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讚】河北省省長:農戶的屋頂會賺錢 用陽光打一場扶貧戰!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開局之年,河北省仍然面臨著「十三五」期間31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巨大壓力,這其中不少是難啃的「硬骨頭」。要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河北省提出,針對不同人群、不同區域、不同類型的貧困狀況,採取相應的脫貧措施。脫貧工作要 「精準滴灌」。

「政銀企戶保」 農戶貸款少不了

臨近農歷冬至,河北的大片土地已經開始封凍,可饒陽縣北歧河村村民葛振宗家的溫室大棚裡卻是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眼下正趕上西紅柿收獲,葛振宗拎著桶在這片綠藤裡忙活著。一上午有6000斤左右的西紅柿需要摘,葛振宗從村裡請了四五個人來幫忙,摘下來的西紅柿就地分揀裝車。

村民 葛振宗:現在市場價都是一塊七、八吧。

眼下,這兩個一畝半的大棚可是葛振宗的命根子,一年能給他帶來八九萬的純收入。而誰也想不到,可以說是小康戶的葛振宗一家,以前的收入一年只有幾千塊錢,就在今年年初還遊走在貧困戶的邊緣。

北歧河村所在的饒陽縣地處黑龍港流域,這裡地勢低窪、泄水不暢,常年出現旱澇天氣,土地也以不易種植農作物的鹽鹼地為主,是河北省主要貧困地區之一。去年這個時候,葛振宗還靠著種幾畝玉米地打打零工支撐家裡的開銷,這幾年孩子上學,翻修家裡的老房子,外債就借了三四萬,在村裡遇到親戚朋友時,他總感覺抬不起頭來。

2017年這一年間,葛振宗靠著種大棚蔬菜不光還清了債,還多出了四五萬塊錢的積蓄,用他的話說,自己是沾了國家精準扶貧的光。十三五期間,河北全省共有310萬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涉及62個貧困縣,7366個貧困村,貧困發生率為5.4%。

河北省省長 張慶偉:貧困發生率5.4%是一個總的統計數,河北在45個縣當中還有貧困發生率,貧困人口在20%以上的還有7個縣,建檔立卡還有310萬人,所以扶貧攻堅任務很重,脫貧越到後面難度也是越大。我們省委書記省長實行了雙組長制,36位省級幹部都幫扶最困難的縣村和戶,在具體扶貧措施當中,我們提出了八八戰略、「1+26」的政策體系。1就是要搞一個頂層的規劃。26就是政策體系了,政策體系當中就是要涵概所有的這些在貧困地區,到貧困村,到貧困戶,到貧困不同的人群,群體這樣的一些政策。

在葛振宗所在的饒陽縣,推行的就是特色農業扶貧加金融扶貧相結合脫貧模式。饒陽素有北京菜園子之稱,每年這裡供應著北京市民餐桌上50%的蔬菜,具備完整的棚室技術經驗和產業鏈條,可是建起一個大棚動輒要四五萬的投入成本,像葛振宗這樣的貧困戶過去根本想都不敢想。

因為貧困戶沒有合適的抵押擔保,過去想要從銀行貸款可謂是難於上青天。然而,就在2015年底,河北省推行的「政銀企戶保」金融扶貧模式正好解決了這一難題。政府搭台增信、銀行降檻降息、企業農戶成貸、保險兜底保證,建立了「政府、銀行、農業企業、農戶、保險公司」五位一體的農業合作貸款模式,打通了一條從貧困農戶到銀行的信貸「綠色通道」,為脫貧摘帽引入了資金活水。

這天下午,北歧河村的80後第一書記李浩來到了一戶貧困戶的大棚裡。像這樣的大棚在北歧河村現在有150多個。提起大棚種植裡的各種門道,李浩很是在行。這個一年前從農業銀行總行來北歧河村掛職的第一書記,最初對農業知識一竅不通。李浩在首都圖書館借了12本農業專家技術方面的書,他覺得關鍵的時候你頂不上去老百姓就很難再相信你下一次。

2015年,北歧河村有186戶貧困戶,706名貧困村民。李浩打算靠村裡的肉牛養殖和大棚產業帶領貧困戶今年內全部脫貧摘帽。剛到村裡,他就給村民們開了好幾次動員會,可是沒人相信他的脫貧計劃。

北歧河村第一書記 李浩:農民會有很多很多的顧慮,那麼這種顧慮表現出來的形式就是不配合,不積極。

李浩知道,耳聽而虛、眼見為實,他馬上組織一批村民外出參觀,沒想到這個方法真管用,這幫村民回來後都想一試身手。村民都說人家能賺錢我也能。

這天下午,李浩剛打算出門,正好撞見村民葛偉光來村支部找他,想讓他幫忙貸點款,也參加到大棚種植中來。葛偉光一看就是有把子力氣的北方漢子,但是和李浩說話間,總透著那麼一股子羞澀,明顯感覺很緊張。葛偉光告訴記者,他今天是喝了點酒壯了膽才來找李浩的,而之所以緊張是因為之前村裡的幹部幾次三番找到他,鼓勵他種大棚,幫他貸款,都被他回絕了。

但葛偉光沒想到的是,李浩並不記仇,當即讓他填了5萬塊錢的貸款申請,在後面跟著簽了自己推薦人的名字。河北省推行的「政銀企戶保」金融扶貧模式,只需要村、鄉鎮、縣三級核實貸款人屬於建檔立卡的貧困戶,馬上遞交給銀行,三到四個工作日銀行就會入戶調查放貸。而之所以審批放款這麼快,政府建立風險補償金是關鍵。

北歧河村第一書記 李浩:如果說農民貸款不能夠及時還款,或者出現什麼一些不良的話,政府會拿這個風險補償基金來及時償還銀行貸款。那麼銀行有了政府的風險補償基金擔保之後,同時結合我們駐村工作隊、鄉、縣等等層級的一些推薦,銀行就可以大膽地給貧困戶發放貸款了。

12月13日一大早,李浩領著葛偉光兩口子來到了饒陽縣農業銀行。一進大廳葛偉光夫妻倆心裡就敲起了鼓,還是擔心自己一窮二白的銀行信不過他。事實上葛偉光的擔心明顯是多餘的,僅2016年1到10月份,全省累計發放的扶貧小額貸款就有280多個億,惠及了80多萬貧困戶。單單農業銀行饒陽縣支行這一個網點,今年也是破了放款記錄。

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饒陽縣支行 行長 李長雙:今年咱貸款總量是增3.7個億,這在農行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 李雨霏:在今年8月份全國召開的金融扶貧會議上,我們河北省這個叫「政銀企戶保」這個模式大家都在學習,都在借鑒,那您覺得模式成功的關鍵在哪裡?

河北省省長 張慶偉:政府必須要主導,政府要把扶貧資金要把它整合,要把它建一個蓄水池,實際上就是要建兩支基金,我把這個錢通過招標給銀行,我存在你這,做類似於抵押金,同時我再成立一個基金,就是保險公司,我們投入招標選保險公司,就是給這個貸款的銀行,因為銀行需要有一些房貸的條件,必須是小額貸款,需要給它保險。實際上一個就是要起投入作用,一個就是要起保險作用,通過政府這樣的牽引作用,協調組織作用,徵信作用使得銀行,使得企業,使得保險,包括最終落到農戶,它能夠形成一個比較聯動協調的效應。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 李雨霏:最終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

河北省省長 張慶偉:對。今年1到10月份據統計已經通過這種形式,金融企業已經放出的資金超過200億,也起到了財政,積極的財政當中,四兩撥千斤這樣一個目標。所以從實際來看這個效果是好的。因為我們在扶貧當中整個在投入是比較大的。財政每年增長的幅度也是非常高的,但是畢竟總量還是小的,必須要放大。

屋頂光伏幫助貧困戶脫貧致富

就在節目播出前,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接到了葛偉光打來的電話,他通過「政銀企戶保」金融扶貧貸款模式貸的5萬元錢已經到帳,很快這部分資金就將用於大棚種植中,他相信通過自己的辛勤付出,脫貧致富的夢想將很快變成現實。

而在河北,31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除了164萬像葛偉光這樣擁有勞力能力的貧困人口,還有146萬完全或部分喪失了勞力能力,那麼除了兜底保障讓他們做到脫貧以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呢?

曲陽縣齊村鄉峪裡村的范分榮,今年70歲了。因為骨髓炎截肢在床多年,還患有嚴重的風濕病和心臟病,雙手的骨骼都已經扭曲變形,支撐著起身吃個藥,都很難承受。

范分榮一家6口人,全靠兒子一個人在外地打工賺錢,可沒有技術,全家日子過得異常辛苦。兒媳尤立娟也想出去打工替家裡分擔一部分,可是她得照顧老人孩子,而且自己也患有先天性小兒麻痹。雖然現在有了新農合醫保,但是報銷過後,婆婆每個月的吃藥錢還需要300多元,對於這個家庭來說,已經是筆不小的開銷了。

在曲陽縣類似尤立娟家這樣喪失勞力能力的貧困戶不在少數,2014年,一面面光伏電路板架設在了峪裡村貧困戶家的屋頂上,這給喪失勞力能力的貧困戶們帶來了新的希望。因為屋頂裝有光伏電路板的貧困戶,每年都能領到3000元的特殊收益。尤立娟家也裝了一個,這下給家裡解決了很大的問題。

曲陽縣,地處燕山、太行山連片特困地區,自古有「六山一水三分田」之稱,土地面積匱乏,然而光照條件卻十分充足,山場資源豐富,早在2014年,曲陽就被選為發展光伏產業的最佳地區之一,而當地政府借此機會把光伏產業與扶貧結合到了一起,2014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還特地到曲陽針對光伏扶貧進行了專題調研。

在此之後,作為全國的光伏扶貧試點縣,分散式屋頂光伏項目,村級光伏扶貧電站等扶貧模式先後在曲陽動工。目前在曲陽縣,占地46萬畝、發電能力320兆瓦「地面集中式」光伏項目也已經建成,並已做到並網發電,帶動了1.8萬貧困人口脫貧。

河北省省長 張慶偉:光伏扶貧,實際上是三種形式,一種大規模的在山區建設光伏的發電站,就是並網發電,還有一種在農戶,每一家利用他的屋頂來建立屋頂的發電,同時他自己要用,同時賣一部分到網上去。還有一種是在村頭,村周邊有一些零星閒散的地給這個村子建小型的光伏發電站,一方面村裡用,一方面並網發電,這個是解決村集體收入的問題。一個兆瓦大概需要3個人從事勞力,比如說,太陽電池板需要清潔。這三個人當中一年大概維護一兆瓦2.5萬塊錢,如果三個人平均的話,大概一個人就能拿到8000塊錢左右。我們要求來投資的企業把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做為主要的勞力力要長期地簽。

這天,峪裡村的王占平領著幾個村民正在一戶屋頂上按照光伏電路板。如今,王占平可是峪裡村出了名的光伏安裝能手。安裝一組光伏電路板就有200元的收入,王占平接的這個工程有100組需要安裝,一下就能掙2萬塊。說起來,還是當初因為峪裡村的光伏項目施工,用到了像王占平這樣的貧困戶,由此給他帶來了這條脫貧致富的道路。

山地丘陵間,地面都是坑窪不平的,要想讓光伏面板安裝在上面成一個水平面,做到水平垂直都分毫不差,下面的腳柱是關鍵,王占平正是跟著專業的工程技術人員學到了手藝,也給一家人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2015年春天靠著在光伏工地打工,王占平把家裡的老房子重新翻蓋了一下,準備給兒子娶媳婦用,他說,家裡現在收入好了,得趕緊摘了貧困戶的帽子,要不給兒子說媳婦都覺得不光榮。

河北省省長 張慶偉:原來提出的兩步到2018年我們要做到三個90%,就是90%的縣要摘帽,90%的建檔立卡的群體要出列,90%的村,我們有7366個貧困村要出列。這個也都要動態,從今年我們要進一步總結,我們要進一步的在發現一些新的情況和新的問題當中來解決,所以我們在考慮年度,考慮明年的脫貧目標計劃當中,我們就做了一定的調整,比如說原來的規劃當中說2017年要脫貧100萬人口,我們就調減了,就是要確保脫貧的質量。

我們要加強組織主管,及時研究出現的相關問題,絕不允許出現數字脫貧,被脫貧這樣的現象出現,使得我們扶貧開發工作經得起考驗,能夠做到長期穩定的脫貧。

你會喜歡

▶【震驚】手機一掃,借汽車每分鐘只需5毛錢…你想”玩”嗎?

▶【厲害了】原來每個外國人都有一雙鞋是”made in China”…


來源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李天路

精準扶貧!↓↓↓歡迎分享和點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