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愛上你的資本,你有多少?




微信號:搞笑集中營

微信號:WeiGaoXiao

女人愛上你的資本,你有多少?女人愛上你的資本,你有多少?

破舊的小旅館絲毫隔音效果都無,聽著隔壁的聲音,正承受失戀痛苦的王洋,立刻揮拳砸向牆壁。

啪!

一聲脆響!

他的拳竟然立刻落在那老化的插座之上。

滋滋滋!

劇烈的電流立刻順著拳頭湧向王洋全身,他的雙眼在電流刺激下,更宛若兩個小太陽般璀璨奪目。

他的視線內,一男一女正瘋狂的運動著,那原本阻擋在他與隔壁情侶之間牆壁,竟然憑空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那比小電影真實十倍的視覺體驗,立刻讓王洋驚詫的瞪大雙眼。

「牆呢!我和他們中間相隔的那堵牆呢。」

隨著王洋心中一動,那消失的牆壁再次出現,瘋狂的小情侶立刻從他視線中消失。

「怎麼看不到了,我還要看!」

隨著王洋心中再動,牆壁立刻消失,瘋狂的小情侶再一次出現在王洋眼中。

透視嗎!

我現在既然擁有了透視能力,可以隨意透視。

眉目當中露出濃濃興趣之色,直至那女子轉過臉,露出一張「如花」般的臉,王洋才一臉驚嚇的閉上眼。

這一閉上眼,王洋才發現,自己竟然擁有了內視的能力。

他發現自己的雙眼,宛若兩顆雷球,不斷釋放著紫色的電芒。

這些電流通過雙眼進入眉心,然後經過胸口的諸多穴道不斷下降,最終進入丹田開始逆流,一路返回眉心回歸雙牟,形成一個大循環。

而且,電流流通之間,血管筋脈的賭塞,一些唯有內視才能看到的細小病毒,都被電流徹底醫治完好,讓王洋的身體立刻散發強大生機。

雷球,電流……

發現身軀的情況,王洋終於肯定,自己的透視異能絕對是因為受到電擊的原因。

「才失戀就讓我獲得透視異能,這是老天對我的補償嗎。」王洋興奮的緊握雙拳,就連失戀的鬱悶都散去幾分。

他一會想著,要用這透視能力看盡天下,他一會想著,要用透視能力賺取花不完的錢。

不過漸漸的,王洋冷靜了下來。

他明白自己擁有透視能力這件事,必須嚴格保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極有可能淪落為他人的賺錢工具。

「錢要賺,但必須死守透視的秘密。」這一刻,王洋心中頓時做出決定。

傷不起,我也傷不起……

鈴聲突然響起,看著手機上顯示著的趙穎的名字,王洋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複雜之色。

趙穎,王洋的大學「哥們」,一個擁有魔鬼身材的女人,一個標準的富二代。

「江湖救急,速來不夜城。」誘人的聲音直接響起,根本不等王洋拒絕,趙穎已經掛掉了電話。

所謂救急,就是冒充趙穎男朋友,幫他拒絕那些追求者。

穿著自己唯一還算得體的休閒西裝,身材高大看起來也有三分小帥的王洋,立刻打的直奔不夜城。

不夜城,定保市最大的私人會所,所有能夠想得到的娛樂項目,在不夜城都能找到。

才進入不夜城,王洋便在不夜城的大廳看到了趙穎。

黑色皮褲,白色襯衣,身材誇張到爆,幾乎每一個人進出不夜城的人都忍不住望向趙穎。

「奇怪了,她的身材如此火爆,穿這種緊身皮褲竟然不顯內褲痕跡,難道她沒穿。」

丁字丁字……寥寥幾根細線勾勒而成,透視眼下,立刻讓王洋發現趙穎果然穿的,而且還是那種非常野性的豹紋丁字。

「喂,你看的過分了啊。」

大咧咧的聲音直接響起,有點受不了王洋火辣的目光,趙穎直接道:「今天的相親對象在頂樓棋牌室,本市有名的花花公子道行非常深,上去了可別露陷。」

棋牌室,只是頂樓的雅稱,事實上不夜城的頂樓是一個賭場,一個日進鬥金的賭場。

與趙穎來到賭場,王洋立刻看到了趙穎今晚的相親對象。

頭髮不過三寸,雙眼狹長而富有傾略性,身後還站著兩個肌肉彪悍的小弟,妥妥的黑社會大少的即視感。

此刻,這大少正在一桌上玩著梭哈,身前的籌碼已經超過二百萬。

我能透視牆,能夠透視衣服,不知道是否能夠透視這些牌……

目中露出濃濃的興趣之色,看著那些扣在桌面上的牌。

梅花五方塊三……

一張張牌清晰映入眼中,立刻讓王洋眼中露出一抹狂喜。

「我叫做許立,趙穎的相親對象。」

聳著肩,那大少一臉瀟灑的指著桌子:「都說賭品看人品,介意不介意玩上兩把,讓趙穎看看是你這個現對象好,還是我這個相親對象好。」

挑釁,赤果果的挑釁,如果這個時候拒絕,等於直接認慫了。

「好啊,那就玩一會!」

目光充滿灑脫之意,王洋直接坐到了許立的對面。

「一萬籌碼,麻煩幫我兌換一下!」掏出金融卡,絲毫不顧賭桌上幾人鄙夷的目光,王洋招手喊來服務生。

「一萬,最多跟上三局,你確定這麼點錢夠嗎!如果沒帶錢我可以先讓賭場給你預支些。」聳著肩故作大方,許立的眼中卻滿是鄙夷。

「賭錢,從來不是比的是誰錢多,而是看誰能贏錢,在我看來,一萬塊錢的本金已經足夠。」

王洋的目光充滿自信之色,強大的透視異能,讓他堅信賭場上自己無懼任何對手。

奇怪了,今天的王洋與平常很不一樣……

她很清楚,自己雖然與王洋是死黨,但因為自己富二代的身份,王洋從來將她當「哥們」,從未向今天般目光火辣的望過她。

而且,因為自身資金的原因,就算給她充當擋箭牌,這樣的賭局,他從來都以自己不讓他賭博去拒絕。

想著這些,她望著王洋的目光越發好奇,落在別人的眼中,卻宛若成為了一副癡迷的模樣。

「可惡!」看著趙穎望著王洋如此入迷,許立臉上終究露出一絲憤怒之色。

「趕緊拿籌碼!」憤怒的大喝自許立口中響起,看到許立發怒,那服務生一路小跑的將王洋的一萬籌碼送來。

「好,今晚看我大殺四方!」

目中露出濃濃自信之色,接過服務生遞來的籌碼,王洋立刻扔出一千籌碼示意荷官發牌。

梭哈,五張牌比大小,一種規則簡單到爆的賭博方式。

透視異能下,荷官才開始發第一張牌,王洋已經提前知道了輸贏。

這種情況下,輸就立刻撤,贏就立馬加註,短短半個小時,王洋身前的一萬籌碼竟然變成了一百萬。

「我就說了今晚要大殺四方!」目中充滿得意之色,再一次看清牌底,王洋直接扔了一萬籌碼進去。

「我現在有一百萬,你現在也有一百萬,敢不敢玩把大的。」望著王洋,許立雙目噴火。

此刻的他,明面上的牌兩個K一個A,底牌也是一個A,而王洋明面上則是兩個K一個A,底牌也是一個A

單論此刻手上的牌,兩人明顯相同,但他不知的是,王洋早就通過透視眼發現了兩人的下一張牌。

「反正這錢都是今晚贏的,輸了也沒什麼!」瀟灑一笑,王洋直接將身前百萬籌碼向前一推:「我全部梭了。」

「好我跟你!」咬著牙,許立同樣推出身前百萬籌碼。

「王洋……」看著王洋竟然與許立鬥氣,明白一百萬對於王洋已經是天價,趙穎不由想勸王洋。

但是她的動作明顯慢了,不等她說話,在許立的眼神示意下,荷官已經發牌了。

梅花三擺在了王洋牌上,一下子在讓趙穎臉色難看起來。

「說了讓你別玩了你不聽,這下輸了吧。」根本不等荷官繼續發牌,趙穎直接開口。

「賭局,不到最後一刻,永遠不知道誰勝誰負。」一臉神秘笑容,王洋開口:「跟我打個賭,我贏了你就穿上我喜歡的丁字褲讓我看,我輸了,我保證以後戒賭。」

王洋的話,明顯在故意拉近兩人的情侶關係,看著王洋這個時候還不忘擋箭牌身份,絲毫不在乎賭局輸贏,趙穎心中頓時生出一抹感動。

王洋對面,許立卻因王洋的話徹底被激怒,一想到兩人都發展到可以穿相見的地步,他更恨不得直接宰了王洋。

「想贏我,你做夢,除非我的牌是最小的2,否則你休想贏我。」目光充滿得意之色,許立甚至提前翻開了自己的底牌。

但是下一瞬,他的笑容宛若吞了蒼蠅般突然止住,他的手上荷官發下的牌,赫然是一張方塊2。

輸了,他竟然輸了,在所有人都認為他贏定的情況下,他偏偏輸了,想到方才對王洋的嘲諷,他更是羞紅了臉。

將方塊2扔在桌上,許立一臉不甘心:「我的錢還多的是,我再取五百萬陪你慢慢玩。」

「不了,時間不早了,我迫不及待的想看我寶貝穿上的模樣。」雙眸不變的瀟灑之色,王洋立刻招手示意服務生將這些籌碼打入金融卡。

二百零一萬,連本金帶贏許立的,王洋的銀行存款,立刻由一萬存款暴漲到二百零一萬。

工作一年攢了一萬,賭博一小時賺了二百萬,讓王洋清楚的明白透視異能帶給自己的改變。

他很清楚,如果他願意,無論許立再拿五百萬還是五千萬,在透視異能的作弊作用下,他都穩贏不輸。

但是他不能,如果賭博穩贏不輸,就算傻子都知道他肯定有某種鬼,透視能力這麼強大,賺錢的手段這麼多,他絕對不會因為五百萬而讓他人懷疑自己。

而且,此刻他的雙眸雷球電力消減了不少,還想著在雙眸電力恢復前留下點電力看看美女,他更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賭桌上。

摟著趙穎的腰,宛若一對熱戀中的小情侶,王洋兩人立刻離開賭桌向外走去。

「查,給我查這小子的身份背景,我倒要看看這是哪裡來的過江龍,敢跟我許立搶女人。」目中露出一絲狠辣之色,隨著王洋與趙穎的離去,許立立刻對著身邊的人紛紛道。

樓下,走出了不夜城的王洋,立刻鬆開趙穎的腰。

「好了,任務完成了,我該回去了。」眉目充滿瀟灑,雖在與趙穎說話,他的目光卻不由的在過往女人的三點上招呼。

「今天你怎麼這麼色!」皺著眉,趙穎直接道:「而且,身邊這麼個大美女吸引不了你嗎,你這樣會讓我很沒自信了。」

「都說過了你太漂亮又是富二代,不是我這八輩農民吃的起的菜!」

「我不是,那張麗就是嗎!怎麼她還是與你分開了。」不滿王洋的回答,趙穎一臉欣賞的道:「我喜歡的是有能力的男人,如果你一直向今晚這麼表現出色的話,我不介意給你一個追求我的機會。」

「好啊,那等我足夠優秀了你還單身,我就追求你。」雙眸露出侵略性的目光,王洋的目光忍不住盯在趙穎臉上。

看著她颯爽其脖短髮下精致的五官,再想到她那火到爆的身材,王洋還真的心動了。

事實上,王洋也曾喜歡過趙穎,但因為兩人的身份問題,王洋才掐滅心中念想在大二追求的女友張麗。

只是大學三年畢業一年,加起來整整四年的相戀時光,最終還敵不過鈔票的魅力,讓張麗直接投入富二代的懷抱。

以前我不夠優秀,現在我擁有透視眼,要想賺取配的上她的身價,定然無比輕鬆。

待我賺了錢,將她娶了,天天摟著她這火爆到爆的身材,也是一件十分讓人期待的事情呢。

「喂,看夠了吧你,做為看我的報酬,明天有翡翠原石交易會,陪我一起幫公司買些原石去。」看著王洋好似將自己衣服扒光的火熱眼神,終於有些吃不消的趙穎,立刻走向自己的車。

車是法拉利,二百多萬的豪車,輕輕鬆松超過王洋目前的全部身價。

以往,坐到趙穎的車上,王洋總是會在心底暗示自己與趙穎的差距,但是現在,王洋卻想得是趕緊賺錢,買一輛不遜色趙穎的車。

「聽說你因為馬子被經理翹了搬出了宿舍,晚上不如跟我住酒店吧,正好明天一起跟我買些翡翠原石。」大咧咧說著,根本不理會王洋要求返還小旅館的意願,趙穎立刻將車開向喜來客大酒店。

喜來客大酒店,喜來客玉器行,趙穎家兩大支柱產業。

王洋本以為趙穎會給自己單獨開一間房,在他看來,反正酒店也是趙家的,根本沒有任何成本。

但是王洋卻小瞧了喜來客大酒店的火爆,整個酒店除了最貴的總統套房還空缺,其餘的房間全部滿員。

這一夜,過的無比香艷。

在趙穎不知的情況下,王洋利用透視眼,將她渾身上下看了個遍,那更是他的重點關注對象。

「哼,你以為我賭場上說看你穿只是隨便說說嘛。」眉目中充滿得意之色,躺在總統套房外屋的床上,縱然睡著了王洋臉上都充滿了得意的笑。

天不知不覺大亮,一夜的休息,讓王洋雙眸消耗掉的電力徹底恢復,甚至在內視之下,雙眸所化雷球比昨晚蘊含電量還多上一絲。

他的身前,趙穎換了一身紅色的小西服,女強人的風範加上火爆的身材,讓人更加想要征服她。

簡單的洗了把臉,在趙穎的催促下,兩人終於來到賭石交易場。

因為今天是定保市的賭石交易節,賭石交易場內一片人生鼎沸,不但有定保市的玉器行老板,更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大老板。

為了讓第一次來玩的人弄懂翡翠,交易場更有不少介紹翡翠的小冊子,供人觀看學習。

看著趙穎忙著跟生意同行打交道,無聊之下,王洋立刻拿起一本小冊子翻開起來。

翡翠屬硬玉,共有綠、紅、紫、黑、藍多種顏色可以選擇。

不管哪一種顏色,只要具備濃、陽、正、艷、勻五個特點,那麼它在同類顏色中就是級別最高最好。

至於不同顏色的價值,則需要看當時的市場,基本上越稀有越漂亮。

除了顏色影響價值外,透明度也對翡翠的價值有很大影響,越透明價值越高越渾濁價值則越低。

將小冊子翻開一遍,王洋已經對翡翠的價值,有了一個大概了解。

至於翡翠原石,則指的是可能蘊藏翡翠的石頭,這種石頭因外觀表現不同,價值幾百萬到價值幾百的都有。

但翡翠原石賭性很強,幾百萬的翡翠原石可能開出幾百的翡翠,幾百的翡翠原石,也有可能開出幾百萬的翡翠原石。

做為玉器行老板,趙穎他們只買別人從原石中取出的翡翠,從來不購買翡翠原石去博運氣。

「你們聊著,我買兩塊翡翠原石碰碰運氣。」一臉的灑脫與自信,看趙穎忙著四處收購翡翠,王洋立刻向著翡翠原石區域走去。

賭石場共分三個區域,百萬級,十萬級,低價區三個區域。

百萬級,最低百萬起,十萬級,最低十萬起,低價區,十萬以下的所有原石,囊中羞澀王洋直接來到低價區。

他的雙目不錯過任何一塊翡翠原石,雖然這個過程無比枯燥,他卻執行的一絲不茍。

透視眼下,號稱任何儀器都無法看透的翡翠原石,清楚的將內裡的翡翠情況暴露出來。

遇到滿意的翡翠原石,王洋立刻就會夠買下來,而且為了不顯得自己賺的太過明顯,他還故意挑選了幾塊空無一物的翡翠原石。

「不會吧,這麼大!」

目中露出驚嘆之色,望著眼前一塊臉盆大的翡翠原石,王洋幾乎挪不開眼。

這塊原石在全賭石中不算小,外面的皮殼表現一般,只標了五萬的價錢。

但利用透視能力,王洋確定原石裡有翡翠,而且塊頭還不小,而且根據小冊的介紹,這種翡翠是冰種翡翠,價值應當在五百萬左右。

「五萬塊錢轉手五百萬,販毒都沒有賭石保理啊。」心中充滿狂喜,王洋立刻將這塊翡翠買下。

幾乎走遍了整個全賭區,王洋買了二十塊翡翠,其中十塊有翡翠,十塊裡面沒有,在王洋看來這些翡翠保守可能,也能夠賣一千萬以上。

當他帶著翡翠原石回到解石台準備解石後,發現昨晚的許立竟然再次出現了,他的目光不停在趙穎的火爆身材上打轉,眼中充滿了占有欲。

而且許立的身後,竟然跟著他前女友張麗與張麗現男友趙海,無論張麗與趙海都討好望著許立,一副以許立為尊的模樣。

「趙穎,讓你公司人員幫我解石。」直接將翡翠原石推上解石台,王洋選擇無視許立三人。

「怎麼看到你的前女友不想說些什麼嗎!」望著王洋,許立一臉譏諷:「我可是知道,你倆昨天才分手,而且你和趙穎從來都不是男友朋友。」

「我倆昨天好的不行!」直接抱著王洋一條胳膊,趙穎強勢替王洋出頭。

「趙穎,我知道你是拿他當擋箭牌,這個張麗已經告訴我了。」

「其實我早該想到的,他一個一身地攤貨的下等人,怎麼配的上你,昨天我竟然因為他吃醋,真是有失我的風度。」

得意洋洋的聲音自許立口中響起,顯然從張麗處得到的答案,讓他徹底無視王洋的存在。

「昨晚我們住在一起,在趙穎家的酒店裡開的房,我想你既然連我前女友都能找出,一查就能知道我說的話是真是假。」強大的氣場自王洋身上散發,只是一句話,王洋立刻先讓許立的話嘎然而止。

開房,住酒店,在這個快節奏的社會,誰都很清楚這代表的什麼。

既然王洋如此信誓旦旦的表示許立可以查,更讓許立明白,王洋絕對不是憑空瞎說。

王洋的對面,無論是許立,還是張麗兩人,都徹底沉默下來,面對著王洋如此犀利的話,他們實在找不到話辨別兩人假情侶的關係。

「哼,就算住到一起又如何,你的身份趙家永遠不可能讓你娶走趙穎。」目中露出不甘之色,許立出聲。

「對沒錯的,你要什麼沒什麼,連我都養不起,憑什麼養出生富貴的趙穎。」昂著頭,好似不願看到王洋與自己分手後過得更好,張麗也出言譏諷。

「馬上,你們就會看到我有沒有能力養的起趙穎。」目中充滿自信之色,完全無視兩人的譏諷,王洋立刻將路讓開,讓趙穎公司的兩名解石人員上來。

「這顆最大,給我先解這顆吧!」

指著那顆臉盆大小,在內心可能下最少也值五百萬的翡翠原石,王洋一臉迫不及待的與兩名員工開始解石。

嗡嗡嗡!

打磨機直接響起劇烈的聲響,立刻將許立與張麗的胎噪聲徹底壓下。

「出綠了,賭漲了……」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精彩情節

女人愛上你的資本,你有多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