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胎有了這束花,再沒女神捨得拒絕他!

微信號:任真天

微信號:rzt317

那夜醉酒,

老公半夜叫了個陌生男人進了我住的房間。

飛機上的蘇熙睡得很不安穩。

法國飛中國要近12個小時,蘇熙昨夜幾乎一夜沒睡,從上飛機以後便癱到椅上,她需要好的睡眠,卻一次又一次被干擾。

「先生,您的咖啡喝完了,請問還需要續一杯嗎?」

又來了!

今天的空乘員真是熱情的過分,每十分鐘出現一次的頻率,其敬業程度簡直讓人感動得痛哭流涕。

蘇熙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依然不願意睜開雙眼,縮縮腦袋將頭埋進毛茸茸又軟又綿的枕墊,這是出門前專門帶上飛機只為了讓自己睡得更好。

「先生,請問您還有什麼需求?」

「先生,您的咖啡不夠熱了,我幫您換一杯可以嗎?」

「先生……」

「先生……」

一個來了接一個,沒完沒了,真是夠了!

這些女人難道不懂矜持為何物?她真是佩服男人的耐性,竟然被人這樣騷擾都巍然不動,只字不說。

又過一個小時,蘇熙終於忍無可忍,翻起身一把掀開身上的毛毯。

她迅速掃了身邊一眼,擾人睡眠的空乘小姐無疑是美麗的,完美的妝容,杏眸翹鼻,特別是為了更好的誘惑男人而微微嘟起的性感紅唇,如果她是男人,恐怕也難以抵擋。

蘇熙湊過去將手占有性的攬上男人的胳膊,用不太高興的語氣說道:「親愛的,這裡真的好吵,我睡覺都睡不著了。」

身邊的男人有著一張英俊不凡的臉,睫毛很長,像一把扇子惹人嫉妒,側臉的輪廓線條簡潔優美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薄唇微抿,長得空前絕艷,兼之一身高貴不凡的氣度。身上穿著價值不菲的手工訂制西裝,一雙長腿被包裹在筆挺的西褲下,透出濃濃的禁欲氣息。

也怪不得這些空姐會變成花蝴蝶一樣,不停地在周圍飛來飛去。

可是那又怎樣?男人帥能當飯吃嗎?

明顯不能。

蘇熙不知道男人會不會配合她,但空乘小姐卻驚呆了,顯然受到的打擊不小。

「你,你們……」她神情微愕,漂亮可愛的臉上寫滿了不信,「怎麼可能?」她看看蘇熙,再看看她從剛才見到就發誓一定要追到手的男人,不能接受現實。

由始至終,男人都沒有說一個字。他鳳眸微瞇,從蘇熙將手挽住他開始,便轉頭看向蘇熙。

不知為何,在他銳利的目光下,蘇熙莫名感覺到一陣壓力。明明他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真是見鬼了!

到這時蘇熙才看清楚,這個男人側臉已經足夠俯視眾生,沒想到正面居然這樣慘絕人寰,皮膚這樣好,一個男人長成這樣,真是不給其他的任何人留活路,不管男人女人,在他面前全部被秒成渣渣。

「看夠了嗎?看夠了就放手。」傅越澤眉頭微皺,語氣略顯不悅。

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除非經他允許,否則他不喜歡被任何人隨意觸碰。

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在他看文件看到最重要部分的時候靠上來。

女人搭訕他的方法不下百種,尤其眼前的女人長得還不錯,如果是在平時,他或許就順水推舟,但現在,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你,告訴你們機長,如果再有人過來打擾,等著全部被解雇。」未等蘇熙有下一步的動作,他面無表情的轉頭,出口的話極為冷酷。

美麗主動的空乘小姐還未及高興便收獲晴天霹靂一枚,渾身一僵,嘴唇發白,臉色瞬間變得難看,再愚蠢的大腦此刻也知道惹到不該惹的人了,識時務為俊傑,她不傻,只是被美色沖昏頭,與男色相比,還是工作重要,沒兩秒鐘,空乘小姐便轉身走得不見蹤影了。

蘇熙愕然的看著這一切,原以為這個男人只是個紙老虎,沒想到竟是真正的隱藏甚深的大boss

「還不放手?」

想得太投入,男人冷冰冰的話從耳邊傳來,蘇熙受驚一樣抽出自己的雙手,「對不起,我……」

「收起你的把戲,我對你沒興趣!」

誰知道話就說了沒幾個字,竟然被搶白,被搶白就算了,他竟然這麼自戀又狂妄的說!

「我只是嫌吵,說得好像我對你有興趣一樣,自戀狂!」

說罷,蘇熙重重躺回她的椅子,側身背對他,以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實際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狠狠的將軟墊猛揉幾下,被人當成故意搭訕的花癡,真是鬱猝得想吐血!

將半顆腦袋埋進軟墊的蘇熙卻不會知道,在她做出那樣的聲明之後,傅越澤有些微的詫異,感興趣的神色從銳利的雙眸中一閃而過。

飛機落地,蘇熙在空乘員輕喚聲下,才悠悠轉醒,轉眸一看,身邊的座位早已經空了。

這一覺睡得極好,暴躁的只有在沒睡飽的時候才會顯得難以控制的脾氣再度被壓到骨子底下。原地站起,深吸一口氣,對蘇熙來說,從法國回A城,自己所要面對的無疑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役!

雖然這兩年被蘇家扔在國外不聞不問,但蘇家畢竟要顧及面子,早早有人候在機廳。

蘇熙隨著這個長相年輕,面目肅然的男子走到停車處,他接過蘇熙的行李箱,為蘇熙打開車子後座。

車後座還坐了個男人,蘇熙站著他坐著,被車擋著,蘇熙只能看到他裎亮的皮鞋,一雙腿包裹在西裝褲下又長又直。

「對不起,我不習慣和別人同坐一輛車。」

蘇熙當即皺眉。

其實在法國兩年,什麼嬌氣都磨平了,恐怕說出去都沒人信,她蘇熙連十人以上的大通鋪都睡過,也曾隨性的在下雪的冬夜坐在長廊上看屋外銀裝素裹。可飛機落地,國內的空氣讓她莫名的煩躁,心沉沉的好像有一顆大石頭在那裡一樣,堵得難受。脾氣不自覺的就變差,人也像兩年前那樣挑剔起來。

車裡的人沒有反應,蘇熙也沒指望別人聽到她的話後會有什麼反應。畢竟她現在人輕言微。於是她提著行李掉頭就走。

這兩年她都在法國念書,大二剛念完,明年大三,她本沒想過回國,若非這次她的爸爸親自打電話,她絕不會回來。

「不上車你還要去哪裡?」

蘇熙沒走幾步,就被人從後握住手腕,力道很重,一陣生疼。

蘇熙轉頭,看到她此生最不願意見到的人。

他頎長的身子的陽光下顯得格外挺拔,俊美的五官比五年前的青澀更加成熟,眉頭微微隆起,抿著的唇不怒而威。

「你有什麼資格管我?」蘇熙強抑下心中的驚怒,怎麼也沒想到在車裡的人會是他。當年,就是這個人,毫不留情的給她一巴掌,如今見他,她心中湧起濃濃的恨意,包裹她的心臟,灼燒她的靈魂。

蘇熙一把甩開他的手:「滾,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年司曜皺眉看蘇熙,他如冰削一般的薄唇微微一抿。

「像什麼不用你管!」蘇熙拖著行李就走。

「我都已經來了這裡,你以為我會讓你走?」他再次攫住蘇熙的手腕,「你一點都沒有變。沒想到過了兩年,你還是這麼任性,一意孤行。」聲音隱忍,說不出是失望還是不屑。

只是他的一切現在已經不能再將蘇熙刺傷。蘇熙扭了扭自己的手腕,他抓得太牢,生怕她跑了一樣。

「再說一次……」蘇熙看著他冷冽的雙眼,這雙眼睛,也曾滿是愛意的寵溺的看過她,而如今,蘇熙閉了閉雙眼。爸爸說,她必須回來參加年司曜和蘇悅兒的訂婚宴。「放手!還有,我做什麼事情,是什麼樣子,不!用!你!管!」

蘇熙再次掙脫年司曜。她無法平靜,沒辦法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做到淡然。她曾經那麼愛他,從小到大,他寵她,包容她,她依賴他,離不開他。

而他,親手給了她一巴掌!

是他!不是其他任何人!是年司曜!她最深愛的人!她做夢也沒想到他會那樣做。

「蘇熙,這恐怕由不得你。」年司曜走兩步,擋在蘇熙面前,「悅兒和伯父已經在家裡等你。」

「別在我的面前提蘇悅兒這個賤人!」蘇熙自從接了爸爸的電話訂了返航機票以後一直壓抑的情緒猛的爆發了,她一把推開了年司曜,惡狠狠的看他,「在你眼裡,她是天使,她是女神,但是在我眼裡,她永遠都是個……野種!」

看年司曜隱忍的雙眼中開始閃現怒火,蘇熙嘴角勾出一抹輕蔑的笑意,「我說她,你捨不得了?難怪當年你要因為她把我送到法國。」

年司曜一張俊臉緊繃著,此時已是怒到極點,冷聲道:「蘇熙,你怎麼說我都行。但是,這不關悅兒的事。當初要不是……」說著,他已是說不下去,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忍耐兩字。

蘇熙嗤笑一聲,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她以為他是那個唯一,不想十男九壞,在法國,她瘋狂哭喊,自殘,如今她的身上還殘留有餘疤,她瞎了眼,老天瞎了眼。

「別和我提什麼當初。有我擋在你們面前,你們又怎麼能相愛,又怎麼能結婚呢?說到底,是我成全了你們,你說,對不對?」蘇熙垂頭,捋了捋剛才因為走得急,而弄皺的衣袖,冷笑一聲,說道:「我媽以前跟我說過一句話,從小她最疼你,但沒有說給你聽過,我覺得她說得很對,現在,我說給你聽,你要聽嗎?」

年司曜那雙眸子已冷如冰,蘇熙卻綻放笑靨,美麗絕倫。從小她就生得漂亮,如今她已二十,花開一樣的年紀,滿眼滄桑,卻遮擋不住風華正茂。

「她說,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司曜最愛你,我死了以後,你一定要聽司曜的話,他那麼好,又那麼喜歡你,那是你的福氣,你一定要珍惜。」蘇熙一字一句分毫不差的復述,完了以後她咧開嘴笑了笑,像十幾歲年紀時那樣嬌憨的揚起頭,眸中仿佛有點點星光,「我覺得她說得真對,你覺得呢?司曜……哥?」

年司曜像是一尊雕像一樣,定在那裡一動不動,雙眼漆黑如墨,叫人看不清裡面隱藏的東西,他的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下垂,仿佛有太多的悲傷在裡面,已經沉痛得快要負荷不下去。

「所以……」蘇熙冷下臉來,「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態,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戲,以前的那個蘇熙已經死了。」蘇熙一字一句,咬牙切齒,「被你們,親!手!殺!死!了!」

蘇熙欲走,卻被年司曜死死拉住,他沉默的一句話也不說,哀痛的雙眼猶如寂滅的燈火影影重重。

「放手!」蘇熙掙扎不脫,再次怒道。

他沉默不語,仿若一世紀那麼久,才說出四個字:「跟我回去。」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蘇熙怒氣蓬勃,轉頭間,眼角的餘光瞥見一個挺拔的身影正向他們兩人的方向走來。

是他?

蘇熙認出他就是飛機上坐在她身邊的男人。

「熙熙……」耳邊,年司曜還在不屈不饒。蘇熙不耐煩的甩開他的手,跑至男人面前,做出一個連她自己都覺得大膽的舉動。

「親愛的,你怎麼走那麼慢。」伸出一只手挽上男人的手臂,嬌嗔道。

冷不防被沖上來的人挽住胳膊,傅越澤微微皺眉,轉頭看向身邊的女人。

蘇熙沖著他眨眼,希望他能懂得她的意思,適當配合。

傅越澤卻微瞇雙眸,這女人其實長得很美,甚至比他以往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漂亮,但在飛機上,她不是還特別聲明對他不感興趣?既幼稚又可笑,現在卻……

淡漠的視線掃過蘇熙身邊用敵視不信的眼神看他的男人,微瞇的丹鳳眼中危險的神色一閃而過。

原來如此,有意思。

再次低下頭,只見小女人大睜著眼睛,一臉求配合的表情,微微地勾了勾嘴唇。既然想要他的配合,那麼到底怎麼配合由他說了算。

下一秒,傾身,他冰涼的唇吻上她的,不過片刻,便撤離開來。

「怎麼不等我就走,真是越來越膽大了。」聽似情人般寵溺的數落。

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當場讓另外兩個人愣住。

蘇熙完全沒想到他會那麼做,一點也沒防備,呆呆的用手撫著唇,瞪大的雙眼中滿是錯愕。

他親了她?

他怎麼能這麼做?!

但是她又不能給他一巴掌或是踢他兩腳,是她先挽上他裝親密,是她打定主意利用他。

自作孽不可活!

蘇熙扯出僵硬的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爸爸安排了人來接我,我想著先把他們打發了,再和你一起走的。」

可現在沒人有心思探究她笑容的真假,年司曜的臉色在她挽住傅越澤那一刻起就幾經變色,晦暗難辨,所有的強硬終於在傅越澤的那一吻後坍塌殆盡。

「你不和我回家,是因為他?」他臉色煞白,雙手微微顫抖。

這種時候,蘇熙當然不會自己拆自己的台,她毫不猶豫的點頭,為求逼真,另一只手也毫不猶豫攀上傅越澤的胳膊,看向傅越澤的雙眼,盈滿愛慕和癡迷。

蘇熙用行動代替了語言,即使一個字也不說,但已經夠讓在場的人明白她的意思。

年司曜看向傅越澤,眼神裡透著濃濃的敵意。「蘇熙,跟我回家。」

蘇熙站著沒有動,緊了緊抱住傅越澤的那只胳膊,而這樣的舉動讓年司曜更加不悅。

傅越澤淡漠地看著兩人的舉動,嘴角一彎露出一絲嘲諷,「有我在,她不想去的地方,誰也逼不了她。」

聽到這句話,蘇熙微微一愣。雖然知道這句話是假的,但是這麼霸氣肯定的語氣,還是讓她的小心臟不由自主地顫動了一下。

傅越澤說完這一句,低頭對蘇熙說道,「我們走吧。」說是詢問倒不如說是稱述,他攬著蘇熙轉身便走,樣強勢得不容人拒絕。從始至終,他甚至沒正眼看一眼年司曜,除了他剛才握上蘇熙的手。在這世上,能讓傅越澤正眼瞧的人沒幾個,而年司曜,明顯還不夠資格。

蘇熙頭被迫埋在傅越澤的懷中,此刻她表現得無比順從,坐在加長的勞斯萊斯裡,車子駛過年司曜所在的地方,他還在剛才那個位置,面無表情,呆呆的站著。

車子駛離機場,即將變換車道。

「停車!」

蘇熙大喊一聲。

司機先生明顯被嚇一大跳,踩下急剎,車輪摩擦地面發出尖銳的聲響。

蘇熙在傅越澤驟然變色的冷視下猛的將車門打開,身子輕巧的一滑,跳了下去。

「今天謝謝你,我們以後有緣再見。」說罷,轉身就跑。

最好永不再見。

奔跑中的蘇熙在心中默默的加了一句。

這樣尷尬又丟臉的事情她再不想遇到了。

蘇熙就這樣跑掉,卻不知道,因為她此刻輕率的舉動,她即將遭遇此生最大的麻煩!

明明窗外陽光明媚,此刻車中,卻如臘月寒冬。

傅越澤冰寒著俊臉,鳳眸微瞇,不可置信與刺骨的冷交替,雙唇勾起,刻畫成危險弧度。

好,好得很。

她竟然就這麼跑掉?

利用完他就想跑?

傅越澤修長的手指漸漸握成拳,第一次被女人這樣愚弄,好,真是太好了!

蘇熙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惹上了天大的麻煩。

她兩手空空,行李早被人提到年司曜的車上,摸遍全身只有一個隨身攜帶的零錢包,可裡面只有幾張鈔票,還全是歐元!

不過幸好零錢包裡還有一張卡。那是賀靜宇一個月前離開法國時硬塞給她的,是豪禦酒店的貴賓卡。

豪禦酒店是跨國企業,國內外聞名,賀靜宇是唯一的繼承人。說來也怪,以前兩人都身處上流社會又年紀相仿,卻只見過寥寥幾面,並不熟悉,而長大後她被趕到法國,卻意外碰面。他鄉遇‘故知’,兩人感情突發猛進,私交甚篤。

對賀靜宇自然不需要客氣,蘇熙在外面逛到天黑,除了填飽肚子,剩下的錢全部換成了酒,而後直接持卡踏進了豪禦酒店的大門。

酒店前台看到她的卡,抬頭多看了她兩眼,眼神裡帶著蘇熙看不懂的神情。

「有問題嗎?」

前台小姐隨即展開招牌式微笑,「沒有問題,請稍等,馬上為您安排入住。」

豪禦酒店的服務果然很到位,馬上就有專門的酒店管家過來帶路。

進去房裡將管家打發走,蘇熙四肢一展癱在Kingsize的床上。這床又軟又綿,比她在法國隨便墊的硬板床好太多太多,更別提那飛機上連床都稱不上的靠椅,當下舒服的呻吟了一聲,享受極了。

豪禦酒店的員工今天一直戰戰兢兢,如臨大敵,光潔不染一絲塵埃的地面拖了又拖,門廳內擺放的物件包括大門被服務生們擦了又擦。上頭早一個月前就下了指示,今天會有貴客光臨,所有經理全都候在經理室,等待大人物大駕光臨。

晚上十時許,一輛加長款勞斯萊斯穩妥停在豪禦酒店大門前,五輛同系同款同色的賓士隨之緩緩停在它之後。

豪禦酒店服務人員早已站在門口,由總經理徐州帶隊,排作兩排,躬身相迎。

徐州更是走到勞斯萊斯門口,親自為來人打開車門。

站在門口的女服務生們本有些好奇的張望,可當男人從裡面跨出,她們不約而同的受驚一般匆匆垂下眸子,面頰緋紅。

男人尊貴又俊美到極點,一身剪裁合體的亞曼尼西裝襯得他英俊挺拔,舉手投足滿是驕矜與高傲。那張如雕刻般的臉冷肅著,仿若王者矗立在天地間一般,像世人彰顯他的尊貴與傲然。他身後兩人也極為出色,一冷一熱,西裝筆挺,再往後,八個氣質出眾,面目冷然的男子的男子四四成排,如保鏢一般,屹立在三人之後。

「傅先生,豪禦酒店歡迎您。」徐州走到男人面前,躬身,無比恭敬的說道。

「傅先生,豪禦酒店歡迎您。」其後的服務生們全部躬下身子,齊聲喊道。

男人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排場,一句話也沒說,神色更是未曾一變,直接跨步往裡走去。

徐州一路將他們送至電梯旁,門開了,只有男人和身邊的兩個人走進去,其他八人卻穩穩站住門外,半點沒進去,徐州心裡一急,便想躋身向前,卻被人伸手攔住。

裡面站在男人左側的男人開口:「傅先生休息的時候不喜歡人多,你把門卡給我,不用跟來。」

待電梯關門後,看著留下的另外八人被人帶領著坐上另外一部,徐州才松口氣般的撫了撫胸口。聞名不如一見,他自己也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平時自尊自傲,可這傅先生一站在面前,明明人比自己年輕不少,卻抑制不住心頭微微發顫,惶恐得頭也不敢抬,平日裡巧舌如簧的嘴巴連句話都不會說,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叫你安排的人已經安排好了嗎?」待呼吸平定,徐州微微側了側頭,問道。

「已經安排妥了,八點的時候前台就給了信息,說人到了已經先住進去。」他身邊人躬身說道。

「恩,那就好。」他點頭,「這人來頭太大,要好生侍候,務必讓他住得滿意,未來幾年我們酒店的發展,恐怕全要靠他了。」

「放心吧,經理。」那人微微一笑,說道:「我辦事,您放心。」

「恩。」

進房後,傅越澤直接穿過偌大的客廳,一路面無表情,對室內奢華的裝潢視若無睹,但在打開房間的門後,傅越澤眉頭微微一挑。

大床中央已經睡了一個人。

被子蓋住頭以下的全部部位,從傅越澤這個位置看過去,只能看到又長又黑的頭髮鋪散在床頭。

女人?

傅越澤微微一愣過後,隨即露出了然的神色,徑自走了進去,到浴室洗澡。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將女人送到他的床上。

他平時世界各處飛,住酒店的時間比住家的還要多,總有許多巴結討好的人揣摩他的心意,為他奉上美人。

但並不是每個女人他都會享用。

特別是今天!

那個膽大包天的女人,最好祈禱著一輩子都不要被他傅越澤找到。

從浴室出來,隨意披上的真絲睡衣遮掩不住傅越澤的好身材,肩寬臀窄,性感的胸膛還滴著水。關了燈,傅越澤走到床沿掀被躺下,伸手便將床上的女人攬進他赤裸的胸膛,雖然沒有想做的衝動,但有個人形抱枕傅越澤也不會拒絕。

但女人一入懷,傅越澤卻皺了皺好看的眉頭。

撲鼻的酒味。

喝了酒?

未摻雜其他雜味,其實單是酒味,也不難聞,甚至有點微醺和香甜。

傅越澤心裡徒然伸出一股好奇,女人的頭髮把她的臉遮得嚴嚴實實,那她的真實面目是什麼樣的呢?

他伸出手,欲撥弄她的頭髮,手剛要觸摸到頭髮之際,卻被一只細白柔嫩的手擋開。

「唔……」

那只手垂落到傅越澤的腰上,女人的頭像一只小貓咪一般,愛嬌在他的頸間摩擦,說不出道不盡的可愛纏綿。傅越澤被逗得輕聲一笑。他的手不客氣的在女人的柔軟處揉弄了幾下,雖然不大,但觸感意外的好。

女人卻睡得沉沉,被人占了便宜還不知道。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閱讀後續章節,情節精彩不斷。↓↓↓↓↓↓↓↓

熱門文章