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 美媒:美國讓澳大利亞人失望

微信號:參考消息

微信號:ckxxwx

微信訂閱2017年《參考消息》,立減20元>>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12月17日刊載了記者莉薩·普賴爾(澳大利亞人)題為《親愛的美國,你為何讓我們失望?》的文章稱,特朗普的當選感覺像是逐漸衰退之後的驟降。他正在刺激中國,友好地對待俄羅斯總統普京,無視氣候變化,因為他是「一個聰明人」。但每一個問題對澳大利亞來說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文章如下:

特朗普

自選舉以來,我哭了許多次,因為定義自由的西方民主制度的準則因唐納德·特朗普每一次令人憂慮的任命和每一次衝動的爆發而被拋卻。我為這個不屬於我的政府和這個不屬於我的國家而感到難堪。那感覺好像是我們在哀悼一種叫做美國的思想。

哀悼美國思想

你們可能不認識我們,不了解你們國境以外的人,但是,我們知道你們。我們通過耳濡目染以及電影膠片的半透膜大量地吸收著你們的政治主張。我們從《空軍一號》了解了「空軍一號」飛機,從《白宮風雲》了解了白宮西翼。

本月,「空軍一號」在馬裡蘭州的安德魯斯聯合基地。(《紐約時報》)

當我想起那些熟悉的政治文章時,腦海中會出現你們的經典名句——「不要問國家可以為你做什麼,你應該要問自己可以為國家做什麼」、「我有一個夢想」、「它孕育於自由之中,奉行一切人生來平等的原則」。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知道《葛底斯堡演說》和《效忠宣誓》,並不是課堂上教的,而是因為我們在《幼兒園警探》等影片中聽過太多次。美國讓我們了解了民主的詩意,它是宏偉的、令人振奮的,我們太矜持了,不知道為我們自己辯護。

訪問美國給了我們一種踏入電視節目的感覺,來到了一個更大更好的地方。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的父親在西弗吉尼亞州的一個煤礦企業工作。他經常帶回家一些我們無法想像的新奇見聞,比如有50個電視台的有線電視。他的箱子裡經常裝著給我們買的運動鞋,那些款式還沒有在我們這邊出現過。那是20多年以前了。

早在這次大選之前情況就一直在發生改變。在我的亞洲之行中,亞洲國家的現代化令我感到震驚。過去幾十年,曼谷、新加坡,甚至是孟買之行都令我感到驚訝,不僅僅是因為那裡的財富和發展,還有音樂、時尚和公共交通。盡管我們這一地區存在諸多棘手的問題,但我們一直有向前發展的感覺。然而,當我們現在訪問美國時,卻有著相反的感覺,它在衰退。道路、機場、經濟,甚至還有社會,都變得支離破碎。這裡的貧富差距之大令人擔心。可是,因為你們對自己的美化,使得美國人難以看到正在變化的趨勢。

澳大利亞會重新選擇

特朗普的當選感覺像是逐漸衰退之後的驟降。他正在刺激中國,友好地對待俄羅斯總統普京,無視氣候變化,因為他是「一個聰明人」。我們擔心,每一個問題對我們來說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特朗普在大選中獲勝後,普京呼籲俄美走向「完全成熟的關係」新時代。

而我們澳大利亞人就在亞洲的邊上,我們是美國忠誠的小盟友,我們被困在當中,一邊是與你們結成的戰略聯盟,一邊是與中國相連的經濟未來。英國正忙於應對脫歐進程,既沒有時間也沒有意願來關注地球另一端的其前殖民地。我們感到擔心、幸運以及孤獨。

今年初,澳大利亞國防部列出了我們的防務和安全長期展望,強調美國與中國的關係仍將是地區最具戰略重要性的因素。國防部指出:「兩國政府公開致力於建設性的關係,動蕩的國際環境會使貿易和投資的自由流動受到影響,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現在談及這一建設性的關係時不得不用過去時了。

如果被迫做出選擇的話,不能再假設澳大利亞總是會選擇美國,而不是中國。兩年前,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在澳大利亞人當中就美國還是中國是我們國家更重要的夥伴進行了調查,美國領先了11個百分點。今年,雙方打成平手。在45歲以下的澳大利亞人當中,這一趨勢更為明顯,大多數人都選擇了中國。近一半接受調查者說,我們應該遠離特朗普這樣的總統主管的美國。

人們已經在開始討論這一疏遠了。澳大利亞的右翼政界人士從此次選舉中吸取了令人沮喪的教訓,澳前總理保羅·基廷就澳大利亞對美國的順從提出了質疑。

他說:「我們的社會比美國的要好。」

他還說:「它更公平,更平等。過去20年,人們的實際收入增長了50%。期間的美國人則沒有任何增長,零增長。我們擁有從搖籃到墳墓的全球醫療保障制度。」

他總結說,對澳大利亞來說,在獨立思考之前等待美國的信號「是對我們已經創造的一切的徹底否認」。

這是向前發展的道路,朝著我們自己的方向,發出我們自己的聲音。或許我們甚至可以為你們提供一個完全不同的民主模式,就像你們曾經為我們提供模式那樣。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影響我對美國人以及美國文化中優秀部分的喜愛。我不是在美國長大,但我是在美國世紀長大的。我還沒有準備好說再見。

微信訂閱2017年《參考消息》,立減20元>>

「美國夢」開始在美國以外的地方幻滅。歡迎轉PO分享↗↗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