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樣彌合嚴重撕裂的「甘南記者被打事件」輿論場?

微信號:長安劍

微信號:changan-j

黑龍江甘南「警察打記者」事件已經發酵了N天,最新進展是:甘南縣委書記公開道歉,涉事派出所一名副所長被撤職。然而,此舉並未平息輿論場的洶湧紛爭,甘南,依然處在風暴眼。

長安君(微信ID:changan-j)做過記者,也深入過警察群體。今天,長安君的朋友圈四分五裂:媒體的朋友在高呼:「輿論監督權不容侵犯!」警界的朋友在悲鳴:「警察永遠在當輿論的炮灰,以後誰敢保衛校園安全?」還有吃瓜群眾慨嘆:「怪事,記者暗訪學校,警察先被處分?」

各方各執一詞,輿論場的撕裂再次呈現。但這中間是否該有同一條準繩?用這條準繩衡量,究竟誰「越界」了?對此,長安君有四句話想說——

第一句,對甘南:無論是「營養午餐」的真相,還是「校園安保」的紅線,首先是不允許以任何形式損害孩子的利益

《中國教育報》兩位記者的「暗訪」,是因為接到舉報稱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甘南縣教育局存在克扣學生營養午餐補助等違規行為,劉博智、劉盾兩名記者現場發現,該縣興十四鎮中學,將「腐爛生雞蛋」當作學生營養午餐發放。

長安君曾採訪過農村學生營養改善計劃。教育部、財政部等為了給貧困地區農村的中小學生補充膳食營養,規定了「每人每餐4元」的補助標準。實施之初,每年中央和地方的支出是300億元,現在,只會更高。

從孩子的利益出發,防止雁過拔毛,記者的監督很正當。黑龍江省教育廳也已經下文,在全省開展營養餐工作檢查。

值得商榷的是監督手段。記者為了取得「實料」,在非放學時間,進入校園,給孩子發放糖果,在被校方發現後,仍拒絕透露身份,不禁讓很多家長捏了一把汗:「這次是記者,下次萬一是歹徒呢?」

今天,《一位母親寫給中國教育報的信》被廣泛轉PO。信中問:「如果警察不敢保護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會由誰去保護?」

記者調查是為了孩子,警察保衛校園安全也是為了孩子。孩子的利益,是我們共同守護的初衷。

在這個初衷面前,請先放下自我和偏見!

第二句,對警察:規範執法不是一句空話,不僅對記者——對任何人都是。如果涉事警察真有違規行為,不要「護犢」;如果證據不明,他們不應成為輿論的犧牲品。

喧囂之中,涉事警察李英東被撤職。但輿論並不買帳。真相必須要證據,但證據鏈尚不完整。

長安君翻閱了既有的媒體報導,對警察李英東是否打了記者,目前證據只有兩樣:一是記者的錄音;二是醫院的診斷書。錄音中,記者喊「你打我。」警察說:「誰打你了?」接下來幾聲啪、啪,聲源無從考證;從診斷書看,在一系列「未見異常」之後,有「右肘部軟組織挫傷」「頭部外傷」的表述。這個是怎麼造成的?沒有證據證明。

作為前記者,我理解記者採訪「負面新聞」時,遇到當地警察時的那種焦慮。但是,在社會轉型期和矛盾凸顯期,因為職責所在,警察必須是直面社會矛盾第一線的「盾牌」。

記者的監督權值得捍衛,警察保衛社會平安的執法權,同樣值得捍衛。

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觀點和立場,但至少,應該基於真相。

長安君注意到,另一個版本的事實經過,也在輿論場發酵:

不枉不縱是基本的態度。但在沒有進一步證據之前,對準警察的輿論審判,即便是打著維護孩子權益的理由,也並不具備天然的正義性。

真相未至,請先別忙著站隊!

第三句,對記者:輿論監督權必須保障,但高尚的目的仍然要經由過程的正義抵達,在法律面前任何人都沒有特權。

記者被視作「時代桅桿的了望者」。他們「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他們用力透紙背的力量,給社會把脈,推動時代前行。從呼格案到聶樹斌案,從棚屋中的無助吶喊到「大老虎」的落馬前夜,無一沒有記者的身影。無冕之王,當如是。

這也是為什麼,輿論監督權,值得全社會去守衛。

但記者採訪的底線是——依法依規。

一線調查記者通過暗訪的方式獲取一手證據,能夠理解。但已經被學校方發現,暗訪已然失敗。面對不透露姓名的「可疑人」,校方有權懷疑二人有可能對孩子的生命安全構成威脅——誰知道糖裡有沒有毒?警方到來,將其帶走盤問合理合法,不這樣才是瀆職。

根據《人民警察法》第九條,為維護社會治安秩序,民警對有違法犯罪嫌疑的人員,經出示相應證件,可以當場盤問、檢查;經盤問、檢查,有「作案嫌疑身份不明的」,可以將其帶至公安機關,對其繼續盤問。

長安君咨詢了一位負責校園安保的民警,他的答復很清楚:根據規定,未經學校許可,任何人不能進入校門。進入校門者可視為對學生有潛在威脅,學校保安可先行處置,同時向公安機關報警,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有效處置。

今天,同樣走紅的還有一封信,叫《一個基層民警致甘南縣委書記和中國教育報的一封信》。其中說道:

面對警察,二位記者仍拒絕透露身份,理由是「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警方肯定會採取強制措施。邏輯很簡單:如果一個人自述沒有違法就沒有違法,那就不會有任何一個罪犯被繩之以法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記者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不要讓今天的這句調侃成為現實:「給糖吃的不一定是壞人,還可能是記者。」

在規則面前,請先放下「特權」意識!

第四句,對輿論場:由於「刻板印象」,我們已經造成了多少撕裂,我們已經離真相越來越遠!警察和媒體不該是敵人,一切都應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甘南事件一火,進展不可謂不快:當地調查結論稱,民警李英東「在執法過程中簡單粗暴,推打了當事人」,縣委書記隨即道歉。

但輿論場上的互撕並未停止。誰在刻意挑撥警媒關係?警方重在打擊犯罪,媒體重在報導真相,二者在追求公平正義和促進社會文明進步上,本是諍友!

真相只有一個。既不能讓所謂「強者」借蠻力以凌弱,也不能讓所謂「弱者」借輿論以凌強。透過這些紛紛擾擾沸沸揚揚,我們必須堅守法治思維,必須依法辦事。讓公平正義抵達每一個人,任何人都不應成為不理性輿論的犧牲品。

這個世界,從來不缺泛濫的善良,缺的是理智和克制。請照顧好你的善良,讓它如玫瑰,鮮艷奪目,卻也有刺的鋒芒,能夠守護正義。

法正人心。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長安劍

▼▼▼

長按識別二維碼下載中國長安網APP

▼▼▼

長按識別二維碼關注中國長安網微博

▼▼▼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