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請別侮辱爆米花了

微信號:電影頭條

微信號:movieiii

「好萊塢最令我失望的就是,人們過分重視電影上映後三個月內的口碑。」

《希區柯克與特呂弗》(2015)

這話是大衛·芬奇說的。

要是在中國拍片,他應該會絕望吧。

沒人比我們更重視映前映後的口碑了。媒體輿論、影評人的火力一猛點,片方就沖過來,直接下律師函,恨不得嚇死一幫窮寫字的。

頭條君好怕哦,房租交不上怎麼辦。

當然,片方也是沒辦法。作為消費品,映後口碑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一部片子的票房高度及續航能力。

而作為作品,作為藝術品,短期內的快速評論,不可能完全沒有問題。

像大衛·芬奇聊的那片,希區柯克的《迷魂記》,1958年上映時,口碑和票房雙重慘敗。現在,它成了影史經典。

《長城》呢,現在口碑糟糕,以後會反轉嗎?

不會的。頭條君可以留下字據,如果20年後,時間啪啪啪打我臉,那我就左臉挨完,右臉馬上送過去。

好和爛是容易區分的,好和多好則不太容易區分。後面這種情況,輿論可能會看走眼;前面那種,輿論走眼的時候比較少。

《長城》好區分,它絕壁不是好貨。

至於有多不好,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咯。

每次發生大型輿論事件,當輿論傾向於一邊時,總會出現一些少數派。這些少數派意見,常常打著「客觀」的名義。頭條君有時也是少數派,但從不打客觀旗號,只是盡力把自己的觀點說清、說出來。

挺《長城》的評論裡,多是從爆米花、從產業的角度為其辯護。

「你就放下包袱盡情地看英雄如何打怪吧,好好享受這場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的視覺對抗,正如我們一次次對《變形金剛》、《玩命關頭》這類電影神往和迷茫一樣。」@朱白

「我們不能以一部作者電影的精神旨趣,去要求和框定一部標準的好萊塢爆米花娛樂片。」@楊時暘

「我並不覺得《長城》是爛片,作為娛樂片完全值得一看,但我也不認為它是傳播文化的理想載體。」@周黎明

看了幾篇後,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人們的評價標準有問題。

在《長城》為什麼還不錯上,他們倒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解答。這些批評,更像是對批評輿論的再批評。

點燃輿論的「張藝謀已死」,爭論已經夠多,咱就不討論這話的倫理問題了。

頭條君想說的是,這其實是一種很陳舊的論點。

作為藝術家的張藝謀消失太久了,沒什麼可討論。

張藝謀早年才華橫豎都溢,攬盡一切聲名。後來,陡地華麗轉身,《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三槍拍案驚奇》,各個奇異詭譎。無比混亂的作品譜,只在一個角度上,分外明晰——奔著經濟的康莊大道,不回頭地啊往前走。

「他沒有什麼態度,對歷史、對權力、對藝術都一樣。《張藝謀的作業》一書中道出過真相,他是個務實的人,所有選擇都以務實為首要原則。即便是看上去另類的突破,回頭來看,也不過只是務實,刻薄點來說是投機。‘雖然在《黃土地》的攝影闡述中,我引經據典,搞得自己好像有點文化修養的樣子,其實包裝了半天,就一個意思:怎麼不一樣怎麼來,標新立異’,張藝謀如是說。八十年代鼓勵創新,視覺上的天賦讓他在那個時代脫穎而出。」via 搜狐娛樂

張藝謀可能永遠也不會歸來,因為他或許從來就不是那個被給予熱烈期望、作為藝術家的張藝謀。

理解了這些,就不會糾結他的身份問題,也不會以錯位的標準來看《長城》。

那回到電影,《長城》是一部好看的爆米花電影嗎?

特效確實不賴,該奉獻的視覺奇觀,它有奉獻。盡管,它總讓人想到《僵屍世界大戰》等好萊塢大片的場面。

片長104分鐘,預算高達1.35億美元(數據來自IMDb),好萊塢A級大片的標準。特效過關,是本分,沒什麼可誇的。

審美、趣味等軟體質量呢?

色彩和視覺是張藝謀的長項,在和好萊塢的合作中,他的個人趣味被有所抑制,但色彩依然是不多的看點之一。

五軍陣勢,與饕餮作戰畫面,不管說它們是團體操還是密集恐懼症噩夢,大型表演和好萊塢大片都弄了許多年、弄過很多回了。對於有點閱片經驗的觀眾,很可能會感到審美疲勞。

故事和人物呢?

平鋪直敘,戰鬥到底。大片都這麼粗暴?不不不,好萊塢怪獸片的花招很多,會嫁接驚悚、戰爭、恐怖不同類型元素。

人物就馬特·達蒙比較完整,有性格弧線變化。

國產一堆明星,沒有存在感,角色扁平,給他們的特寫或近景,除了破壞節奏,多數別無功效。

景甜的特寫,更是節奏毀滅器。爆米花的道德原則是給觀眾看他們想看的,這就是觀眾想看的?如果是,差評怎麼來的?

冒險、熱血、驚悚、震撼、動人等類型訴求上,《長城》多是效果平平。

類型片、爆米花電影的演變規則是,觀眾不爽了,你就得改變。像美漫英雄片,雖是爆米花電影,但除了特效不斷翻新,還向各種類型取經,植入社會問題,探討身份衝突等。

《長城》呢,是架空的。價值觀孱弱,人物感染力差,故事非常平,它的最大看點,還是視覺奇觀。

它是張藝謀導演,好萊塢製造,不能以純國產標準衡量;而以好萊塢標準衡量,它就是一部二三流大片。

可別以爆米花之名,來給《長城》開脫了,這是在侮辱爆米花。

曾躍至世界頂級導演行列的張藝謀,在拍爆米花大片這項技能上,並不比好萊塢一個30多歲的年輕導演有多少優勢。

爆米花大片賣錢歸賣錢,也要迎接無數罵名,像《蝙蝠俠大戰超人:正義黎明》,像《自殺小隊》,甚至像群眾口碑不錯的《X戰警:天啟》,還進了美國《時代》雜誌的年度爛片名單。

《長城》被罵,是張藝謀和它不夠好的必然代價。

這個世界,從來都這麼殘酷。

在殘酷這點上,世界一向挺公正。

推薦閱讀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

商務合作QQ:1577572690

內容授權及品牌合作請後台聯繫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