蓮的家就在這裡,簡陋的床鋪上要住4個人。

廖蓮蓮所在的泊湖村位於武夷山脈南麓,這裡土地貧瘠,交通閉塞,即便辛苦耕種一年,到手的糧食也是微乎其微。

福建省龍巖市長汀縣泊湖村村民 廖蓮蓮:我這兩夫妻才兩畝地啊,種的糧食不夠吃。

更不幸的是,五年前廖蓮蓮的丈夫在一場意外中身亡,家裡為了供養兩個讀大學的孩子,欠下兩萬多元的外債,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廖蓮蓮一個人身上。長汀縣是福建省23個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之一,像泊湖村這樣的貧困村有 78個,像廖蓮蓮這樣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就達20900多人。他們大多散居於自然條件惡劣的山區,自我發展能力弱,貧困程度深。自然因素成為脫貧的巨大障礙。

為了改變這一現狀,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習近平總書記還在福建工作時,就親自制定了《關於進一步加快山區發展的決定》,明確山海聯動發展的戰略方向、路徑設計和制度安排。依托福建豐富的山海資源,開展經濟協作,內部造力,大手牽小手,對口扶貧縮小貧富差距。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福建的貧困最主要的還是它的自然環境,可以說在福建省既有東部像沿海這樣的,也有西部山區,另外福建八山一水一分地,山區占了80%,地只有一分,而這些山區又往往是當年中央蘇區革命老區,這些地區經濟比較落後,資源匱乏。在90年代總書記在福建工作的時候,就提出了一個山海協作對口幫扶的機制,也就是說用沿海這一帶相對富裕的地區對口幫扶背後山區這一帶比較貧困的農村和群眾。

從2013年開始,福建的沿海城市晉江就率先註資9500萬元,與福建內陸山區龍巖長汀縣結成資源優勢互補聯盟,建立了福建省第一批山海協作產業園區。

幸運的是,經過當地扶貧部門的篩選推薦,廖蓮蓮進入了園區裡的一家食品加工廠成為一名產業工人。她的主要工作任務是食品包裝,現在一個月能掙2400多元。企業為了照顧離家遠經濟又困難的員工,還在廠區蓋起了職工食堂,建起了免費的職工宿舍。吃住都能在工廠解決的廖蓮蓮終於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福建省長汀縣泊湖村村民 廖蓮蓮:我把這兒當家一樣。過年的時候給兩千塊錢,孩子還讀書的時候又給兩千。

像廖蓮蓮這樣,在園區企業裡辦理了解脫困登記的困難職工就有36人。為了擴大幫扶對象,福建省還開啟了「民企幫村」的精準扶貧政策。廖蓮蓮所在的泊湖村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1戶41人、低保戶26戶38人。這些人最終都會有企業來兜底,達成對口幫扶。記者採訪了當地一家企業,一千多名員工中有90%來自周邊的村民。

就在廖蓮蓮走出大山,走進產業園區開始新生活的時候, 松林村的貧困戶陳冬秀正和丈夫一起搶幹工期,采摘地裡的檳榔芋。從2014年開始,產業園區進駐了檳榔芋深加工企業,每年的收購價格穩中有升,看到好行情的陳冬秀加入了合作社,辦理了小額貸款,今年一口氣就承包了五畝地。

眼下是今年最後一波采摘季,檳榔芋這幾天的價格已經從每斤兩塊八漲到了三塊二。陳冬秀五畝檳榔芋有七八噸的收成,今年算下來就有三四萬元錢的受益,這一下就能摘掉貧困戶的帽子,不僅如此,今年三月份,陳冬秀和丈夫還在廠裡找到了清洗檳榔芋的工種,兩人又多出一份打工的收入,一年可以拿一萬多元的收入。

這會兒正好是中午一點鐘,還能趕上檳榔芋加工廠下午的生產,兩人沒顧得上休息就往廠裡趕,越來越有奔頭的生活讓他們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種植面積達7萬畝地檳榔芋是長汀縣獲得國家地理標誌的支柱產業。特別是山海協作共建園區進駐了加工企業後,龍頭企業帶動基地、農戶五萬六千多人,幫扶了像陳冬秀這樣的貧困戶七百四十多人。而企業立足產地資源,在種植、加工、物流,全產業鏈產值達兩億多元,山海協作、優勢互補,在這裡開始了大膽的嘗試。

福建省龍巖市長汀縣縣委書記 廖深洪:全縣單閩南企業就有120多家落戶在我們長汀,帶動了我們近萬人的就業,同時這個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有960個人,這個在園區裡頭的企業務工每月薪水在2600塊左右。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當年總書記在福建工作的時候就確定有沿海發達縣市對口,現在就是有我們的泉州晉江市對口幫扶龍巖長汀縣,晉江首先在財力上給予支持,累計到現在支持長汀縣已經有1.5億元。再一個就是共建產業園區,把在晉江經過多年發展,有比較成熟的市場、比較優勢的產品,這樣的企業轉移到長汀縣。既吸引了廣大貧困群眾,到工廠去務工,更重要的是把相應的技術、理念帶到這些落後的地區,久而久之,這樣的當地的群眾不僅能夠自己打工掙一份錢,而且他們學會了市場經濟條件下自己出去創業。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 李雨霏:您認為政府在這個過程當中扮演什麼角色發揮什麼作用?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這麼一個幫扶機制是在省委省政府的總體主管組織下進行的,每年要進行檢查,每年要進行問題的倒查,年度任務完成的好是因為什麼,年度扶貧任務有些沒有完成又是因為什麼。再一個就是縣是主體,23個沿海縣對23個山區縣這樣一種對口,縣與縣之間,進行的應該說是非常深入,非常紮實。

養紫菜日進萬元 貧苦戶整體搬遷後華麗轉身

在福建省寧德市三沙鎮的東山海區,從凌晨五點鐘天光漸亮到朝陽初起,海域裡噠噠噠響起的船只拉開了一天當中最忙碌的收割紫菜的序幕。謝啟鳳和他的父親、兄弟四人開著一台自制的收割機,穿梭在18畝的海塘中。

謝啟鳳的18畝海塘能產出50噸左右的鮮紫菜,每年能從9月開始收割到第二年的一月。如今能暢遊在海上收紫菜,這是以前住在深山裡的謝啟鳳想都不敢想的事。而這一切都要得益於寧德市霞浦縣開展的整體搬遷造福工程。2012年他們全家從山區搬遷到了臨海的東山村,在這裡學會了紫菜養殖。而在東山這片海域,像謝啟鳳這樣新來的搬遷戶有85戶,養殖面積達2000多畝。

鮮紫菜一上岸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搶收搶裝,不然就會影響賣相。謝啟鳳的紫菜剛運到碼頭,東山村紫菜加工廠的收購商就帶著附近村民開始打包運輸,謝啟鳳一邊數著裝好的紫菜,一邊幫著裝運,滿頭的汗水都沒顧上擦,從凌晨5點忙到上午10點,18畝紫菜裝了55大包運輸上岸,這一天的收成有九千多斤,能收入兩萬多元。

日進萬元讓謝啟鳳合不攏嘴,事實上就在幾年前,謝啟鳳一家人還住在大山深處,那是村裡有120多戶、500多人,大部分群眾都分散居住在深山裡。這一天,謝啟鳳帶領我們爬山、過河,徒步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回到他位於胡家山自然村的老房子。

記者看到房子的牆壁是用竹片編織成的席子,有些房簷沒有任何瓦片,全是用稻草和泥巴堆起來的。破舊的房屋隨時都有倒塌的可能,顯得不堪一擊。一道下大雨的時候家裡就下小雨變成爛泥塘,破敗的房子每隔兩三年就要翻修一次才能住人。

2012年謝啟鳳全家告別了貧困落後的胡家山村,由政府統一安排宅基地,並補助資金,在離海更近的東山村安家落戶。眼前這十幾棟嶄新漂亮的多層住宅樓就是他們搬遷的新居。這裡不僅配套了廣場、還有社區服務中心。搬遷後的東山村現有人口413戶、1560人,其中畬族人口1150人,是一個整村搬遷集中安置的少數民族村。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福建80%是山區,而且其中相當部分的山區非常偏遠,自然條件非常艱苦,總書記當年在寧德地委工作的時候,1988年他就提出來,就是對這一些自然條件十分艱苦,自然條件比較偏遠、艱巨的這些村落,要進行整村搬遷,當時是叫船民要上岸,偏遠山區的村民下山,他們整村搬遷。

從1994年開始,22年來福建全省實施造福工程累計搬遷142萬農民群眾,整體搬遷了7000多個自然村,建成各類集中安置區3000多個,其中百戶以上安置區501個。

今年,全省落實了搬遷人口16.56萬人,落實集中安置區210多個。從2012年到2015年,福建省每年安排一億元用於安置區基礎設施建設,據統計,百戶以上安置區平均投入基礎設施配套資金500萬元左右。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 李雨霏:如何來解決搬遷困難戶下得了山、穩得住生活,富得起來?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當年寧德就是創造了這樣一些做法,一個他在原來居住地的這些分的地,分的山林,通過轉包,讓一些專業戶去經營,這樣的每年他可以收一些租金,來增加他的一部分收入。同時他到了新的駐地,在當地有的能夠務工,年輕人逐步就地就業了。還有少量的逐步的自己創業,開一個小門臉,弄一個小吃店,這樣自己每年有一些收入。所以兩頭他都各有一部分收入,這樣生活改善了,心就安定了,他就不會老想再回到山上去了。

第一書記派駐農村 精準推進扶貧政策

根據規劃,福建省將投資90億元,實施扶貧搬遷造福工程。共約50萬貧困人口,到2018年全面完成搬遷任務,從根本上改變生產生活條件,增加收入。

除此之外,福建省還開展了龍頭帶動工程、扶貧小額信貸工程、貧困勞力力培訓工程以及實施整村推進扶貧開發工程。而所有這些政策的背後,都離不開基層務實給力的「帶頭人」具體的來執行來推進。

白交祠村位於廈門市同安區的西北部,海拔近1000米,山腳下的盤山路蜿蜒而上需要繞230多個彎道才能到達村口。30多年前,正是因為這裡交通不便、資源匱乏,成了廈門這個沿海城市海拔最高,經濟最落後的貧困村。

從1995年開始,廈門市委組織部開始了長達21年不間斷的掛鉤幫扶,陳海煌就是眼下下派到白交祠村的駐村第一副書記。這天他再次來到村民楊春成的家,希望征用楊春成家的茶園做安置點。

原來在白交祠村有一處滑坡地災點,涉及26戶,102口人必須要盡快搬遷。前段時間,在完成招投標工作後,1050萬元建設資金也已經到位。但是,由於新的安置點的建設涉及32畝茶園,牽扯到部分茶農的利益,這些天陳海煌一直走鄉串戶做群眾工作。

這次安置建設要占用楊春成家裡兩分地的茶園,雖然面積不大,但以後每年都會減少五六百元的收入,這讓楊春成心裡老揪著塊疙瘩。陳海煌看出了楊春成的心事,一邊給他倒茶斟水,一邊擺事實、講道理。這已經是陳海煌第十一次家訪了,軟磨硬泡了近一個小時,並應允了一些優惠政策,楊春成才答應下來。

見楊春成拍板決定後,陳海煌立刻找來工人到現場測量。楊春成的茶園長20米,寬2.5米,屬於集體用地,每平方米將按照70元的標準來進行補助,這樣楊春成能拿到3500元的補償款。

關於這片32畝的安置地,陳海煌還有一個更大的設想。因為正處於村口的山門處,村裡山地多,連個像樣的停車場的都沒有,所以這次他將停車場和一個小型綠地花園的景觀也設計進去,正好配合現在的美麗鄉村建設。

站在一邊的楊春成細心地聽著,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家鄉更美好的未來。而正是因為被陳海煌這種紮實的工作作風所打動,村裡剩餘六戶不同意征地的群眾工作,由其他黨員幹部主動承擔起來,帶頭共同推進。

從2013年開始,廈門市同安區組織部下派像陳海煌這樣的駐村幹部,就有20多位。每隔兩個月還會選派一名年輕幹部駐村蹲點。同時選派農業部門專業技術人員,大學生村官等長期駐村掛職。

在他們的帶動和努力下,目前白交祠村已建成農家樂3家,帶動村民再就業60多人,創造經濟收入約200萬元,2016年白交祠村村民人均純收入預計可達15000元,將是1986年的近27倍。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 李雨霏:我知道您在幾年前,也曾經到白家瓷村去調查、調研,當時您看到這個村的貧困的狀況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事情給您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當年總書記在廈門工作的時候,上個世紀80年代,那是沒有公路的,是騎著自行車到這個村去的,有的坡高根本騎不上去,上坡的時候,自行車就得推著,甚至於扛著才能上坡。我去的時候已經通公路了,那個山區是非常危險,我看著山崖下面,確實心裡是有一點發慌的,我就是在想,當年總書記是推著扛著騎著自行車去白家瓷村,這個艱苦的程度,那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2004年以來,福建省累計從省、市、縣三級選派1.6萬名黨員幹部到1.1萬個貧困村駐村任職,涵蓋了77%的建制村,其中任第一書記的2400人,10多年來,各級各有關部門累計投入幫扶資金170多億元,實施了10萬多個項目,實實在在讓群眾得到了實惠。

「十二五」以來,全省扶貧開發對象從140萬人減少到2015年底的45.2萬人,農村地區貧困人口發生率由2010年的5.42%下降到2015年的1.65%。

福建省省長 於偉國:這個扶貧的滿意不滿意,我覺得最可靠的就是要讓這些貧困的農民群眾自己來評判。因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總書記講,貧困群眾一個不能少,一個不能少。所以我們每年就是按照20萬群眾脫貧的任務,堅決地完成,困難再大,我們想也沒有群眾生活在那樣一種貧困狀態下,他的一家一戶的難處大。作為黨委政府,我們應該說不僅有這個決心,有這個責任,同時也有這個辦法,也有能力,讓貧困群眾真正地脫貧。我們現在對全省的貧困群眾,還有452000人這麼一個數字,這些群眾脫貧,我們完全有這個信心來按照固定貧困戶是2018年脫貧,同時2019年、2020年繼續鞏固,因為脫貧不會很簡單的一個過程,有時候還會返貧。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今後還要持續地來進行脫貧攻堅。

你會喜歡

▶【重磅】這12個城市將試點”五險”變”四險”,有你那兒嗎?

▶【揭秘】從傾家蕩產到管理10億資金的投資高手,他都經歷了什麼?


來源: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李天路

精準扶貧!↓↓↓歡迎分享和點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