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大河波浪寬」,你知道《我的祖國》背後的故事嗎?

微信號:新聞哥

微信號:newsbro

最近幾天,哥被龍應台的一段影片刷屏了。

這是龍應台今年10月份在香港大學做的一場演講,名為「一首歌,一個時代」。在講述完她和羅大佑心中最重要的歌曲之後,高潮來了。

龍應台問台下聽眾:「你們的啟蒙歌是哪一首?」

台下的大學副校長周偉立回答說:「我進大學的時候,很多師兄帶我們唱《我的祖國》。」

龍應台有點驚訝,繼續問:「真的?《我的祖國》怎麼唱?」

然後觀眾席就有人開唱: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剛開始還是零零落落的歌聲,不一會兒就全場大合唱

沒聽過這首歌的龍應台,立即號召觀眾鼓掌。哥聽到這個熟悉的曲調,也忍不住跟著一起唱起來。

影片在這,大家可以感受一下現場的氛圍↓↓

完整歌詞在這↓↓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這是美麗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明媚的風光

姑娘好像花兒一樣 小夥兒心胸多寬廣

為了開辟新天地 喚醒了沉睡的高山 讓那河流改變了模樣

這是英雄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青春的力量

好山好水好地方 條條大路都寬敞

朋友來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來了 迎接它的有獵槍

這是強大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和平的陽光

曲調悠揚,歌詞樸實,很容易擊中人心。知乎網友@DD蘇莞感嘆說——

原來紅歌也可以這麼好聽。

這個合唱片段發生在10月份,卻在12月意外走紅,網上有很多爭論,拋開網上這些聲音,哥想問一句——有多少人了解《我的祖國》這首歌?

它的創作歷程,可能沒有多少人知道吧。

哥最早是在電影《上甘嶺》中聽到這首歌的,這部電影反映的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最為激烈的一次戰役。《我的祖國》作為電影插曲,作詞者喬羽賦予它生命力。

當時,《上甘嶺》的導演沙蒙在看到喬羽寫出的歌詞「一條大河波浪寬」,問喬羽:「你的這一條大河是指的長江吧?」

喬羽回答:「是。」

沙蒙說:「既然是長江,為什麼不用萬里長江或者長江萬里波浪寬?」

喬羽回答:「長江的確是中國最大的一條江,居住在這個流域的人口也很多,但和全國人口相比仍然是少數。譬如我吧,我是一個北方土包子,過去只見過黃河,沒有見過長江。寫電影《紅孩子》劇本去江西時才第一次看見了它,印象之強烈引發我寫了這首歌詞,但這只是一種引發,而不能替代別人的親身感受。

用‘一條大河’就不同了,無論你出生在何時何地,家門口幾乎都有一條河,即使是一條很小的水流,在幼小者心目中也是一條大河,而且這條河上的一切都與你息息相關,無論將來你到哪裡,想起它來一切都如在眼前。」

——《喬羽回憶錄》

歌詞寫好後,導演沙蒙找到了作曲家劉熾,劉熾用了20多天的時間,為這首歌配上了傳唱至今的旋律。

一個有趣的小故事,可以看出劉熾當時的作曲狀態:

劉熾當時在長春電影制片廠寫曲,為了避免外界的干擾,他對服務生說,「第一,我不會客;第二,有我信你不要給我,你先給我收著;第三,麻煩你,請你允許我不到餐廳吃飯,一天三餐請你給我拿來,謝謝你。」然後在門上貼了一個條子,「劉熾死了」,便把門一關,進入了創作情境。

其實,喬羽和劉熾還合作過一首經典歌曲,人人都會唱的《讓我們蕩起雙槳》。

在《我的祖國》詞曲都完成之後,沙蒙請來了歌唱家郭蘭英演唱。1956年,郭蘭英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錄制歌曲,「錄音的工作人員的眼裡都噙滿了淚花」。

郭蘭英的很多作品大家都耳熟能詳,比如《南泥灣》、《一道道水來一道道山》、《山丹丹開花紅艷艷》,傳唱度都很廣。

央視《藝術人生》欄目曾這樣評價郭蘭英,「說起郭蘭英,上至百歲老人,下至3歲幼童幾乎都聽過她的歌。郭蘭英的歌從解放前唱到解放後,從戰爭時期唱到建設時期。幾乎中國革命的任何一個時期都有郭蘭英的代表作品。」

還有一個小插曲,這首歌原名本來叫《一條大河》,後來發表時改成了現在的歌名《我的祖國》。

最後,哥覺得大家可以看看龍應台的看法↓↓

關於龍應台的影片,網上吵的七嘴八舌,哥覺得就像一千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雖然是紅歌,但是對於不同的人,肯定有著不同的個人意義,不一定與歷史和政治有關,重要的是個人的心境。大家說呢?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