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0,專治拖延症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今年的十月番,表妹沒少給Sir喂安利。

暖心的《夏目友人帳》,熱血的《機動戰士高達》,還有基情四射的《冰上的尤裡》。

Sir這種一秒幾十塊上下的人,哪有那麼多時間……(是的你沒有看錯,幾十塊)

倒是對一部寫實的新番來了興趣。

因為裡面的人物和Sir類似,都是搞文字工作的,特有親切感。

《編舟記》

舟を編む

豆瓣上享用過的人還不多,評分高達9.0

這裡編的「舟」,是一本叫《大渡海》的辭典(類似於咱家的《辭海》),意為「幫人渡過語言之海」。

在信息搜尋越來越便捷的現代,這樣一份「夕陽工作」不要太冷門。

而動畫講的就是,一群編輯為編好辭典,坐了15年冷板凳的故事。

聽上去無聊?其實它又燃又治愈。

Sir給你從頭說起。

辭典編輯部的負責人荒木公平因為要照顧生病的妻子,不得不辭職回家。

離開前,他要找個接班人。

一份並不吃香的工作,要求還挺多——

需要具備耐心不厭繁瑣地作業

專注於詞匯的世界,又不至於迷失其中

同時具備廣闊視野

(字幕來源@幻櫻字幕組,下同)

(怎麼和毒舌招聘的人才一個樣!)

千挑萬選,這個叫馬締光也的人,走入了他的視線。

馬締學的就是語言學,由於專業冷門,畢業後只好做書房的銷售員。

雖然詞匯量大得驚人,但馬締卻有表達障礙,沒法和人有效溝通,所以他的銷售業績總是很慘淡。

每次說話,都像被困在茫茫辭海,張口就死。

語言,猶如大海般浩瀚無垠的語言

思緒無法傳遞,不知去向何方

我逐漸被大海淹沒

所以說啊,鞋太多,出門難;詞匯量太大,開口難。

被問到簡單一個「右」字,他就立刻想到「右邊」和「右派」兩個不同的釋義。

是方向的「右」嗎,還是思想上的「右」呢

如果是方向上的「右」,他進而又想,如何用語言來定義左右呢?

解釋成「拿筷子的一邊」,是不是就忽視了左撇子呢?

他總是不斷地追究,相當糾結。

沒想到啊沒想到,糾結的人有人要。看準了馬締這一特質,荒木把他挖到辭典編輯部。

馬締,我希望將你的能力用在「大渡海」

其實動畫版的《編舟記》改編自2013年的同名電影,曾一舉拿下過第37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等6項大獎。

豆瓣評分也很高:8.5分

珠玉在前,翻拍的動畫版《編舟記》難免被拿來比較。

原作給人最直觀的感受,就是精細

導演特意選用35mm膠片,沒用數位拍攝,就是為了還原辭典編輯日常工作的書卷氣和手工感。

動畫版《編舟記》繼承了電影的精細,甚至還更精。

隨處都可見超用心的細節。

比如吃面時,能看到眼鏡上瞬間蒙上一層霧氣,又慢慢褪去。

在辭典上,不同字之間油墨濃淡的區別,都看得出來。

別急著感嘆,還有更細的。

由於辭典是經常翻閱的工具書,它選用的紙張必須容易翻頁,不能黏連。

動畫恰到好處地描繪了這種手感,指間輕輕一碰,頁面就自然分離。

這些水磨功夫,恰到好處地形容了辭典編輯工作所需要的耐心、細致,也悄悄告訴觀眾,這不是一部簡單的動畫片。

不要以為這麼認真,這部動畫就一板一眼很老實……一點也不。

裡面幫助解釋編纂術語的4本小辭典,分別是大辭林、廣辭苑、大辭泉、大渡海,外形都蠢萌蠢萌的。

其中一本還吧唧摔倒,萌一臉血。

動畫將120分鐘的電影,分成了11集,每集都起了一個別致的標題。

#邂逅# ## #踟躕# #共振#……

每一集結尾,再給出標題的辭典釋義。

【戀】

喜歡上一個人,想要陪伴在身邊的心情。

例句:少年知道了什麼是戀愛,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覺。

也許你發現了,邂逅、相戀、踟躕、共振……這不就是一條感情線嗎?

沒錯,這些詞匯可不只是編輯工作,它們也牽連出了角色的私人生活。

比如,這部番裡的宅男馬締光也,他的愛情故事比電影中更詳細,也更暖!

看過了電影,你會覺得動畫裡的馬締更形象。

電影裡常用沉默來表現馬締的不善言辭。

而動畫中,平時連話都說不清的馬締,表白簡直難如登天,乾脆寫了封十幾頁的情書,還全是漢詩,搞得別人都看不懂。

你看動畫裡這段多形象——

象徵愛情的摩天輪,在遙遠的海對面……而腳下的辭藻像浪花一樣,一陣陣向他湧來,卻一點也抓不住。

所以編輯《大渡海》對馬締來說,不僅是渡人,也是渡己。

由於篇幅充足,動畫版對於其他角色的描寫也更豐富。

比如和馬締完全性格相反的西岡,他活潑,社交能力超強。

雖然看上去散漫,但其實為辭典的付出也很多。

編纂工作之外,還包攬了外聯工作,凡是看臉色、挨罵、跪舔的活都交給他。

換做別人,可能要一輩子成為點頭哈腰狗、磕頭認錯狗……但他不一樣,總能絕地反殺,一句話就把對方懟得說不出話。

還有,在十五年後馬締升任編輯部主任時,來了個年輕人岸邊綠

相比電影的語焉不詳,動畫版中她的戲份不輕。

甚至在岸邊綠約會時,編輯部還全體出動,給她打助攻。

這樣的「加戲」,表明編輯部又完成了一次傳承——

這麼個冷門的職業,也仍然有新鮮的血液補充進來。編輯部相親相愛的傳統,還在不斷延續。

通過人物的群像,《編舟記》帶我們認識了這些常年坐著冷板凳的工作者。

編纂辭典,是我們為了構築一個

人們能夠彼此更加理解的世界

而做的一些微小工作

講真,在這個網路時代,Sir已經忘了多久沒查過字典了,就連提筆寫字,也只是在收快遞的時候……

在哈哈大笑的觀看中,Sir對這一種緩慢傳承的職業,漸漸暗生敬仰——

我們每天看一篇公眾號文章,只要幾分鐘;不看麼,更快,搶個沙發只要幾秒。

而一本字典的編纂,可能需要十幾年、幾十年,甚至幾代人。

一個網路新詞被收錄進字典,等它出版時,搞不好早已過時。

就像《編舟記》簡介裡寫的:

這是笨拙的人們所展開的故事。

而他們敬業的這些小故事,拖延症患者看了肯定會慚愧。

今天,好像什麼東西都特別容易被拋棄。

但即使不是主流,也仍然有那麼一些「不合時宜”的人,做著不是朝陽產業的事,一步一個腳印地,逆風前行。

本文圖片源自網路

B站可看,最後一集本周四更新

編輯助理:火雲鞋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