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官員治霾說過的「狠話」

微信號:南方周末

編者按:昨天(19日)夜間開始,華北、黃淮等地霾天氣進入最嚴重時段。中央氣象台預計,重度霾範圍將進一步擴大至12省市,吉林、遼寧、北京、天津、河北、山東、河南、陜西、山西、湖北、安徽、江蘇等地都將出現嚴重污染,部分地區的PM2.5濃度峰值將超過500微克/立方米。下文是南方周末發表於2015年12月19日的文章。在過去的一年時間裡,像這類豪言壯語已較為少見,可見官員們都意識到了治霾任務的艱巨性。而此時,距離「大氣十條」定下的「到2017年京津冀PM2.5濃度下降25%左右」的時限只剩下不多的時間了。事實上,在14年就有專家提出預警:如措施不加碼,到2017年,京津冀將無法完成治霾任務

2016年12月18日 拍攝的北京故宮。 當日,北京市霧霾天氣持續,仍處於霾橙色預警中。(新華社/圖

全文共3570字,閱讀大約需要5分鐘。

  • 在AQI(空氣質量指數)即將爆表的日子裡,南方周末來盤點盤點,那些年,主管們為治霾表過的決心、許下的承諾。

本文首發於南方周末

微信號:nanfangzhoumo

1

最耳熟能詳:「提頭來見」

關於治霾承諾,人民群眾最「喜聞樂見」的一句,當屬北京市市長王安順的「提頭來見」。2013年9月,國務院出台空氣「國十條」(《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王安順代表北京市和中央簽下「生死狀」:2017年做到空氣治理。「國十條」規定,到2017年,北京市細顆粒物年均濃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2014年初,北京投入7600億治霾。北京兩會上,王安順回憶起他和中央簽責任狀的情景:「主管和我開玩笑說,完不成規定的治理大氣污染任務,提頭來見。」後來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這是一句玩笑話。「這既是玩笑話,也說明了這句話的分量很重。」2015年1月25日,王安順在北京市政協的專題座談會上這樣解釋「提頭來見」。本月初,王安順在北京市政協座談會上向政協委員們解釋了「提頭來見」的由來:「我想如果我的腦袋能換來PM2.5達到60的話,那隨時都可以來取。」他說,「玩笑話」表現了我們的信心,決心,並不代表老拿腦袋來說事兒。「再來年我就不知道怎麼跟大家說了,但是我們肯定會盡全力。」王安順曾兌現過一個承諾,事關APEC時的空氣。還是在2014年北京兩會上,王安順對代表們說:「主管見了面就反復問一件事:今年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你能不能保證空氣質量沒問題?我說能。」底下的代表們轟然笑起來,「你不能也得能啊。」於是,我們有了「APEC藍」。

「也有人說,現在北京的藍天是APEC藍,美好而短暫,過了這一陣就沒了,我希望並相信通過不懈的努力,APEC藍能夠保持下去。」2014年11月1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歡迎晚宴上說。寫入國家主管人的外交致辭中,意味著「APEC藍」從民間調侃變成嚴肅的政治承諾。

12月20日早上的北京。(中國天氣網/圖)

2

霧霾話題:從爭議到熱議

其實,霧霾話題還要追溯到2012年兩會。那年,「PM2.5」一詞首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承諾:「今年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重點區域以及直轄市和省會城市開展細顆粒物(PM2.5)等項目監測,2015年覆蓋所有地級以上城市。」這一承諾已經兌現。今年1月起,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共1436個監測點位,已全部開展空氣質量新標準監測,向社會發布包括PM2.5指標在內的實時監測數據和空氣質量指數(AQI)。 治理比監測難。2013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上任後的首次記者招待會上承諾,「要下更大的決心、以更大的作為」鐵腕治霾。他更常說的一句話是:「要向霧霾等污染宣戰,不達目的決不停戰」。包圍北京的河北更是背水一戰。2014年兩會時,河北省省長張慶偉立下軍令狀:「鋼鐵、水泥、玻璃等行業新增一噸產能,黨政同責,就地免職。」河北與省內各地市市長簽訂大氣污染防治目標責任書,承諾大氣污染「3年有所好轉、5年明顯改善」。今年兩會記者會上,環保部部長陳吉寧被問到,有沒有信心還老百姓一片藍天。「你剛才問我有沒有信心。我想,從國際經驗和‘APEC藍’做到的過程來看,我們要做到大氣污染質量的明顯好轉,不能靠老天,必須把污染物排放量從現在的千萬噸水平降到萬噸級水平。能不能做到?是可以做到的,但是難度確實很大,需要我們付出額外的努力。」未來可期的一項承諾還是北京市長王安順許下的。今年7月,北京攜手張家口獲得2022冬季奧運會舉辦權。有記者提問,北京霧霾會否影響冬奧運動員。王安順答:「屆時,霧霾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

2016年12月16日,北京城被霧霾籠罩,可以看見遠處的煙霧扶搖直上,但卻看不見下面城市的高樓。(東方IC/圖)

盤點:各省「一把手」說過的治霾「狠話」

  • 河南:

2015年4月,環保部發布3月份及第一季度全國74個城市空氣質量狀況,鄭州在一季度空氣質量最差的前10位城市排到了第4名。河南省長謝伏瞻在省政府常務會議上生氣了:「五一節後就開會部署治理大氣污染,對工作不力的,該批評批評,該點名點名,這個事確實不能馬虎。」

面對環境與經濟建設間的困境,這位省長表示:「你GDP增速再快,一堆人得病,那要財富都幹嘛用?都去治病了。秸稈焚燒,發現一起通報一起,該點名就點名,不用怕得罪人。環境也是生產力,招商引資,沒有優美環境、優良空氣,投資者願意來?那些專家能人願意來?關鍵是看是否真下決心去管、去治。」

  • 山東:

2013年12月18日,「生態山東建設工作主管小組會議」上,山東省長郭樹清在會上表示:「山東在全國治霾鬥爭中居最前線,任務最艱巨」,但即便如此,也要早日做到「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山東藍天夢想」,並立下「2015年底污染物要比2010年減少20%「的目標。

一個月後的山東政協經濟界討論會上,被問及山東省是否成立治理霧霾天氣工作小組一事時,郭樹清毫不猶豫:「我就是組長!」不久前的2015年11月30日,山東省7市達嚴重污染,其中德州的AQI達500,10日後德州市長被環保部約談。

今年10月起,山東省會城市濟南的主管又連著三次在會議上強調「壯士斷腕」。10月21日,濟南市長楊魯豫主持召開大氣污染防治工作專題會議時強調,全市各級各部門要拿出「壯士斷腕」的氣魄和勇氣,力爭10月擺脫空氣質量全國倒數第一的排名、年底退出全國十大污染城市

在上個月的一輪霧霾中,東北地區同京津冀一起遭遇了污染。東北的主管們說過些什麼?

  • 遼寧:

2015年11月7日到14日,遼寧經歷了一次突如其來的重度霧霾。11月20日,遼寧省委召開常委會議,專題研究治霾工作。面對紛紜的「天氣說」、「炒作說」,遼寧省委書記李希態度明確:「霧霾不是憑空炒作的,也不能把天氣原因當成出現霧霾的借口。必須從自身、從主觀上查找原因,研究對策。」

  • 吉林:

2015年2月9日,吉林省十二屆人大四次會議上,吉林省長蔣超良說:「要讓群眾看到治霾新成效!」,並確立了「下大氣力搞好大氣污染防治,落實目標責任制」的方針,定下「啟動3個國家低碳工業園區試點,完成鋼鐵、水泥等行業60%以上企業清潔生產審核」的目標。

9個月後的11月3日起,吉林全省多地又陷入重度霧霾之中,吉林省氣象台發布霾橙色預警。

  • 山西

煤炭大省山西在談到霧霾治理的時候也總是「備受關注」。

2014年3月的「兩會」期間,李克強在山西團與山西省長李小鵬談起霧霾治理,追問「燃煤在太原霧霾成因中到底占多大比例?」「脫硫脫硝之後有多大改善?」「有沒有做過具體研究?」李克強還叮囑李小鵬說,山西因煤而生、因煤而興,不能因煤而背上包袱。2014年12月7日,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在中共山西省委十屆六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中表示:「必須做好非煤產業發展這篇大文章,全力破解‘一煤獨大’的困局。」談到「綠色發展」時,他說「要以霧霾治理為重點!」

  • 陜西:

2015年5月7日,為貫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陜西省委、省政府第四次召開治污降霾專題會議。陜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在會上呼籲「要持續用力做好工作,力爭全省環境質量一年上一個新台階」,並放話「環境質量只能更好,不能變壞!」,為此,要「堅持黨政同責和主管責任制,加大考核力度,關中地區都要確定230天以上的目標」。11月30日,因持續霧霾,陜西省氣象台連續發布了大霧橙色和霾黃色預警信號,媒體報導稱「冷空氣將緩解西安連日霧霾」。 不僅僅是北方,東部、中部和西南地區的主管也頂著巨大的「呼吸壓力」。比如說,這段時間上海市出台的「排污費」就一度登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 上海:

2015年3月18日,上海市長楊雄在上海市環境保護和環境建設協調推進委員會第20次會議上說,要「以更大的決心、更強的恒心、更硬的措施,打好環境保護攻堅戰和持久戰」,12月1日,楊雄稱治霾目標是「到2017年,PM2.5年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20%左右」。12月16日,上海市發改委、財政局和環保局制定了《上海市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實施辦法》,開始啟動對揮發性有機物(VOCs)排污機型收費。對於排污費目的,上海環保局負責人表示「上海為減少霧霾天數,就需要控制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

  • 湖北:

作為渴望崛起的中部地區的代表,「千湖之省」湖北在發展重工業的背景之下,環境壓力也是不小:

2015年7月27日,為進一步落實國務院《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和省政府《大氣污染防治實施意見》,湖北省政府召開全省大氣污染防治專題督辦會議。湖北省長王國生在會議上說「要以大氣污染防治促進經濟結構優化,倒逼經濟轉型升級」,「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要全力打好大氣污染防治的攻堅戰」。

南方周末記者看到,在國際環保組織發布的《2015年上半年度中國358座城市PM2.5濃度排名》,湖北省居於前十。今年12月12日,武漢中心氣象台發布霾橙色預警信號,湖北省六城市AQI值超過300,達到「嚴重污染」水平。

  • 內蒙古:

2015年11月24日,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巴特爾在政府常務會議上表達了對大氣污染問題的態度:「各地區、各部門要按照保護優先、黨政同責、權責一致、齊抓共管的原則」,必須「加大監督考核和問責力度」,目標是「確保2016年底完成清理整頓任務」。

5天後,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的空氣質量指數呈重度污染,AQI為500,細顆粒物PM2.5指數峰值為655。內蒙古氣象局稱:「內蒙古空氣質量50餘年來最差」。

相關
內容

點擊藍字閱讀:《被忽視四年的灰霾重災區:河北之後,河南「補課」》

點擊下方藍字

訂閱:2017年《南方周末》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